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听说爱情靠进过 > 第70章 别追了!(求收藏求推荐。)

第70章 别追了!(求收藏求推荐。)

    『我昨晚不应该不小心睡着的。』我又深深的后悔一次。

    但是资料是韩笙主动帮忙整理的,他总不会拆自己的台吧?

    最后果不其然的,在硬着头皮将整理好的资料上呈并汇报后,最终安全度过。

    之后其他部门的汇报,韩笙依然一脸庄严肃穆,从头到尾几乎都板着脸。

    我非常确定,他是脾气暴躁的瞎猫!绝对没错。

    ☆☆☆

    会议结束,已经是下午五点,看着韩笙忙碌抽不开身下班,在打声招呼之后,我直接离开公司。

    一出公司大门,侧身倚靠着一辆银敞篷的保镖向我挥手。

    “二郎神,您今天怎么有空来呀?”我向保镖走近。

    “什么二郎神?”保镖主动走到副驾驶座并绅士的替我开了门。

    “这不是您的三叉戟吗?”带保镖坐好后,我指着他眼前方向盘正中间的图案。

    “好好一台玛莎拉蒂居然被你说成三叉戟……”保镖无奈的看着我。

    “马杀什么鸡……还是三叉戟亲切多了!”我哈哈大笑。

    车子,我不懂。

    不过在我认知下,有敞篷应该就很厉害,就像浩生养的那几匹黑马Ferrari。

    男人对车子的追逐,就好比女人对于首饰的热爱,我想这三叉戟价值一定不菲吧。

    “三叉戟就三叉戟,妳高兴就好。”保镖苦笑着。

    “所以我们现在要去哪儿?你不会要把我卖掉吧?”我斜眼看着保镖。

    “明天星期六不用上班,要不咱们去西湖散步看夜景?”保镖忽然提议。

    “西湖?我有没有听错?你是说杭州西湖?”我重复问了一次。

    “对阿!没错,开车过去不到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很快!”

    “你不累吗?”我问保镖。

    想到这两天韩笙似乎都没睡什么觉,一直忙着工作上的事情,我想和他在一同开会的保镖应该也是睡眠不足吧!

    “我OK的!妳呢?会累吗?”保镖反问我。

    “我也没问题!”我爽快的回应了。

    “昨天车上妳说差不多要回厦门了,要不干脆来个二日游,到西湖走走,顺便去西溪湿地,如果你想去乌镇走走也行,不过**塔要爬就算了,因为黄鹤楼你也去过了,都是塔楼都差不多。”说起玩,保镖开始计画起来。

    “我是可以拉,不过跟韩笙讲一下比较好吧?不然他可能会以为我失踪而跑去报案!”

    接着我叫保镖去跟韩笙说,想到他刚刚开会脸臭的模样,如果让他知道一下班后,我和保镖二人逍遥自在,我看杀人的心都有了。

    我还想活着回厦门。

    在保镖和韩笙报备后,我们回到了蓝居。

    “你先在客厅等一下,我上楼去拿几件换洗的衣服。”话说完,我直接上楼。

    下楼的时候,我发现保镖望着墙上的画看。

    “蓝月的诗画呢?”保镖转过身问我。

    “早上韩笙说看腻了,然后他就把画换掉了。”

    对厚!我完全把这个事情忘了,早上出发匆忙,没来得及细细盘问,到底为什么将画换掉了。

    “这不是蓝月的画风。”保镖靠近画细看许久:”蓝心?……”

    “对阿!昨晚我闲着没事干,就随手涂鸦了一下,早上一睡醒,它就挂在上面了!我看到时也是莫名其妙。”

    严格来说我是受害者,画作被窃走就算了,且在不被通知、未曾经过允许的情况下,画还被改了。

    幸好大方如我,就不跟这无耻窃贼计较,罢了。

    “这金澄色的日出,波光粼粼洒在气势磅礴的海平面,笔触看的出来应该是韩笙没错!画面的实,虚,浓,淡,用颜色堆厚做肌理效果,强烈的明暗对比,精妙点的笔法,在画面上重叠交织,表现出阳光照射下的色彩变化……”

    保镖接着说:“韩笙用笔非常讲究,他把厚涂、平涂、薄涂、散涂等多种方法有机巧妙的融合在一起,笔法充满着节奏和韵律,可说笔笔皆是神来之笔……”

    我听出来了。

    保镖意思表示说,这幅烂画经过韩笙修改之后,勉勉强强算能入眼。

    但就算评价再高也罢,他就是个小偷!

    “可惜了……”保镖说到一半突然停住。

    “可惜什么?”我望着保镖,好奇的问。

    “可惜……不知妳何时才会发现,其实我们才是频率相同的陀螺。”保镖伸出手轻抚着我的脸颊,深情款款望着我说。

    保镖这又是哪招?

    “别闹了,出发!”我瞬间拍掉了他的手。

    ☆☆☆

    稀薄的云层挡不住火红的夕阳,雷阵雨后尽管偶尔传来几声雷鸣,只更衬托出梦幻紫蓝的天空。

    流线型银色跑车飞速地行驶在沪杭高速上,优美的古典音乐回荡在宽敞舒适的车内。

    保镖半倚在座位上,利落地驾驶着方向盘,闪着一双平常犀利的眼眸,如今悠闲地盯着眼前的路况。

    他身上合身挺拔的西装,宽阔的肩膀,结实修长的双腿,使他看起来像运动模特儿般俊美。

    嘴角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放在方向盘上修长刚硬的双手有如被艺术家仔细雕刻过。

    「叭--」

    听见后面传来的喇叭声,保镖和我同时望一眼后照镜,是一辆红色宝马跑车紧紧跟在后面。保镖并不加以理会,仍是不及不徐地顺着路前行。

    「叭--叭-叭叭-!」

    一阵阵催促急迫的喇叭声自背后传来,显然是跟随在后不耐凡的车主想急于超前。

    “要不让让他吧?”我看后面那台车子一直逼近,于是跟保镖提议。

    保镖正想放慢速度,突然冷不防一团红色影像欺上前来,在还未弄清楚发生什么事之前,保镖猛然把车子转至外车道,眼睁睁地看着那红色宝马闪电般超越了我们,以异常迅速的速度向前飞驰。

    这一切足以致命的经过只发生在短短几秒内,时间却几乎静止。

    在惊险中被迫往一旁让车道的保镖回过神来,他面无表情冷哼一声,剑眉往上微挑,不加思索脚踩油门向前方加速直驶。

    保镖熟练而利落地踏足油门,嘴角微微扬起,心中估算转眼间便可从左车道超越过去。

    “算了,别追了!”我急忙制止保镖。

  http://www.tangsanshu.com/tingshuoaiqingkaojinguo/175463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