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太古无敌帝 > 第113章

第113章

    刑天闻言,有些苦恼,苦笑道:“好吧,看来是逃不掉了,估计是那天虹说出来的,不然也不会被人知道!”

    “呵呵,不过你可以放心的是,天虹一定死了,否则不会说出这个秘密来的!”张阳笑着说道。

    “为什么?”刑天不解的问道。

    “你想,遗迹代表着什么,谁都很清楚,但是天虹却把它说了出来,除非是遇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否则谁会白痴的将这则消息说出来!”张阳分析的说道。

    刑天闻言,沉思了起来,张阳的话语确实非常的有道理,谁也不是白痴,不可能将这种秘密说出来,那样只会增加无数的变数。

    即便是为了坐收渔翁之利,也不应该如此,说不定渔翁还是别人呢!以自己对天虹的了解,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

    唯一的解释就是天虹遇到了麻烦,而且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才迫不得已将这则消息告诉了别人,然后被申屠凡知晓,接着要见自己。

    不过让他惊讶的还是张阳的身份,竟然是申屠凡的女婿,难怪实力如此高深,没人敢动他。

    开玩笑,敢动金岚山的人,活腻了不成?

    而且还是申屠凡最看重的女婿,你若是敢动他,先承受金岚山的怒火吧!

    “天虹死了更好,虽然消息泄露了,起码我的仇人已经死了!”刑天说道。

    “放心吧,你的安全我说过,我会保证的!我向来不曾食言!”张阳笑着说道。

    “我相信你,不然我也不会将消息告诉你了!”刑天笑道。

    一群人朝着建邺城的方向赶去,一座巨大的城池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建邺城,飞升客栈……

    客栈的顶楼,一处独特的包间内,张阳等人正悠闲的坐在那里,而在他的面前,则坐着一位在神界地位相当高超的人物――东皇申屠凡。

    在他的身边,他的女儿申屠燕雪则撒娇的挽着他的胳膊,搞的申屠凡头疼不已,最让他揪心的,就是这个从小到大都顽皮捣蛋的女儿了。

    不过在他第一眼见到申屠燕雪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因为申屠燕雪竟然失身了,不用猜,肯定是被张阳拿走了。

    再看张阳的眼色,已经完全变了,能够得到自己女儿的青昧,不用想,肯定有过人之处,更何况以自己的猜测,这张阳肯定是皇甫仙儿的儿子。

    一想到皇甫御将自己的大女儿也叫了出来,就是为了搭上张阳,若是他们两人真搞在一起了,不知道皇甫御知道后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想想就觉得舒爽,老御,不是做兄弟的不地道,而是实在想看看你那时候的脸色会是什么样的,哈哈哈……

    “父亲,你怎么过来了,难道还不放心张阳吗?”申屠燕雪撒娇着说道,一张小嘴厥得老高,一副我很不高兴的模样。

    心中却是开心之极,起码自己的父亲还是疼着自己的,若不然也不会如此放心大胆的将自己交给张阳照顾。

    “你这丫头,还好意思说你爹我,走了这么久也不联系爹,害爹一直担心不已!”申屠凡故意老脸一板,气呼呼的说道。

    “好了好了,爹我知道了啦,你来找张阳有什么事吗?”申屠燕雪撅着嘴说道。

    申屠凡神情一正,将目光聚到了张阳的身上,一股庞大的气息朝着张阳压去,当时在普罗城匆匆一撇,并未摸清张阳的真正实力。

    如今这么好的机会在自己面前,怎么可以不把握呢?以自己圣帝巅峰的修为,不管这小子是什么修为,起码会被自己搞个下马威。

    心中得意之极,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紧接着是满目震惊之色,不可置信的望着张阳。

    “你……你……”申屠凡震惊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自己神识的压制下,竟然还能神态自若的坐着,这必须是与自己同等修为才能的。

    至于有什么宝物,开玩笑,这个世上还未出现这种宝物呢,可以抵御一个圣帝巅峰武者的力量。

    即便是有,也不太可能出现在张阳的身上,这种宝物可以真正称为逆天的存在了,哪那么容易得到的。

    “岳父大人很惊讶?”张阳淡淡一笑,仿佛刚才所发生了一切,都不曾发生过的一般。

    脸色很平静,唯独其他人有些云里雾里,不明所以,不知道张阳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申屠凡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苦笑一声,说道:“我以为我已经高估你了,却没想到你还是给了我这么大的惊喜!我不得不感叹,你天赋的妖孽!”

