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万古神医 > 第一章 被抛弃的神医

第一章 被抛弃的神医

    时值寒冬,天地凄清,万籁俱寂。

    大雪自入冬以来纷落不止。北邙山自西向东,银装束裹,如银龙静卧,不知其穷尽几何。

    山下有江,江面三尺冰冻,寒烟缥缈,有如仙幻之境。

    江无尘倚靠在江边的马棚里,裹着干草暖着身子,消瘦的面庞看不出血色,嶙峋的身子骨被铁青的皮囊包裹着,那匹瘦骨嶙峋的老马尽量凑在他身边,勉强为他遮挡风雪。

    “他以前常来喂你吧?”江无尘拍着马颈,忽然轻声说。

    老马似懂非懂,亲昵的往江无尘脸颊蹭了蹭。

    江无尘抱着马头痴痴的笑着。这是他第三次被星玄宗的看护驱逐,每每受伤,他都会回到这座被遗弃的破马棚,这匹老马是江无尘年幼时,星玄宗大长老燕楚寒所赠,后来燕楚寒死了,江无尘也被赶出了星玄宗,就把老马拴在了这座马棚里。

    “其实吧,你的主人早就死了,我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穿越来的。”江无尘苦叹:“唉……我知道你听不懂,连我都不信,有个老中医给我针灸,一针扎下来我就穿了,说是扎中了什么狗屁星汇穴,我要是不穿过来,我就得死。”

    老马似乎有些诧异,两颗大大的眸子茫然望着江无尘,片刻后又继续蹭着江无尘,感情它完全没听明白,大概是觉得主人忽然间健谈了许多,精神状态也比以前旺盛了,才心欢至此。

    “噗嗤!”

    也就那么一瞬间,空寂的世界中淡出一丝极弱的声响。

    “吁!……”

    老马的长嘶终于在片刻后接踵而至,那是它的凄鸣声,这般年迈的老马绝对发不出如此盛气凛然的马鸣。只见一根极细的银针扎刺在老马的脖间,银针的另一头在江无尘手中紧握。

    它暴跳起来,江无尘却紧紧环扣着它的脖子,示意它不要挣扎。

    “别怕别怕,这是通阳穴,没事扎一下可以暖身子的,是不是觉得没那么冷了?其实我自己也有扎的,你看……”江无尘扯开自己褴褛的衣衫,露出那枚银针,而后笑道:“其实我本事可多啦,我还会推拿正骨,按摩刮痧,星玄宗的师姐们怕是会害羞,要不你试试?”

    老马没再乱动,有暖流在它躯体间流动,痛楚仅那么一瞬间便散去,大抵是江无尘的技术不到家所致。它凝视着这个主人,发觉主人此时已经拨开干草站了起来,那副孱弱干瘦的身躯一步步走在风雪中,似有种前所未有的高大。

    “我要走啦,星玄宗里有很多恶人,他们不想看到我活着回去,所以……我得回去。”

    江无尘站在风雪里,朝着马棚挥手,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洋溢着稚嫩的微笑,单薄的衣衫破旧的像是乞丐,落雪在他蓬乱的头发上堆积,起来倒像个年迈的老翁。

