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太古无敌帝 > 第220章

第220章

    “喔,我听了之后,估摸着也是这个意思!”

    “天哪,原来古远天帝的天赋如此的平庸,竟然能够修炼到天帝境界,还真得是撞了狗屎运了!”

    “哼,这种靠着运气突破的存在,也不见得能够走的多远!”

    “……”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全部都是在探讨古远天帝的事迹,听的古远天帝的怒火不断的往外冒。

    倒是那侍从见状后,赶忙传音道:“老爷,您可千万别动气啊,那样只会中了对方的陷阱!”

    古远天帝闻言,怒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暗呼好险,差点中了这小子的道了。

    赞许的看了一眼那位侍从,侍从心里顿时乐开了花,自家老爷若是心平气和了,就要轮到张阳发怒了。

    要论毅力,估计张阳自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张阳只要把听觉给封闭起来,那就是什么都无所谓了。

    “是嘛,有些人估计连狗屎运也踩不到!”古远天帝无所谓的说道。

    张阳看着他的嘴型,知道了他的意思,却是不由的摇了摇头,显然对他的厚脸皮感到无奈。

    倒是周围的人都叹了口气,古远天帝这话好像还真没说错,自己怎么就踩不到这狗屎运呢。

    张阳嘴角动了动,道:“能踩到狗屎运的,皆是身居大气运者!很可惜,你的气运都消耗完了,终身都只能停留在天帝初期的境界!”

    张阳的话,让古远天帝顿时一惊,觉得张阳说的有点邪乎,但却是事实。

    只要是天帝境界的强者,都会感觉到一个人身上所携带的气运,他早就发现自己的气运都消耗完了。

    这回被张阳当面说出来,还是有些不敢确信,毕竟张阳的身上并未露出任何的气运。

    这让古远天帝异常的苦恼,到底该怎么办!很明显,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是普通人。

    能够知道大气运的,也就只有天帝境界的强者了,那么年轻的天帝,古远还是有些惊讶的。

    “怎么?觉得很惊讶,看不出我身负的气运?”张阳不屑的说道。

    能够看出来就怪了,张阳的气运那是相当的恐怖的,即便是那八大天尊,加起来都估计没有张阳所携带的气运浓厚。

    张阳身居的,几乎是全天地间的气运,当初在紫薇大陆上得到了皇龙之气,可是最顶尖的气运。

    还有紫薇帝心,那可是气运的凝结体,成为了张阳的心脏,更是恐怖了。

    古远天帝开始打滚,该不该为了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对抗这样的敌人,若是自己此刻退缩的话,很有可能会沦为笑柄。

    可若是继续这么下去,如果真的开打,这家伙真的是天帝,那自己该怎么办?

    若是被他杀了的话,那也是没有什么怨言可以说的,儿子的仇虽然要报,可是自己的命也是很重要的啊。

    想来想去,古远天帝都拿不定主意,随后忽然想到了一个鬼点子,让执法者来主持公道。

    如果真的失败了,那自己的面子也不会丢的太大,毕竟执法者出面了,自己总要卖执法者一个面子吧。

    古远一想到这,脸上露出微笑,神识传音道:“执法者大人,可否前来帮助古某解决一些恩怨?”

    执法者站在远处,静静的望着这边的情况,却是满脸的不在乎。

    本来执法者是想要置身度外的,这些小事情还轮不到他出手,可却是听到了古远天帝的传音。

    执法者心里破口大骂,这该死的古远,偏偏给自己这种麻烦事,等会儿必须好好的教训他一番。

    不过执法者心中也是很疑惑,那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那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执法者无奈,想要离开却是不能离开,若是被古远天帝把自己的事情泄露出去,那自己这个执法者也当到头了。

    自己师傅的脾气,执法者自己可是最为清楚的,若是自己擅离职守,很有可能会引起她的怒火。

    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换做以前的话,自己倒是可以睁只眼闭只眼,毕竟有些事情还真得不好判断。

    但是现在,古远天帝亲自请自己出手了,若是自己再置之不理,倒霉的估计不是他们两个,而是自己。

    执法者一想到这,把古远天帝给恨上了,连带着张阳也是如此,若不是这两人无缘无故生出什么事端。

    自己也不会这么难做了,该死的两个混蛋,等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执法者瞬移来到了古远天帝的面前,撇撇嘴说道:“下去!”

