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太古无敌帝 > 第12章

第12章

    十日之后,玄天宗热闹非凡,到处都是高手。

    全大陆上称得上门派的宗派,都派人来到了玄天宗,进行十年一度的交流大会。

    虽说是交流大会,说的明白点无非是门派弟子比试,选出优胜的门派罢了。

    也可以通过比试知道,门派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一个门派的底蕴如何。

    这些都可以通过比试来了解。

    云轩阁外,张阳眺望远处,比试的场地便在玄天宗的练武场内,刚好云轩阁处于西面,从上看去,练武场一览无遗。

    昨晚秦颂前来告知,今日就由他带领玄天宗其余弟子前去参加比试,他身为主办人无法抽身。

    因此只能将这重大的责任压在了张阳的肩上,也不管他愿不愿意。

    张阳自是没有话说,帮忙帮到底,但他却不会为此暴露实力,千锤二重天的修为,足可以撑得住场面了。

    “小凡,感觉如何?很紧张是吗?”

    身旁,云轩望着这个后辈,心里那是说不出的自豪,八岁就修炼到千锤之境。

    放眼紫薇大陆历史,尚无一人达到。

    而他,打破了传统,创造了奇迹。

    八岁的千锤,说出去都没有人信!

    自然,他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忧,人心难测,很多势力都不想看到一个天才成长起来,尤其那个天才不属于他们。

    古往今来,也不知有多少英杰死在年少之时,无一不是心生妒忌之人所暗下的黑手。

    “没有!”

    张阳望向练武场,紧紧的盯着一个年轻人的背影。

    看上去,那人不过十六岁,但张阳却知道,那年轻人的修为深不可测,虽说还未超过自己,但总给他一股危险感。

    “嗯?!”

    云轩回头一看,发现张阳紧紧的盯着一处地方,转头望去,也发现了那名年轻人!

    “是他?”

    云轩微微一愣,对那年轻人似乎略有了解。

    “轩爷爷知道他是谁吗?”

    张阳见状,立马就认识到云轩必定知晓那人的身份。

    “他是昊天宗宗主的儿子唐擎,十六岁便突破到了百炼之境,是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当然,与你相比,他还是不如的!”

    云轩也是感慨,可随即想到了张阳,脸上笑容再次出现,得孙如此,夫复何求。

    “喔!昊天宗吗?”

    张阳略一沉吟,昊天宗他还是知晓的,是紫薇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属于一流势力。

    能够与昊天宗相抗衡的,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三四个门派,在大陆上,昊天宗可以说是个庞然大物。

    “不过,跟密地比起来,或许还不如吧!”

    张阳仔细一想后说道。

    “你知道密地?”

    云轩一惊,张阳给他的惊讶太多了,密地之闻也只有那些大门派的人才知晓,没想到自己这个年轻的后辈竟然知晓密地的存在。

    “怎么了?轩爷爷!”

    张阳一愣,觉得云轩有些大惊小怪了。

    “小凡,你听着,无论你现在修为多么高深,也不管你后面有多大的势力,你要记住,千万不要去惹密地,虽然密地也并不多,才十五个,但他们都是庞然大物,不是大陆上任何一个势力可以抗衡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昊天宗虽然看起来风光,但是到了密地的眼前,我敢保证,他们顷刻间便会毁灭,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轩神情严肃。

    张阳一听,也被震慑了一下,没想到密地的能量那么强大,自己或许是有些小看密地了。

    不过他倒并不担心,在知晓九龙戒可以藏人时,他便有了打算。

    日后要是遇到危险,可以将众人收入九龙戒内躲藏,里面浓郁的天地灵气也非常的适合他们修行。

    雷云豹便是在九龙戒内呆了一个半月,便已经突破到了三阶妖兽,连张阳也是大为吃惊。

    像白狮和虎白就更别说了,被雷云豹修炼的速度吓了一跳。

    “我知道了!轩爷爷!”张阳点点头,随后想起了什么,从九龙戒内拿出了一些东西,“轩爷爷,这些丹药你收着,千万别让人知晓,否则必将有杀生之祸。”

    “这是……破天丹?乾元丹?九转金丹?!……”

    云轩吃惊的说不话来,傻傻的望着张阳,他这回真的被震撼了。

    这些丹药无一不是地级以上,而能够炼制地级丹药的,据他所知也只有密地中人。

    “难道小凡与密地间有联系?”云轩暗想,也难怪他会这么想,无论从哪个角度来思考,都是这个可能。

    “轩爷爷别问我这些东西哪里来的,只要你收着,有利于你提高修为的,等灵儿修炼遇到瓶颈时,再让她服用丹药!”