    张阳咧嘴一笑,说道:“哪里,岳父大人不也是吗?开天的刹那,就得到了本源灵珠,之后就修炼到了这等境界!”

    申屠凡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但是他的心中却是震惊无比,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多,除了八大皇族的皇主之外,其余人是根本不知道的。

    这张阳究竟是什么人?连这等秘辛都知道,难道他是当时的某个神明转世?貌似不可能啊,当时可就只有八大皇主的,没有其余的人的。

    “岳父大人不用猜了,有些事我知道的比你还多,你知道的我一定知道,我知道的你却不一定知道!”张阳笑着说道。

    申屠凡大怒,万万没有想到张阳如此的狂妄,冷声道:“小子,说这么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你父亲就是这么教你的?”

    说着,还不时的瞪了一眼云天河,这里就他们两人长得非常的相像,不用想,这云天河肯定就是张阳的父亲。

    张阳淡淡一笑,神识一动,一股天地般的力量直接朝着申屠凡压去,申屠凡大惊失色,坐在椅子上无法动弹,仿佛整片天地都压在他的背上似的。

    “不……这不可能……”申屠凡喃喃自语道,惊恐的眼神望着张阳,仿佛见了鬼怪一般。

    “我都说了,我知道的你未必知道,圣帝之上还有圣尊,圣尊之上还有更强的强者,所以你也没必要惊讶!”张阳平淡的说道。

    然而这话听在申屠凡的耳中,无疑是晴天霹雳,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圣尊之上,还有更强大的存在,难道那是真的吗?

    “你今年多大了?”申屠凡最终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一个问题,年龄的问题。

    若是张阳年龄很小,就有了今日的成就,那么将来决定是可以进阶圣尊,以至于更高的境界,申屠家族与他绑在一起,那也是一桩美事。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我母亲是皇甫仙儿,你说我今年多大?”张阳淡淡的笑道。

    申屠凡彻底麻木了,坐在椅子上,神情恍惚,十八岁,才十八岁,就有了圣帝巅峰的修为,甚至总体实力比自己还强。

    他可以肯定,张阳的神识,绝对是圣尊级别的,这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只要张阳想,就可以顺利的突破圣尊。

    整个神界,圣尊强者能有多少?绝对超不过一只手,这份逆天的天赋,到底是如何诞生的。

    “看来我的选择没有错,燕雪跟着你,将来一定会过的很好!”申屠凡苦笑一声,说道。

    这时候,他已经没有了镇张阳的打算了,自己单打独斗,绝对不是张阳的对手,这种级别的人,能够做自己的女婿,可以说是非常的幸运了。

    “希望岳父大人替我保守秘密,皇甫家族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张阳笑着说道。

    申屠凡点点头,到现在,他更加想要看看皇甫御的脸色了,大女儿被自己的外孙泡上,而且这个外孙还是个飞升者,才十八岁就拥有了堪比圣尊的实力。

    有这样一个外孙,不知道皇甫御会是什么想法,到时候他的脸色一定很好看。

    我不说倒也没什么,能够看到皇甫御吃瘪,那也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神界无聊的日子多了,看看朋友出丑,还是非常有意思的。

    而皇甫御却丝毫不知道,自己最好的朋友已经将他给卖了,以至于到时候出了非常大的洋相,差点成为神界的笑柄。

    “爹,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张阳嘛,小心女儿不理你了!”申屠燕雪见到申屠凡刚才对张阳所做的一切,一下子生气的说道。

    申屠凡苦着脸,连连求饶,说道:“我的宝贝女儿,你哪只眼看到我欺负我女婿了,冤枉啊!”

    “哼,反正就是有,你若是还想要我这个女儿,就答应我以后不准欺负张阳!”申屠燕雪气呼呼的说道。

    申屠凡欲哭无泪了,谁都说有了爱人的女儿容易外向,这话说的太对了,他已经清楚的感觉到天枰的一端,已经倾向张阳了。

    在申屠燕雪的眼中,自己这个当爹的,早就没有张阳要来的强了。

    “是,是!爹知道了,我的宝贝女儿,爹知道错了,爹一定改!”申屠凡苦着脸说道。

    众人见状,都是窃笑不已,还从未见过这样的一对活宝父女,有趣极了。

    “岳父大人,你是为了遗迹的事才来的吧!”张阳突兀的说道。

    打断了申屠凡与申屠燕雪的重逢,申屠凡闻言,神情当即一变,变的非常的慎重,点点头。

    “确实,遗迹的事情至关重要,它关乎我金岚山是否能够超越其它皇族的关键,所以我必须得到这个遗迹,取得里面的所有东西!”申屠凡正色道。

    张阳点点头,这点申屠凡倒是说的没错,只要得到遗迹中的一切,金岚山崛起,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超越其它皇族,那也是并非不可能的事,往往得到遗迹的人,就是得到一份强大的助力,有了这助力的帮助,实力必将提升数倍。

