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桃菲 > 第28章:水逆

第28章:水逆

    “早就听说,玉涑公主有气魄,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可你别以为我是在求你,说白了,你不过是豢养在我大芜的一颗棋子,我让你,你是公主,我若不让你,你不过命如草芥。”

    骆清远听着玉涑的讽刺和冰冷,梨涡再次深深地陷了进去,一双红瞳,亦是似笑非笑,似怒微怒,安然地平整一下自己的官服,柔美的俊脸上,不见任何情绪,声音,却充满了震摄和寒意。

    “咯咯,看来,阁老是动了真心,一时情急,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过我玉涑一定会大人大量,不与阁老计较,可若有下次以下犯上,我能做出什么事来,可就不敢保证了。”

    玉涑也是一笑置之,起身整理桌上的一盆兰花,剪去浮枝和枯朵,愈发艳丽。

    “怎么样?是不是比刚才漂亮许多?”玉涑打量着兰花,笑着问骆清远。

    “好,既然玉涑公主不肯赏这个脸,骆某走人便是。可若是谁真伤了长欢公主,引起不必要的两国纷争,就算我不追究,恐怕皇上也会问责。”骆清远愤怒的红眸像一团燃烧的巨火,随即又恢复平静,笑着离去。

    玉涑盯着骆清远的背影,平息了怒气,转身朝自己的太监总管胡锁扬了下头,胡锁便点头示意,躬身而退。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胡锁便回来了。

    “查清楚了,主子。”胡锁躬身,警惕地打量玉涑后,附在其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玉涑的一双宽眉,渐渐收紧,随即“呯”的一声,桌上的那个暖婆子,已经滚落在地。

    胡锁和秋水及一众丫头小太监,纷纷惊慌跪地。

    “走,去听风轩。”

    一阵香风掠过,玉涑的影子,已经奔到了屋外。

    一阵秋风吹过,刮的不再有几片叶子的树枝,大力摇曳,天,渐冷了。

    “我与长欢公主无怨无仇,不知道玉涑公主何以来找我要人?”

    长椅上,端坐着一位纤巧削细,面若婴脂,唇如点樱,眉目如画,神若秋水含烟的大美人,那气质有与肤色说不出来的细腻娇柔,配上一袭藕色的对襟襦裙,未绣任何饰物,却如出水芙蓉,纤尘不染,盈盈开口,声音如莺如歌。

    她,就是皇上唯一的身边人:楚翘,位分为答应。

    “切!咱们两个人,就不要一副可怜相吧,本宫可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玉涑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美的动人心魂。

    若不是自己曾被她差点折磨致死,恐怕,也要醉心于她的柔弱之中了。

    “不懂玉涑公主在说什么。”楚翘咧嘴微笑,声音更是妩媚着带着一种憔悴的美,让人,别说是男人,就是女人,也是为之一痛。

    “要不,咱就找御膳房的安公公,问上清楚?”玉涑也不与她争口舌,只是笑着平静开口,甚至带着一种调笑的语气。

    “请便。”楚翘也未有任何慌乱之色,笑意渐浓。

    “好,看谁笑到最后。”

    玉涑面露得意之色,扫了一眼随同来的胡锁,胡锁更躬身上前,伸出一只胳膊。

    玉涑搭在胡锁的胳膊上,沉稳出门。

    悠忽又至深夜。

    宫门已关。

    各宫皆以歇息。

    御膳房的太监和宫女们,也均以收拾妥当,回房歇息。

    整洁的物件,空无一人的室内,偶有月光,透过斑驳的树影,落下来,明明暗暗,照在一些为明早准备的食物中,血渍斑斑,徒生一种诡异。

    “嗯……。”

    突然一道女人的呻吟声,从地下传来。

    仔细听,呻吟后,还伴随着痛苦的挣扎声以及东西摔落的乒乒乓乓声,以及盆盆罐罐的碎裂声。

    “不识抬举!”一个阳阳怪气的男声,也随之从地下冒出,声音粗哑又尖细,像琴弦突然弹断的破裂声。

    “滚开,死太监!”女人死命的叫骂声也迅速传来,夹杂着气若游丝的呼吸声。

    “几个小废物,弄不过一个小丫头片子。”

    另一道尖细的声音,愤怒开来。

    随即,是重物砸碎的咣咣声。

    片刻后,有两道人影,从御膳房地下仓储走出,东瞅瞅西看看,确定无一闲人时,朝屋内挥手。

    刹那间,一团裹着黑布的东西,沉沉地落入院后浇菜地的深井之中。

    井内,传来大力的“噗通”声,以及水花四溅喷向井沿的哗啦声。

    黑夜与白天交替,眨眼,便是倾盆大雨,一泄千里。

    雨水打在井边的空地上,一片汪洋。

    雨水射进井里,却毫无点滴之声。

    在这寒凉刺骨的雨夜,城边的江边,却有一搜蜿蜒的小船,顶着滔天浊浪,从远方驶来。

    一道横亘天际的闪电,猛烈垂落,将这搜乌沉沉的小船上,照耀得一片惨白。

    船头孑然独立着一位穿着蓑衣,戴着斗篷的中年男人,悠然立住船桨,惊滔骇浪下,小小的船只,巍然不动。

    突然,岸边闪过一道雪白的光,飘忽几下,以蜻蜓点水之姿,划过了船板,一道轰隆隆的雷声直抵岸边,那道白光,已然裹狭着一个少女的身体,跃然马上,消失于茫茫夜色中。

    雪院。

    水声滴落荷塘,几条鲜红的鲤鱼,飘浮于水面,太阳,还是不肯露头,躲于云雾里。

    浑身疼!

    tmd,这是被几个小鬼带到哪了?

    切!不过是几个失了根的小鬼,也敢对老娘下死手?

    你们的伎俩,都是老娘玩剩下的老梗了。

    迷香?锁禁?逼供?重物击头?

    老娘若是怕这些,或是经不过这点折腾,还怎么混迹人生?

    可是,水,深不见底的水,泛着鬼魅般的白光的水,就是老娘的死穴。

    所以,灾了。

    但不是灾于他人之手,只是苦于自己越不过心里阴影罢了。

    “姐,姐,你别吓我,你快睁开眼睛看看我,我已经失去你一次了,我绝不会失去你第二次。姐。”

    是谁啊?

    这声音,如此陌生又熟悉。

    像是那个轻功过人的小鲜肉弟弟,对,就是他,只是,他的声音,怎么哑成了破锣?

    “别叫了,难听死了!”

    她悠然开口,这个声音再听下去,自己的耳膜非废了不可。

  http://www.tangsanshu.com/taofei/152745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