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太古无敌帝 > 第87章

第87章

    心中暗自得意,幸好在外面收了一位义子,若不然还真不清楚圣地中的情况,雨闻常年在外,是一位散修,但他的修为却是极高,已经是神王境界。

    “是!”雨闻行了一礼,对着雨惊纹说道,“启禀老祖宗,我与张阳一起进入了圣地,而且进了好几个不同的世界,越往下,灵兽的实力越高,在水之世界,竟有神皇级别的强者,而在这之后,太阳之中,也有杀不死的灵兽,我就来到了那里,之后就离开了,但我可以肯定,在之后的世界,灵兽的实力还会更强,张阳绝对有死无生!”

    听了雨闻的话语,雨惊纹有些微微动容,那几个世界中竟然有如此实力的灵兽,若是来到这个世界,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一想到这,他就心惊肉跳,想到了最可怕的一幕,暗自舒了口气,再次望向雨闻。

    “你敢肯定?”雨惊纹问道。

    这关系到‘雨’之家族的生死,雨惊纹不得不重视,若这雨闻说的是事实,那么‘雨’之密地很有可能成为紫薇大陆的霸主。

    若是假的,那么‘雨’之密地必将迎来那人的怒火,导致全军覆没,被灭族。

    “雨闻可以肯定!”雨闻恭敬的说道。

    心中却在冷笑,你们这些家伙就等着云皇大人的怒火吧,把我当棋子耍,门都没有,之后的世界我虽然不清楚,但是以云皇大人的实力,若想通过,那是绰绰有余的。

    雨惊纹沉默了,心中暗自思量起来,他真的希望张阳就死在了下面的那几个世界中,若是这样,他就不必担心张阳的报复。

    但万一没死呢,这是他最头疼的问题,是生是死,这关系到家族的胜败存亡,由不得他不重视。

    “老祖宗,您可要想清楚啊,现在正是最佳的时机,若是错过了,我们会遗憾终生的!”那位老者继续说道。

    他这么迫切的想要雨惊纹拿下其它密地,无非是想自立门户,若是如此,就可以摆脱家族的束缚,成为一个密地的主人。

    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令他变得疯狂,无时无刻不想,权利,最是令人疯狂的东西。

    “是啊,老祖宗,雨权说得没错,这种机会难得啊,都快过去半个月了,张阳还没有出现,估计早死在里面了!”另外一位老者说道。

    雨惊纹沉默不语,那个想法越来越强烈,强烈的欲望令他也变得疯狂起来。

    “啪”

    雨惊纹一掌拍在了石桌上,顿时将石桌拍的四分五裂,惊得众人立马闭上了嘴巴。

    “雨闻,希望你说的是实话,若不然我一定亲手杀了你!”雨惊纹冷声说道。

    “雨闻不敢!”雨闻恭敬的说道。

    心中已经彻底笑开了,这些人终于要走上末路了,云皇大人的实力,哪是你们这些废物可以比拟的,人家轻而易举就能灭了你们。

    “通知所有人,马上进攻‘皇’之密地,胜败在此一举,若是张阳活着回来了,我们就只能承受他的怒火了!”雨惊纹说道。

    “是,老祖宗!”众人齐齐说道,“老祖宗请放心,这么久了,张阳早就死了,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我们就等着称霸紫薇大陆吧!”

    “哈哈哈……”

    一时间,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仿佛天下就掌握在他们的手中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疯狂的笑容。

    “武岩,你带领一千高手,去攻打‘药’之密地!”

    “雨攻,你负责‘阵’之密地!”

    “雨权,你负责带领高手打下‘炎’之密地!”

    “青儿,你负责‘玄’之密地!”

    “……”

    雨惊纹一一吩咐了下去,不到片刻,众人便开始行动起来,‘雨’之密地内的所有人,全部齐齐出动,开始攻打其它密地。

    雨闻见到众人离去之后,冷冷的望着,眸中充满了仇恨的怒火。

    “云皇大人,您一定要回来啊!我这辈子都无法报仇了,只能靠您的双手了!”雨闻哭着说道。

    雨闻并不是孤儿,原本雨闻就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但‘雨’之密地的少主却看重了他的母亲,硬是强迫的占有了她,而且更是狠下心来杀死他的父亲,还有他的族人。

    他母亲更是不堪凌辱,一头撞在石墙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当时的雨闻还很小,正巧在外面戏耍,刚好躲过一劫,而正当‘雨’之家族的人离开时,雨权发现了他,觉得他是一个好苗子,就动了收为义子的念头。

