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太古无敌帝 > 第9章

第9章

    “轰”

    一声巨响,从密林的某处传来。

    白毛灵狮动作一顿,立在一颗古树旁,颤抖不已,仿佛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背上的张阳亦是神情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西面。

    “六阶妖兽?!”

    张阳震惊,没想到这小小的密林之内,竟然有六阶妖兽的存在。

    五阶妖兽运气好确实能够遇到,但六阶妖兽不是能随随便便遇到的。

    即使遇到了,那也是你倒霉的时候了。

    五阶与六阶,虽然相隔一阶,但只有妖兽们最为清楚,这一阶意味着什么。

    就像天与地,永远不可能平齐,一个高高在上,另一个只能在下。

    六阶无敌,这是妖兽们都知道的一个道理,意味着六阶妖兽的强大,不是五阶的妖兽可以抗衡的。

    举个例子,就说一百头五阶妖兽对上一头六阶妖兽,那也只有被残杀的份。

    仅仅相隔一阶,质却完全不同,根本无法相比。

    “要真是六阶妖兽,那又是什么人在跟他战斗呢?莫非还有另一头六阶妖兽?!”

    望着那个方向,张阳烦躁不断,两头六阶妖兽同时出现的概率,太低了!

    “如果不是妖兽,那只有武者了。破天之境的武者吗?”

    张阳自语,自己的父亲也是破天之境的武者,破天到底有多强?

    “白狮,你在这里等我,我前去看看!”

    “皇,不可以!”

    白毛灵狮惊恐万分,要是皇者出现了意外,他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张阳轻道。

    “嗖嗖”

    张阳跳上枝头,快速朝着西边奔去。

    “吼……”

    “吼……”

    白毛灵狮不住颤抖,六阶妖兽的威压太恐怖了,根本抵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

    这是天生的威压。

    ――――――――

    密林西边,树木林天,一轮洁白的明月立在高头,照耀着这片漆黑的森林。

    “轰”

    巨响扔在不断响起,一颗颗参天古树接连倒地,绵延数里。

    “嗖”

    张阳跳上一颗枝头,远远的望去,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巨大的身影,正在不断的撞击树木。

    随着他到一处,那一处地方就会被夷为平地,恐怖至撕。

    “好恐怖的破坏力!”张阳暗赞。

    自己要是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也就不会置大伯于危险之中了。

    说到底还是力量不够强大,除了提升实力还是提升实力。

    “必须在回去前突破千锤之境。甚至更高!”张阳暗自发誓。

    双拳紧握,张阳不甘的脸色再次浮现,嗖的一声往前奔去。

    “吼……”

    “人类,把通灵草还给我,我可以既往不咎,任你离去。”

    一头白色老虎嘴角溢血,望着眼前的人类,充满了不甘与愤怒。

    “别……别做梦了……就算我死,也一定要将通灵草带回去。”

    另一边,一名人类武者气喘不断,手握一把利剑,浑身是血,身上到处是伤,苍白的脸色让人看了不由感到害怕。

    “吼……那你就去死吧!”

    白色老虎怒吼,再次攻向那名武者。

    “难道我这把老骨头今天就要交代在这边?可怜我那孙女,还需通灵草前去医治。”

    武者惨笑,满头白发随风飘扬,布满皱纹的脸显得凄凉无比。

    “轰”

    一人一兽再次对上,激烈的冲击不断的毁灭周围的树木,真气不断,兽吼不绝。

    “六阶妖兽――通灵白虎!”

    张阳终于来到了这边,看清了那具身影的真身,赫然是稀有妖兽通灵白虎。

    通灵白虎乃是神兽白虎的后代,拥有强大的神通,战力更不是普通的六阶妖兽可以比拟的。

    六阶的通灵白虎,仗着神通,绝对可以和七阶妖兽一拼。

    “破天武者吗?”

    张阳转头望去,看向那名人类武者。

    能够让比拟七阶妖兽的通灵白虎伤的如此之重的,也就只有破天巅峰的武者了。

    张阳没敢把那名武者想的更高,要是他拥有更高的实力,也就不会被通灵白虎搞的如此狼狈了。

    “吼……”

    “虎啸震天!”

    “乾坤一式!”

    一人一兽各自施展绝学,威力席卷八方,风暴不断。

    “果然够强!”张阳暗赞。

    “噗”

    武者大口吐血,本来就已经伤的很重的他,再次被通灵白虎的攻击打伤。

    鲜血直流,武者再次勉强的站了起来,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悲凉与遗憾。

    “通灵草,我那可怜的孙女啊!”

    武者仰天长叹,老泪横流,似乎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人类,去死吧!”

