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透视医圣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行动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行动

    四个人正聊着,突然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

    这时候他们反应就来不及了,王玮和血雀跳下来,每个人选择一个目标,有两人当场被杀。

    敌袭!

    曹瑞兴大吃一惊,他没想到会从天而降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血雀,身为一个杀手,本来就讲究出手快如闪电,而且要一击命中。

    另一个是王玮,虽然不像杀手一样讲究快如闪电,可他本身的身法太快了,同样也是一击命中。

    “该死,曹瑞海,竟然是你?”曹瑞兴一眼就把血雀认出来了。

    “没错,就是我,是不是很惊喜?”在发动攻击之前,血雀就已选择显露他的本来面目了。

    他就是来报仇雪恨的,他被曹瑞兴坑的太惨了,所以他决定要狠狠的报复。

    不只是报复,而且要让被报复的人,知道他是谁,突然他也没打算留活口,决不能传回家族。

    “曹瑞海,你残杀家族子弟,你知道你犯的罪过有多严重吗?”曹瑞兴看着血雀厉声喝问。

    而另一个曹家子弟,这时候被王玮一拳打晕了。

    四个人,转眼间就两死一晕,只剩下曹瑞兴一个了,却还是一个身有重伤的人。

    “我就是杀了,你能怎么样?”血雀得意洋洋的看着曹瑞兴,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兴奋还是难过,反正是扭曲了。

    身为一个杀手,可不是他的本意。

    奈何家族的力量太强大了,他在接到家族强制命令之后,是不可能违抗的。

    而他加入血滴子之后,也不得不努力强大自己,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强制接受一个危险任务,如果不是他足够小心,现在已经没他这个人了,早就被人给坑死的自杀任务中了。

    而这一切的幕后指使,就是眼前的曹瑞兴。

    偏偏因为曹瑞兴所在的派系强大,让血雀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只能默默忍受着直到现在。

    长期的杀手生活,加上怨恨,他没变成精神病,已经是内心很强大了。

    现在有机会报仇了,当然不会放过,而且王玮刚才承诺,等审讯完毕之后,就让他手刃仇人。

    杀!

    就在这时候,曹瑞兴突然动了。

    他当然没有选择攻击血雀,因为两个人是同一等级的,他就算比血雀强,也强得十分有限。

    更何况他现在受伤了,战斗力大幅度下降,绝对不是血雀的对手。

    他选择的出手对象是王玮,在他看来王玮是血雀的同伴,如果能把王玮抓住,就会让马却投鼠忌器,或许能杀出一条生路,所以他一边分散血雀的注意力,一边暗自酝酿后突然出击。

    “曹瑞兴,你敢……”一看曹瑞兴直奔王玮杀过去了,血雀就有点急了。

    “你还真是没有眼光……”王玮却笑了,不躲不闪的一拳打出去,当然是惊雷拳。

    轰然一声巨响,沙发茶几当场就碎了,曹瑞兴也倒飞出去,凌空就喷出好几大口鲜血。

    他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王玮,两人硬碰硬一下,他被打得倒飞出去了,王玮却只退后一步。

    这一步还不是必须的,只是为更容易化解他的攻击力。

    明明只是一个SS级,为什

    么能抗住他的攻击?

    曹瑞兴表示他非常不理解,就算他已经身受重伤了,可蓄势已久的一击,也是非常凌厉的。

    “曹瑞兴,现在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血雀再也不给曹瑞兴机会了,他一个大踏步追上来。

    杀!

    他手中一把血色长剑,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直奔曹瑞兴就刺下去了。

    杀手的剑,非常快,血红色的剑身,化作一道红色闪电,刚出手就到曹瑞兴胸口了。

    “不好……”曹瑞兴大吃一惊,血雀的攻击来得太快了,他现在还没从和王玮对拼的冲击中缓过来。

    然而现在是你死我活的战场,没人会等敌人缓过来。

    在生死搏杀的时候,可没有公平,也没有仁慈,讲究的就是把敌人杀死,然后成功活下来。

    曹瑞兴很明白这一点,问题是他的武器放在茶几上,现在已经落到墙角去了,不可能捡回来。

    闪!

    曹瑞兴一闪身,结果血红的剑身从他右臂上划一下,顿时就划开一道大口子,鲜血淋漓。

    唰唰唰!

    血雀得势不饶人,一剑又一剑的刺下去。

    而身受重伤的曹瑞兴,现在伤势已经发作了,就算能勉强闪躲,基本上也是两剑必中一剑的。

    没过三分钟,曹瑞兴身上已经开了数十道口子。

    要不是血雀没想让他死,就算是有十条命,现在也用光了。

    嘭!