    “我也知道这关乎到金岚山的崛起,好歹我也是金岚山的女婿,金岚山的事,多多少少也是我的事!”张阳笑着说道。

    申屠凡心里嘀咕,什么叫多多少少也是我的事,分明就是你的事,你是我金岚山的女婿,就应该把金岚山当成是你的家。

    虽说你在西极大陆还有一处家,但好歹自己的金岚山是你的亲家吧,必须得管,不然太对不起你的身份了。

    张阳望着申屠凡的脸色,哪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微微一笑,说道:“放心,既然您都来了,我怎么的也得给你个交代!”

    申屠凡闻言,这才脸色转晴,脸上顿时笑开了花,你知道就好,这个女婿做的不错。

    张阳无语,也懒的理他,将刑天推了出来,指着他说道:“他就是那个天虹要找的人,也是唯一知道遗迹下落的人!您自己问他吧!”

    申屠凡看了看刑天,感到非常的诧异,就这么个中年男子,能知道遗迹的下落?太不可靠了吧!

    但是好歹是自己的女婿告诉他的,怎么的也不能怀疑他的话不是,于是朝着刑天问道:“你知道遗迹的下落!”

    刑天苦笑一番,说道:“是的,我确实知道遗迹的下落,天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一直追杀我,而且不惜代价发布悬赏令!”

    申屠凡理解的点点头,确实,换做自己的话,也会经受不住这等逆天的诱惑,简直根本无法抗拒。

    不过他不会如天虹那般傻,当悬赏令发布的刹那,就有许多势力猜到了某种可能,即便找到刑天,也不会把他交给天虹。

    起码得将秘密套出来之后,才会把他交出去,若是这消息很重要,说不定他们还会杀人灭口,自己独吞起来。

    这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在神界的历史上,发生的太多太多了,申屠凡早就见怪不怪了。

    万一遇到这等事,最主要的还是低调行事,然后找到知道消息的人,将消息得到之后,就杀人灭口,这才是最正确的办法。

    不像天虹那个白痴,发布悬赏令,结果把自己的仇家也给引出来了,现在倒好,被仇家给灭了。

    “嗯,你跟我说说遗迹的事!”申屠凡正色道。

    刑天有些紧张,这时候张阳看出了他的情绪,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股力量。

    刑天顿时觉得不那么紧张了,感激的看了一眼张阳,于是缓缓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刑天将自己知道的一切清清楚楚的告诉了申屠凡,申屠凡知道之后,顿时笑开了眼,神情激动万分,这遗迹的消息是真的。

    这下可好了,只要自己得到了拿出遗迹,就可以取得其中的无数物品,来提高金岚山的实力了。

    “谢了,这个消息对我很重要,我不会亏待你的,这是一万上品神石,作为这消息的报仇!”申屠凡笑着说道。

    刑天没有接过储物戒指,而是看了一眼张阳,只见他点点头,说道:“既然是岳父大人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刑天接过了储物戒指,申屠凡见状,还是比较满意的,若不是刑天是张阳的人,恐怕在知道了消息之后,就会被他杀死了。

    刑天也知道这一点,因此对张阳非常的感激,一直忠心耿耿的跟着他,替他做事。

    “对了,申屠皇主!”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

    “怎么了?”申屠凡一愣,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的,那处遗迹外有许多强大的阵法守护,一般情况下很难进去,我曾试图冒险进入过一切,结果差点就死在当场,所以还请势必小心!”刑天说到这,脸色有些难看。

    仿佛想起了什么,一阵青一阵白的,恐惧到了极点。

    申屠凡原以为刑天有些夸大其词,但是看到他的脸色之后,就知道他不是装的,于是说道:“多谢你的提醒了,这点我也预料到了,遗迹外哪有不设置阵法的,到时候再说吧!”

