唐三中文网 >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 第五十二章 钱包里的老照片

第五十二章 钱包里的老照片

    这话被傅正明听到,乐呵呵的说:“别看我们两个没见多久,我是非常喜欢小白,聪明懂事还勤快,比你们两个强多了。”

    “小白?”傅司言嘴角抽搐一下,这是什么称呼。

    “伯父说我全名叫着太拗口,以后就叫我小白。”白如笙大口吃着肉包子,这包子馅料十足香嫩可口,真是太好吃了,她一口气吃了四个还不够。

    傅正明看出她还想吃,赶紧招呼厨房再做几个包子。

    “一次不能吃太多,我饱了。”白如笙拦住,一顿四个大包子足够了,何必麻烦厨房现做。

    “懂克制,很好。”傅正明也不再让她,正好送衣服的过来,他招呼白如笙过去挑选衣服。

    傅司言看了看时间,“爸,你不去商会吗?”

    “今天小白过来,我就不去商会了。”傅正明连正眼都没看儿子一眼。

    傅司言跟傅司行对视一眼:“这还是我们视工作为生命的爸爸吗?”

    白如笙第一次知道,原来买衣服可以让人家送上门挑选的,只不过送来的衣服都太淑女,没有几件她喜欢的,只挑了一条运动裤外加一件白色卫衣。

    “不是你喜欢的风格是不是。”傅正明也察觉到送衣服选错风格了,像白如笙这种爱运动的女孩子,肯定不常穿裙子。忙让人把衣服拿走,再送来一批。

    “不用了。”白如笙拒绝道,“我本来就送傅司言回来,没打算常住,再说我有衣服穿不用这么浪费。”但是她看傅正明这么热情,感觉走了多不懂人情世故似的,而且有点张不开嘴。

    傅正明不许她走,得知他们两个都在逐梦学院上学,更是提出让他们退学回家,遭到两人双双反对。

    白如笙自不必说,“我还有一些梨山派的事务要处理,所以要留在逐梦学院。”

    事关梨山派,傅正明不好说什么,但是怎么都不许傅司言再去,“前几天临市大学的校长还跟我说,只要你过去教学就给你安排申请教授职称。逐梦学院是个武学院校,你一个博士学位的人去那里,风马牛不相及。”

    傅司言清秀的眉眼蒙上一层寒霜,瞥了傅司行一眼,“我去那里为了什么,爸你应该知道。”

    “我也说过,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你不要再挑事翻浪搅合得大家都过不安生!”傅正明本就严肃的脸也阴沉下来,气氛忽然降至冰点。

    “什么叫过去了,我妈妈到现在生死不明,你说过去了!我看不是我挑事翻浪,而是你薄情寡义,这么多年早吧我妈忘得一干二净!”傅司言勃然大怒,对他爸爸失望到极点。

    傅司行看爸爸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想拦住傅司言,却被他推开,“哥你别拦着我,我今天一定要把心里话说出来。”

    转头对傅正明说:“这件事你过去了,我过不去!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哪怕我死也再所不惜!”

    啪!

    傅司言脸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脚腕吃力站不稳跌坐在地,呼吸粗重愤怒盯着他爸。自己撑着起来,艰难跛着脚上楼。傅司行不放心跟上去。

    傅正明自己也愣住了,狠狠收回手重重捶在大腿上,他微微勾着头跌坐在沙发里,身影看上去一下老了好几岁。

    几个保姆吓得站在旁边不敢出声,白如笙挥挥手让她们都出去,她也出去站会,傅家的家事让他们自己处理。

    “小白。”傅正明叫住她,声音低沉,“让你看笑话了。”他指了指身旁的沙发,示意她坐下。

    “师傅说过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跟傅司言是父子,没有隔夜仇的。”白如笙感觉他有话要跟自己说,坐下听着。

    傅正明使劲揉搓脸颊,好一会才说:“傅司言这孩子性格执拗,认定的事一定要做到,哪怕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所以···我想请你帮忙劝劝他,不要再去逐梦学院。”

    “这个···”白如笙不觉得傅司言会听自己,况且她觉得傅司言没错。“傅司言不比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父母在哪。他是享受过母爱又忽然失去,心里肯定放不下。况且身为人子,如果连自己的父母生死存亡都不在乎,那都不配为人。”

    即便这话傅正明听了可能不高兴,她还是要说。

    果然,傅正明没在说话,起身回房。

    傅家这个氛围,她这个外人也没有待着的必要,准备上去跟他们说一声就走。到了傅正明房间敲门,门没关,里面只有一个打扫的保姆。

    “会长在书房。”

    白如笙想了想还是去跟傅司行道个别,刚要走发现保姆抱着的衣服里掉下来一个黑色物体,捡起来一看是个钱包。她刚要叫住保姆,不经意瞥见钱包里的东西,觉得有必要跟傅司言聊聊。

    房间里,傅家两兄弟默然无语,傅司行见白如笙过来,点点头先出去。

    傅司言看到白如笙,扭脸看向外面,自己跟爸爸生气被她看到,实在丢人。

    “我刚才在走廊捡到这个,觉得你应该看看。”她把钱包递到傅司言面前。

    钱包夹着一张泛黄的旧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男子搂着一位明艳动人的女子,两人十分恩爱。他们脚下两个男孩,一个大些的盘腿端坐,小些的趴在地上玩玩具。

    傅司言虽然从没见过这张照片,但他一人认出这就是他们一家四口,那时他刚三岁,妈妈还在,大哥也还没毁容。

    他看的出神,不自觉湿润了眼眶:“呼~我大哥长的像我妈。”

    “伯父伯母很有夫妻像,你们弟兄俩综合了父母的优点,长得都挺帅的。”白如笙如是说:“即便是现在毁容了,身材气质都很好。”

    “没想到我爸还装着这张旧照片。”傅司言微微哽咽,原来他一直都误会他爸爸了:“可他既然还想着妈妈,为什么查清楚当年的事,最起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打心底不想听到妈妈死亡的消息,但时隔多年,这个可能性不容他忽略。

    手机响起,他深吸口气让声音恢复平静,接通电话。

  http://www.tangsanshu.com/weihunfumeitianduzhaowoyuejia/161954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