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太古无敌帝 > 第22章

第22章

    风云城内,各大家族目瞪口呆,万万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会是火云门全灭。

    张阳的凌厉手段,背后的神秘势力,都令他们无比忌惮。

    这要是哪个不长眼的家族子弟惹上了他,还不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于是纷纷下令族内弟子,绝对不可以得罪张阳,要是得罪了,就别回家族了,自己抹脖子吧。

    商家,是风云城中最大的家族,商家家主商海文此刻正在一间密室内,双膝跪地,对着座上的老者行礼。

    “老祖宗,以您的看法,我们现在应当如何处理云家的关系?”

    商海文神态恭敬,心里却是滚滚翻腾,对张阳显然恐惧到了极点。

    “不说张阳身后的势力,单论他个人的天赋以及实力,就不是我们所能比拟的,若是他背后没有势力,我们商家倒是可以清楚这个威胁,可是他背后有着一股力量支持,就不是我们可以随便动的,既然不能动,就做一家人。”

    商家老祖细细说道,仿佛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泰然自若,不为所动。

    “海文明白了!”

    商海文起身告退,老祖的意思很明确,不可为敌,那自然是做亲家了。

    虽然火云门的势力也极其庞大,但见张阳所带的人马时,他也觉得张阳有和火云门一拼的实力。

    谁胜谁负,还朕不好说。

    同样的对话,在各大家族内纷纷响起,唯一例外的,各大家主都做出了联姻的决定。

    张阳这样的天才,必须绑在自己的身上,这样一来,家族也定能变得更加强大。

    云府大堂,云天青坐在家主的位子上,一脸寒霜。

    堂下,九大长老跪地,此刻的他们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张阳身后的众人,随便出来一人,就能捏死他们,反抗,那是嫌命长找死的行为。

    “二长老,你做的好事!”

    云天青冷声道,他也知道这九大长老的性格,对自己这个家主之位很不满意。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会跟火云门联系起来,来夺得自己的家主之位。

    难道他们不知道,一旦他们找到宝藏钥匙之后,云家将会彻彻底底的变成傀儡吗?

    这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事已至此,我无法可说,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二长老失魂落魄道,两眼空神,他知道自己完了,不管如何,都是死路一条。

    “呼”

    云天青深吸一口气,道:“按照云家族规,背叛家族者,杀!”

    “家主,求求你饶了二弟吧!”

    “家主,开恩啊!”

    “家主……”

    “啪”

    云天青大怒,一掌拍碎了柳桌,寒声道:“混账,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家主,还有没有把云家族规放在眼里!”

    大长老等人闻言,默默的低下了头颅,这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无视族规,没仇恨蒙蔽了双眼。

    “哎,罢了罢了!”大长老叹气,直摇头。

    “其余八大长老难辞其咎,罚你们今世不得离开长老殿,在那里静修吧!”云天青说道。

    张阳闻言,眉头一皱,这个惩罚虽然挺大的,但这也就相当于间接保护了他们。

    云府长老殿,按照族规,普通弟子是无法入内的,除了当代家主之外。

    转头望向云天青,云天青无奈,给了他一个无助的眼神。

    他也知道张阳的仇恨,但是若是直接杀了这八人,云家的实力就要倒退了。

    张阳见状,撇过头来,望了望地上的八大长老,先摇了摇头,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云天青的惩罚。

    “谢家主!”

    大长老等人谢恩,没杀他们,已经是感激不尽了,还真不奢求其它什么。

    “你们都下去吧!”云天青挥挥手,将八大长老赶了出去。

    至于二长老,则是被云天青击毙,尸体被族内弟子领了下去,安葬在了云家祖坟中。

    “小凡,你不会怪大伯吧!”云天青叹气道,他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这个侄子。

    “罢了,他们已经对我构不成威胁,放他们一条生路也无妨!”张阳挥挥手,表示不在意了。

    “报!”门外,一个身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对着云天青道,“家主,商家家主求见!”

