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太古无敌帝 > 第38章

第38章

    “这个……就三间吧!”张阳沉吟了片刻,说道。

    “是,主人!”韩厥躬身而退。

    “你怎么没和我说过你还有这么一股势力!”玉玲珑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怎么,生气了?”张阳取笑道。

    这雁荡山的这股势力,他要将他训练成一支奇兵,到时候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哼!哪有!”玉玲珑嘟着嘴说道。

    “哈哈!”张阳大笑一声,道,“好了,现在知道的也不晚啊,早点休息去吧!”

    “哼,这次饶了你,下次不管是什么事,都要先跟我说了!”玉玲珑没好气的说道。

    “是是,小的知道了!”张阳故意说道。

    “噗”玉玲珑被张阳的样子逗笑了,拉着雪儿的手离开了大堂。

    张阳一人来到了山巅之上,默默的望着深黑色的深谷,仿佛一头巨大的野兽,正准备吞噬自己。

    “好强烈的感觉,会是什么呢?”张阳自语道。

    自从来到雁荡山之后,张阳就莫名的出现了一股奇怪的感觉,而感觉源头,正是这条深不见底的鸿沟深处。

    将玉玲珑与雪儿支开以后,张阳就来到了这里,他要弄明白,是什么东西,能够吸引自己。

    飞身而下,张阳缓缓的朝着深谷飞去。

    “竟然是个寒谭!”张阳有些惊讶的说道,在如此深的山底,竟然会有这么一座寒谭。

    “不管了,先进去再说!”张阳自语,在这世上,恐怕没什么会对他造成威胁的了。

    张阳不断的向深处潜去,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

    “砰”的一声,张阳穿过了一个阵法空间,来到了一处山洞中。

    “越来越强烈了!”张阳自语,知道召唤自己的东西离自己不远了。

    快速的朝前走去,一直来到一个密室之中。

    匆匆一看,一具骷髅盘坐在石床上,不用想就知道,这是一个前辈在这里坐化了。

    人的生命终归有限,恐怕又是一个没有突破境界,寿元耗尽之人。

    石台上,一颗淡蓝色的珠子静静的摆放在那里,平静安宁。

    “又是一颗!”张阳有些诧异的自语道,却知道并非这颗珠子召唤自己,匆匆的收起,朝着尸骨的方向走去。

    “前辈,您安息吧!”张阳拱了拱手,将老者的骸骨烧成了灰烬。

    “砰”一拳打在石床之上,露出了一座石棺。

    “是里面的东西吗?”张阳皱着眉头道。

    再次打开石棺,眼前的一幕令张阳惊呆了,觉得不可思议,整个脑袋都大了起来。

    一具尸体静静的躺在其中,这并未令张阳感到诧异,让他无比震惊的是,这具尸体竟然如此的鲜活。

    就像是一个刚死之人,绝美的容貌令张阳的心神一阵颤动。

    “这不是凡间该有的女子!”张阳自语道。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这些词语用在其身上毫不过分,张阳可以肯定,她是自己见过的众多女子中,最美丽的一个。

    没有之一,绝对是最美,放眼整个紫薇大陆,恐怕也是第一美女。

    “是你在召唤我吗?”张阳再次自语。

    感觉越来越强烈,张阳可以肯定,是这位不知名的女子在召唤自己。

    “为何如此的熟悉,却又如此的陌生?”张阳皱着眉头,一个头两个大,想不明白。

    张阳一抬头,见到石壁上还有两字,应该是很早就刻上的。

    “上古?!”张阳震惊的说道。

    这绝对是上古两字,恐怕这具尸体是上古时期的某位强者。

    上古,这是一段极为神秘的时代,传闻中,在上古时期,强者林立,神皇比比皆是。

    许多上古圣贤都修炼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上古末期,这些人通通消失了。

    很莫名其妙的消失,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仿佛一夜间被清理了。

    张阳也是从一些上古古籍中略微察觉到了这一点,以他的推测,觉得这些人很有可能全部飞升了。

    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太对劲,这些人在大陆上呆了很长的时间,以飞升的要求,他们应该早已飞升。

