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万古神医 > 第十章 匿魂

第十章 匿魂

    星玄宗大宗阁内,齐渊伏案而坐,抓起茶壶给来人倒了盏茶,又给自己倒上一盏。

    “我本以为城主不会来,便准备睡下了。”齐渊捧起茶盏相邀。

    对坐男子一袭黑袍,取下帽子时,那一张冷峻的脸上挂着愁容。秦啸天,瀚冰城城主,能惊动城主深夜独自赶往星玄宗的,一定是件大事。

    “燕楚寒死了?”

    秦啸天愁容忽散,瞪大的双目死盯着奉茶之人,显然对方是被他的话给怔到了,星玄宗宗主齐渊的脸上闪过一丝骇然,片刻又回归平淡。

    “我本以为城主大人是为了七星连珠之事登门,竟不料是为了燕长老。”

    “少废话,你本以为能瞒得住我么?齐渊!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秦啸天双手伏案,神情激动,他本想大声吼出来,可事关重大他还是压住了嗓门。

    “城主也知事关重大,难道要我敲锣打鼓,向天下人公布燕楚寒的死讯么?”

    “这么说,我猜的没错。”秦啸天收回双手,靠在椅子上有些丧气。“可你该通知我。”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连城主大人你都不知道,那燕楚寒就一直还活着。”

    “可我已经猜到了!”

    “你也说了,是猜。如果没在我这里得到应证,你能断定么?你无法断定,旁人又如何能断定?燕楚寒的死只要没被戳穿,瀚冰城就依然太平。”

    “所以星玄宗也是徒有虚名罢了?没了燕楚寒,你齐渊也不过是泛泛之辈。”

    “城主大人不必如此,倘若我齐渊有燕楚寒的境界,你秦啸天还能这般态度与我说话么?大家都是一棵大树下乘凉的孩子,现在树倒了,孩子们也该学会独当一面了,瀚冰城有难,星玄宗岂能安身?”

    两个中年人的争执告一段落,屋子里重归寂静,齐渊和秦啸天谁也没看着谁,各自怀有心事。

    “瀚冰城出了个七星连珠的旷世奇才,从星位来看这奇才很可能就在星玄宗。我也是想着会不会成就下一个燕楚寒,才想到有些年没见过他老人家了。”秦啸天忽然开口打破了寂静。

    “这不可能。燕楚寒早年并不在星玄宗,没有人知道他是从何处来,也许是北辰某个温暖的国度,甚至是北辰之外。瀚冰城的寒冷只会让那倒霉的小鬼夭折。”

    “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倒霉的究竟是那七星连珠的小鬼,还是瀚冰城?”秦啸天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厉,“尽管是天命火魂,也难保那些家伙会搞出什么名堂,如果不出所料,他们已经在赶来嘲笑我们的路上了。”

    齐渊斟满茶水,端在半空停了片刻:“已经来了,北澜城苏烈的宝贝女儿就在宗上,是来找燕长老疗伤的。”

    “什么?”秦啸天惊的起身,瞪着齐渊。

    齐渊一饮而尽,摆手道:“我已借燕长老闭关为由拖住了,这几日会想办法劝她回去。”

    “终究还是藏不住的,得尽快找到那个天命火魂的倒霉孩子。”

    “找到了又如何?”齐渊诧异。

    “送出去,送到北澜或是凌风都可以。”

    秦啸天起身走向窗前,“真是叫人向往的温暖啊。”他摇身飞出窗外,一眨眼消失在茫茫雪峰之间。

    齐渊并未起身相送,再度为自己续了盏茶……

    ……

    【叮~】

    “恭喜宿主成功完成觉醒之路,已正式成为初级药师。”

    “恭喜宿主成功晋升为洗魂境七星武者,获得系统赠送能力【匿魂】。”

    ——

    药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江无尘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梦境在药奴的提示中崩塌,将他拉回现实。

    药效已退,江无尘苏醒,桶里的水在持续降温,积雪已经高过了沐桶,周遭是一片白茫,奇怪的是这场大雪,已经停了。

    他环视周围,确定无人窥视,方才起身跳出沐桶,一阵寒风袭来,江无尘打着哆嗦,却发觉这副身子骨并不是太惧怕这份寒冷,身体里有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在涌动,他本能的握紧拳头,一丝淡淡的焰火在拳间环绕。

    洗魂境七星,这是他的境界。

    江无尘回想起方才经历的种种,才发觉那是他提升境界的过程。印象里的画面,风云搅动,被火焚烧般的天空中七星连珠,他是七星连珠的天命火魂武者!

    “火魂……我竟也是火魂吗?”

    江无尘默念着,耳边仿佛又响起燕楚寒的那番话。每个人的命魂都是注定的……勿要对旁人说起你是我燕楚寒的徒弟,等你洗魂结魄的那一日他们自然就会明白……

    那个老家伙直到死去的那一刻,也未曾教过他什么。江无尘却觉得自己真的是他的徒弟,并不是因为磕过头拜过师,而是除此之外当真没有更好的说法来解释他和燕楚寒的关系。

    从见习药师晋升为初级药师,多了些行医治病的手段,这都是他将来行走江湖的仰仗。而匿魂,江无尘颇感兴趣。

    能够主动隐匿起自身的魂力,让旁人无法洞察自己的境界,甚至根本无法看出他到底有没有洗魂结魄。是个好技能,虽然境界相仿者无法看破对方的境界,但境界高出对方太多,便可轻易看破。

    雪虽是停了,但江无尘光溜溜的立在雪里,还是扛不住的。

    他推开被雪压着的木板,那里是他搁置的衣物,飞速套在身上,江无尘爬上雪堆,朝边上那个沐桶爬了过去。

    沐桶里还缭绕着少许的热气,张猛露着脑袋在外,竟还未醒来。

    江无尘连忙爬近些,伸手拍了拍这货的脑袋,确定他是死是活。

    “下雨了吗?”胖子睁开眼睛,在桶里扑腾着。

    “我特么还以为你死了呢!”

    江无尘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心里却是喜的。

    “哈哈……老大,这一觉俺睡得真特娘的舒服!咦……等等,俺好像要升了,要升了!”

    江无尘怔住了,心道莫不是自己调错了药,这货泡了一夜居然还怀上了?

    下一刻江无尘明白了,他看到张猛不知从何处摸出来一颗土灵石,仰头一口直接吞了下去。

    不消片刻,桶内的汤药变得浑浊不堪,张猛周身散发着特殊的力量,他浑身肌肉隆起,汗毛竖立,身体表面幻化出斑驳的痕迹,像是生了鳞片似的。

    “嘭!”

    突地一声爆响,沐桶炸裂,碎屑砸向江无尘,险些将他掀飞了出去。

    “我靠!这么快?俺突破了,连破两星!哈哈哈哈……”

    那一刻,厚厚的积雪间,一胖子赤果着全身,在皎白的月色下翩翩起舞,场面一度失控,可怕至极……

  http://www.tangsanshu.com/wangushenyi/14058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