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太古无敌帝 > 第62章

第62章

    “是,家主!”众长老喊道。

    而后迅速的退了出去,开始着实安排人去通知其它密地。

    ‘皇’之密地处在一个小世界中,在外面,三大密地的人将整个密地包围了起来,不断的攻击着。

    “唉,希望这次能够脱离危险,让啸天当家主,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啊!”皇国天叹气道。

    他从未想过,这个皇国天竟然变得如此的疯狂,连家族的安危都不顾了,还要把握权利。

    权利使人疯狂,皇啸天便是如此吧。

    “哼,‘风’‘云’‘魔’,你们三大密地一定会后悔的!”皇国天冷声道。

    虽然三大密地集合的力量非比寻常,但是‘皇’之密地也不是吃素的,勉强的还有反击之力的。

    “你们最大的弱点,就是你们属于三大密地,而不是整体!离间了你们,单独的对上一个密地,我还需要怕什么!哈哈!”皇国天大笑了起来。

    只可惜,他打的算盘注定要失望了!

    ‘皇’之密地外,三大密地的主人聚在一起,正在商议着如何攻打‘皇’之密地,‘皇’之密地的结界太强大了,三人联手,竟然也没有撼动半分。

    “传言果真非虚,这‘皇’之密地的结界必须是神皇强者才能打破!”

    ‘风’之密地的主宰说道,盯着淡蓝色的结界,一时间叹息万分。

    “可恶,难道就这么呆在外面不成,没有一丁点的办法了?”

    ‘云’之密地的主宰脸色狰狞,恨不得立刻破除结界,杀到里面去,大肆杀戮一番,来发泄心中的痛苦。

    “小河,你别冲动,冷静一下,一定会有办法的,结界也是人设置的,不可能没有丝毫的破绽!”

    ‘魔’之密地的主宰说道,劝慰这‘云’之密地的主宰。

    “父亲,你应该明白我此刻的心情,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孩子,就这么死了,你说我能不心痛吗?”

    ‘云’之密地的主宰流下了热泪,双拳紧握,愤怒的咬着牙。

    “我知道!”‘魔’之密地的主宰叹了口气,道,“我们两人都亏欠他太多了,原本以为可以让他快快乐乐的成长,却没想到最终……最终……”

    说完,连他自己也落下了泪水,心痛难忍,年迈的脸上布满了皱纹。

    “你们都别伤心了,我也就这么一个外甥,却没想到遭此厄运,不管如何,都一定要攻下‘皇’之密地,为他报仇!”

    “你们说小凡他,还有生的希望吗?”

    ‘云’之密地的主宰忽然说道。

    其余两位主宰都沉默了,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许心里还是存了一丝侥幸,但却无法真正相信,因为几率太小了。

    从未见人或者从亡灵山谷中出来,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

    “我们三人都希望他还活着,但是……但是机会真的太低了,我们也只能祈祷老天,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两人叹了口气,齐齐说道。

    而后又再度打起了精神,望着结界内的密地,煞气弥漫,恨不得立刻冲进去。

    见到他们还神态自若的忙碌着,三人就说不出的气愤。

    “小河,你现在已经在神王巅峰之境了,也已经到了瓶颈,有没有希望突破到神皇?”

    ‘魔’之密地的主宰问道,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让他突破,之后便能强行破除结界。

    “这……”

    ‘云’之密地的主宰一时语塞,他不知道是否真的能成功,因为自古至今还未有人突破这个境界,真的太难了。

    “唉,罢了,就当我没说吧,我们三人都在这个境界,都摸到了瓶颈,却始终无法突破,三人中,也只有小河你有那个天赋,可惜啊,可惜!”

    ‘魔’之密地的主宰摇了摇头,眉头紧皱,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二哥,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吗?”‘风’之密地的主宰道。

    “没有!”‘云’主宰摇头道。

    若是有,他早已强行突破,来破除这个该死的结界了,为他的儿子报仇。

    “我们何不去请一下‘阵’之密地的那个老不死?”‘风’主宰说道。

    “他会帮助我们吗?我们与他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交集,他们凭什么帮助我们?”‘魔’主宰说道。

    这倒是个办法,可是别人会无偿帮助他们吗?而且是得罪‘皇’之密地为前提,恐怕没几个密地有这个胆子吧。

    “这个……我们何不给出一些好处,打动他们,让他们帮助自己!”‘风’主宰说道。

    “我们能给他什么好处?密地的财富你又不是不知道,会有缺少的东西吗?”‘云’主宰皱着眉道。

    三人顿时沉默了,这也是,密地的财富是难以想象的,他们几乎聚集了数万年的财富,怎么会看上一些小好处呢?

