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 第四十五章 塑料玩具剑

第四十五章 塑料玩具剑

    警察愣了愣神,“塑料玩具剑?你拿这个东西干什么?东西现在在哪里?”

    白如笙舔了舔牙齿,“我准备送给林校长做礼物,在楼顶准备给林校长的时候,不小心弄掉了。”

    “掉哪里了?”警察追问到底。

    “嗯···从楼顶西北角掉下去了。”白如笙说的是傅司言扔剑的位置。

    警察一一记下,立即让人去办公楼西北角寻找,二十分钟后,黑色塑料袋被找到,送到会议室的桌子上。

    除了傅司言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塑料袋吸引,坐直了身体等着结果。包括白如笙,她想看看一把货真价实的宝剑,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塑料玩具剑。

    随着警察打开塑料袋的动作,一把金灿灿雕龙画凤的宝剑呈现在众人眼前。白如笙靠回椅背,扭头看向傅司言,他是真么坐到的,竟然真变成了一把塑料玩具剑。

    林恒之跟林迟对视一眼,也不明白剑怎么被掉包了。唯有苏弯弯还不死心继续看。

    警察确认外壳是塑料的,又拔出剑柄,还真是从里到外都是塑料。

    警察再也没有话说,只能教育白如笙一番,“你跟校长闹着玩可以,但是把人伤成那样,他要真是追究,你也有故意伤害的嫌疑。”

    傅司言揽过白如笙肩膀,嬉皮笑脸的说,“这里可是武术学院,平日里对打练习,受伤都是在所难免。”

    “你呀,这里怎么跟你也有关系!”警察一拳打在傅司言肩膀,一脸怪笑。

    “我在这里上学,这位又是我未婚妻,当然跟我有关系咯。”傅司言一拳反击回去。

    那警察不恼反笑,“不愧是武校,你最近力气见长啊。”回头警告苏弯弯,“有手机下落的消息要通知警察,事关报假警,是要追究责任的。”

    苏弯弯心不在焉的答应着,怎么会有手机下落的消息呢。

    警察走后,一屋子人都沉默不言,尤其林恒之,瑟缩着不敢看白如笙,生怕她再找自己麻烦。

    然而,白如笙只是拿起玩具剑,笑眯眯送到林恒之面前,“校长,这把剑送给你。”

    林恒之一哆嗦,看着玩具剑好一会才接过来。

    “校长,咱们切磋切磋功夫怎么样,刚才你都没动手呢。”白如笙恳切的说。

    “你!”林恒之一震,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林迟冷着脸,“警察才走,刚才的事还没完呢。”

    白如笙扶校长坐稳,憨笑一声,“我开玩笑呢,干嘛这么认真。”冲傅司言使个眼色,两人一块离开。

    离开会议室,白如笙带傅司言,来到小树林,“我的剑呢?”

    “不是让你送给林恒之了吗?”傅司言说笑,被白如笙一记手刀砍在肩膀,疼的直咧嘴,才改口,“放心,好好收着呢。”

    他一个电话,不一会远远过来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同学,拖着行李箱。经过他们身边对视一眼,把行李箱放下,人就走了。

    傅司言把行李箱递给白如笙,“剑就在里面呢,以后别拿出来,容易招惹是非。”

    “搞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白如笙吐槽了一句,才发现箱子锁着,“密码呢?”

    “5237”

    白如笙打开一看,剑果然完好无损躺在里面,心下一动,“谢了。”

    “这个箱子是精工特制的密码箱,除了拨动正确密码,否则刀枪都打不开。”傅司言把箱子送给她,“这么宝贝的东西,还是小心点好。”

    白如笙再次道谢,“还有件事需要你去做,这也算是你的事。”

    傅司言一挑眉头,让她说。

    “这个。”白如笙摊开一直紧握的掌心,递给傅司言几根浓黑的短发。“这是我从林恒之头上揪下来的,你做个基因检测,看看他是不是真正的林恒之。”

    “你什么意思?”傅司言听出不对,收起随意站姿认真听。

    白如笙便把自己的怀疑说给他听,“以我对林恒之的了解,他武功应该深不可测,最起码整个学院都没人能是他对手。可我刚才跟他对手,不管我怎么攻击,他都一点反抗都没。”

    傅司言不以为意,“这有什么,或许他根本就不想跟你打。”

    “不是,练过武功的,尤其功夫越深的,在受到攻击的情况下,即便是不还手,身体也会自卫性的紧绷。”白如笙猛的朝傅司言挥拳。

    “吓~”傅司言下意识抵挡,察觉白如笙只是虚晃,豁然发现自己身体已经判断出会挨打的位置,那个部位肌肉紧绷,且下意识抬手抵挡。

    白如笙努嘴,“看,你这样的弱鸡都有本能防守的意识,而林恒之没有。他根本就是个功夫白痴,连你都不如。”

    傅司言紧咬嘴角,感觉男人的自尊被随意践踏,又打不过她,好气哦!

    气归气,他还是小心收好林恒之的头发,“我会尽快让人查清楚。”如果这个人不是林恒之,那他接下来的计划就要全部推翻。

    他还有个好奇的事,指了指行李箱,“这把剑你第一次来傅家要跟我结婚的时候就背着,不知道这属于违禁品吗?还拿着找林恒之,你怎么想的?”

    白如笙先订正道,“是师傅给我们定的婚约,并不是我非要嫁给你。”又敲了敲行李箱,“这把剑是梨山派的传世宝剑,专门用来惩戒师门罪人。当然,一般的小错用不上,只有像林恒之这种师门叛徒,要用这把剑挑断他手脚筋。”

    傅司言还不知道这些,“难怪,你非得请出这把剑,还知道他武功深不可测,原来是林恒之是你们梨山派的叛徒。他当初叛变,你师傅怎么没下山清理门户,非得你来?”

    “我师傅太过信任林恒之,被他用药迷晕,偷走梨山派的半部心法秘籍。他要溜走的时候发现师傅醒了,害怕师傅武功高强追上他,就将师傅的双腿打断。”白如笙虽然没亲身经历,但每每想起都替师傅伤心。

    拍了拍行李箱,“所以我一定要用这把剑,挑断林恒之的手脚筋,替师傅清理门户,报仇。”

  http://www.tangsanshu.com/weihunfumeitianduzhaowoyuejia/161459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