    “快请!”云天青闻言起身,仓促道。

    这时候商海文前来云家,一定是示好,在见识到张阳的实力之后,绝对会来上门拜见。

    张阳闻言撇撇嘴,起身离开,他可不想接下来被烦死了。

    “玉姐姐,去我那坐会儿?!”张阳说道,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不摆明了找麻烦嘛。

    “好啊!”玉玲珑立刻点头,欢笑着跟他走了出去。

    ――――――――――――――――――――――

    “天青兄,别来无恙!”商海文步入大堂,还未坐下,便已经拱手叫道。

    “海文兄也一样啊,请坐!”云天青一手一挥,指着下堂的座位道。

    “天青兄好福气啊,云家能够出这样的天才!不知道张阳侄儿现在何处啊?”商海文笑道。

    “哪里哪里,小凡身子不适,前去休息去了!”云天青答道。

    背后却在暗骂商海文无耻,一上来就打听张阳的事情,摆明了是冲着他来的嘛。

    “喔!这样啊!”商海文一听,心中暗道鬼才信呢,脸上却依旧是副笑脸。

    “对了,不知道张阳侄儿可有婚配?我商家正有一女,年岁与张阳侄儿相仿,天资聪颖,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不如将她许配给张阳侄儿为何?”

    商海文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笑道。

    云天青一听,暗骂一声老狐狸,果然没安好心,就知道你冲着这事来的。

    以前张阳是个废人的时候,还从未见过有人上门提亲的,现在他有出息了,就疯疯癫癫的来提亲了。

    想让你商家的人做我侄儿老婆,老家伙你想都别想。

    更何况自己的女儿早已是张阳的未婚妻,这不摆着跟自己女儿抢丈夫嘛。

    “这个,恕为兄无法做主,小凡的婚事还是由他自己决定的为好,另外,还要经过他身边的某位前辈同意才成!”

    云天青说道。想到了玉玲珑,露出一副奸笑。

    “喔?敢问天青兄,那位前辈是谁?!”商海文不由好奇。

    “九幽冥尊前辈!”云天青吐言。

    “哗”

    商海文一听,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浑身颤抖不已,明显怕的不行了。

    九幽冥尊的凶名,他还是知道的,要不然也不会有九幽冥尊这个称呼了。

    这时他才想起来,张阳的身边一直有一个女子,没想到那人竟然是大陆上赫赫有名的通神巅峰武者。

    再一想到她跟张阳之间的关系,不由的冷汗连连。

    跟她抢丈夫,找死不成!

    商家虽然家大业大,但也经不起人家的报复啊!轻而易举的就能灭了自己的家族。

    “倒是老弟我唐突了!”

    商海文灿灿一笑,道,“既然如此,老弟就先告辞了,日后再来拜访!”

    “海文兄慢走!”云天青起身,恭送其离去。

    “哼,想跟我女儿抢丈夫,门都没有!”云天青暗道。

    ――――――――――――――――――――――――

    求点击!

    ------------

    060.突破百炼

    更新时间:2012-05-14

    火云门,位于荆州以南,一座雄伟的山峰中,巍峨耸立,气势澎湃。

    门中弟子数万,分为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外门弟子多数在后天、先天之境。

    唯独突破到千锤之境,方可步入内门,修习更高级的功法。

    灵魂阁,这是火云门供奉各大长老及宗主灵魂玉简的地方,是火云门的禁地,平常只有每日执勤人员才会前来。

    这一日,火云门的一名执勤弟子如往常一般,来到了灵魂阁内。

    “吱”

    推门而入,对于他而言,这种活是最轻松也是最富有的一个了,每日只要前来检查一下,就能轻轻松松的拿到十块下品灵石。

    其实也用不着前来,这灵魂玉简不可能轻易的破碎,火云门再怎么说也是大陆上赫赫有名的门派,岂会与之为仇。

    就算双方大打出手,也要顾忌一下火云门。

    刚入门内,这名弟子就被惊呆了!

    供奉的一百多个灵魂玉简,竟有十八个破裂了,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直到许久之后,他才恍然醒悟,匆匆的跑了出去,一路上还狂喊“不好了”!

    让众多弟子以为他受到了什么刺激,变得疯疯癫癫的了。

    “宗主,不好了!”