    “哈哈,三位,遇到难题了吗?”

    突然,从远方传来一阵笑声,紧接着,一个身影出现,白眉羊须,嘴角挂着微笑。

    “你是?”‘魔’主宰疑惑的问道。

    三人都未见过此人,不明白这人是来干什么的,难道是来找他们的麻烦的?看样子似乎不太像啊!

    “我名雨怨,‘雨’之密地的老祖!”雨怨拱手道。

    “原来是雨前辈,失敬失敬!”三人拱手道。

    “不用客气,你们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吗?”雨怨笑道。

    “是啊,这个结界一直是个问题,始终无法突破!”三人叹了口气道。

    “哈哈!原来是这回事,你们放心,我这次来,还请了一个人过来,一定对你们有帮助!”雨怨一笑道。

    三人心中一突,见到雨怨那神秘的微笑,猜到了些什么,或许真的是那人也说不定。

    “李兄,还不出来一见,三位兄弟可是等了你许久了啊!”雨怨大笑道。

    “呵呵,就你话多!真拿你没办法!”一个身影突显了出来,沧桑无比,神态老严。

    “这位是?”‘魔’主宰指着这位出现的老者问道。

    “他就是‘阵’之密地的老祖宗李耀天!”雨怨介绍道。

    “原来这位就是阵法达到九品的李耀天前辈,失敬了!”三人再次拱手道。

    他们隐隐的猜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个李耀天是来帮助他们破除这个结界的。

    “我也不多说废话了,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助你们破除这个结界,‘皇’之密地嚣张了这么久,是时候受点教训了!”雨怨冷着脸道。

    “果然!”三人心中暗道。

    “那就多谢李前辈了!”三人拱手道。

    “无妨无妨,我也是欠了老雨的一个人情,这次来还他的罢了!”李耀天苦笑道。

    若不是欠了雨怨一个人情,而且又是他亲自登门相求,他才不会管这等闲事呢,那可是得罪了整个‘皇’之密地啊。

    “有劳李前辈了!”三人拱手道。

    “嗯!”李耀天点了点头,来到结界的面前,开始四处打量。

    “雨前辈,你觉得这个李耀天可靠吗?”‘魔’主宰传音问道。

    “我也不知道,说实话,我就担心这个李耀天顾忌‘皇’之密地的强大,装装样子!”雨怨亦是传音道。

    “但不管如何,云某在此还是要多谢雨前辈了!”‘魔’主宰道。

    “你客气了,我也是为了我‘雨’之密地的将来考虑!以‘皇’之密地的野心,迟早有一天会开始动其它的密地!”雨怨道。

    “呵呵!恐怕没那么简单吧!”‘魔’主宰一笑道。

    “呵呵,你们三人心知肚明就好!”雨怨尴尬一笑道。

    四人皆是紧盯着李耀天,看看他是如何破除结界的。

    只见他在结界的一端寻访了片刻,而后又到了另外一端,眉头紧锁,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李前辈,如何?”‘魔’主宰问道。

