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通幽大圣 > 第四百一十章 水妖

第四百一十章 水妖

    湘江水军的军舰速度还是很快的,起码要比他们步行快得多。

    秦老将军和龙十七在船舱内守着萧开山,蔡庆在偷懒休息,顾诚则是站在船头,打量着这湘江水路。

    此时外界濒临黄昏,残阳如血,照应的整个湘水都是一片血红之色。

    不过这时顾诚却发现船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

    顾诚招呼过来一名负责掌舵的老水手问道:“这位师傅在湘江水军内干了许多年?”

    那老水手看着五十多岁,闻言连忙道:“小的赵甲,可不敢当大人喊一声师傅。

    小的父亲便是湘江水军的造船师父,所以小的从出生便在船上厮混,距今已经四十三年了。”

    顾诚看他的模样五十多岁,结果实际上才四十多,应该是常年操劳所以比较显老。

    “赵师傅,我们的速度为何忽然慢下来了?”

    赵甲连忙道:“因为前面就是南通渠了,一般来说若不是有紧急情况,我们是很少夜里通过南通渠的,就算夜里走,也要放慢行船速度,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哦?这南通渠上莫非有什么水贼盗匪之类的?”

    赵甲苦笑道:“若是水贼盗匪还好了,关键尽是一些看不到的邪性之物。

    大人可听说过打生桩?”

    顾诚摇摇头道:“那是何意?”

    赵甲道:“打生桩又叫活人祭,一般建桥开渠,都要将活人扔下去祭祀鬼神。

    这湘水看似平静,但谁人知道这其中究竟埋葬过多少冤魂厉鬼?

    所以必须要打生桩扔下活人祭祀那江底的鬼神这才能安稳的建桥开渠。

    否则就算这桥建成了,用不了多长时间也会塌的,到时候会死更多的人。”

    顾诚皱眉道:“简直荒谬!妖邪厉鬼还要去祭祀?胆敢闹事直接镇压便好,怎么还能用活人去献祭这些邪祟之物?”

    赵甲苦笑道:“话虽然是这般说,但湘水太大了,就算是让正一派那些道士老爷们来了,他们也镇压不下整个湘水的鬼物啊。

    反正都是老辈留下来的传统,我等一直都遵守,倒是也没出什么问题,唯独在南通渠上却是出了岔子。

    据说在开凿南通渠时负责的人也按照打生桩的传统活祭了鬼神,但开工第一天便在死人,邪性的很。

    后来又活祭了一次,这次是打生桩里面最高规格的童男童女,但也一样不行。

    最后听说是当时开凿南通渠的国主请来了一位得道高人,对方说湘水的鬼神在湘水,楚源江的鬼神在楚源江,开凿南通渠连同两处水域,可是造成这两地鬼神的融合冲突,其怨气之大,远不是打生桩活祭就能够解决的。”

    顾诚疑惑道:“哦,那最后是用什么方法解决的?”

    赵甲摇摇头道:“不知道,具体什么方法并没有流传下来,不过传说中南通渠开凿成功后,整个江面的水都是血红色的,那一年掌控西南之地的那个国家明明没发生战乱,但人口却是锐减。”

    顾诚挑了挑眉毛,他敢肯定,出主意的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的得道高人。

    正经的道门修行者虽然也有些不靠谱的家伙,不过这些人还是要点名声的,绝对做不出这等事情来。

    赵甲叹息道:“这南通渠打通了之后也是怪事不断,就没有个安宁的时候,特别是夜晚的时候。

    有人曾经看到早已经沉没的船只在南通渠上游荡,也有人行船走过南通渠,结果却发现船上多了一个人。

    我们湘江水军也很少在夜晚走南通渠,不过每次走,将军们都会慎重无比,请一些道士老爷弄许多符阵贴在船上。”

    顾诚轻轻点了点头,他也是没想到,这么一座看似平静的南通渠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邪异凶险之事。

    其实有些时候不光是地狱道那种地方凶险,往往越是平静的地方便更有可能蕴藏着意想不到的凶险。

    就在这时,顾诚忽然看着船下诧异道:“这南通渠上有很多水母吗?”

    赵甲疑惑道:“南通渠连接的是湘水和楚源江,怎么可能会有水母这种东西呢?”

    说着,赵甲把目光向着下方探去,只见那船只周围浮现出了大片黑色的东西,不过江水浑浊,夜色朦胧却是有些看不清楚,但看其形状好像真是一各各巨大的水母一样。

    “奇怪?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赵甲一脸的疑惑,又向前探了几分。

    不过就在此时,顾诚却是猛地将赵甲给拉回来,同时右手并指如剑,一道剑罡已经挥洒而下!