    张阳说道。

    “好,轩爷爷相信你!你自己也千万保重,切莫让别人知晓你身怀重宝!”

    云轩严肃的点点头,将丹药收进了储物戒指。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出发了!轩爷爷不一块儿去吗?”

    张阳转头笑道,云轩点点头,慈祥无比,跟着张阳走了出去。

    玄天宗内部,一处休息室内,十九名青年静静的等在那里,他们所接到的指令只有“等待”二字。

    “吱”

    大门被推开,张阳走了进来,朗声道:“走吧,交流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你是谁?”

    “就是,你凭什么带我们?”

    “难道宗主让我们等的是你?不可能吧!一个小毛孩想带领我们?我没听错吧!”

    “就是就是!唯有李大哥才有能力带领我们!你一个小家伙还是滚远点吧!”

    “哈哈!”

    “……”

    众人齐齐大笑,丝毫没有将张阳放在眼里,想想也是,二十岁以下就突破千锤的,那个不是天才支流的。

    只不过他们遇到了一个妖孽,彻彻底底的妖孽,所以他们的命令很悲惨。

    “砰”

    张阳一脚将站在前头的青年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墙壁上,深深的凹了进去。

    “谁还有废话?”

    “嗯!”

    众人齐齐咽了口唾沫,不敢置信的望着张阳,他们认为最强的李大哥竟然被眼前的少年一脚踢飞,而且连还手的余力都没有。

    这世界疯了吗?他们无不想到。

    “没话了就跟我走,要不是你们宗主叫我帮忙,我还懒得趟这浑水呢!”

    张阳冷笑一声,当先走了出去。

    “走吧!”

    “是啊,连李大哥都不是对手!我们还是快点跟他走吧!”

    “是啊是啊!我们也都是为宗门争光,不要计较了!”

    “……”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随后都陆续跟了上去。

    唯有墙角下的那名青年,垂头丧气的跪在那里。

    败了,他败了,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是天才,高人一等,如今却被一个八岁的少年轻而易举的打败了。

    是自己修为不够高吗?还是自己不够努力?

    青年沮丧,这时张阳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说道:“你想变强吗?”

    “想,我想变强,求你教教我!”

    青年并没有怨恨张阳,相反异常的尊敬张阳,高手,往往值得他尊敬。

    “你叫什么名字?”

    “李全!”

    “想别强,先跟我去参加交流大会,之后,我会跟你们宗主说,让你跟着我!”

    “是!”

    李全激动无比,变强是他一生的梦想,只要能变强,吃多少苦他都愿意。

    张阳咧嘴一笑,这样的青年很少了,不怨恨,只有想变强的念头。

    自己不介意帮他一把,也在此时,他也有了想要建造一个势力的想法。

    不过现在一些麻烦还没解决,这个想法只能往后了。

    练武场内,人流如海,杂声震天,热闹非凡。

    各大门派的高手纷纷聚集在各地的领地上,等待着交流大会的开始。

    玄天宗处,宗主秦颂微眯着双眼,与身旁的一名老者畅谈,似乎有什么喜事。

    “我说老颂,咱们也是几百年的交情了,不妨透露一下,你们派中都是哪些青年才俊呀?!”

    这名老者是一个二流门派的宗主,与玄天宗是盟友,与秦颂之间,更是铁一般的交情。

    现在这老者是靠着关系先来挖情报来了,也难怪,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就算是秦颂,也是想着怎么去挖对方的情报,要知道,事先知晓对方的人员,对自己一方可是有非常巨大的帮助的。

    可以事先计划好迎敌之策,不然到时候很可能会输的一败涂地。

    交流大会的名额都是预先设定好的,每一个门派之间比试都是按照名单的顺序来进行,无法预测。

    “嘿嘿,我说老王,你这份心思还是收起来吧,我们的关系再怎么着,我也不能拿玄天宗的声誉来卖啊!”