    “唉!”李耀天叹了口气。

    四人的心一紧,期待着李耀天说出下文。

    “难,难,难!”李耀天连续说了三个‘难’字。

    “李前辈,可否告知这结界能否破除!”‘魔’主宰关切的问道。

    “可以,但是很难!”李耀天道。

    话音一落,四人的心顿时一松,能破就好,再难也有解决的办法不是。

    “但说无妨!”雨怨道。

    “这结界乃是神皇强者所设,有两种破除的办法,一种是神皇强者,我就排除了,因为没人达到,另外一种,就是集合一千名神王巅峰武者,全力一击强行击碎结界!”李耀天道。

    四人闻言,都皱起了眉头,神王强者密地也是很多的,可要一千名神王巅峰的强者,那却是极为困难。

    除非十四大密地全部出动,才有这个可能。

    “李前辈,多谢你了!”‘魔’主宰谢道。

    “你们也不用谢我,虽然我知道怎么破解,可却没那个实力,雨怨,我欠你的人情算是还了,我走了!”李耀天道。

    “不送!”雨怨拱手道别他。

    李耀天离开了,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几位,可有什么办法?”雨怨问道。

    “唉,太难了!除非所有的密地加起来,否则真的难以破除结界!”‘魔’主宰道。

    “我去试试吧,说服其它的密地!”雨怨道。

    “那就劳烦雨前辈了!”三人同时道。

    “不劳烦,到底我还是为了自己!你们不用谢我!”雨怨也离开了,去邀请其他的密地参与。

    “我们静等吧,看看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云’主宰说道。

    “嗯!”其余两人点头,静静的等待着。

    昊天宗,议会大堂,此刻聚满了人影,天道宗宗主陈道天,昊天宗宗主唐晨,还有其他门派的一些宗主。

    “各位,你们对于这次的行动怎么看待?”唐晨沉着脸道。

    这些人,除了陈道天外,其余人都或多或少存了别样的心思,想在混乱中捞上一笔。

    这点小心思,在场的众人谁都清楚,可唐晨却毫无办法,若是全部将他们赶出去,那就是得罪了所有的宗门。

    这无疑让唐晨头痛万份,稍微一点处理不当,就会使两大门派间发生摩擦。

    “那还用说嘛,密地们互相残杀,我们这些门派就坐享其成,这是一个时机,是我们大陆各大门派崛起的一个时机!”御魔宗的宗主说道。

    “余宗主说的对,这次是一个大好的时机,密地争斗,肯定会元气大伤,到时候我们趁虚而入,夺得一方密地,平分就行了!”

    “两位宗主所言有理,密地之间的争斗,我们还是不参与的好,有好处我们大家一起得,就这么简单!”

    陈道天与唐晨两人阴沉着脸,相互对视了一下,同时点了点头,似乎下定了某个决心。

    “既然如此,各位都请回吧,昊天宗太小,容不下几位大神!”唐晨的话语很冷漠,有一种将人拒之千里之外的冰冷。

    其它门派的宗主闻言,脸色阴沉无比,这等若是得罪了他们所有的门派,昊天宗是怎么想的?傻了不成。

    “唐宗主,你可想清楚了?”

    “我想的很清楚,你们都请回吧,昊天宗与你们将会不相任何往来,无论我昊天宗是死是活!”唐晨冷声道。

    既然都已经撕破了脸皮,就没必要再给他们好脸色了。

    这些人只知道维护自己的利益,一直无法强大起来也就是这个原因,要是自己还傻傻的与他们联盟,真是白痴了。

    “好,唐晨,你有种,以后别来求我们!”

    其余宗主全部大怒,愤然离去。

    “对了,还有我天道宗,也不会与你们有任何的瓜葛,还有那些依附于我们天道宗的宗门,我们也不需要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陈道天冷声道。

    他的话音一落,许多门派都愣住了,全部震惊的望着陈道天。

    唐晨发疯倒也罢了,怎么这斯也跟着发疯,莫非真的想冒天下大不为?

    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众人心中猜测。

    那个年轻人已经死了,他们还依仗什么?他们背后的实力?没有那个能力吧,即使两大宗门加起来,也不可能与密地相抗衡。

    “陈宗主,你考虑清楚了?”

    “当然,凡是依附于我天道宗的,今后我天道宗也不会干预你们的任何事,由你们自生自灭,遇到危险我天道宗也不会前来救援!”陈道天说的很满,没有留一丝余地的意思。

    众人闻言,仔细思索了片刻,还是没有猜明白他们两人为什么有如此大的信心。

    “好,从此我们之间再无瓜葛,我期待见到你们的尸体!”

    众人放下狠话,相继离去,不再多言。

    “老陈,你觉得张阳他还活着吗?”唐晨靠在椅子上,颓废的问道。

    “你心中不是有了答案了吗?怎么还问我?”陈道天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唐晨大笑了起来,“我实在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死,进入那亡灵山谷中,还能平安无事,千古第一人啊!”

    “老实说,我也不信,若不是我老祖宗耗费自身精血来算卦,也算不出张阳他没事!”陈道天也笑了起来,“老祖宗和我说,张阳此人的命数是无任何一人可以推算的,他能推算出来,也是运气使然,推算出的也只是他还活着,但具体在哪,却无法推测!”

    “看来张阳他还真不是普通人,我们选对了!”唐晨道。

    “当然,你看看他身边那名女子就行了,神王巅峰的修为啊,竟然一下子就杀死了‘皇’之密地的两大长老,真是太强了!”陈道天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以为当时死定了呢,却没想到那位女子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唐晨回忆起了那一幕,也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那是张阳离开后的第三天,‘皇’之密地派来了两大长老前来灭昊天宗,却没想到还没到,就被馨儿阻拦,给直接抹杀了。

    这一幕带给陈道天与唐晨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所幸的是,这一幕只有他们两人看到,其余人根本不知道还发生了这么一幕。

    否则的话,今日他们也不会选择决裂,而是留下来与他们共进退了。

    这也是馨儿的目的之一,她要的只有真正选择依附张阳的人,而不是那些只看重利益的小人。

    至于张阳的生死,馨儿一点都不担心,她与张阳之间有着莫名的感应,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张阳此刻的状态很好。

    而且也感觉到,张阳快回来了!

