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婉若新生 > 第25章 亲我一下就原谅你

第25章 亲我一下就原谅你

    “婉婉,坏婉婉。你和睦谦哥哥一起出去玩居然不带上我。不带上我就算了,你还去了那么久,去那么久就算了,回来都不给我带礼物,我都来找过你好几次了。”

    正在荡秋千的洛婉婉被突然出现在三木居的稚嫩童音吓得差点从秋千上掉下来,双手紧紧的抓住秋千上的绳子,抬头看着正飞奔过来的小胖子,愤怒的道:“柯彧郴,你个小胖子,你那么大嗓门儿干嘛?你想吓死我吗?不,你不是想吓死我,你是想摔死我。”

    “婉婉,你凶我,你居然凶我。你出去玩不带上我就算了,你还凶我。我都原谅你了,可是你居然凶我。我都不计较你丢下我自己出去玩还不给我带礼物了,你还叫我小胖子。我不是小胖子,你说过再也不叫我小胖子的。婉婉,你坏。”

    洛婉婉在春雨的帮助下敏捷的从秋千上跳下来,刚刚站稳就发现前一秒还在门口的柯彧郴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到了自己面前。一头黑线的看着双手抱胸,一脸“宝宝不开心,宝宝不高兴,宝宝有小情绪了,宝宝需要哄哄”的柯彧郴。

    洛婉婉无奈的踮起脚尖,摸了摸柯彧郴的脑袋,“好啦!好啦!不生气了啊!是我的错,我不该自己出去玩,不该忘记给你带礼物。下次,下次我再出去玩一定叫上你,行了吧?”

    柯彧郴看着许久不见甚是想念的洛婉婉,委屈的道:“可是,可是你叫我小胖子。”

    “口误,口误。再说了,一个称呼而已啦!你不要那么在意细节嘛!”洛婉婉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拉着柯彧郴就往屋里走去,“走啦,和你分享一下我从夏睦谦那个死面瘫那里赢(qiang)来的好东西。”

    低头看着洛婉婉紧紧握住自己的小手,柯彧郴想到某一次和表哥出门看到的某一幕情景,蹭的一下,感觉一股热气直充头顶,最后在双颊挥之不去。摸了摸扑通扑通的小心脏,顶着红彤彤的脸,用细弱蚊蝇的声音道:“你还没有哄我呢?你亲我一下,我就,我就前尘往事一笔勾销,彻彻底底的原谅你了。”

    走在前面的洛婉婉脚步一顿,不雅的用小指掏了掏耳朵,转过身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柯彧郴,阴测测的道:“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可以麻烦你再说一遍吗?”

    被紧张的情绪包裹住,一心沉浸在最喜欢的婉婉妹妹下一刻就会亲自己一下的柯彧郴,没听出洛婉婉那凉飕飕的语气,闭着眼睛,大声的重复了一遍,“我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了。”

    “你还真敢重复是吧!柯彧郴,得寸进尺四个字怎么写,你知道吗?”洛婉婉甩开抓着柯彧郴的那只手,跳起来一下一下的打着他的脑袋,愤怒的道:“几个月不见,你都学了些什么?我都不拆穿你了,你还得寸进尺的。你懂不懂什么叫做见好就收啊?啊?什么来找过我好几次,你才是个大骗子。我这都回来多久了,你才过来,你也好意思说找了我好几次。三天不打你就要上房揭瓦了是吧?……”

    柯彧郴被洛婉婉打的抱头鼠窜,哪儿还敢想些有的没的,一个劲儿的道:“哎呀,婉婉,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哎哟……”

    “婉婉,你这是在做什么。”戚亦如进门就看见柯彧郴被洛婉婉打的抱头鼠窜不断求饶的景象,柳眉一皱,拦下洛婉婉,教训道:“郴儿是你长辈,怎可动手动脚,你这成何体统。”

    “娘亲,你不知道这臭小子,小小年纪……”

    戚亦如打断女儿的辩解:“口无遮拦,还敢狡辩。”

    “表姐,不怪婉婉。是我说错话,婉婉才惩罚我的。”柯彧郴看到戚亦如真的生气了,赶紧拉着她的袖子撒娇,“表姐不气不气,生气会变丑哦!婉婉在和我闹着玩儿呢。”

    “他自己都说了我们是在闹着玩呢!娘亲,你就别皱眉头啦!真的会变丑哦!”洛婉婉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去揉娘亲微皱的眉头,顺便还递给柯彧郴一个‘算你识趣’的眼神。

    戚亦如看着女儿的小动作,无奈的道:“你……”

    洛婉婉眼尖的看着出现在三木居院门口的身影,赶紧趁势打断娘亲即将开始的长篇大论,“啊!娘亲你看,爹爹来了。爹爹,婉婉好想你哦!”说来也奇怪,以往都是爹爹有说不完的话,自从从梅落山回来,原本温温柔柔的娘亲突然就变得“话痨”起来,受不鸟啊。

    洛诚冀摸了摸柯彧郴的头顶,一把抱起洛婉婉,点了点她的小鼻子,“婉婉又调皮了?不要老是欺负郴儿,他是你舅舅。”

    洛婉婉皱了皱鼻子,嘟着嘴道:“我才没有欺负他呢。他才比我大一岁,哪点像我舅舅了?他叫睦谦哥哥哥哥,我也叫睦谦哥哥哥哥,我若是叫他舅舅,那这关系也太复杂了吧!”

    “我要做哥哥,我不要做舅舅。舅舅的胡子好扎人的,丑死了。姐夫,我不要做舅舅。我要做哥哥,哥哥保护妹妹,我要保护婉婉。”柯彧郴想到自己舅舅那满脸的络腮胡,打了个寒颤。再一想夏睦谦天人之姿,不由得点了点头。‘还是当哥哥好,哥哥可比舅舅好看多了。’

    洛诚冀看看柯彧郴又看看洛婉婉,不知想到了什么,“也罢,就随你们吧!”

    戚亦如看着如此快就妥协的丈夫,不满的道:“你啊,就是太迁就她了,虽说郴儿也没比她大多少,可是这怎能胡乱称呼,没得让人笑话。可不能由着她的性子胡来。”

    “你忘了,我们不能用世俗闺阁女子的那套来要求婉婉。郴儿也非池中物啊。”洛诚冀说着放下了手中的洛婉婉,蹲下身子和她道,“婉婉要和郴儿好好相处哦!我和娘亲还有要事商量,就不陪你们玩了!”

    “婉婉会的,爹爹,娘亲慢走。”

    “姐姐,姐夫慢走。”柯彧郴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保证似的道,“你们放心,我会保护婉婉的。”

    看着双亲走远的洛婉婉,瞥了眼身边的小胖子,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伸手捏住柯彧郴的耳朵,眯着眼睛道:“你以后还敢不敢再胡言乱语?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学些乱七八糟的,我就把你的耳朵拧下来做成菜,下酒吃。”边说边揪着柯彧郴的耳朵继续往屋里走去。

    柯彧郴矮着身子,跟着进屋,嘴上不停地求饶着,“哎哟,哎哟,婉婉你轻点儿,轻点儿。我真的再也不敢了,哎哟,耳朵真的要被你拧下来了。还有,你太小了,现在还不能喝酒的。”

    “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屋顶晒太阳的肥宅,看着被洛婉婉压的死死的傻乎乎的柯彧郴,抬起猫爪拍了拍额头:“没救了,可怜那一身不弱的天资。以后啊!就是个任劳任怨的小弟的命咯!”说着翻了个身继续晒着他根本就晒不到的太阳。

  http://www.tangsanshu.com/wanruoxinsheng/74961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