    所以张阳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在上古时期,是没有飞升一词的。

    那时候的紫薇大陆,或许就是神界的某一处,只不过现在被分离了开来。

    越想越觉得可能,唯有这个解释,才能说明他们为何可以呆在大陆上这个问题。

    让他在意的是,紫薇大陆为何现在却无人可以突破到神皇之境,自上古至今,已有百万年的时间了。

    会是什么一直阻止着武者们进阶呢?张阳想不明白。

    望着眼前的这个绝色女子,张阳觉得可以通过她,了解上古时期的一段秘闻,为何他们会消失不见。

    “上古,上古!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时期!”张阳喃喃自语。

    一只手不自觉的抚上了女子的面庞,轻轻的抚摸着,似乎舍不得下重手。

    “为何见到你,熟悉却又陌生!”张阳不自觉的再次自语。

    眼角处一撇,再次在石棺的顶部看到了几个字。

    “待君归来”,四个字,苍劲有力,却充满了无穷的悲伤。

    张阳再次望向这名女子,觉得她是一个可怜之人,等待了百万年,一直在石棺中沉睡,进入了假死状态,只为等待自己心爱之人回来。

    “可是你又为何召唤我呢?难道你要等的人是我吗?”张阳脸上说不出的悲伤。

    恐怕就算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一遍遍的抚摸着女子的面颊。

    “纵他轮回千百世,我欲长眠待君归!”

    突兀的,这句诗出现在了张阳的脑海中,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两行热泪流了下来,诉说着他心中的悲伤,一滴滴的滴落在女子的脸上。

    “亲她!”

    在张阳的脑内,再次响起了一道声音,仿佛来自记忆深处。

    也不知为什么,张阳听从了这道声音,脑袋情不自禁的低了下去,轻轻的吻在了女子的红唇之上。

    “呼”

    一道道龙元之力进入了女子的体内,缓慢无比,可张阳却能察觉到。

    就这样,两人维持了数个时辰,直到许久之后,张阳松开了薄唇,静静的望着她。

    美,还是如此的美丽,张阳可以肯定,自己爱上了这个根本没有见过面的女子。

    还有那股莫名的感觉,仿佛自己就是上古时期的某人,与这位神秘的女子有着某种联系。

    “我等待了百万年,终于还是等到了你,凡!”

    张阳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位女子,只见她已经睁开了双眼,正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眼角间,两行热泪清晰可见。

    而那道声音,正是从这名女子的口中传出的,张阳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你是说,你等的那个人是我?”张阳指了指自己,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你忘了吗?你是张阳,我是馨儿啊!”

    馨儿紧紧的抱住了张阳,恨不得与其融为一体。

    “馨儿?好熟悉的名字!”张阳喃喃自语,两行泪水再次低落。

    记忆深处的悲伤,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虽然张阳不敢肯定,但是却能够感觉到馨儿的爱意,这是一种绝对的信任。

    “你想起来了吗?”馨儿红着眼,望着张阳。

    “对不起,我还是想不起来,也许是因为我已经轮回,所以我……”张阳感觉自己的心在疼,却解释不出来。

    “没有关系,你一定会恢复记忆,恢复那巅峰时期的修为的。”馨儿破涕为笑,深深的望着张阳。

    “你……”张阳的双手不自觉的抱住了馨儿的柳腰,刹那间,一个片段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在一个充满灵气的世外桃源之中,一位男子轻轻的搂着馨儿,等他仔细看去时,才发现抱着她的人,竟是自己。

    “我是上古时期的某位大能转世吗?”张阳自语道。

    “那当然了,你是上古时期最强大的武者,没有人能够战胜你,也没有人长的比你更帅!”馨儿说道。

    张阳一阵苦笑,最强?最帅?可能就在馨儿的眼中吧,他可不会觉得在那时,自己可以称为最强的一人。

    世上没有所谓的最强者,只有不断超越极限,追求巅峰的强者。

    “凡!”馨儿含情脉脉的望着张阳。

    “怎么了?”张阳不解的望着馨儿。

    “百万年前,你突然离去,之后下落不明,我自己封闭了自己,一直长眠在这里,静等你的归来!”馨儿一句句的诉说着。

    “苦了你了!”张阳嘴角抽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句话来。

    “不苦,能够盼到你的归来,我一点都不苦!”馨儿吻上了张阳的薄唇,等待了百万年,感情也积累了百万年,在这一刻,全部的倾泻而出。

    “要了馨儿吧!”馨儿红着脸,说出了一句令张阳都震惊的话来。

    不要?这可不行,会伤了馨儿的心;要了?总觉得是不是太快了,虽说自己也有这个想法。

    管他呢,拼了!要了!张阳一咬牙,将馨儿收到了九龙戒内,将她扑倒在地。

    身着在两人身上的衣裳,一件件的脱落,露出了一具性感妖人的玉体,以及一具充满男人味的躯体。

    “啊!”馨儿一阵痛苦,“轻点!”