    “算算时间,已经七天了吧,张阳那小子应该也快回来了!我们也准备准备吧!免得到时候脸上挂不住!”陈道天笑道。

    “嗯,我正有此意呢!”唐晨点点头,道,“对了,那你天道宗的人马怎么办?是来我昊天宗集合?还是直接去那里!”

    “哈哈,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早就命人让他们来昊天宗集合了!这里就是我们的大本营!”陈道天大笑道,“更何况这里离那‘皇’之密地很近,从这里出发在合适不过!”

    “你说以我们的力量真的能够对抗的了密地吗?”唐晨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这点是肯定的,我们没有那个力量,但是派出人马,那也是一种态度,我总觉得那围攻‘皇’之密地的三大密地与张阳之间有着莫名的关系,否则怎么张阳一死的消息刚一传出,这三大密地就发了疯似的开始屠杀‘皇’之密地的人!”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也有过这么一个猜测,只是心中无法相信罢了!”唐晨缓缓的说道,“我原以为他背后有一大密地帮助就不错了,却没想到是三大密地!”

    “光靠这三大密地,也够‘皇’之密地头疼的了,再加上我们的力量,也是一股不小的战力啊!”

    “嗯,我们两宗的人马集合起来,虽然比不上密地,但也差不了多少,差的也就高手罢了!”陈道天笑道。

    “高手贵在质量,神王强者够强吧,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还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唐晨道。

    “你这么说也对,看来‘皇’之密地这次真的惨了,不过它是越惨越好,我们就越喜欢!”陈道天一笑道。

    “哈哈!你这老小子心眼够坏的!”唐晨取笑道。

    “你不也一样!”陈道天指着唐晨道。

    “彼此彼此!”

    “报!”突兀的,一个身影跑了进来,来到了唐晨与陈道天的面前,单膝下跪道,“拜见宗主,陈宗主!”

    “什么事如此惊慌?”唐晨疑惑的问道。

    在他看来,能够让弟子惊慌失措的也就只有强者来犯了,可是看他的样子似乎也不像啊。

    若是来犯,还用得着让他通传,直接杀上来就是了。

    “山下来了许多不明的强者,还有无数的妖兽,领头的一人说要见宗主!”那名弟子颤抖着说道。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山下那批人给他带来的刺激有多大了,想必一定是极其壮观的。

    “你说什么?妖兽?还有大批不知名的强者?”

    唐晨‘嗖’的一声从椅子上疼了起来,双目瞪的滚大,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震惊的。

    “老陈,你怎么看?”唐晨坐了回去,转头对着陈道天问道。

    现在是非常时期,这些不知名的强者前来到底所为何事呢?要是来找麻烦的,那可真是一大问题了。

    “我觉得他们并无恶意,若是真有,他们也不会让弟子来通报了,估计直接杀上门来了!”陈道天分析道。

    这个想法唐晨也有,可是他想不明白,昊天宗与他们非亲非故的,为什么偏偏来这里。

    难道这里有什么好东西不成?不可能。

    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他们是被人安排到这里的,但那人是谁?有什么企图?这点都是他们两人同时思考的问题。

    “宗主!宗主!”那名弟子见唐晨在发愣,连续叫了两声。

    “什么事!”唐晨一愣,说道。

    “宗主,您倒是回个话啊,该怎么安排他们?”那名弟子都快哭了。

    自己在这里跪了好一会了,他们却在发呆想事情,真是悲哀啊!

    “这个……”唐晨似乎下不了决心,再次看了看陈道天。

    见他点了点头,最终一咬牙,道:“你将他们接回宗内吧,妖兽们就让他们在山脚下呆着吧!你就说昊天宗内客房不多,只能接一部分,希望他们见谅就是了!”

    “是!”那名弟子见唐晨在挥手了,就知道没有自己的事了。

    赶紧的朝着山下跑去。

    很快的,他来到了山脚下,迎上了领头的中年男子,恭敬道:“这位前辈,真不好意思,宗内客房不多,直接请诸位进去,至于还没有化形的妖兽们,就没有办法了!”

    (本章完)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http://www.tangsanshu.com/taiguwudidi/106320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