    古远天帝闻言,尴尬的一笑,来到了地面上。

    古远天帝很清楚执法者的脾气,他非常的不爽有人腾在空中来跟他说话,这显然是对他的不尊敬。

    古远天帝来到地面上以后,执法者也是相继落了下来,因为他总觉得张阳很面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如果这是自己的熟人的话,他肯定会跟自己打招呼,所以也一起落了下来。

    这点看在古远天帝的眼中,却是非常的惊奇,执法者有多么的高傲,古远天帝可是非常的清楚的。

    当初自己想要杀死一位天圣武者,还在执法者那里送过大礼,却是被他无情的给推了出来。

    还扬言自己若是再这么做的话,死的必定是自己,而不是那个自己想要杀的人。

    当时把古远天帝给吓的,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也暗骂自己的愚蠢。

    张阳望了望执法者,眉头紧锁,也觉得这个家伙好像有些眼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望着,却是把古远天帝给谅在了一边,这让古远天帝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但同样也很好奇,两人莫非是旧识不成?亦或是仇人?不然的话怎么会是这副表情。

    如果是仇人的话,那就好了,执法者必定站在自己这边,但若是旧识,那倒霉的估计就是自己了。

    执法者试探性的问道:“我们认识?”

    张阳闻言,心里苦笑,怎么这个家伙那么眼熟,自己就记不起来呢!难道是自己的记忆发生了混乱?

    还是觉得他只是像某个人而已,并非是自己熟识的一人。

    可是听他话语的意思,很明显也跟自己有同样的感觉,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这么问。

    张阳苦笑道:“我只是觉得你很眼熟,但就是记不起在那里见过你!”

    执法者闻言,更加确定自己跟张阳认识了,不然的话不可能有这样熟悉的感觉。

    他到底是谁呢!怎么自己越看越眼熟,尘封的记忆也逐渐的开始苏醒。

    两人死死地盯着对方,古远天帝的一颗心也开始提了起来,觉得情况好像越来越不妙了。

    自己是不是走算了一步棋,把执法者拉来,是不是把自己给坑了?

    古远天帝不得不这么想,这两人是越看眉头越紧缩,显然是想记起对方是谁来!

    周围的人也是看的一阵惊奇,互相猜测不断。

    “嘿,你们说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不会是玻璃吧?”

    “混蛋,你怎么说话的,若是被执法者听到,你就惨了!”

    “可是看他们的样子真的很像嘛,莫非是敌人不成?”

    “不太像,如果是敌人的话,一定会记起来,只有可能是熟人,而且是那种很久没见的熟人,否则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

    张阳的记忆回到了自己在修真界的时候,自己被白骨巨爪灭杀,只留下了自己的徒弟孤苦伶仃的呆在了仙尊殿。

    想到这,张阳忽然张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执法者也同时露出遮掩搞得神色,同时叫道:“云承(师傅)?!”

    两人闻言,都是一惊,随即皆是哈哈大笑起来,执法者更是流出了泪水。

    难怪觉得这个年轻人那么眼熟,正是自己师傅当初年轻时的样子啊,自己怎么会把师傅给忘了呢!

    不过张阳却是想到了关键性的问题,道:“你怎么来到九重天了?你不是在修真界吗?”

    云承闻言,哭丧着说道:“师傅,你当年跟我说完话后就消失了,我担心你就去找你了!却是看到你被人击杀!当时我想要去报仇,却是被一个女子给救了下来!然后就来到这九重天了!”