    刑天闻言,点点头,该提醒的他都说了,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不关他的事了,也不与他有关了。

    “张阳,什么时候来我金岚山,好歹燕雪跟了你,来见见雨儿总是不过分的吧!”申屠凡突然对着张阳说道。

    张阳一愣,朝着申屠燕雪看了一眼,申屠燕雪会意,说道:“雨儿是我的母亲,全名叫轩雨。”

    张阳闻言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等你们将遗迹打开之后,我就会来金岚山的!”

    申屠凡得到了他想要的消息之后,说道:“好吧,我们在金岚山等你,你可一定要来,我和雨儿等着你!”

    “好,没问题!”张阳笑着说道。

    申屠凡满意的点点头,指着桌上的饭菜说道:“好了,事情谈的差不多了,快吃饭吧,都快凉了!”

    众人会心一笑,都相继开动了起来,这一餐,众人都吃的很开心,气氛也很融洽,有说有笑的。

    饭后,申屠凡起身准备告辞了,离去之前还不忘叮嘱张阳,“张阳,你可一定要好好对待燕雪,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别让她伤心了!”

    “放心,我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张阳保证的说道。

    “那就好,我放心了!接下来我会去寻找遗迹,你们自个儿小心点!”申屠凡说道。

    开玩笑,以张阳的实力,还真没什么人能够伤的了他,除非八大皇主同时进攻张阳,配合本源灵珠攻击,才能伤到张阳。

    张阳一笑,点点头,送走了申屠凡。

    在申屠凡离去的刹那,一道传音进入了他的脑中:“我说张阳,记住给我带回个外孙回来!”

    张阳闻言,苦笑一声,这事他可把握不住,这种事还是必须靠几率的,运气好就能中标,运气不好只能继续辛苦耕耘了。

    “我们走吧,这里的集市也挺不错的,我们去逛逛!”

    张阳笑着说道,众人闻言,尤其是众女,都很兴奋,逛街嘛,女人的天性,兴高采烈的离开了飞升客栈,朝着集市走去。

    建邺城的集市,比起普罗城而言,要大许多倍,一眼望去,根本望不到尽头。

    “神秘物品一件,有识货的就快来啊!只换取神石,或者神器也行!”

    突然,一道独特的吆喝声,吸引了张阳等人的注意,转眼望去,已经有不少人围在了那里,争先恐后的观察着他手中的神秘物件。

    张阳来到近前,因为人太多,始终无法走到里面,最终无奈只好让秦寒清场,将围观的人都赶了出去。

    不少人都有怨言,但一看到张阳等人的身着时,都老实了下来,一看就知道是某个大势力的公子,为了这点小事得罪他,太不划算了。

    张阳走到摊主的面前,端详着他手中的神秘物件,那是一件黑漆漆的物品,似铁非铁,硬梆梆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

    “老人家,这件东西你打算怎么卖?”张阳试探性的问道,企图问出这件东西的来处。

    摊主微笑着,伸手两个手指,说道:“两百万上品神石!”

    众人闻言大惊,好家伙,趁机打劫起来了,再看张阳的眼色,就有些同情了,穿的这么华丽,不是摆明着让人打劫你嘛。

    张阳嘴角一撇,冷笑一声,直接动用神识压了过去,老者顿时如坠深潭,无法动弹半分,这才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是个高手,不能得罪。

    “前……前辈,小的错了,求求您饶了我吧!”老者吞吞吐吐的说道,脸色难看无比。

    众人听到他的话语,一时间有些惊讶,绝对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拥有如此高深的修为,将老者给镇住了。

    “好了,我也不会为难你,东西是你的,只要你的价格合适,我会买下!”张阳淡淡的说道。

    刚才不过是为了教训一下他的贪婪之心罢了,做生意也不能做的太过分,好在自己脾气算好,若是换成别人,指不定就直接下杀手了。

    若是被老者知道张阳心中所想,恐怕会大喊见鬼,都动用了如此强大的神识,不是以强欺弱是什么?还说自己脾气好,见鬼去吧!

    当然双方都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这也是两人没有打起来的原因,否则老者早就被张阳杀了。

    老者沉思了片刻,其实这件东西他也是无意间从一具尸体上搜出来的,具体做什么用的,他还真不知道。

    (本章完)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http://www.tangsanshu.com/taiguwudidi/106320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