    这名弟子没有请示的跑入了大堂内,高呼不已。

    火云门的门主轩渺眉头一皱,大喝道:“急匆匆的,成何体统!”

    “宗主赎罪,实在是大事不好啊!”

    这名弟子这才想起来,擅闯大殿那是死罪,不由的冷汗淋漓,哗哗的开始掉落。

    “什么大事?!”轩渺紧皱的眉头再次一皱,他这时也认出了这名弟子是执勤弟子,微微的升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灵魂玉简……灵魂玉简碎裂了!”这名弟子结结巴巴道。

    “什么?!”

    轩渺这时真的怒了,这每一个玉简,都是火云门的一份力量啊。

    “说,碎了几个?!”

    “十……十八个!”弟子被轩渺的气势一压,觉得胸内有一股气息翻滚,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扑通”

    轩渺被这名弟子的话语给震惊了,呆呆的坐在了椅子上。

    十八个?整整十八个玉简?这是火云门近乎十分之一的实力啊!就这么没了?

    不对,一定是他骗我的,一定是的,我要自己去看了才能相信。

    轩渺匆匆起身,赶往灵魂阁。

    入门一见,十八个玉简的碎片掉落在地上,上面还有其主人的名字。

    “青苦崖……左零渊……宇破竹……”

    一个个显眼的字眼出现在轩渺的眼中。

    “噗”

    轩渺承受不住痛苦,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这一次,整整的失去了十分之一的实力,火云门的整体实力去了一成,如何不让他痛心。

    “不管是谁,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轩渺双目赤红,大手一挥,将十八个玉简碎片清除了出去,再次回到了大殿之中。

    “咚”

    “咚”

    “……”

    “怎么回事?这时候怎么响起钟声了?!”

    “不好,是门中的震天钟,只有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才会响起,快去大殿!”

    “出什么事了?这时候竟然会响!”

    “……”

    火云门大殿之中,轩渺颓废的坐着,一时大意,竟然折损了自己门内的一成实力,真的令他痛心疾首。

    不过仔细一想就觉得不对劲了,以云家的实力,满打满算也不可能将自己这边的一干人等吃下。

    一定是有谁帮助了他们,或者同样的知道了钥匙的消息前来争夺。

    不管是谁,都要你付出代价!

    “门主,出什么事了?竟然敲起了震天钟!”

    一位长老出声问道,这也是众人的问题。

    “青长老等人死了!”轩渺无力的说出,这个损失他真的付不起。

    “什么?”

    “不可能吧?”

    “青长老可是我们众长老中第三的实力!”

    “是谁杀了青长老等人?!”

    “……”

    众人闻言,众说纷纭,但无一例外的,都对这则消息感到震惊。

    火云门从未受到过这么重大的损失,这一次却在一个小小的风云城吃了这么大一个大跟头。

    “我认为应该是一股势力,云家之人没有这个实力,而且云家的那些人也没那个胆量!”轩渺说道。

    对于云家灭了青长老等人,他怎么想都不相信,这背后一定有人下了黑手。

    至于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云家之人不是傻子,不可能不知道火云门的实力,如果再对火云门出手,那就是自挖坟墓了。

    “那一门主所言,应该是那一股势力插手?”

    “不知道,只要不是密地之中的人就可以!其他的宗门,我们火云门不怕!”轩渺说道。

    “风长老,就麻烦你走一趟吧,先去趟云家,调查下事情的经过!记住,不管是不是云家,都不要轻举妄动,回来禀报!”轩渺再次说道。

    风长老闻言,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谁让他是长老呢,门主的命令无法违背。

    ——————————————————————————————————

    云府之中,张阳呆在一间密室之中,专心的修炼着,至于玉玲珑,早已被他打发了出去。

    虎白与白狮二人被他派到了外面,当起了门神,凡是靠近密室者,都给我直接扔出去。

    虎通、文鹏等众多妖兽,被张阳收入了九龙戒中,那里的灵气充沛,对他们的修炼再好不过。

    “呼”