    雨闻也是后来才知晓了事实的真相,开始谋划如何铲除‘雨’之密地,但当他发现‘雨’之密地的强大时,他心灰意冷了,这报仇之事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而正当他要放弃时,张阳出现了,以绝对的实力林驾于所有强者之上,成为了五千年来的第一位神皇强者。

    他的信心有回来了,若是能够请动张阳,帮他灭掉‘雨’之密地,那多少。

    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与张阳非亲非故的,别人为何要帮助你,直到今日,他才找到了办法。

    虽然手段有些卑鄙,也不可取,利用了张阳,但他不后悔,若是让他再次选择,他依旧会这么做。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即使自己死去,也要‘雨’之密地彻底的灭亡,他要让‘雨’之密地尝尝没有亲人的痛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雨’之密地众人的行动也展开了,一时间大陆又再起风云。

    无数人都看着‘雨’之密地的疯狂,但是没有几人看好他们,因为他们等若是在自掘坟墓,没有人会相信张阳不会出手灭掉他们。

    “这雨之密地的人皆是白痴,竟然在这时候动手,那不是找死的行为吗?”

    “是啊,等到云皇大人飞升,天下还不是他们的,真是傻到家了!”

    “别废话了,有些事我们还是别管的好,吃菜,吃菜!”

    “嗯,还是安心的喝我的酒吧,我们就等着看好戏了!云皇大人一定会出手!”

    “嘿嘿,咱们的想法都一样!”

    “……”

    同样的话语,大陆的各处都在响起,似乎‘雨’之密地的灭亡,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了。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轰隆”

    巨大的声响,在通天圣地内响起,伴随着漫天的沙尘,席卷整个圣地。

    狂沙之中,隐隐的透露着三道身影,黑漆漆的,显得变幻无常,令人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人影。

    风沙逐渐消停,三道身影彻底的显露在了众人的面前,正是张阳、昊天与叶三。

    “呼”昊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拍拍胸脯说道,“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一辈子都会被困在里面呢!”

    叶三撇撇嘴,趁机打击道:“你若真想,我就让张阳再次把你送进去,看你怎么出来!”

    昊天一听,脾气顿时来了,吵吵囔囔着要与叶三决斗,非得打的个满脸淤青为止。

    “好了,都别闹了!办正事要紧,我们在圣殿中呆了半个月,大陆上的局势应该发生变化了!”张阳说道。

    这倒不是他无的放矢,而是他有预感,以‘雨’之密地的野心,绝对会趁着自己离去的这段时间,展开疯狂的进攻。

    他可不相信,当初进入圣殿中的人,没有‘雨’之密地的探子,在见识到水之世界中的灵兽时,想必他们一定会认为接下去的世界中,灵兽会更加的凶猛吧。

    肯定认为自己已经死在了那里面,若这时候不动,还真不是‘雨’之密地应有的作风了。

    “嘿嘿,你放心!打架杀人我最拿手了,你说的应该是仅存的那一个密地吧!”昊天哈哈大笑道。

    张阳只是点了点头,昊天见状,再次说道:“以那个密地的实力,若是没有神皇级别的强者,还真的可以统一整个紫薇大陆,但是很可惜,还有我们存在,所以他的阴谋绝对不会得逞!”

    “既然如此,这事就交给你了,我也省的出手杀些废物!”张阳淡淡的说道。

    昊天一听,脸色顿时苦了下来,说道:“你这不是拿我当苦工嘛!”

    “切,谁让你自作聪明的,把‘雨’之密地灭掉,再来见我!我不想要再见到‘雨’之密地的一人!”张阳冷声说道。

    “放心,绝对包你满意,我会请他们所有人去与阎王喝茶的!”昊天自信的说道。

    以昊天的实力,若是办不好这件事,那还真是奇了怪了,张阳也没有多说,昊天就消失了。

    杀戮,永远不会停下。

    “张阳,我们现在去做什么?”叶三问道。

    “不做什么,我先将月儿姑娘的容貌恢复,然后我们就去武皇宝藏!”张阳想了想说道。

    神识一动,陈道天与唐晨两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两人四处张望,这才确定这里已经是在圣地之中了,他们已经逃离了最危险的地方。

    “张阳,多谢了!若不是你,我们估计就死在里面了!”陈道天拱手谢道。

    “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张阳淡淡一笑,说道。

    “是,我们是朋友!”陈道天大笑一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离开了,天昊宗还需要我们,不能在此久留了!”

