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桃菲 > 第13章:小爷来调教

第13章:小爷来调教

    默欢终于自由了!再不用小心冀冀地赔笑脸,不停地下跪磕头了。

    而且,还是一个自由的拥有自己的乡间别野,自己的仆人,自己的贴身丫环,自己的小金库的女大佬。

    就连身边的丫环司腾静,也是楼兰国可汗司腾尔格特意留给她的。

    司腾静有着大漠人的豪爽与孤傲,周身散发出的无畏无惧的野性,那浓浓的眉眼,丰润的嘴唇,高挑的身材,自带着一种妖娆的异域之美。

    这样的美人,简直是男女通吃,默欢也不例外。

    “就喜欢你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美人。”默欢搂着司腾静的肩膀,也是一副天真未泯的样子:“以后,咱也不分什么公主,仆人的,咱俩就是闺蜜。”

    “什么蜜?”司腾静一脸黑线。

    早就听可汗说,这个长欢公主与常人不同,可她没想到,行事作派如此让人摸不着北。

    “就是好朋友,像亲姐妹,不,比亲姐妹还亲的那种好朋友。”默欢不禁嗤嗤地笑。

    她与司腾静,一冷一热,一动一静,形成闺蜜,也是挺美的一道风景。

    “奴才不敢。”司腾静吓的脸色一白,忙低语道。

    “你丫的,慢慢适应。唉,这漫漫长夜,没有手机,没有wif,没有王者荣耀和小视频,真是无聊透顶。”

    这段时日,一直忙于应付召蓉的事,突然静下来,默欢突然很是想念21世纪的生活。

    司腾静皱眉,呆愣愣地看着默欢,这主儿子是个正常人吗?可也不便再问,悠然回眸时,突然听见屋瓦上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再细听,竟传来瓦片的碎裂声,以及男人特意压低的脚步声。

    “屋里呆着,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门。”司腾静突然面色一沉,低着嗓子嘱咐默欢,话音还未落,人,已经飞出窗外。

    “这又是什么操作?”默欢一脸懵地探向窗外,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别说人影,就连池里的鱼,都隐匿。

    “什么人?”忽然头顶传来一声娇喝,只见对面大树的树杈上,赫然立着一位红裙飘飘的姑娘,其手中的剑,在黑暗中,发出白亮亮的光。

    在其对面,是一位一袭夜行衣的十五、六岁的少年,尽管夜色微凉,他却赤臂散发,威立于一根细若缠丝的树枝上,风一吹,树枝随风摆动,少年,却稳站如钟。

    “男人!”少年手中无一物,稚气发声,说出的话,却自带一种阴冷,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让默欢心内一惊。

    这架势,和那个帅渣男有一拼,怎么招,武功高强的大帅哥,都是这种大气场?

    “小毛孩也敢出来撒野,看招!”司腾静有一种被调戏的屈辱感,下意识地抽剑,飞了过去。

    “小爷今天就陪你玩玩。”少年只是淡淡地挥着衣袖,细软的腰肢前后左右地闪躲,可脚,却纹丝未动。

    显然,少年的不屑,更加激怒了司腾静,但见其手中的剑,越发快速而直中要害。

    “花拳绣腿。小爷今天就调教调教你。”少年翩然而下,犹如蜻蜓点水,身轻如燕。

    两个人,一男一女,一红一黑,时而落在树杈上,时而落在瓦片上,时而于空中旋转,时而飞跃到荷叶之上,与这荷塘月色,构成一道丹青水墨画。

    “丫的,看人家的轻功,再看看自己,简直没脸见人。”默欢丝毫感觉不到危险,竟抓不住重点地想的是武功高深问题。

    这段时间,自己也经常练习突来的金手指,可她怎么飞,也运用不好气力,本身就飞不高,还经常摔的脸跄地,说来,真的是没脸提这茬。

    “姐?”少年也未用任何兵器,就让司腾静连连败退,而其突然看到窗下的默欢的脸,竟惊讶出声,稍稍退离司腾静的魔剑,就透窗飞到了默欢身边。

    “小心!”司腾静一见那少年几个腾空,似乎要钻窗而入,立时弯身,拔起脚踝处的暗刀,运用八成内力,朝少年射去。

    默欢见少年稚气未脱,却带着冷绝的杀气,连身后退,身体轻飘飘地落于另一处,震惊地盯着少年。

    少年却只是轻轻落地,见到鬼一般地盯着默欢,嘶喊一声:“姐?真的是你?你回来了,怎么不回去见我?”

    对上少年的眉眼,默欢的心,突然钝重地痛了一下。

    “姐,真的是你吗,姐,你没有死?是不是?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少年却对默欢的行为未起异样,突然激动上前,双臂揽住了默欢,那胳膊的力道,如至宝丢失又重拾的兴奋。

    “放开她!”突然“嗖”的一声,司腾静的长剑,已经抵在了少年的胸口。

    “我是桃然啊,姐,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她又是谁?”少年惊喜又疑惑地打量默欢,面对长剑,毫无畏惧之意。

    顿时,司腾静也是一脸懵,可手上的剑,却丝毫没有放下之意,只向默欢投去询问的目光。

    “桃然?我们认识吗?”默欢讪笑着,同时,打开所有脑洞,在记忆里,搜寻这个人。

    “姐,你怎么了?怎么连我也不认识。我听他们说,你回来了,我还不信,特意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你。你看,我一直随身带着你送给我的香囊,上面的荷花香,还在呢。”桃然从腰间,拿出一个香囊,递到默欢眼前。

    这阵香,太过熟悉。

    自己喜欢荷,更喜欢荷花的香,只是,穿越过来的自己,完全只是时空转移,怎么可能有弟弟?

    难道?

    还有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宿主,真实的存在过?

    那么她呢,她走了,去了哪里?

    “对不起,桃然,我,头有点痛。”一时间,默欢也不知道如何作答,佯装头痛,试图避开这一系列的盘问。

    “怎么头又痛了?姐,阁老不是带你去遍访名医,还没医治好吗?来,快坐下,我这就去喊梁伯。”少年心疼地搀扶默欢坐下,还未待默欢反应过来,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主子,这……。”从始至终,少年视司腾静手中的剑如无物,司腾静见其瞬间没了踪影,手中的的剑颓然落地,一头雾水地看着默欢。

    “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埯,该来的,总会来。”默欢委身坐在椅子上,抚住自己的胸口,掩饰一阵繁乱的心悸。

  http://www.tangsanshu.com/taofei/151578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