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 第三十三章 划算的交易

第三十三章 划算的交易

    这边林迟锁上办公室门,掏出手机打电话责问,“你查的什么消息,就查到傅司言的身份,连白如笙是他未婚妻都不知道!”

    “傅司言有未婚妻?”电话那头的人还不知道,“您确定吗,我只查到傅司言是闻医生的儿子,没听说他定了婚,对方还是老头子的女徒弟。”

    “废物东西,心法心法找不到,打听个消息还漏了这么重要的,养你干什么吃的!”林迟越说越气,恨不得穿过手机狠扇对面两巴掌。

    电话那头的人听出林迟的愤怒,连忙道歉,“对不起,是我疏漏了,马上去调查清楚。”

    “蠢货,我都知道的消息还用你去查。”林迟捏着眉心,怎么养了这么一帮蠢货,婚约的真假他只要问苏弯弯就能弄清楚,还费那个事调查。“有那个时间,你赶紧查查傅司言为什么来逐梦学院。”

    想想他可是商会会长的儿子,年纪轻轻就获得博士学位,大好的前程不顾,跑来这里学功夫,怎么想都奇怪。

    挂了电话好一会,心绪才平静下来。林迟发现自己越来越易怒,火气说上来就上来,猜想可能是反噬的原因。

    如果再不拿到心法调养,他真的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心里又烦闷起来,决定出去站站,顺便让人打扫凌乱的办公室。

    一开门,就看到大头不知何时在门外站着,勾着头懦懦的不敢靠近。

    林迟一惊,他不会听到自己讲电话了吧!转念一想不会,这门是他特意挑选,隔音效果非常好。

    大头看到林迟出来,头埋得更深,踌躇了半天才挪着脚过去,“林···林主任,我妈刚刚打来电话,说家里出了点事,这个月的学费···可能···交不上来。”

    他家庭情况困难,当初来学院连学费都交不起,还是招生办的人看他是块练功的料子才特招进来。学费减免了一半,剩下的可以每个月交一点,饶是这样,一年还是会拖欠几个月。

    看他这样林迟就明白,忽然,眼睛一亮,“你进来说话。”

    大头早上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一上午都在为这事发愁,学院里的事他还不知道。看到办公室一片狼藉,愣了一下,“主任,这是···”

    “哦,你不用在意,等会有人收拾。”林迟关上门,让大头坐下。

    “主任,我还是站着吧。”大头哪里好意思,磨蹭着不肯坐。

    林迟也站着,柔声安抚他,“你家里条件我都知道,父母身体不好,家里还有弟弟妹妹,学费先不急。”

    大头十分感激,七尺男儿一下红了眼眶,“谢谢林主任,我以后一定好好练功。”

    “这就好。”林迟顿了顿,才试探着问,“我记得你跟傅司言一个宿舍是吧?”

    提起傅司言大头就窝火,不过在林迟面前不敢表现,“是啊,怎么了吗?”

    “没怎么,就是傅司言这个孩子,狂妄自大,连我这个主任都不放在眼里。”林迟一脸的苦涩无奈。

    大头心思一转,立即附和着说,“他何止狂妄自大,还净耍些鬼把戏,上次他找事打架,用手在我嘴巴上一捂,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哦,他还有这手段?”林迟不知道还有这一出,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该不会是给你下了迷药?”

    “肯定是,他那种武术渣滓,不下迷药怎么能打得过我!”大头一想起来就不甘心,奈何傅司言不承认,他吃过一次亏也不敢在轻易找他麻烦,只能忍下这口气。

    林迟无奈的摇了摇头,“学院收了这样的学生,可怎么办!”

    大头悄悄观察林迟脸色,他不相信素来精明的教导主任会治不住一个学生,忽然领会,拍着胸脯说,“林主任,您对我这么好,我心里很感激。只要您说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很满意大头的反应,林迟欣慰的点头,“我忽然想起来,傅司言脖子上好像戴着一个碧绿麒麟。”

    “麒麟?您是说他脖子上戴的玉佩是吗?”大头连连点头,“是有,看起来挺值钱的,他时刻都戴着,洗澡都戴着。我看很多男人都戴佛像,偏他戴个麒麟,确实很古怪。”

    林迟点头,“我也怀疑他的玉佩有蹊跷,很可能迷晕你的不是迷药,而是那个玉佩有机巧。”

    “这还不简单,我这就去找他要过来,您好好检查检查。”大头兴奋提议,谅傅司言不敢违背教导主任的意思,他还可以趁机报仇雪恨。

    林迟摆手示意不行,“怎么说那也是人家的私人物品,别说是我,就是校长也不能说要过来就要过来。其实···你们每天睡在一个屋,悄悄的拿过来我检查检查,确定没问题再还给他,神不知鬼不觉,也省去很多麻烦。”

    大头眨眨睛,这是叫他去偷东西的意思吗?可这是教导主任的意思,让偷的又是傅司言的宝贝玉佩,他自然非常乐意。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傅司言这个人诡谲得很,万一被发现可不好解释,到时候他再不承认吃亏的还是自己。

    林迟看出他的迟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也是为了围护学院的安定,学院不会亏待你。只要你把玉佩拿来检查,剩下的学费全免。”

    面对如此诱人条件,大头再也没有任何顾虑,当即点头答应,“我一定会把玉佩拿过来给您。”末了又补充一句,“检查。”

    “很好,一定要小心,不能被人发现。咱们虽然为了学院,但是传出去总有人不能理解。”林迟冲他微笑,“你懂老师的意思吧。”

    “懂。”大头报以微笑。

    林迟忽然想起来,提醒他,“那个玉佩很金贵,佩戴的绳子也很坚韧,用刀都割不断。你取玉佩的时候,千万要要小心,从后面的打结处解开。”

    “我知道了。”大头兴致冲冲离开,用傅司言的玉佩换他以后的学费,真是笔划算的交易。

    忽然发现,林主任连玉佩绳子结实都知道,事前调查得很充分嘛。

  http://www.tangsanshu.com/weihunfumeitianduzhaowoyuejia/161448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