    “没问题,路上小心,在飞升之前,我还会回去一次!”张阳说道。

    “恭候大驾!”陈道天拱手道。

    说完,与唐晨两人一起飞离了圣地,朝着‘皇’之密地的方向飞去,身后还带着无数的身影,皆是天昊宗的精英弟子。

    因为不知前路的危险,他们两人并未让这些人进入那个世界,保留了最后的实力。

    “等他们到了自己的地盘,估计会被气疯!”叶三忽然说道。

    “呵呵,这也是他们的一个劫难!但并没有伤到筋骨,还是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的!”张阳一笑说道。

    “但愿如此!”叶三也是一笑道。

    “好了,你跟我去九龙戒内吧,我要治疗月儿姑娘的伤势了!”张阳说道。

    叶三点点头,张阳神识一动,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进入到了九龙戒中,来到了九龙山庄内。

    “凡,你回来了!”

    张阳刚出现在山庄内,馨儿就奔了过来,一把抱住张阳,眼中充斥着雾水,很显然,馨儿一直在想着张阳。

    “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张阳柔声说道。

    “没关系,只要你回来就好!”馨儿哭声说道。

    “好了,让人家看笑话了,别哭了!”张阳替馨儿擦去纯洁的泪水,轻轻的在馨儿的薄唇上一吻。

    馨儿顿时低下了头颅,双颊宛如苹果般透红,将整个头颅埋在了张阳的怀里。

    “张阳哥哥,欢迎回来!”云灵笑道。

    不管在何时,云灵总是带着笑脸,对张阳,她有一种盲目的自信,总觉得张阳不管出什么事,都能化险为夷,心中一点也不担心张阳的安危。

    “小丫头,不错喔!修为又进步了!”张阳调笑道。

    “嘻嘻,灵儿若是再不努力,张阳哥哥可就要被人家抢走了!”云灵吐吐香舌说道。

    张阳暗囧,不再多言,搂着馨儿进入了山庄之中,径直来到了月儿与圣缘的面前。

    “过去的都过去了,希望你能够看开点,日子还是要过的!”张阳安慰道。

    圣缘闻言,勉强一笑,说道:“放心吧,我已经走出阴影了!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圣缘的脸色,张阳看在眼里,心中却是为她感到遗憾,生在了这种家族内,也真是她的灾难。

    原本拥有的美梦,被她禽兽不如的哥哥,还有父亲给摧毁的一干二净,她现在即使想爱,也觉得自己没有那个资格了。

    这么弱小的女孩子,如何能够让她承受这种痛苦,张阳不敢相信,圣缘能撑到什么时候。

    “爱了就是爱了,别埋在心里,你有权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别灰心,懂吗?”张阳叹了口气说道。

    圣缘闻言,娇躯一震,心中顿时如刀绞一般,委屈的泪水再次低落。

    爱?她现在有什么资格说爱?她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去爱?

    美丽的身子已经被彻底的糟蹋了,她还拿什么去爱?女孩子最在乎的东西,又如何去填补?

    每个女孩子心中都会幻想,将自己最美好的一切交给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

    但是现在,圣缘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爱了,破败的身子,让她有如何脸面去交给自己所爱的人?

    “千万别灰心,到了神界之后,我会想办法帮你重铸肉体,到时候……”张阳没有把话说完,剩下的言语根本不需要言明,以圣缘的聪慧,可以想象的到。

    圣缘闻言,美眸盯着张阳,哭声道:“是真的吗?我真的有希望吗?”

    “有的,相信我!”张阳柔声说道。

    “谢谢你,张阳!”

    圣缘没有称呼张阳为云皇大人,张阳也并没有在意,但是其余几女,却是脸色古怪,因为她们觉得,不久的将来,又要添上一位姐妹了。

    虽然可怜圣缘的身世,但她们心中难免有些疙瘩,毕竟圣缘原本并非完整之躯,又如何配得上张阳呢!

    不过既然张阳并没有回答,她们也不会去说,只希望到时候张阳能够做出最好的决定,别伤害任何一个人。

    “好了,你先休息一下,我要为月儿姑娘治疗脸上的伤势!”张阳说道。

    “嗯!谢谢你!”圣缘再次感谢了一声,退到了一旁。

    “月儿姑娘,请跟我来!”