    张阳长出一口气,默默的吸收起天地灵气来。

    识海中,九爪金龙腾空飞舞,龙啸震天,身躯开始膨胀。

    张阳已经察觉到,当九爪金龙无法再膨胀之时,就是他的灵魂与九爪金龙彻底合一的时候。

    所以疯狂的催促着它成长,现在的九爪金龙,已经有了百万丈长,可以说是庞大了。

    这若是放在现实之中,绝对会引发一场恐慌。

    一股股暖流充斥这张阳的全身,尤其是识海中,仿佛一个温室,温暖无比。

    “轰”

    张阳体内,响起一声雷响,刚刚突破没多久的境界再次突破,迈入了百炼一重天的境界。

    “轰”

    雷劫降下,直接轰中了云府的密室,引得众人人心惶惶。

    云天青目瞪口呆的望着密室的方向,满脸无语,真的被张阳的修炼速度吓到了。

    “妈d,简直就是一个怪物!”云天青喃喃自语。

    “一个小妖孽!”玉玲珑嘟起小嘴,嫉妒无比。

    心中却是震惊无比,从未见到过修炼这么快的人,即便是自己,当初也是十八岁才突破到百炼之境的,之后还是有了奇遇,才有了如今的修为。

    密室之外,虎白与白狮两人面面相觑,脸上笑意连连。

    “皇者不愧是皇者,修炼就是快!”

    “嘿嘿,皇者修炼的越快,对我们妖兽的帮助就越大!”

    “那是,我们的未来可是全在皇者的身上了!”

    “是啊!不过皇者也挺辛苦的,那么小就要挑起这么重大的担子!”

    “所以我们要多多帮助皇者,给他减轻压力!”

    “对,是该这么做!”

    “……”

    一道雷劫轰在张阳的身上,化为一股庞大的能量,钻入张阳的身体之中,锻炼着他的肉体。

    “轰”

    “轰”

    一连二道劫雷同时落下,将密室轰成了废墟,唯有张阳盘腿而坐,不为所动。

    天劫再可怕,在他眼中,也只是补药。

    用来锻炼自己的肉身,在合适不过,省去了日后的麻烦。

    “轰”

    “轰”

    “轰”

    这时再次落下三道劫雷,准确无误的击中张阳。

    张阳暗自皱眉,现在的天劫似乎开始有规律了呢,第一次是一道,第二次是二道,这一次是三道,那么下一次是四道了?

    念头刚转完,四道劫雷同时落了下来,击中张阳。

    云府众人的心也不由提了起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玉玲珑以及云天青担心不已,这天劫的威力越来越大了,似乎要粉碎了张阳。

    “吼”

    一道龙行天雷落了下来,威力大的惊人,将云府差点轰成了废墟。

    “咳咳”

    张阳艰难的起身,被周围的烟尘呛到了,看来今后的天劫将越来越恐怖了,还是小心为上了。

    检查了下自己的肉体,满意的点了点头。

    五阶巅峰妖兽的肉体强悍程度,对上一般的涅槃巅峰武者,无须担心会被伤到。

    整体实力也是大幅度提升,对抗破天武者也是有了一丝把握。

    夜幕降临,黑暗笼罩了大地,繁星陆陆续续的出现,在黑幕上画上点点白斑。

    风云城某处,一个黑衣人正目光冰冷的注视着云府,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怎么没有?难道不是这个云家?”黑衣人喃喃自语。

    “该死的,我就不信邪了!”

    黑衣人诅咒,而后悄然的莫入了黑暗中,与黑暗融为了一体,小心翼翼的潜入了云府。

    云府东房,静若寒喧,这里是家族核心子弟的专用住所,张阳的身份已今非昔比,固然也搬入了其中。

    一间豪华的卧室内,张阳正在钻研着那颗神秘的珠子,不时的若有所思。

    摸上去冰冷无比,比寒冰还要寒冷,仿佛坠入了地狱般,寒气逼人。

    这颗珠子给他的第一感觉便是邪恶,邪,非常的邪,张阳能够感觉到珠子散发的杀戮气息。

    “不会是魔血珠吧?!”