    秦颂嘿嘿一笑,原本他还真有些担心,凑不齐二十名千锤,到时候在众多门派中可是抬不起头了。

    恰好云轩的后辈中刚好有一人是千锤,而且还是二十岁以下,感觉是上天给他的及时雨一般。

    解决了他的难题,不过当他知道张阳才八岁时,还是被震惊了好几天。

    实在无法想像,是一个怎样修为的人,才能培养出这么一个妖孽人物来。

    比多数人修炼要快,悟性高,都可以称之为天才之流。

    但如何超过任何人,悟性如同深渊,这就不再是天才,而是妖孽。

    一个彻彻底底的妖孽。

    紫薇大陆上虽说各种体质无数,但从未有一个体质的修炼速度有张阳这么快的。

    他甚至觉得,张阳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体质,只是还未被发现罢了。

    也亏得秦颂的智慧,张阳还真是一个特殊的体质。

    一个可以令整个宇宙颤栗的体质――天道神体。

    虽然只存在于传说,但不可否认,它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体质。

    但张阳却知晓,自己的体质并非宇宙第一,在他的前头,还有极为神秘的三大体制,连他都不知晓。

    当他想到自己的修炼速度都这么快时,再想到那三大体制,真的无法想象逆天到什么地步。

    “老颂,这你就不地道了!那我就透露给你个消息,这回我们乾元宗领头的可是一位十四岁的千锤喔。”

    老王嘿嘿一笑,显得有些自得。

    确实,一个十四岁的千锤,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称得上是天才,是大门派重点培养的对象。

    “喔!”

    秦颂也是一惊,没想到乾元宗竟然收到了这等天才人物,一想到自己门派内的弟子,长叹口气。

    确实无法相比。

    要不是张阳的出现,或许脸面都将丢尽了。

    一个大门派竟然拿不出一个像样的天才,是该被其他门派所取笑。

    “八岁的千锤!想必你们会惊讶死吧!”秦颂暗道。

    秦颂不知,这是将张阳往火坑里推,没有一个宗派愿意见到如此妖孽,不出意外肯定会将他暗杀于摇篮之中。

    一旦成长起来,不可想象。

    在他的心中,只要玄天宗挣足了脸面,就是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一点都不在乎别人。

    而张阳怎会不知危险,可是他会怕吗?要是他怕,也不会答应秦颂的请求了。

    他根本不怕,怕的也应该是那些门派,自己孤身寡人一个,要么一击必杀,不然等自己逃脱,绝对是疯狂的报复。

    况且,自己与那些门派也是无冤无仇,没有必要特意的针对自己,相反,还会有不少门派交好自己。

    往往许多明惠的宗主,都会做长久的考虑,只要那些蠢材,才会做出不理之举。

    “那真是要恭喜你们了!”

    秦颂拱拱手,表示恭贺。

    “哪里哪里!”

    老王咧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十四岁的千锤,想想都觉得开心。

    “交流大会开始,请各位选手入场!”

    这时,举办人高喊,交流大会正式开始。

    “入场!”

    陆陆续续的,一个个队伍走进场内,身着都是不同的服装,表示着各大势力。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便是玄天宗的队伍,一名少年带头,着实惊掉了众人眼睛。

    “那小孩是什么人?难道也是选手?”

    “不可能吧,难道是老颂的私生子?这回让他带队?”

    “很有可能,玄天宗是真的落寞了,竟然让个小屁孩带队!”

    “……”

    众说风云,各大势力间的掌门都与长老们暗自商量,都觉得玄天宗已经失去了二流势力的地位了。

    也不怪他们,谁会想到一个八岁的千锤武者呢?

    当然,其中有些眼尖的高手还是存在的,比如说大路上第一势力天道宗。

    宗主盯着张阳,皱眉思索,总觉得张阳不是表面看上去的弱小。

    “老祖,你怎么看待那名少年!”

    “绝非池中之物!他日必将龙游于九天!”

    宗主一惊,从未想到老祖的评价会这么高。

    其实老祖比他更惊讶,八岁的千锤,得拥有多么高的天赋。

    张阳似乎察觉到了老祖的目光,转头朝着天道宗的方向望去,一眼就望到了老祖。

    “咦,好敏锐的感知!”

    老祖一阵惊讶,报以一个微笑。

    张阳见状,也是一个微笑面对,既然对方没有恶意,自己也没必要得罪他。

    “小天,交好这名少年,天道宗有朝一日或许还需要他的帮助!”