    张阳望向月儿,对着她说道,而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要治疗月儿脸上的刀疤并不困难,只要一粒丹药就可以。

    但是张阳并不想如此简单的治好月儿的伤势,他要趁此机会,帮月儿整个容,变得更加美丽一些。

    每一个女人都会在意自己的容貌,月儿自然也不例外,谁又能猜得到月儿心中的痛苦。

    每天对着自己脸上那些结了疤的伤痕,月儿天天以泪洗面,心中宛若滴血,疼的她恨不得立刻自尽。

    但是在圣地中,即使她想自尽,也根本不可能,只要她一动手,就会监视她的人瞬间制住。

    圣言简直就是个变态,看着月儿天天被伤痛折磨,他心情特别的爽,以前想要玩她也只是因为她的美貌。

    现在美貌没了,看你还能嚣张,要让你永生永世活在痛苦之中,想死都不行!

    “谢谢!”

    月儿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明显在颤抖,心中更是坎坷不安,张阳是否真的能够帮自己治好脸上的刀疤?

    活了这么久,她根本未曾听过有任何丹药可以帮助她治好脸上的伤疤的。

    她还依稀记得圣言当初说的话语,“你这辈子都别想恢复原本的容貌,告诉你,天下间根本不可能拥有恢复容貌的丹药!即使天才地宝,也不可能!”

    当听到圣言的那句话时,她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彻底的完了,根本不可能在恢复原本的容貌。

    每天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已经变得麻木,直到张阳的到来,她才看到了一线生机,她要离开这里,她并不在意自己的容貌。

    她想死,只能依靠张阳,若是他愿意带着自己离开,她就有了可以自杀的能力,于是弹奏了一曲,引张阳出来。

    而张阳也并没有令她失望,要求引荐了她,而趁此机会想到了同病相怜的圣缘,再次恳求张阳帮忙。

    张阳当时也是看她们两人可怜,觉得自己可以帮助她们,才决定收留了她们,若不然他也不会帮她们得忙。

    世上的可怜人很多,他总不可能每个都去帮助吧,遇到她们,也算是缘分一场吧,正因为如此,张阳才有了最后的决定。

    “跟我来吧!”张阳笑着说道,“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会儿,我带月儿去疗伤!”

    众人都是很爽快的点了点头,月儿的遭遇,她们都很同情,自然希望她能恢复过来。

    张阳带着月儿来到了卧室中,张阳取出一些天才地宝,放入了一只木桶之中。

    月儿有些疑惑,这是要做什么?不是说只要服了丹药就可以了吗?难道还要泡在这个木桶里?还是为自己洗澡做准备?

    一想到这,脸上不由一红,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肮脏了。

    “月儿姑娘,将面纱取下来吧!”张阳柔声道。

    月儿闻言,内心有些激动,一双手抖动的厉害,最终摘下了她的面纱。

    张阳心中暗自可惜,一个大美人,却遭到这种遭遇,换成她人,恐怕早就自尽了,而月儿却能顽强的活下来,他也不得不佩服。

    虽然猜测是圣言不允许她死,但是不管如何,她还是活下来了,这点就值得佩服。

    “将这颗丹药服下去,等会儿会浑身发热,所以……”张阳这回有些支支吾吾,说话也不连贯。

    但月儿的听力却是极好,自然全部都听清楚了,而且她的智慧也是极高,张阳没有说的话语,她已经猜到了是什么。

    发热,再看到这木桶,马上就联想到了,必须脱光衣服,钻入这木桶之中了。

    一想到这,月儿就是双颊赤红,几乎可以滴出水来,让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赤裸的呈现在一个男人面前,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呀。

    “这个……迫不得已,见谅!”张阳尴尬的说道。

    这倒并非他刻意占月儿的便宜,而是没有办法,治疗那种伤疤,只有这种丹药才能有效,而且服用之后,可以洗经伐髓。

    “我知道了!”月儿的声音低的可怕,连蚊子的声音都快比不上了。

    也幸好张阳的听力够强,还是听清楚了她的话语。

    “嘶”

    丝带被解开了,一件件的衣裳随之脱落,呈现在张阳面前的,是一具洁白无瑕的玉体,美的让人窒息。

    “咕噜”

    张阳暗自咽了口口水,实在有些把持不住,这种完美的身材,真的太有诱惑力了。

    两腿间的芳草地,更是让他浑身充满浴火,恨不得立刻发泄一番。

    “咳咳”

    张阳干咳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而月儿听到这咳嗽声,双颊更是赤红。

    “月儿姑娘,进入木桶之中吧!”张阳强忍着浴火说道。

    “嗯!”月儿轻嗯了一声,声音低的可怜,整个躯体莫入了木桶之中。

    “吱”

    月儿一口将丹药吞服了下去,丹药入口即化,迅速有了见效。

    她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热,经脉更是被一股不明的力量充斥。

    (本章完)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http://www.tangsanshu.com/taiguwudidi/106320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