    张阳有些迷惑的望着她,不明白她这么说什么原因。

    “我……我第一次!”馨儿红着脸,颤抖着说道。

    张阳闻言,将头往她的下身望去,果然,鲜红的处子之血正一滴滴的落下。

    “啊……”

    一夜风雨,馨儿依偎在张阳的怀中,神色说不出的幸福。

    “百万年前,你可以拥有我,却因为一场大战,却不得不离开。”馨儿望着张阳说道。

    “你可以跟我讲讲那场大战吗?”张阳说道。

    戏剧性的一幕,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个女人,竟是自己百万年前的某位知己。

    轮回,别人或许不会相信,可张阳却清楚的知道,这个世上有轮回。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当初的你,是去对付灭世之手!”馨儿说道。

    “灭世之手?那是什么?”张阳望着她,震惊的问道。

    灭世之手,单单灭世二字,就能够猜想到很多的可能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那时候天地动荡,灭世之手席卷了整个大陆,而你,让我封印自己,将自己保护起来,静等你的归来,没想到,这一等就是百万年!”馨儿的泪水再次低落。

    “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虽然我的记忆还没有苏醒,但总有一天,我会想起来的!”张阳说道。

    “嗯!”馨儿很认真的点点头。

    张阳觉得,馨儿虽然活了百万年,可她的性格却跟十七八岁的少女没什么区别,天真淳朴。

    “对了,那你现在是什么境界?”张阳问道。

    “按你刚才对我说的境界划分,我应该是在神王巅峰境界,与你一样!”馨儿笑着说道。

    “你花了多久修炼到这个境界的?”张阳再次问道。

    “嗯!我算算,十五年吧!”馨儿仔细一想说道。

    “果然!”张阳点点头,这个时间对上馨儿的天赋,确实足够了。

    没有想到馨儿的体质竟然是罕见的九天之体,仅次于自己的天道神体。

    如今的张阳,已经可以突破到神皇之境了,可他死死的压制着,不愿意突破。

    神皇之境,他已经决定通过化龙池来突破,不想那么早就飞升。

    还未找到自己的父亲、母亲,怎可轻易飞升。

    “我们离开这里吧,回到地面上,我带你游遍大陆的每一处角落!”张阳对着馨儿说道。

    “嗯!我都听你的!”馨儿含情脉脉的说道。

    张阳觉得很不可思议,这样一个绝色女子,竟成了自己的女人,而且对自己的感情竟达到了这种地步。

    恐怕自己叫她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去自杀,这也是随便说说,若真是这样,张阳自己都舍不得呢。

    “快穿上衣服吧!”张阳将她的衣裳递给了她。

    “不许看,转过身去!”馨儿故作恼怒的说道。

    “看也看了,摸也摸了,怎么不让我看了呢!”张阳坏笑道。

    “坏蛋,还是和当年一样,就知道调戏人家!”馨儿嘟着嘴说道,可脸上却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很明显的说明了,她愿意被张阳疼爱,望着馨儿美丽妖娆的玉体,张阳又有些控制不住了。

    “啊!你干什么!”馨儿一阵惊呼,而后又响起了深情的呻吟声。

    一番风雨之后,馨儿无力的躺在地上,脸上全是汗水。

    “坏蛋,疼死人家了!”馨儿哭泣道。

    “对不起啊,馨儿,谁让你这么迷人呢!”张阳安慰道。

    “哼!”馨儿故作冷哼一声,可神情却出卖了她,张阳这是在夸她,她自然高兴。

    “好点了吗?”张阳运起龙元之力,在馨儿的私丨处轻轻的抚摸着。

    “嗯!”馨儿红着脸,声音比蚊子还轻。

    “穿上衣服吧,我们要离开这里了!”

    “嗯!”

    雁荡山,此刻已经迎来了红阳,新的一日,正式到来。

    “该死的,这混蛋一整夜的跑哪去了!”

    玉玲珑正在大堂内破口大骂着,找了张阳整整一夜,竟连个影子都没找到。

    “玉姐姐,你别生气了,张阳大哥肯定是有事离开,马上就会回来的!”雪儿在一旁苦苦劝慰着。

    对张阳的不声不响离开,玉玲珑憋了一肚子的气,逢人就骂。

    韩厥他们那是有苦不能言,痛苦不堪,玉玲珑与他们主人间的关系,自己总不能骂回去吧。

    只能将苦楚望肚子里咽了,心中祈祷“主人快回来吧”。

    “嗖”

    张阳带着馨儿出现在了大堂内,玉玲珑见到张阳的一刹那,正准备发飙,却看到了他身边的馨儿。

    “天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女子!”玉玲珑心中暗道,眼中充满了惊讶。

    就连雪儿也是轻捂着小嘴,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女子怎么可以长的这么倾国倾城,一点瑕疵都没有。

    “这难道是张阳大哥新找的嫂子?好漂亮啊!”雪儿在心中羡慕道。

    一个女子美的完美无瑕了,那么迎来的就不是妒忌,而是赞扬。

    “说吧,她是谁?”玉玲珑没给张阳好脸色看,嘴角翘的老高。

    “她叫馨儿,是我的妻子!”张阳解释道。

    “什么?!”