    张阳自语,有些拿捏不定。

    魔血珠,通体黑色,但它的内部却是赤红,若要炼制一颗魔血珠,需要成千上万的生血。

    再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冶炼,才能成功。

    这在紫薇大陆上也曾发生过,不过张阳所知的则是在另外一个时空之中。

    “不过够硬,竟然能够承受住我的十成的力量!应该是一件堪比玄级的法宝吧。”

    张阳不断的把握着黑珠子,却始终无法与记忆中的任何一件东西重合在一起,令他觉得自己的阅历还是不够。

    “嗯?!”

    张阳皱眉,散发在外的灵识,竟然捕捉到了一个人影,看他鬼鬼祟祟的模样,就知道不是好人。

    东厢房的一处屋顶上,那名黑衣人正一个个逐渐的检查过来,马上就要到张阳的住处了。

    “靠,真他邪了,那小子到底住哪啊?!都快翻遍了整个云府了!”

    黑衣人嘴里不断诅咒,但手上却不含糊,翻起片瓦继续搜索。

    “靠!”

    张阳一愣,感情这丫的是在找人,不会是在找我吧?

    黑衣人来到了张阳的屋顶,暗自嘟囔一声:“大哥,帮帮忙啊,咱做杀手的不容易啊,整个云府就剩这间了,一定要是那个小子啊!”

    “咔”

    黑衣人轻轻的拨开了瓦片,向下看去,这一看着实把他吓的,差点掉头就跑。

    只见一张人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人脸上满是嘲讽之色,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我操!”黑衣人爆出一口脏话。

    原本想掉头就跑的他忽然停了下来,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小子嘛。

    匆忙转身,一个健步踢了下去。

    “切!”

    张阳不由的嘴角一撇,任由这一脚提在了自己的身上。

    “砰”的一声,没有预料中的张阳被踢飞出去,反而是黑衣人的一脚痛的生疼。

    “嘶”

    黑衣人倒抽口凉气,这丫的是人吗?自己已经用了十成的力量,踢在他的身上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该死,情报有无!”

    黑衣人掉头就跑,再也顾不得其他,施展轻功跑路。

    “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门都没有!”

    张阳嘟囔一声,神虚步一动,紧跟在了黑衣人的身后。

    不得不说黑衣人的跑路水平还是不错的,张阳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彻底追上。

    “好险,他妈的情报局的人干什么吃的,这小子绝对不可能只有千锤境的修为!”

    黑衣人将搜集情报的那人诅咒个半死,要不是自己见机跑得快,估计早交代在那了。

    自己的一脚自己清楚,涅槃九重天的全力一击可不是盖的,换做他人早就被踢飞出去,不死也重伤了。

    “喂!”

    张阳在身后紧追,眼见就要追上了,对黑衣人打了个招呼。

    “妈呀!”

    黑衣人大呼一声,回头一望,吓得魂都飞了。

    “我说小兄弟,你追我做啥!”黑衣人苦着脸说道。

    “靠,你踢了我一脚还问我追你干嘛?你三更半夜的摸到我云家,东挑细找还问我干嘛!”

    张阳无语,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有性格的杀手,真怀疑是哪个杀手组织培养出来的。

    黑衣人闻言,嘴角不由抽搐,满脸尴尬,若是不交代个所以然来,估计今儿个自己就要交代在这了。

    “我……我……”

    黑衣人我了半天,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好了,是不是想说我迷路了,不小心摸到了贵家呀!”张阳调侃道。

    “对,对!小兄弟说的对极了!”黑衣人拼命的点头。

    “噗”

    张阳差点没一口气背晕过去,这丫的太极品了,都舍不得下手杀了他了。

    唉,只可惜你是杀手,注定要被人杀掉的!

    张阳无趣的摇了摇头,若是有这么个极品人物跟在自己的身边,倒也不缺乏欢乐。

    “唉,你就别跑了!留下来吧!”张阳速度再次一块,眨眼就要追上黑衣人了。

    黑衣人见张阳速度再次提升,脸色立马变得难看无比,再联想到刚才的那句话,恐怕今日真的凶多吉少了。

    “小兄弟,有事好商量啊!”黑衣人高呼一声。

    “去n商量吧!”

