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万古神医 > 第十七章 打败你的是一条狗

第十七章 打败你的是一条狗

    院子里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了几分,一时间寂静无声。

    江无尘挺直了腰杆,抓着苏瑶的衣角,示意她坐在石凳上休息,门边靠着的侍女腾出手来准备制止江无尘的无礼之举,却又退了回去,目光最终弥留在这个星玄宗的青年才俊身上。

    苏瑶也是一脸错愕的望着江无尘,不知道这个一丝魂力都没有的家伙到底有什么办法,可在江无尘的示意之下,苏瑶还是乖乖的坐在了石凳上,像个乖巧的小丫头。

    此时最为得意的,自然是徐子钦。

    见到江无尘站了出来,支走了援手,就这么暴露在自己面前。回想起方才江无尘对他的一番辱骂,甚至让他在苏瑶面前失了风度,他就兴奋的不得了。因为他满腔的愤怒,即将得到发泄。

    “这是你自己找死,我便成全你!”

    “关门,放狗。”

    江无尘也未多言,直接了当。

    在这座院子里,他才是主人,只要他愿意,在场的任何人都别想活着走出去。

    本欲出手的徐子钦,在江无尘此番话中愣是迟疑了片刻没敢妄动,院门应声关闭的那一刻,不光是他,就连靠在门边的侍女也惊得身躯轻颤,石凳上的苏瑶一脸吃惊,江无尘却镇定自若的立在原地。

    假山下,小黑已然起身,立在徐子钦身后,慢悠悠的竖起了毛发,进入战斗状态。

    徐子钦握紧了拳头,冷笑一声,漠然地望着江无尘,狂风在他周边涌动,那是风魂武者操控魂力时所产生的效果。

    “雕虫小技,去死!”

    徐子钦放出狠话,照理说应该直接抡拳砸过来了,可徐子钦的身子在他话音刚落下的那一刻,僵住了。

    以他的实力,能够感受到潜在的危机并不奇怪,徐子钦警惕起来不敢乱动,余光搜寻左右,猛地一个转身望向身后,那一刻,他懵了。

    “哈哈哈哈……我当你什么能耐敢跟我叫板,原来就是这么条狗崽子。别急着叫,等我宰了你的主人,晚上把你烤了。”

    “嗷呜~”

    狗崽子?放你娘的屁!人家明明是狼崽子好吗?

    小黑显然是不乐意了,这混账非但骂它是狗,还扬言要把它烤了,忍不了。

    “嗖!”

    小黑动了,一道残影划过,径直朝徐子钦扑了过来。它的确很小,那身形和一只成年泰迪差不多,看起来弱不禁风,像是个毫无破坏力的小萌宠,可发起怒来,连徐子钦都露出了惧意。

    徐子钦大惊失色,小黑的速度显然已经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风魂武者是以速度见长,可他甚至难以捕捉到小黑的行动轨迹。

    慌忙躲闪,艰难错开了小黑的进攻,他再也不敢大意,立马认真起来。

    然而刚准备反击之际,却不料小黑的第二波攻击已然来临,不待徐子钦反应,锋利的狼爪生生从他那张还算俊朗的脸上划了下去,顷刻间,鲜血喷涌。

    徐子钦躲闪间跌跌撞撞撤退,伸手触碰脸上的伤口,见到血的那一刻,他红起了眼睛。

    “畜生,老子撕了你!”

    这家伙完全没搞清楚状况,还敢口出狂言。他和小黑压根儿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一次次激怒小黑,连江无尘也难救他。

    嘴上功夫虽强,实际的本事却弱了太多,小黑已经贴近了他的身子,一个腾跃咬住了他的大腿,徐子钦却根本没发现小黑的踪迹,直到裤子被撕破,大腿被咬出一道缺口,他才发觉自己再次中招。

    “呃……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徐子钦声嘶力竭,近乎癫狂,一道青光闪现,一柄长剑已然在他手中,这家伙为了对付他口中的狗崽子,竟祭出了魂器!

    “凌空剑阵!”

    一声沉吟,只见徐子钦腾空跃起,手中剑以玄妙的身法疾速舞动,霎时间,利剑幻化出数道剑气,以他为中心,形成一个强大的剑阵。

    “想不到徐子钦的剑阵已经有了这般火候,不愧是星玄宗的得意子弟。”苏瑶忍不住开口称赞着。

    “让苏姑娘见笑了,星玄宗年轻一辈,我这不孝师侄连前三的水准都排不上,还是年轻一辈里最老的一个,当真让他和苏姑娘交手,现在早该跪地求饶了。”

    江无尘说这番话时,故意抬高了嗓门,就是让徐子钦听见。

    对付这种有头有脸的家伙,往往羞辱要比取其性命更加具有杀伤力,徐子钦已然暴怒,他祭出魂器施展魂技去对付一条狗崽子,就足见他的心境已经彻底乱了。

    可惜,凌空剑阵这种在星玄宗还算高阶的魂技,并不能对小黑造成任何伤害,小黑身影如闪电般穿梭而上,竟直接穿过密密麻麻的剑阵,直接咬住了徐子钦的耳朵,硬是将他从半空中扯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幕,让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包括酷酷的女侍卫,也包括江无尘自己。

    院子里的空地上,烟尘肆起,一人一狗进入了疯狂互撕状态,扭打成一团,徐子钦的魂器再也没法派上用场,烟尘弥漫间,看不清到底是谁占了上风,只听见徐子钦的哀嚎声,从他被小黑叼着耳朵扯落大地的一瞬间起,就再也没停下来过。

    “救我!救我……”

    江无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堂堂徐子钦,怎么会屈声求饶呢?

    可那真真切切是徐子钦的声音,江无尘拍了拍手,小黑这才停止了撕咬,片刻,烟尘散去,小黑一屁股坐在地上,摇着尾巴卖着萌。

    血肉模糊的徐子钦伸出手来,在地上挣扎着,单薄的长衫早已破烂不堪。

    江无尘缓缓上前,徐子钦艰难抬头,咧开嘴冷笑起来:“你说的……不以人多欺负人少,你算什么好汉!”

    “我可没出手,打败你的是一条狗。”江无尘淡淡道。

    “噗!”徐子钦被气得吐血,可他还是顽强的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冷视江无尘,已然没了斗志,“你不能……杀我,我是杨铁心的徒弟,杀了我……你也别想活!”。

    “是么?”江无尘冷冷的盯着徐子钦,不卑不亢。

    “回去告诉那些人,就说我江无尘还活的好好的,如果还有哪个想来清理门户的,尽管来回春堂找我,我随时奉陪,滚!”

  http://www.tangsanshu.com/wangushenyi/140582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