    “老祖!”

    宗主惊呼,没想到老祖会吩咐自己这番话语。

    “你没听到我的命令吗!”老祖一阵恼怒,宗主立马乖乖的低下头去,不发一语了。

    其实老祖也是一种直觉,神王境界的直觉那是非常灵敏的,对未知的事总有一些预兆。

    也在同时,有些眼尖的人都纷纷告诫自己的后辈,只能交好,不可得罪。

    至于扼杀,只有那些所谓的二流势力才会生出这种想法。

    张阳观察着众人的目光,暗自冷笑,想杀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份能耐!

    “请各门派的领队上前抽签!”

    举办人再次高喊,张阳等领队纷纷上前。

    “好了,下面汇报各宗派之间的比试名单!”

    “天道宗对浩瀚宗!”

    “乾元宗对山海们!”

    “苍蓝阁对星海门!”

    “飘渺殿对秦皇门!”

    “多宝宗对上清殿!”

    “……”

    举办人高喊着,三十六个门派,刚好分成十八组。

    “交流大会依旧采用往年方式,比试十场,赢六场以上便可晋级,之后再进行抽签比试!”

    “比武之间,刀剑无眼,难免受伤,但却不可置对方于死地,违者杀无赦!”

    “现在,比试开始!”

    ――――――――――――――

    求推荐,收藏!谢谢!

    ------------

    038.龙腾

    更新时间:2012-05-03

    “第一场,破天宗对轩雨门!”

    “请第一场选手上场!”

    破天宗内走出一名青年,身高六尺,虎背熊腰,背附一把狼牙锤,宛若一个野人。

    而轩雨门内,则走出一名略微矮小的青年,身高才五尺有余,体格瘦小。

    相比之下,破天宗的青年要略胜优势了。

    “破天宗叶罗!”

    “轩雨门秦风!”

    “请!”

    “请!”

    双方同时拱手,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开始!”

    举办人一喊!

    “破天无双!”

    叶罗一上来便是一招绝技,挥起狼牙棒轰向秦风。

    “哼!”

    秦风一声冷哼,顺势一闪,一剑刺向叶罗的颈部。

    “嘿嘿!”

    叶罗嘿嘿一笑,空中一个转身,躲过了秦风的一击,狼牙棒挥击二区,刚好跟秦风的利剑相碰撞。

    “噗”

    秦风大意之下受了些小伤,张口一口鲜血。

    “好强大的力量!”

    秦风暗惊,他明显感觉到对方并没有使用真气,而是肉体的力量。

    单纯肉体的力量便拥有这等威力,自己似乎一点赢的把握都没有。

    “轩雨第三式――清风柳绿!”

    剑气如春风,看似没有杀伤力,实则凶险万分。

    “好剑法!”

    张阳暗赞,清风柳绿明眼看上去只是一招,但他的变数却极其复杂,可攻任何一个地方,创造这招剑式的人也是一个人物。

    叶罗神色凝重,举起狼牙棒暗输真气。

    “嘿,看我的狼牙七式!”

    叶罗在场上飘忽不定,稍有机会便攻向秦风。

    而秦风则是冷静面对,清风柳绿频频施展,与他周旋。

    “秦风要输了!”

    张阳在一旁说道。

    “师傅,为什么这么说?秦风不是轻易的就接下了叶罗的招式吗?怎么会输!”

    身旁,李全疑惑。

    “呵呵,叶罗从一开始便没有用真气,使用的都是他肉体的力量,而秦风则不断的在消耗真气,持续下去,等待真气耗尽,秦风只有输!”

    张阳很耐心的解释道。

    “难道一点赢的机会都没有?”李全暗惊,没想到张阳的观察力这么了得,而且似乎拥有不少的战斗经验。

    可是这可能吗?才八岁,就比自己还丰富的战斗经验?

    “有,只有一个机会,如果他能使出轩雨剑法的第四式,或许还有一丝希望。不过我见他似乎还未领悟第四式的奥义!”