    最后血雀一脚飞起,把曹瑞兴踢飞起来了,落地的时候,正好滑落到王玮面前停下。

    王玮出手如电,一根根银针插在曹瑞兴的身上,止血,否则恐怕不能审问完毕他就会死掉。

    “我问你,你们曹家人来这里做什么?”王玮蹲下来,看着大口喘息的曹瑞兴。

    现在曹瑞兴十分狼狈,浑身上下都血红一片,就连头发都被血染红,一身血看起来十分惊人。

    “落在你们手里,我认栽了,看你们别想从我嘴里问出任何消息。”曹瑞兴冷冷的一笑,说。

    他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今天两个人绝对不可能放过他。

    他曾经想过求饶,可是看看血雀,他就知道求饶的路行不通了,两个人之间的仇恨实在太深了。

    他把血雀送进杀手组织,等于把血雀的前途断了。

    以后就算是历练结束回归家族,也不可能成为家族的高层,十多年的杀手生涯是一个巨大的污点,万一以后被人揭露出来,曹家的脸都丢光了,所以一般被送进杀手组织血滴子历练的,都不是曹家的嫡系。

    何况血雀在血滴子的时候,他也曾经多次动用手段,故意让血雀执行高危任务。

    他倒是不一定要让血雀去死,他就是故意折磨血雀,因为在出去历练之前,在家族中的时候,他的天赋和血雀差不多,可是每次比试的时候,都会被血雀压一头,他心里有极深的怨气。

    “你知道我最不怕的是什么人吗?”王玮笑问。

    “我怎么会知道?”

    “我最不怕的就是你这种嘴硬的人,因为到我的手里之后,就算嘴再硬的人,也会乖乖的配合。”王玮笑了,一边笑一边抽出一根银针,在曹瑞兴诧异的眼神中,很随意的一针刺

    下去了。

    用一根小小的银针,就想让我屈服吗?

    看到王玮的举动,曹瑞兴笑了,他虽然不能说是铁骨铮铮,却不会怕一根小小的银针。

    像这种针灸用的银针,别说是一根了,就算是一百根,一千根,把他扎成刺猬,他也不会皱下眉。

    “是不是感觉有蚂蚁在身上爬?”这时候,血雀笑眯眯的蹲下来了。

    “你什么意思?”曹瑞兴看到血雀笑眯眯的眼神,马上就意识到恐怕不只是针刺这么简单。

    因为王玮一针刺下来,他浑身的疼痛居然消失了。

    要知道他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至少有数十处,没做任何止痛处理,怎么可能痛苦会消失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王玮银针的效果,他可不相信王玮会心善,怕他疼。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止痛不是怕他疼,而是为接下来的审讯效果,怕疼痛干扰刑讯。

    “现在是不是感觉有一群蚂蚁在身上爬?”血雀再一次开口了。

    “怎么会?”曹瑞兴眉头紧锁成川字形,他的确感到身上痒痒的,就像有蚂蚁在他身上爬。

    开始的时候,数量少,痒痒的感觉他还能忍住。

    后来数量越来越多了,痒痒的感觉也在叠加,让他越来越难以忍受了。

    现在他终于想明白了,王玮给他止痛,分明是担心他的痛觉会阻碍他感觉不到痒痒的感觉。

    “现在你浑身上下都爬满蚂蚁了,这种感觉舒服吗?”血雀第三次开口了。

    舒服?

    这时候曹瑞兴已经没办法开口了,因为浑身上下痒痒的感觉太强烈了,偏偏他的肌肉不受控制,不能用手去挠,没办法止痒的情况下,只能强行忍受,让他额头上的青筋都蹦起来了。

    “你这种痒痒的感觉会越来越强烈,不断的叠加起来,一直到冲破你忍耐的极限,让我来猜猜,你一定忍耐不够五分钟?”看到曹瑞兴已经痒痒的肌肉开始抽搐了,血雀就兴奋起来了。

    他和曹瑞兴之间的恩怨太深了,所以尽管两个人来自于同一家族,甚至还有同一个太爷爷,他也一点儿都不会不忍心,反而在旁边煽风点火,尽最大能力刺激曹瑞兴,让他感觉到痛苦。

    不过很快血雀就发现,根本就用不着他,现在的曹瑞兴,已经听不见他说什么了。

    “如果你愿意回答我的问题,就用力眨眼睛,否则咱们就继续!”王玮看火候差不多开口了。

    眨眨眨!

    一听王玮的话,曹瑞兴再也忍不住了,竭尽全力的眨眼睛。

    他现在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字,痒,这种感觉简直比凌迟还痛苦,几乎占据他整个大脑了。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摆脱这种剧烈的痒痒感觉,甚至让他马上去死他也毫不犹豫。

    正因为这样,听到王玮的话之后,他立刻开始疯狂的眨眼睛。

    “真是孬种,现在才刚刚三分钟不到,你怎么这么容易就屈服了?”一看到曹瑞兴猛眨眼睛,血雀感到很失望,他宁愿曹瑞兴再硬气一些,多挺一会儿,问题是曹瑞兴现在坚持不住了。

    而血雀不可能命令王玮,再让曹瑞兴再多受一会儿折磨,只能很失落也很无奈的看着王玮。

    。m.

    

  http://www.tangsanshu.com/toushiyisheng1/57636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