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 第二十八章 火情演习

第二十八章 火情演习

    白如笙被警报铃声吵醒,就听见校园广播里通知有火情,让所有人有序下楼。

    三分钟之后所有人在宿舍楼跟教学楼之间的空地集合,才有老师通知这不过是一场火灾演习。

    她立即觉得不对,想到傅司言,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学院后面的树林。要是让老师发现他不在,就不妙了。

    刹那间她有个念头,不过很快被她打消,整个学院举行的火情演习,怎么可能是临时起意。

    转了几圈也没看到傅司言,她不禁有点担心,她这个未婚夫不光弱鸡,点也很背啊。

    那边,每栋宿舍楼的管理老师开始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点名,很快,点到傅司言。

    “傅司言在哪里?傅司言出来了吗?”老师重复点名。

    “在~”傅司言气喘吁吁赶来,“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卫生间。”

    这借口老师显然不信,“警报声这么响,你没听到?”

    就在白如笙等着看笑话的时候,傅司言从兜里掏出游戏机,以及耳机。

    “我上厕所喜欢玩游戏,今天太入迷声音有点大。”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多危险,如果今天不是演习而是真的,你已经葬身火场了!”老师一把夺过游戏机,狠狠警告,“没收!”

    然而,到这里老师仍然不肯放过,把同宿舍的人都揪出来,“你们几个,自己逃命的时候就没发现每天同进共出的同学少了一个吗!”

    明白被训,谁都不高兴。大头不满解释,“老师,这么紧急的情况谁还有功夫管那个,这也是人之常情对吧。况且,谁大半夜的不睡觉,躲厕所里打游戏,有病!”

    “大半夜打游戏很正常啊,还有人一整夜不睡,翻墙去网吧通宵打游戏呢。”傅司言意有所指。

    “你···胡说什么,老师说的是现在,你影响到这次演习成果了。”大头明显心虚。

    傅司言不跟他多说,转而看向宿管老师,“演习就是为了让同学提高警惕,熟悉消防知识。只要真正发生火情的时候大家不受伤,那才是最好的成果。”

    老师抿了抿嘴,没再说什么,登基每个宿舍不在的同学,就宣布解散。

    白如笙远远看着傅司言,竖起大拇指,借口找的不赖。

    这个点正是大家最困的时候,所有人都抢着回宿舍好钻进被窝继续美梦,宿舍口人潮拥挤,尤其一楼。

    又是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白如笙心生警惕。

    忽然后颈一凉,她立即会回头看去,一张惊恐的脸近在咫尺。

    “就是你!”白如笙伸手抓住对方睡衣衣领,这次看你还怎么跑。另一只手摸到胸口,幸亏傅司言给的绳子坚固,玉佩还在。

    没想到对方发现不对,蹲身往下,竟然,玩了一招金蝉脱壳。只穿着内衣挤出人群,拐个弯去了二楼。

    等周围同学反应过来,只看到白如笙抓着一件粉色睡衣,“怎么了?”

    白如笙想追,但对方在二楼楼梯口,而她已经在楼梯上,拥挤的人人潮让她下一步都异常艰难。

    “给我让开!”她扔了睡衣大喊一声,双手按住身边人肩膀,翻身跳出人群。然而,还是晚了一步,人已经没了踪影。

    她不死心,挨个宿舍检查,都说没看到外人。

    抓在手心里的人还能让她溜了,气死个人!

    不过,她也记住那个女生的长相,嘴角的黑痣十分醒目。

    回到宿舍,白如笙解下玉佩检查,红色的线绳被隔断,露出里面的金属丝。

    躺在床上,那张惊恐的脸一直在眼前。她从未见过这个人,很可能是刚来的。

    找不到这个人她睡不着,看外面没人悄悄溜出去,从二楼走廊窗户跳出去,轻车熟路来到林迟办公室的窗户外。

    她记得清楚,上次林迟锁紧抽屉的文件,正是一打入学表,上面贴着照片还没盖章,肯定都是新生。

    林迟不在办公室,刚才学院大部分老师都到了,也没看到他,这么大的演习他作为教导主任怎么会不在?

    隔壁,是校长办公室,站在窗前隐约能看到墙上林恒之跟学生拿奖杯的合照。

    可恶,两个窗户竟然一模一样。白如笙敲了敲,材质也一样,捡起一块鹅卵石砸过去,竟然真的毫发无损,用手一擦,连痕迹都没留下。

    “什么破学校,弄这么坚固防谁呢!”

    一抹灯光闪过,是保安过来巡逻,白如笙赶紧离开。

    第二天学,学院通报批评,昨晚紧急火情演习不在的学生,名单张贴在门口公告栏。

    林迟经过看了一眼,不禁皱起眉头,名单里没有那个人。

    他立即叫来昨天晚上的负责人,“昨天晚上的临时火情演习,没参加的同学只有这么多吗?”

    负责人看了一眼名单,“这个名单是各宿舍楼宿管老师统计后交上来的,应该不会有错。”

    林迟正了正身体,“顶尖班有个叫傅司言的男生,他昨天也在吗?”

    “傅司言?”负责人听这个名字耳熟,猛然想起来,“他在,不过来迟了,说是在卫生间戴着耳机打游戏没听到。”

    “没听到~”林迟低声重复。

    “是啊,宿管老师还没收了他的游戏机,在我办公室放着。”负责人解释着。

    林迟站起来,“你把游戏机给我拿过来,我去还给这位同学。”

    “这···”负责人迟疑的看向林迟,“刚没收又还回去,这让老师以后怎么管理学生。”

    再说,这也不符合林迟一贯严厉风格。

    “你知道傅司言爸爸是谁吗,咱们临市的商会会长。”林迟板起脸,“咱们学院是私人院校,属于商业办学。如果这件事得罪了商会会长,会给学院以后添多少麻烦,这责任你承担得起吗!”

    负责人一听当时怂了,一路小跑把游戏机拿过来,胆颤心惊的送到林伺候手上,“林主任,您一定跟会长儿子好好解释解释,千万不要影响到学院的发展啊。”

    “这个肯定,他好歹也是我的学生,相信他会给我一点薄面。”林迟送走负责人,把游戏机装进公文包,也跟着出门。

  http://www.tangsanshu.com/weihunfumeitianduzhaowoyuejia/161448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