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 第二十四章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第二十四章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大头就这么躺在地上,下午上课也没人喊他。叶寻点名,知情的人甚至不敢出声。

    傅司言悠悠开口,“大头中午吃撑了胃疼,吃了胃药在宿舍休息。”

    白如笙看出不对,之前那些欺负过夫饰演的人看他眼神都带着恐惧,“你把大头怎么了?”

    “没怎么,看他吃饱了撑得慌,帮他休息休息。”傅司言神色如常,按照白如笙教的练功。不过中午还是伤了不少地方,动作做起来很是吃力。

    白如笙也不勉强,“行了行了,看在你之前这么认真练功的份上,今天放你休息。”

    傅司言不肯,坚持练功。

    “别装勤奋了,练功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受了伤反而划不来。万一留下个毛病不能练功,拿什么打败我退婚呢。”白如笙打趣挖苦他。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傅司言瞬间垮掉,她怎么比自己还着急退婚。

    白如笙从兜里掏出两包饼干,好心分他一包,“好听的没有,好吃的要不要。”

    “不要,这正上课呢。”傅司言白她一眼,“自己不练功别打扰别人。”

    “不吃拉到。”白如笙白回去,不一会两包饼干都进肚。

    傅司言悄悄盯着她打量,武术学院校服肥大,但也能看的出她身材不错。回想起她第一天来傅家穿着一身白衣,说仙气飘飘也不为过。

    小声嘀咕,“每天吃那么多,怎么吃不胖呢?”

    “胖了。”白如笙耳尖听得一清二楚,略带懊恼的揉着小腹,“这两包饼干是我最后的零食。”

    以前在梨山派每天都要练一整天功夫,自打到了逐梦学院只做每日早课基本功,前几天买衣服发现都胖了一圈。她这才相信师傅教导食有时是有道理的,决定以后每天晚课跟上,零食再也不吃了。

    吃过午饭刚回到宿舍,苏弯弯已经回来了,身边有一对中年夫妇,神情倨傲像逛菜市场一样打量着宿舍。白如笙猜这是苏弯弯父母,宿舍楼前的两个保安应该也是他们家的。

    苏父苏母也看到白如笙,目光如炬直勾勾打量着她。

    白如笙目光迎上去,客气点头,“你们好。”

    苏父苏母没有回应,而是看向自己女儿,“这就是你说的白如笙,那个总是欺负的你的同学?”

    “···”白如笙无语,挑事被揍还有脸跟自己父母告状,苏弯弯再一次刷新了她的认知。

    见女儿点头,苏母朝白如笙勾勾手指,“你跟我出来。”

    白如笙想笑,她以为自己是什么,凭她呼来唤去。她非但不去,还脱了鞋上床。

    苏父眼睛闪过精光,“怎么,欺负了同学,连说话也不敢吗?”

    “激将法对我没用。”白如笙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

    “这是什么态度!弯弯,打电话叫人上来!”苏母一双细长的眼睛露出熊熊火光。

    白如笙才不在意,但是,徐彩云跟章凝在意,这两人站在墙角不敢出声。今天这几个人来者不善,很要是打起来伤到无辜就不好。

    她穿鞋下床,“走吧,想去哪都陪你。”

    “知道怕就好。”苏母不屑,还以为白如笙是害怕了。

    苏母带白如笙来到楼顶天台,刚站定苏父带着两个保安也上来。

    白如笙扫了保安一眼,跟傅家的保安一样,看着挺壮,其实外强中干。她往玻璃围栏上一靠,不耐烦的说,“有什么话快点说,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

    “既然你这么直接,我们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苏父双手背后,气定神闲,“以后你不许再欺负我女儿。”

    “我从来没欺负过任何人,除了那些主动找茬挑事的。”白如笙直视苏父,他们一家三口也就他还能说两句话。

    苏母不乐意了,“你还不承认,我们家弯弯手腕不是你折断的!”

    “那倒是,不过是她想偷我玉佩在先。”白如笙亮出脖子上的玉佩。

    “胡说八道,我们苏家是临市首富,就你这块小玉佩,我们家多得是,扔了我们弯弯都看不上!”苏母态度强硬。

    苏父制止苏母,“不管是你们谁对谁错,我都希望你以后能让着弯弯,也算是你体谅我们做父母的心。”

    “哈~凭什么我要让着她。”白如笙真的被气笑了。

    苏父一个眼神,苏母从包里掏出一搭粉色钞票,几乎怼到白如笙脸上,“就凭这个。”

    白如笙粗略扫一眼,一打一万,三打就是三万,不愧是临市首富,出手就是阔绰。可惜了,这个苏弯弯,她让不了。

    苏母见她不为所动,皱起眉头,“怎么,还嫌少?”说着又拿出两打,“够了吗?”

    钞票坚硬锋利的边角划到她的脸,白如笙用两根手指推开,这粉色钞票今天怎么看怎么刺眼。

    “别以为你们有两个臭钱,就可以看不起人,大家生来都一样,没有谁必须要让着谁。”

    看她不肯拿钱,不光苏母不高兴,就连苏父也沉下脸,“我看你是小姑娘才跟你好说好讲,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没必要跟你客气。”

    两个保安闻言上前,一左一右准备擒住白如笙,刚抓住她两只胳膊想要用力,白如笙弯腰一转身就挣脱了钳制。

    保安还没反应过来,一人挨了一拳,白如笙拽着两个人的头发,往下一拉,膝盖用 力 一 顶击中脑门。

    等白如笙一松手,两个保安软绵绵歪倒一边,已然昏死过去。

    苏父苏母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大声叱骂保安废物。

    “别骂了,他们也听不到。”白如笙从保安身上越过去,一步步逼近。

    “你···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苏母手里还抓着一大把钱,躲在苏父身后,两人步步退到玻璃围栏边。

    白如笙嗤笑出声,“本来我还纳闷苏弯弯这个样子你们做父母是怎么忍受的,现在看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说完转身下楼。

    苏母看她离开,松了口气,没防备走到楼梯口的白如笙回手弹出一个碎石头片,正打在苏母手背。

    她吃痛惊呼,手里的钱全部撒出去,从楼顶漫天飘落,“啊,我的钱!”

  http://www.tangsanshu.com/weihunfumeitianduzhaowoyuejia/161448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