    在顾诚出剑的瞬间,那黑色的水母便已经浮出了水面。

    不过那哪里是什么水母,而是大股的头发泡在江水当中散发开来,给人的感觉便像是水母一样。

    而那头发下面则是一具泡发的肿胀的尸体,瞪着惨白的猛的向着他们扑去!

    “水鬼!水鬼!”

    赵甲惊恐的大喊着,那水鬼则是被顾诚一道剑气给戳爆了。

    “老将军!有情况!”

    顾诚一声厉喝,所有人都走出来查看着情况。

    只见整个船只周围都已经被那些水鬼所包围,一个个狰狞的腐尸就这么漂浮在海面之上,衬托得这一方水域简直犹如地狱一般。

    赵甲已经吓的跌坐在了地上。

    他虽然行船经验丰富,但却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场景,怕是这南通渠下面的水鬼都跑出来了吧?他们这艘船上究竟有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吸引来如此多的水鬼?

    秦明神色阴沉道:“有麻烦了。”

    蔡庆也是咬牙切齿道:“这帮该死的家伙就不能等些时候再动手吗?简直一刻都不让人清闲!”

    此时周围的水面都出现了异象,之前顺流而下的水面忽然出现了变化,好像一切都凝滞了一般。

    一艘船从水面上升起,掀起大股的波涛来,那竟然是一艘完全由白骨所铸就的大船!

    森然惨白的船身周围是一根根的横梁,犹如肋骨一般,在那船头则是镶嵌着一尊巨大的骷髅,那骷髅上还有着一支骨刺独角。

    船头站着一名面色惨白的中年人,他一身长袍十分奇怪,一半是黑色的,一半则是白色的。

    “‘水妖’孟涛!”

    蔡庆面色有些难看道:“这人也是西南之地的反贼之一,只不过跟萧开山相比,他并没有直接掀起反旗,虽然其行径已经跟造反没什么两样了。

    孟涛据说早年是水贼盗匪出身,因为团伙内斗被人沉江,但也不知道他在江底遇到了什么,一年后原本已经死了的他竟然再次出现,掌控了一身恐怖的神通妖术,将之前害自己的人酷刑折磨到生不如死才杀了他们。

    这些年来孟涛以湘水内死亡之人的骸骨打造了他这艘战舰‘冥河’,带领他麾下一众半人半妖的邪异水匪横行湘水之上,就连湘江军水都要避退。

    最主要的是这厮的实力,他不是武者也不是炼气士,但一身恐怖的妖术神通却是宗师当中无敌手,无限接近四品境界!”

    这一瞬间顾诚等人神色都凝重了起来。

    无限接近四品,那可是昔日秦明巅峰时的境界。

    问题是现在秦明已经气血衰败老朽,他还能挡得住现在的孟涛吗?

    而且这时孟涛身后又走出来两个人,一个穿着奇异的蓝色骨甲,手肘关节生有倒刺,面相也是无比狰狞,丑陋的简直不像是活人,他手中还拿着一柄巨大的三叉戟,足有两人来高。

    另外一个则是女子,穿着一身犹如紧身皮衣般的鱼鳞甲,闪烁着七彩诱人的光泽,衬托出她那凹凸有致的身躯,其相貌也是妩媚撩人,但却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这一美一丑两个人站出来顿时给人一种极强的冲击力。

    “是‘探海夜叉’薛霸和‘毒鲛人’媚三娘!

    这两人都是孟涛手下大将,修练各种妖术神通,甚至可以说是孟涛的半个亲传弟子,实力都堪比宗师!”

    其实在陆上遇到孟涛并不可怕,哪怕对方是半步四品的实力,他们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但眼下却是在水上,对方还掌控着那邪异的战船冥河,其威能更添三分,这让他们怎么打?

    秦明踏出一步,沉声道:“孟涛,这么多年来你称霸湘水,但却从来都没有动过湘江水军一次,也从来都没有公然举起反旗,这证明你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

    但你可知道萧开山对于朝廷来说意味着什么?

    朝廷不惜派我等亲自来押送萧开山,这足以证明朝廷对于此事的看重。

    此时你若是敢劫走萧开山,那可跟公然反叛朝廷没什么两样!

    湘江水军不是你的对手,那楚源江水师呢?甚至是东海水师呢?

    孟涛,你这水妖到了海上却不知道还有没有那般实力!”

    那孟涛大笑一声,声音低沉嘶哑:“秦老将军,您老人家昔日执掌天火军时可是性烈如火,号称从不妥协,任何逆贼乱匪在你手下可都没有任何退让妥协的余地,要么投降,要么被杀到投降。

    现在你却怎么也会以势压人了?这底气怕不是那么足了吧?

    萧开山这个反贼的命是命,你们的命也是命,为了一个反贼赔上你们的命,值得吗?”

    

  http://www.tangsanshu.com/wangpaijingjiren/162543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