    张阳说的没错,秦风确实只领悟了前三式,第四式怎么领悟也无法悟通。

    但对于轩雨门门主而言,秦风已经是不可多得天才了。

    想当初自己领悟第三式,也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

    而秦风,才短短的五年,将近自己一半的时间。

    “喔!”李全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师傅怎么知道还有轩雨剑法还有第四式的?”李全不解。

    张阳看了一眼李全,摇了摇头,轩雨剑法总共二十三式,或许轩雨门内也就十八式吧,剩下的五式估计也已经失传了。

    张阳猜的没错,轩雨门确实只拥有前十八式的剑法,但就凭这十八式,他们就站立在了一流势力之中,可见这剑法的深奥。

    而张阳之所以知晓,那是因为他的九龙戒内有全本的剑法。

    当然,他不会拿出来!跟轩雨门非亲非故的,为何要拿出来!

    “哈哈,狼牙第七式――野蛮一击!”

    叶罗一个跨步,来到了秦风的身后,反手便是一击。

    “不好!”

    秦风变色,匆忙之下使出了还未成熟的第四式――飞花雪月。

    “轰”

    剧烈的爆炸声将两人同时震飞了出去,昏迷不醒。

    “风儿!”

    “罗儿!”

    两边的宗主都是大惊,不顾场合的瞬身到了两人的身旁,查看了下伤势。

    “幸好,没有大碍,风儿这孩子,没想到已经初步领悟了飞花雪月,比我当年强上不少啊!”

    “没想到轩雨留香的弟子竟然有如此悟性,罗儿的狼牙第七式的力道可是相当恐怖的,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幸好罗儿没事,平手一场!”

    两人同时将弟子送回了治疗处。

    举办人上前,大声道:“因两方同时失去战斗能力,平手!”

    “哼,叶罗师兄这么辛苦,才打了场平常,太亏了!”

    “就是,那秦风有什么资格与叶师兄打成平手!”

    破天宗内议论纷纷,都觉得这场比试运气太差了,觉得不公平。

    而轩雨门一方,则是暗自庆幸。

    轩雨门与破天宗同属一流势力,但却没有破天宗势力雄厚,一直被破天宗压了一头。

    “没想到会是平手,那秦风也是悟性极佳,竟然匆忙之下能够领悟第四式的奥义!”

    张阳也是被结果惊了一下,不过他可不怎么在乎,他要做的便是带领玄天宗弟子打进九强便可。

    这也是秦颂的主意,他没指望进入四强,能进入九强,已经是感天谢地了。

    “比试继续,请下场选手上场!”

    “林山!”

    “凤冥!”

    “比试开始!”

    ………………

    比试一场接一场的进行着,直道第十场结束。

    没有意外,破天宗击败了轩雨门,进入了九强。

    而轩雨门也对这个结果没有什么意外,破天宗确实要比他们强上不少,输了也没什么好丧气的。

    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弟子们能够在这一场比试中领悟一些道理。

    “下一场,天道宗对浩瀚门!”

    “终于迎来了这一场了,没想到提前上演了决赛!”

    “是啊,我也没想到,紫薇大陆最强大的两个门派竟然在预赛就遇上,确实罕见!”

    “你们说谁会赢?”

    “不好说,虽然天道宗是第一门派,但是浩瀚门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我们静观其变吧!”

    “嗯,接下来将是一场龙争虎斗啊!”

    ……

    众人议论纷纷,都期待这两大宗派之间分出胜负,谁强谁弱。

    “小凡,好好看着,这两大宗派间的较量,对你也有帮助!”

    云轩在张阳的身旁说道。

    “嗯,我知道!”张阳点点头。

    天道宗、浩瀚门!

    这两个庞然大物他是知道的,谁强谁弱,确实值得一看。

    至于对自己修为有帮助?他不可这么认为。

    在这世上,能够指点自己的,似乎还未出生呢。

    “双方选手上场!”

    “天道宗龙腾!”

    “浩瀚门李浩天!”

    “请!”

    “请!”

    双方剑拔弩张,还未开始,便已经是在暗中较劲了一把。

    真气碰撞,千锤六重天才能使真气外放。

    “不错!”张阳暗自评价。

    “开始!”

    “喝!”

    李浩天先发制人,一声轻喝,一道真元剑气飞向龙腾。

    “哼!”

    龙腾冷哼一声,反手一剑,轻而易举的就将剑气击散。

    “风云十八式!”

    李浩天脚踏神秘步法,速度之快令人乍舌,瞬间便来到了龙腾的身前。

    “游龙九式!”

    龙腾临危不乱,施展奥义绝学,对上李浩天的风云十八式。

    九式对十八式!

