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桃菲 > 第47章:承诺

第47章:承诺

    “爹,不要杀我爹,不要。”

    尽管默欢说的深情,可榻上的李全,依然在说着糊话,全然不知道默欢的承诺。

    “长欢公主,冰块拿来了。”

    崔冕和桃然,拿着冰块,疾步奔到默欢身前。

    “将这些冰块,全部摆到李全的腋下。”默欢说着话,手已经疾速动作起来,拿着冰块,贴于李全的动脉处以及耳后的血管上。

    而桃然和崔冕,也立即听从安排,将大块的冰,置于李全的腋下。

    “好办法啊,长欢公主。今日我算开了眼了,请受崔冕一拜。”

    崔冕看着默欢的沉着和冷静,又是如此简易的办法,冰与火交溶,果真是最有效的袪热方法,不禁心生敬仰,对着她,便是一拜。

    “崔大夫言重了。这只是最普通的方法而已。只是,你们缺少科……,缺少经验罢了。”

    默欢急忙搀扶起崔冕,本来想讲什么科学道理,可转念又咽了回去,在这儿个敌我难测的世界里,尽力别暴露自己的一切,或许,才是自保的最佳方法。

    “长欢公主,不仅医术高明,为人也是仗义,极重感情,崔某佩服。”

    崔冕觉得这个长欢公主,真是不简单,漂亮、随合、身居高位,又如此有办法,当真是人中龙凤,佼佼者。

    “崔大夫不必客气,得你今日相助,默欢也是感激不尽,若日后崔大夫有什么需要,默欢定当竭尽全力,来报答你的这份恩情。”

    默欢对着崔冕,也是微微弯身致礼,这个崔大夫,为人纯良,朴实,想来,也是一个人间极品。

    “好了,姐,崔大夫,你们俩,就别谦虚了,都好,都好,行了吧?”

    一旁的桃然,竟觉得这两个人,你来我往,太客气,太多余!

    既然彼此欣赏,安于交心,就好了,干嘛说那么多的废话?

    “默欢,崔大夫,想来,你们也累坏了,赶紧去旁边休息一下,我来守着李全。”

    陈绎见李全已经安稳躺下,便自担承下了差事,想替换崔大夫和默欢。

    “崔大夫,实在抱歉,让你跟着受累了,请先去休息吧。”

    默欢转身,感激地看着崔冕,说道。

    “好,我先去内室休息。长欢公主若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崔冕也真是疲惫,便对着众人施了抱拳礼,转身揿开帘子,进了内室。

    “桃然,是谁叫你离开的铁铺,还有,是否看见司腾静?”

    默欢也已经是筋疲力尽,可现下,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一个孩童来店里,说他的奶奶要做暖气,让我去量尺寸。至于司腾静,我在路上遇见她,可便她肚子疼的厉害,我便打发她先回雪院了。”

    桃然也在思虑,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司腾静没事就好。一个孩童叫你离开,可你去了他家,真的是要做暖气吗?”

    默欢疑惑地问。

    那老者当时说过,所有帮手,都帮不了自己,也就是说,他们引开了桃然和司腾静,才对自己下手,只是没想到,李全竟然会武功。

    “没有,说来奇怪,我跟着那孩子穿了两条巷口,他突然不见了,我怎么找,也找不见,就一个人又转了半天,实在没办法,才回来,没想到,李全就伤成这样。”

    桃然说的话急,却字字在点上,短短几句,已经将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

    “看来,他是有备而来,而且,不只一个人。”

    默欢当时就觉得,那老者是职业杀手,因为他刀刀毙命。

    而且,他在落下熔炉的刹那,只要他甘于损伤一点肢体,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可他不但没有全身而退,似乎还有一种不成事便成仁的绝决。

    死士?

    自己究竟犯了多大的戒,竟用死士来要她的命?

    这扑塑迷离的网,让默欢挣不脱,逃不掉,却又不知所起。

    “桃然,姐姐,可能惹了大麻烦,才会引来杀身之祸,以后,你出行一定要多加小心,切不可冒然行事。”

    默欢首先担心的是这个弟弟,他还小,他也是无辜的,敌人非要置自己于死地,身边的人难免受牵连,先打好预防针,做好必要的防护,非常有必要。

    “嗯。姐,你不会武功,以后,我就呆在你身边,拼死保护你。”

    桃然一听默欢的叮嘱,心下一热,鼻子间,有过一阵酸楚,身体,不禁往默欢的一侧靠了靠,深情地说道。

    “姐没事,放心。”默欢竟也被桃然的话感动,不过是突然来的姐弟情,竟如此疼惜,怎不叫默欢心底涟漪片片?

    “回头,我找几个底子好的人,去雪院。”

    陈绎也目光烔烔地盯着默欢,打定了主意。

    “好,谢谢!”默欢见陈绎想的如此周到,不禁又是一波感动。

    “多谢陈将军,我姐弟羽翼尚浅,还望陈将军,多加庇护,日后若有用得着桃然的时候,尽管开口。”桃然也对陈绎,肃然起了感激,抱拳提道。

    “不必客气。我只是还你在沙漠中的助力之情罢了。”

    陈绎略微抬头,扫了一眼默欢,却眸底,却有一抹黯然,瞬间划过。

    二日后。

    李全已经醒来。

    臂膀处,虽然还有丝丝的疼痛,却不似之前一般刺骨难忍。

    而默欢,也将李全接到了雪院,安置在了一个独门的屋内,与桃然和梁伯的房间离的很近,方便他们照顾李全。

    同时,默欢也是像只精力旺盛的小燕子,一天早晚无数次的到李全的榻前,一会儿送来吃食,一会儿来问屋内是否暖和,搞的李全都很不好意思,感觉这伤受的,很幸福。

    而陈绎也是说话算话,第二天,就来了六个有武功底子的男人,分别负责雪院的很多杂事,更多的,是保护默欢,保护雪院。

    而默欢,也从来没有公主的架子,很快地便与所有人建立了很好的主仆关系,甚至,在21世纪元旦的这一天,带着所有人,在李全的房间内,吃了一顿丰盛的火锅。

    而所有人,见默欢性格好,又不苛待他们,很是开心,竟也将雪院当成自己的家,繁事尽心尽力,丝毫不用默欢操心。

    可司腾尔格突然传来消息,说他即日便带着贡给来芜国,默欢不禁失了眠:雪院突然多了那么多人,该如何向司腾尔格交待桃菲的前因后果,而再次进宫,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呢?

  http://www.tangsanshu.com/taofei/156602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