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 第十章 碧玉麒麟

第十章 碧玉麒麟

    还别说,自打戴了傅司言的玉佩,白如笙发觉身体快速恢复,不光胸口的憋闷感全无,浑身都轻松不少。

    体力一恢复,白如笙就自行出院,苏弯弯接二连三的挑衅针不算,竟然敢偷走师傅留给她的玉佩,这个仇一定要报。

    然而找遍了学院上下,就是没看到苏弯弯的身影。跑回宿舍,白如笙冷眼盯着睡在床上的章凝,“苏弯弯去哪了?”

    “苏···小姐?我不···不知道啊,我们上课时间又不一样。”章凝也知道前几天复赛苏弯弯打伤白如笙的事,预感到一场大战,见白如笙这样吓的话都说不利索。

    料章凝也不敢骗她,更何况顶尖班跟普通班课表不同,碰不到一块也在情理之中。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后山平房。

    前几天苏弯弯消失一夜,就是跟教导主任林迟去了那里。玉佩对她至关重要,这会什么也顾不得了。

    打定主意她就往后山去,却在半路被人叫住,回头一看,正是教导主任林迟。

    白如笙纳闷,他在这里,那苏弯弯呢?

    按下心底疑惑,亮起一抹娇憨笑容,“林主任好~”

    “好~”林迟大手轻拍她肩头,关切的问,“你怎么出院了?身体恢复好了吗?我还想着这两天抽开身去医院看看你呢。”

    看着他可爱可亲的面容,白如笙只觉得别扭,一点功底没有的苏弯弯一下子变成小高手,肯定跟他脱不开关系。可眼下情势未明,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她露出感激笑容,“多谢主任关心,本来就是我先天身体不好,修养修养就没事了。”

    “那就好,我已经交代过叶寻,你和两天可以不用上课。磨刀不误砍柴工,调养好身体再练功。”林迟转了转眼珠,呵呵笑道,“我听招生办的说,是在大街上发现的你,你家人知道你来这里上学吗?”

    白如笙心道这主任真是虚伪,报名的时候家庭情况就写得一清二楚,以他教导主任的身份想知道还不简单。

    这也让她心生警惕,说不定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背景来历,不过是来探她口风。

    便随意回答,“我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所以想去哪里干什么都没人过问。”

    “一个亲戚都没了?”在得到白如笙肯定摇头之后,林迟叹了口气,摸摸她脑袋,“可怜的孩子,以后这个学校就是你的家,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

    “谢谢主任。”白如笙乖巧点头。

    “你家都没了,那你所有的东西都在学校咯。”林迟状若无意的开口,“学校人多,贵重的东西要保管好,学校设有的保险柜,你需要的话我帮你申请一个。”

    “我只有几件换洗衣服,没什么贵重物品。”懒得跟他多废话,白如笙胡乱找个借口离开。

    碧玉麒麟多在苏弯弯手里一刻,就多一份危险。

    林迟微笑目送白如笙跑开,和蔼笑容也在转头的一刹那消失,脸郁结出冰霜。他双手握拳,骨节咔咔作响,低声咒骂道,“这个苏弯弯,竟然敢骗我说偷了玉佩!”

    刚刚白如笙脖子上碧绿的麒麟玉佩,他看得一清二楚。

    掏出手机准备质问苏弯弯,却无人接听。

    ···

    此时的苏弯弯正在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一脸欢欣雀跃,十足少女怀春的样子。

    刚刚傅司言约她在这里见面,以往都是她主动,傅司言主动还是破天荒头一次。四下张望不见他人影,想拿手机打电话才发现手机没带,刚刚太激动把手机都忘了。

    “弯弯~”傅司言从花丛后面出来,双手插兜,平常无奇的练功服难掩帅气。

    “司言哥哥!”苏弯弯一见傅司言就笑逐颜开跳过去,紧紧挽住他手臂,“你今天难得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傅司言微微蹙眉,不动声色抽出胳膊坐到旁边的休闲椅上,“没什么事,就是这几天没见你,想看看你怎么样,还适应学校的生活吗?”

    突如其来的关系让苏弯弯脑袋都懵了,脸颊飞起一抹娇红,“有司言哥哥的关心,我再累再辛苦都值得了。这里很好,我很适应这里生活。”

    “那就好~”傅司言满意点头,忽然眉头紧蹙,闷哼一声,人便往前栽倒过去,重重摔在草地上。

    “司言哥哥你怎么了!”苏弯弯吓得脸色惨白。

    傅司言捂着胸口,双眼翻白,大张着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突发情况很快引来过往同学驻足观看,但没一个敢上前。

    看他这个样子苏弯弯便知道他旧疾发作。

    苏傅两家是世交,他们从小一块长大,小时候一块玩,傅司言时常会发病晕倒。可自从家人给他戴了麒麟玉佩之后,再也没发过病,这好端端的怎么会···

    苏弯弯立即想到什么,拨开他胸口一看,玉佩果然不见了。

    如果傅司言出了事,她就是打败了白如笙也没有意义。不及多想,苏弯弯掏出麒麟玉佩给傅司言戴上,贴心放到他胸口位置用衣服盖上。

    戴上玉佩,傅司言神情渐渐舒缓~

    “围成一堆干什么!”林迟发现这边情况过来查看,检查傅司言脉搏平稳,让围观的同学送他回宿舍,回头恶狠狠瞪了苏弯弯一眼,“跟我过来!”

    苏弯弯吓得缩着脖子,跟着林迟来到后山平房里。

    “你是怎么回事!”一进房间林迟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你不是说玉佩偷到了,怎么还在白如笙脖子上戴着!”

    “怎么会···”苏弯弯随即明白,玉佩她确实偷到了,那白如笙脖子上戴着的,肯定是傅司言的。

    气郁不过,她小声回嘴,“不就是一块玉佩~”

    “不就是一块玉佩!”林迟忽然发狂,面目狰狞对着苏弯弯大声咆哮,“看到这玉佩的第一眼我就认出来,是多年前被练武之人争破头的宝贝,戴着这玉佩练习武功心法是事半功倍!”

    发泄一通的林迟稍稍平复,继续说,“愚蠢的东西,初赛一对三十的白如笙,在复赛丢了玉佩就比赛失利,你还看不出来这碧玉麒麟的效用吗!”

    苏弯弯醍醐灌顶,豁然明白要想打败白如笙,就不能让她佩戴碧玉麒麟。

  http://www.tangsanshu.com/weihunfumeitianduzhaowoyuejia/161448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