    以数字而言,李浩天占据绝对的优势。

    但论威力,游龙九式要强胜于风云十八式。

    “给我死!”

    李浩天挡下龙腾的一击,挥剑而下,目标――龙腾的胸前。

    置人于死地?!众人同时生出想法。

    “想让我死,你还没那资格!”

    龙腾冷笑,一手向前。

    “什么?他要徒手接玄级神兵?!”

    众人一愣,见到龙腾的动作,都是大惊失色。

    徒手接玄级神兵,这肉体的强悍度可是要非常之高的,不然会被神兵所伤。

    “什么!”

    李浩天也是变色,没想到对方会徒手去接神兵。

    “喝,游龙第九式――龙游在天!”

    龙腾一把抓住神兵,但他的肉体还是不够强悍,神兵刺透了他的手掌,但却停止了前进。

    “噗”

    李浩天倒飞出去,没想到对方竟然以两败俱伤的打发,失算了。

    “第一战,龙腾赢!天道宗先赢一场!”

    “师兄威武!”

    天道宗内,众弟子齐齐高呼。

    能够压住浩瀚门的气焰,比什么都开心。

    “腾儿,下次切勿这么鲁莽行事!”

    天道宗宗主教育,刚才见到龙腾徒手去接神兵,也是紧张的将心都提了起来。

    龙腾可才十五岁,就拥有了千锤六重天的实力,这份资质也是极其罕见的。

    万一出什么事,他可真是心疼死了。

    因为有规定,场内在比试时,各方宗主都严禁进入,以免破坏比试的平衡。

    “龙游九式?不错的功法!”张阳笑道。

    “功法?师傅,那不是武技吗?”李全纳闷,为什么师傅说的总是不切实际的呢。

    “呵呵,谁说功法就不能是武技了?”张阳苦笑,道,“他所修炼的并非是天道宗的功法,而是他自身的传承功法龙游王决,龙游九式只是他修炼到一定程度,所附带的一个技能罢了,因此龙游九式也可以称之为功法。明白了吗?”

    “喔,明白了!”李全点点头,随即道,“师傅怎么知道那么多东西呀!”

    “给我闭嘴,还想不想修炼了!”

    张阳双眼一瞪,李全便乖乖的低下头去,不敢再说话了。

    李全虽叫张阳为师傅,但张阳却并未有收徒的念头,也纠正过好几次,别再叫自己师傅了。

    可惜李全不听,还一个劲的叫着,听着听着也就随他了。

    “下一场准备!”

    ――――――――――――――

    兄弟们,还等什么,开始高潮,红票、收藏、点击都快来吧!

    觉得此书精彩,符合你胃口,就请小小的打赏100纵横币吧!

    太子在此多谢了!

    ------------

    039.轰动

    更新时间:2012-05-04

    天道宗,浩瀚门,两个门派之间的比试可谓是万众瞩目,紫薇大陆上几乎所有的武者,都想知道,这两个门派到底孰强孰弱。

    虽说天道宗在紫薇大陆上一直被尊崇为第一门派,但是根据最近的一些暗道消息。

    浩瀚门,已经拥有了足以抗衡天道宗的实力。

    这个第一的位置,或许即将易主。

    这一届的交流大会,将会彻底解开这个谜底,到底谁才是大陆第一。

    “第十场,准备!”

    比试已经进行了一个上午,天道宗与浩瀚门之间的对决异常的激烈,到现在刚好都是四胜一平。

    这最后一场的比试,是最为重要的一场,不管哪方输了,都是对大陆的一个震动。

    因为,照往年以来的记录,天道宗与浩瀚门之间,从未经历过这么持久的比试。

    通常都是以七场至八场之间,便决定了胜负。

    不过这次的交流大会,也已经突显了浩瀚门的实力,确实已经拥有了堪比天道宗的力量。

    天道宗休息处,宗主陈道天眉头紧皱,这个结果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之外。

    他暗中也调查过浩瀚门的实力,发现确实比以前强上了不少,但却没有想到,已经可以跟自己的天道宗抗衡了。

    “刑儿,这回为师允许你使用那招,务必取胜,天道宗的地位不可动摇!一切就要靠你了!”