    张阳大骂一声,速度再次提升,借力在空中一个翻转,一脚踢向黑衣人。

    “不好!”

    黑衣人脸色一变,转身回防,只可惜还是慢了半拍,被张阳一脚踢落了下去。

    “情报局的,老子和你们没完!”黑衣人诅咒一声。

    快速起身,一把锋利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既然逃不掉,就殊死一搏吧,好歹有那么一丝的胜算不是。

    “作为杀手,这才像个样子嘛!”

    张阳点点头,丝毫不在意,脸上尽是笑容,大半夜的遇到这么个极有个性的杀手,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上了!”

    张阳一笑,一眨眼便消失不见。

    “好快!”

    黑衣人不敢置信,才一个眨眼的功夫,张阳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前,攻击已经到了面前。

    “砰”

    一拳将黑衣人击退了数十步,体内一阵翻腾,一股热流喷了出来。

    黑衣人无法想象,这个才八岁的少年,拥有的实力到底有多深,凭借自己的修为竟然讨不到一点好处。

    若非请报上确切的说明了此人是八岁的年龄,黑衣人甚至怀疑他是一个返老还童的绝世强者了。

    “呵呵,作为杀手,最重要的就是快、准、狠!你三点之中的一点都不具备,我都怀疑你是怎么成为杀手的了!”

    张阳侃侃而谈,对他来说,这就是一场娱乐活动。

    “你……”黑衣人气的说不出话来,胸口一伏一伏的。

    “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幕后主使是谁?”

    张阳脸色一变,变得森寒无比,漫天杀气直逼黑衣人,惊得他后退无数步,才惊恐的停了下来。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这么重的杀气!即使是那第一杀手段龙纹都没有这么强烈!”黑衣人震惊无比,觉得越来越看不透张阳了。

    “我不知道!”黑衣人说道,“我们都是在任务榜上接任务,根本不知道背后主使是谁!或许我们的高层知晓!”

    “我,我怎么说出了!”黑衣人惊讶无比,这秘密即便他生死,也不会说出去的,可这一次竟然说的特别顺畅,这是怎么回事?

    张阳嘴角微微翘起,虚幻之眼果然好使,轻而易举的就迷惑了对方。

    虚幻之眼是张阳刚才凭借记忆使出来的,对付一个小小的涅槃武者手到擒来,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是不是很惊讶,为什么会脱口而出!”张阳笑道。

    “你……你怎么知道!”

    黑衣人连连后退,似乎看妖怪似的看着张阳。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在杀手排行榜中排在了第二十三位,我说的没错吧!”张阳再次说道,步步紧逼。

    “你……”黑衣人颤抖的指着张阳,满脸的不可思议。

    张阳非常清楚的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这可能吗?一个人类怎么可能办到?

    妖孽,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妖孽!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非得接这个任务!黑衣人悲哀的想着。

    “不是你命苦,是你运气差,非得选我!”张阳摇头一叹。

    “小兄弟,你,你就放了我吧!我保证,我再也不会来害你了!”黑衣人跪地求饶。

    “作为杀手,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这点常识都不懂,怎么出来做杀手的!”张阳嘴角一撇。

    “额!”黑衣人无言以对,在成为杀手之前,就必须有这么个觉悟,不然成不了一名合格的杀手。

    不过这小子怎么对杀手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莫非他也是个杀手?

    是了,只有杀过无数的人,才会有这么浓重的杀气。

    再次一看他的年龄,还是忍不住摇头,八岁,能杀多少人?

    “好了,遇到我也算你倒霉,有什么遗言吗?我替你转达!”张阳说道。

    “你……没有!”黑衣人无力的垂下了头。

    “砰”

    张阳一掌劈在了黑衣人的头上,黑衣人七窍流血而死,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何必做杀手呢!以你的天赋努力一把,还是能够出人头地的!”张阳自语。

    (本章完)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http://www.tangsanshu.com/taiguwudidi/106319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