    这一年,他十七岁。

    十七年前的寒冬,星玄宗大长老燕楚寒重伤归来,怀中抱着一个初生的婴儿,宗门上下皆认为此子不祥,恐带来灾祸,燕楚寒却执意收养他,庇护了他整整十六年。

    逝年冬,本就年事已高的燕楚寒旧伤复发,魂归九幽。

    今年春起,江无尘便饱受排挤。

    他起先并不怨恨那些人,毕竟燕楚寒在世时那些人也不见得友好。十几年间江无尘一直未能修魂结魄,引星辉之力开辟武脉,自小体弱多病的他,全靠着大量的灵丹妙药滋补续命。

    后来燕楚寒死了,供给他的丹药一日比一日少,他勉强留有一口气在,终究还是被赶出了星玄宗。

    这副躯体的原主也是倔强,铁了心的想要回去,每每归去时总会被揍的体无完肤,说来也怪,他还是撑了一整年,才终于熬不过这严冬死去。

    星玄宗的人不杀他,大概是念及燕长老的情分,又或者,他们也想看看这个药罐子到底能撑得了几时。

    江无尘站在北邙山脚下,抬头望向半山,星玄宗的宗阁千千百百,皑皑白雪覆盖其间,远远望去像是些可口的点心。

    他摸了摸肚子,才发觉自己是有些饿了,如不是那匹老马对他忠心耿耿,他或许会杀了取肉吃。

    北辰界漠雪帝国瀚冰城,星玄宗是这瀚冰城境内首屈一指的宗门,燕长老在世时,连瀚冰城城主都敬他三分,他是个性格怪诞的老家伙,修为深不可测,若非无心宗门之事,星玄宗宗主之位非他莫属。

    魂祭大陆,武者修魂,以魂力为根,魄力为源,引星辉之力洗魂结魄、缔结魂源,开辟武脉,方能成为真正的武者,洗魂境、结魄境、清魂境、武魂境、玄魂境、地魂境、天魂境、仙魂境、神魂境、碎星境、幻月境、焚阳境、圣徒、半圣……每境分别有初期、中期、后期、引星、聚灵、化魂、归元,七个星位。

    江无尘迎着风雪,朝星玄宗走去,入宗之处有宗门的看护把守,都是些清魂境三星以上的高手,他是进不去的。

    从他穿越来魂祭大陆之后的这几日,他尝试着闯入星玄宗三次,皆以失败告终。这一次,他并不是要进星玄宗,而是在等一个人。

    那个名为柳絮的姑娘,每隔两日都会下山来寻江无尘,为他带来食物和丹药。

    可这一连五日,都没再见到柳絮的出现。

    江无尘有些焦虑,他记得这个家伙生前的种种,柳絮是个很好的姑娘,是他贴身的丫鬟,也是他少有的玩伴。那个女孩比他小一岁,身段纤细,面容清瘦,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笑起来有酒窝,负责照料江无尘的饮食起居也有几个年头了,虽然她也不过是个孩子。

    可到底只是个丫鬟,每月发放下来的丹药和钱粮少得可怜,连她自己都难以过活,还要供养着一个病秧子,哪里吃得消?

    她大概是想通了,像是星玄宗的那些家伙一样开了窍,不想再因为一个没用的废物拖累自己,才没再出现了吧。

    江无尘这样想着,若不是记挂着那个姑娘,想跟她辞个别,他或许可以牵着老马到别处谋生。

    “咕噜噜~”

    肚子又开始叫唤了,江无尘舔了舔嘴唇,倔强的遥望着半山,默默的裹紧了他单薄的衣衫。

    毕竟只是肉体凡胎,他连洗魂境都不是,那根银针扎在通阳穴的效果,也越来越淡了。

    【叮~】

    “宿主要是再不完成给女孩子按摩正骨的任务,获取奖励的话,就会被冻死哦。”

    ——

    “药奴……你特么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打个招呼啊!吓老子一跳!”江无尘没好气回骂一句,他脾气一向很好。

    “不是有‘叮’的一下么?”女孩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清甜婉转的像是只歌唱的夜莺。

    “我叮你……”江无尘欲言又止,重新组织语言:“能不能别这么挑剔啊,一定要给女孩子按摩正骨才行么?我看那匹老马就很需要啊,它都快死了。”

    “宿主是想走兽医路线吗?”

    江无尘错愕:“男人总该行了吧?”

    “变态!男人的身体你都想碰?”

    “好……好像,很有道理。可我还是个孩子呀!”

    “少啰嗦,有人来了。宿主你的机会来啦,你可是要成为一代神医的男人呀,可别死的太快哦。”

    ……

    【新书求收藏、评论、求推荐票!书友群:126848120,期待加入。】

  http://www.tangsanshu.com/wangushenyi/140582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