    陈道天对着身旁的一名青年说道,这名青年正是他的儿子陈天刑。

    十七岁,已是百炼二重天的修为,是天道宗当之无愧的年轻一代第一人。

    放在紫薇大陆上,也是极少见的天才人物。

    但若放入密地,他也只是众人眼中稍有天赋的普通人罢了。

    以此也可以看出,密地中的天才人物是多么的可怕。

    实力不容小觑!

    “是,爹!孩儿不会辜负父亲的期望的,天道宗!必胜!”

    陈天刑一脸的鉴定之色,气息沉稳,健步飘渺。

    “嗯?!”

    张阳见状,沉吟起来,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种步法,一时竟想不起来。

    “先看看再说!”张阳暗道。

    “天道宗陈天刑!”

    “浩瀚门司徒浩南!”

    双方一上场,便互用气势压制对方,两人皆是百炼二重天的修为,不分伯仲。

    同时这二人还是两大宗门之主的子嗣,两人的交战,相当于两个门派间的较量。

    这一战,谁若胜出,谁就是天下第一!

    这一点,在场的众人心中都很明确。

    浩瀚门内,宗主司徒忘语沉稳而坐,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对这一战,他有足够的信心,这一战之后,浩瀚门将取代天道宗的地位,成为大陆上新的第一。

    “请!”

    “请!”

    两人同时拱手,双眼都死死的盯着对方,脑内不断思索着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一刻……

    二刻……

    三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始终一动不动,静待对方的动作。

    “凡少爷,这两人为什么一动不动啊,这不动还怎么分出胜负啊!”

    一旁,李全按耐不住了,都过去几个时辰了,两人也没交手,实在考验人的耐性。

    “这一战,谁先动,输的一方便是先动的一方!”

    张阳为他解释道。

    “为啥?!”

    李全不解,世上还有这种说法吗?不可能吧,自己怎么没听过!

    “你仔细看着便是!这将是巅峰的一战!不容错过!”

    张阳微笑,但看他的脸色,却没有多少在乎。

    “喔!”

    李全似懂非懂的再次点头,站在一旁不说话了,静待事态的发展。

    “小凡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能够看出这结局!”

    张阳身旁,云轩则是被张阳刚才的话语所惊。

    他未曾想到,一个少年竟然拥有如此凌厉的眼神,竟能看出结果。

    没错,这一战,谁先动手,谁就输了!

    在场的众多高手都深知这一点!

    谁先按耐不住,便是这场战斗的关键!

    “刑儿这孩子,总算有些进步了!”

    天道宗内,陈道天开怀,儿子进步,他做老子的自然高兴。

    “浩南进步了啊!”司徒忘语也是一阵感慨。

    能够见到自己的孩子成长,进步,任何父亲见了都会高兴。

    这已经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了。

    “浩瀚门,输了!”张阳一阵轻语。

    可惜,即便他在轻语,通神境界的高手听力不容想象,都清楚的听到了张阳的话语。

    “嗯?这少年不简单!”

    “不错,此子他日必将是一方豪杰,司徒浩南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便被他察觉了!”

    “……”

    “老祖果然没有看错,交好此子,对我天道宗的未来必有好处!”陈道天暗道。

    “若是浩南有他一半就好了!”司徒忘语轻叹。

    这一战,浩瀚门输了!

    “喝!”

    司徒浩南一阵大喝,袖中飞出无数银针,散发寒芒。

    “青云剑法!”

    陈天刑挥起长剑,一道道剑气飞向司徒浩南,数之不尽,用之不竭。

    “浩瀚无边!”

    司徒浩南双手不断变化,仿佛拥有了千只万只手掌,纷纷击溃陈天刑的剑气。

    “哼!”

    陈天刑一边施展剑气,一边脚踏神秘步法逐步前进。

    “凌波微步!”张阳一愣,终于想起来了这套步法。

    此刻陈天刑所使用的正是凌波微步,轻功的地级武技。

    “浩南撑住啊!”司徒忘语暗道,虽然结果已经知晓,可是他还是报了那么一丝希望。

    在还没有结果之前,人总会抱有期望,但往往迎来的都是绝望。

    “十方皆灭!”

    司徒浩南仰天一啸,浑身变的通红无比,周围的空间不断的躁动,仿佛随时会崩塌一般。

    “好小子,年纪轻轻竟然能够领悟这等上古绝学,令空间震动!只可惜,还未成气候,不然空间都将崩碎!”