    云承的话,让张阳的记忆回到了当年,那场大战张阳此刻还是记忆犹新。

    心中的怒火也是燃烧,那一次,还是自己最为狼狈的一次,竟然被杀的毫无反抗之力。

    当时张阳就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却是不曾想到还会有报仇的一天。

    “是冰天吗?”张阳问道。

    云承闻言,露出惊色,道:“是的,师傅!是冰天师傅把我救回来的,给我服用了很多丹药,硬生生的把我提升到天帝后期的境界,然后一直在这里当执法者了!”

    张阳闻言,不由得唏嘘万分,云承能够这样的奇遇,还真得是他的造化。

    “你没事就好!”张阳笑道。

    这个徒弟当初跟自己实在是太像了,也正因为是这样,张阳才会收他为徒,传他修真功法。

    古远天帝闻言,却是整个心沉了下来,感情这两人是师徒的关系,见鬼了!

    自己怎么偏偏把这货给叫过来了,这真是自己的报应啊!

    古远天帝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那么傻呢,把他叫来,不就是找死吗?

    两人的身份一标明,这执法者除非是脑残了,才会来帮助自己。

    没看他现在对张阳有多么的恭敬吗?那是来源于灵魂深处的尊敬。

    “师傅,你这些年来过的可好?当初冰天师傅告诉我,你还会回来的,当初我不信,现在我相信了!”云承大哭了起来。

    张阳对于他而言,就相当于自己的父亲,如果没有张阳,云承估计自己当年早就饿死了。

    当初自己行乞,若不是遇到了张阳,可能会饿死,也可能会被打死!

    总之下场一定会很悲惨,但是张阳却是收留了自己,传给自己修真功法,让自己变得非常的强大。

    而后更是有了不可多得的地位,这一切都是张阳给的,当初看到张阳身死,云承差点发疯。

    好在冰天直接冰封住了他,让他的理智安静了下来,才避免了悲剧。

    “还行吧!这些事先放在一边,等会儿我再和你聚聚!”张阳笑道。

    云承闻言,这才记起师傅所遇到的麻烦,转头恶狠狠的盯着古远天帝,仿佛是在告诫他:你小子当心点!

    古远天帝欲哭无泪了,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呢?现在可好!这个苦果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了。

    侍从也是傻眼了,自己的老爷未免太悲剧了一些吧,找来的执法者,竟然是这个年轻人的徒弟。

    而且感情还如此的深厚,真是活见鬼了,倒霉也不是这么倒的吧!

    云承,当年张阳的一缕残魂还在修真界时所收留的一名孤儿,天赋异禀,而且性格方面都跟张阳很像。

    也是为此,张阳才会收他为徒,传他功法,不然的话,张阳还真得不会去理这样的一个乞丐。

    后来,张阳成为仙尊之后,在当时的修真界已经是绝顶的高手了,原本还想突破天地法则,再次迈进一步。

    却是不想迎来了白骨巨爪,将自己抹杀,张阳当初最担心的并非是自己的安危,而是这个徒弟。

    在修真界,还有自己保护着他,他可以安心的生活,不用担心别人的暗害。

    但是一旦自己死去,跟自己有仇之人,必定会把怒火牵扯到云承的身上,那股力量,根本就不是云承所能承受的。

    然而自己却是无法改变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亡,直到被炼化成天道魂,重新回归本体开始新的人生。

    而云承,也自此之后再无联系,张阳曾抓住过一位来自修真界的高手,却是不曾问道什么关键性问题,更多的还是一问三不知。

    有时候,没有消息那就是好消息,张阳在当时也松了一口气。

    在飞升九重天之后,张阳也并未曾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云承,而且云承竟然也有了天帝后期的修为,这让张阳更加的震惊了。

    不过在想了这是冰天的手笔之后,还真得并未觉得什么,现在自己也有那个能力。

    只要给他炼制一些丹药,再传他一些武技,照样可以造出一个天帝后期的强者。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这人将会终身停留在天帝后期的境界,再也难以寸进,不得不说也是一种遗憾。

    (本章完)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http://www.tangsanshu.com/taiguwudidi/106321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