    玉玲珑的声音提高了无数倍,觉得不可思议,什么情况?一夜不见,就多了一名妻子,骗谁呢你!

    “这件事稍后再说,她的身份特殊,你别跟她见识,行不!”张阳传音道。

    玉玲珑原本还想发作,当听到张阳的声音之后,降了下来,没有再发作了。

    “你得给我讲明白了!”玉玲珑传音说道。

    “放心!”张阳很肯定的说道。

    “雪儿,你带馨儿去洗漱一番,给她找几套好衣服!”张阳说道。

    “嗯,知道了,张阳大哥!”雪儿点点头,道,“馨儿姐姐,跟我来吧!”

    “馨儿,你跟雪儿过去!”张阳转身对着馨儿说道。

    “嗯!”馨儿点点头,跟着雪儿离开了屋子。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玉玲珑没好气的问道。

    “是这样的……”

    张阳将寒谭底部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自然连带吃了馨儿的那一点也说了,惊得玉玲珑一阵目瞪口呆。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的选择呢?”张阳叹息道。

    “若是她是你自己找来的,或许我会生气离开,不过她可是等了你百万年,换成其她女子,早已等得不耐烦了,馨儿做我的姐妹,我愿意!”玉玲珑笑道。

    “更何况,这也说明了你的魅力真的很大,就连百万年前的女子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完美无瑕的大美女!”

    “你就别挖苦我了!”张阳苦笑道。

    “好了,不逗你了,既然她无所谓,我又怎么会介意呢!”玉玲珑笑道。

    张阳闻言,一阵感慨,他怕的就是玉玲珑生气,他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过馨儿,馨儿连说不介意,根本没有一丁点的生气。

    这也是张阳喜欢她的原因之一,大度的女子总是惹男人喜爱的。

    “主人,你终于回来了!”韩厥突兀的出现在屋外,恭敬的喊道。

    张阳转身一看,差点没被吓死,这是韩厥?确定不是一只猪?

    “你是……韩厥?”张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是我啊,主人!”韩厥苦着脸,脸上肿的跟猪头似的。

    “你怎么搞成这幅样子了?”张阳砸吧砸吧的说道,一阵感慨。

    “这个……”韩厥一时语塞,望了望玉玲珑。

    张阳见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被玉玲珑打的。

    “你不会告诉我,他是自己装墙撞的吧!”张阳无语的望着玉玲珑说道。

    “哼,谁让你彻夜不归的,连个消息都不给我,又没地方发泄,就只好拿他当出气筒了!”玉玲珑眼神闪烁的说道,心虚的狠。

    “唉!”张阳不由的叹了口气,一挥手,将韩厥的伤势治愈了过来,递给他几瓶丹药。

    “这是给你的补偿,拿着吧!”张阳说道,而后传音说道,“以后见到她生气的时候,千万别傻乎乎的凑上去,知道了没?”

    韩厥闻言,猛点头,他知道张阳这是在告诉他,以后该注意什么。

    也正因为今日张阳的一句话,才免除了今后韩厥被暴打的一幕。

    “张阳大哥!”雪儿领着馨儿走入了屋内。

    韩厥见到馨儿的那一刹那,整个人都傻了,世上竟有这等美丽的女子,这莫非是天仙下凡?

    “饿了吧,吃些东西吧!”张阳对着馨儿说道。

    “嗯!确实饿了呢,都好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馨儿说道。

    “韩厥!”张阳喊道。

    “是,主人!我立刻去办!”韩厥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整个人的魂,几乎都被馨儿吸了过去。

    暗道主人眼福不浅,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做伴。

    没过多久,丰富的菜肴就被端了上来,张阳四人大吃了起来。

    “韩厥,再过一会儿我们就会离开了,你将这上面的行兵布阵之法传给你的手下们,日夜操练,将来或许会用到你们的一天!”

    张阳将一步布阵之法交给了韩厥,上面的都是些最基本的阵法,即便被人偷去,也没有多少的价值。

    “是,主人!”韩厥激动的接过,觉得真的跟对了主人。

    (本章完)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http://www.tangsanshu.com/taiguwudidi/106319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