    一些通神境界强者赞道。

    十方皆灭,上古绝学,大成之后,抬手间十方俱灭,成为飞灰。

    被称为禁忌绝学!

    没想到今日会在一名十七岁的青年身上展现,令众人着实震惊了一把。

    “十方皆灭吗?确实不错,不过陈天刑应该也有暗招吧!”张阳心中暗道。

    “神临降世!”

    陈天刑腾空而起,此刻的他仿若神明,浑身散发着阵阵光辉,神圣无比。

    “轰”

    大地碎裂开来,两记禁忌神通摧毁了练武场。

    最终,司徒浩南被击飞了出去,还是免不了落败的命运。

    “司徒浩南失去战斗能力,胜利者陈天刑!”

    “天道宗五胜四负一平,因此这一场比试,天道宗胜!”

    举办人高喊道。

    在以前,天道宗或许会高兴,但现在,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一则浩瀚门给他们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二则陈天刑施展了那一招禁忌神通,受了严重的内伤,必须尽快修养,否则下一场比试就难办了。

    “师傅,是真的耶,你怎么知道胜利者会是天道宗!”李全不敢置信的望着张阳。

    “呵呵,高手之间过招,往往都是一个瞬间罢了,谁先动,意味着谁露出了破绽,一旦露出破绽,就意味着失败!”

    “当然,这种情况也只在比试之中发生,若是生死决斗时,还需先下手为强才是王道!”

    张阳说道,还真怕李全以后跟人生死决斗还傻站着等对方先攻击,有必要为他强调一番。

    “知道了,师傅!”李全低下头,乖乖的立在一旁。

    “小凡这孩子我是越来越望透了!仿佛经历的,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还要多!”云轩不由感慨。

    那是当然的,张阳虽然只有八岁的年龄,但是他的经历,却是全大陆上最为悠久的。

    吸收了众多张阳的记忆,令他变得成熟无比,应付各种事物也是仅仅有条。

    “没想到,最终还是天道宗胜了,我还以为会出现什么意外呢!”

    “呵呵,你这家伙没安好心啊!”

    “你不也一样嘛,哈哈!”

    “……”

    很多关系较好的宗主之间相互洽谈着,都在讨论天道宗与浩瀚门的比试。

    “司徒浩南和陈天刑这两孩子真不简单,不过我更在意的还是玄天宗那名领头的少年,竟然能够一语道破关键,着实不简单!”

    “没错,我也发现了,这几十场比试下来,那少年还是站在那里,眼里一丝波动都没有,此子大才啊!”

    “嗯,没想到玄天宗竟然收到了这么出色的弟子,不知道他的修为如何!看他的年龄,顶多也就先天期的修为吧。不过规定说必须是千锤境界的,这可能吗?那么小的千锤。”

    “不可能也只能是可能,也许刚刚突破吧!八岁的千锤,大陆上将写上此子的名字了!”

    “……”

    其中,讨论张阳的亦不再少数,许多人都看到一条天龙蛰伏着。

    也有不少人暗叹,这份天资,太恐怖了,只能让他们羡慕。

    八岁的千锤确实天才,但如果八岁的千锤,却拥有涅槃境界的力量,不知道众人又会是一番什么想法。

    交流大会规定二十以下的千锤武者,但同时也包括百炼之境的,只要是二十岁以下,都可以参加比赛。

    张阳可不在意众人的看法,也不在乎别人是否会威胁到他。

    天地任我游!此刻的张阳便是这种心态。

    “你们在意的是那两人,可我在意的还是昊天宗的那名青年!”

    张阳转头望去,刚好看到那名青年坐在昊天宗宗主的身旁。

    唐擎,给他的感觉深不可测,远远超过陈天刑与司徒浩南。

    这时唐擎似乎有所察觉,转头迎上了张阳的目光。

    两者相望,唐擎报以了一个微笑。

    “此人很危险!隐藏的太过深厚。”张阳给唐擎的一个结论。

    “这小子不简单啊!”唐擎亦是如此。

    ——————————————————

    天道宗最终胜于浩瀚门,不过也是惨胜,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从容。

    现在的浩瀚门,就像天道宗咽中的鱼刺,卡的天道宗寝食难安。

    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天道宗也不例外。

    (本章完)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http://www.tangsanshu.com/taiguwudidi/106319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