    通灵白虎扑向武者,准备进行最后的一击,结束掉他的生命。

    武者急闪,从一头到另一头,行踪变化不定。

    “年轻人,可否帮在下一个忙?”

    武者望向张阳,身为破天之境的他早已发现了张阳的存在。

    “嗯?!”

    张阳皱眉,随后自嘲一笑,是自己太过自信和大意了啊!

    这个世上,自己还没有到无敌的时候!

    “请说!”

    “将这通灵草送往中州紫家,让家中的炼丹师将其炼制成功,为我的孙女治疗身上的疾病。”

    武者恳求,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让张阳代他将这通灵草送往紫家,或许自己的孙女还有一线生机。

    “通灵草?你是要炼制凤天丹?”

    张阳思索,知道了通灵草的用处,通灵草是炼制凤天丹的主药。

    而凤天丹最大的药效,就是能够令一名女子百毒不侵,百病剔除,拥有一身完美的体质。

    “你知道凤天丹?”

    武者不敢置信,这眼前的少年会知道凤天丹的存在?

    “知道!”张阳点头。

    “不过,就算你要炼制凤天丹,似乎也没人能够做到呀?大陆上最顶级的炼丹师也才六品,根本无法炼制凤天丹!”

    “凤天丹属于地级二品的丹药,你应该知道炼制有多困难。”

    张阳不解,大陆上根本没人能够炼制凤天丹,就算材料齐全也是如此。

    “嗯?莫非是密地中的人?”

    张阳暗想,也就只有密地中的人有那能力吧,密地中也一定有炼丹师的存在,而且品级极高。

    “小友只要将这丹药送到中州紫家,丹药之事,自会有人炼制。拜托了!”

    武者再次恳求,对他来说,时间已经不多了,随时都可能命丧通灵白虎手下。

    “你说的能够炼制丹药的人,是密地中的人吗?”

    张阳发问,他现在迫切的想要了解密地,这个大陆上最神秘的存在。

    “什么?!”

    武者大惊,被张阳的话语所惊到,密地的存在,在大陆上也极少数人才知晓。

    眼前的少年到底是什么人?莫非他也是密地中出来的?

    似乎是呢!瞧他的年纪,也就八九岁,却已经拥有了先天之境的修为,也只有密地中的人有这个能力吧。

    “是!”

    武者没有隐瞒,他将张阳也人做了密地之人,对于密地中人,这种秘密根本不算是秘密,索幸承认。

    “好吧,我答应你。”

    “嗖”

    武者将通灵草抛向张阳,张阳顺手接住,不过却引来了麻烦。

    “小子,将通灵草还给我。”

    “嗯!”

    张阳双眼一瞪,这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凶恶的通灵白虎瞬间老实的不得了,乖巧的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仿佛遇到了恐怖的存在。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武者暗惊不已,眼前的景象令他浮想联翩。

    “老伯,给你!你快点离去吧,这里我会收拾干净的。”

    张阳将通灵草丢还给了武者,而自己则走到了通灵白虎的身前,一手摸着他的虎头。

    “多谢!老夫紫天都,小友以后若是来到中州,请上紫家一趟。”

    武者也不废话,接住通灵草后就离开了。

    “吼……”

    通灵白虎似有不甘,张口轻吼了一声,却不敢追。

    “好了好了,一株通灵草而已,别难过了,喏,这是十瓶破天丹,价值超过那株通灵草了吧!”

    通灵白虎流着哈拉,傻笑不已,一株通灵草换了十瓶破天丹,赚翻了。

    “要是每次都这么赚就好了!”

    通灵白虎暗想。

    他也只能想想了,别的不说,就眼前的少年是他们的皇者,他就不敢将主意打到他的头上。

    那绝对是寿星老上吊――嫌命长。

    “以后丹药有的是,别一副死样子,你可以幻化人形了,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

    张阳说道,有了这么一个超级强者跟随,自己回去以后麻烦可以减少很多呢。

    通灵白虎猛点头,瞬间化成一名中年男子,虎背熊腰,高大威猛,一个铁铮铮的汉子。

    “以后有福了!”通灵白虎暗想。

    换做谁都会这么想,能够随随便便扔出地级丹药的,绝对还有更好的丹药存在。

    “以后就叫你虎白吧!不离你的白虎本身。”张阳道。

    “是,皇者!”虎白恭敬道。

    “走,随我离开这里。”

    “是!”

    两人同时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片残骸。

    一道身影及至。

    “哼,真是跑得够快啊!不过就算你跑的再快,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神秘人大怒,一拳击倒一颗古树,身影一闪,追了上去。

    珈蓝关,地势险峻,四面环山,易守难攻,是楚国与赵国的交界处。

    两国常年驻军在此,都是为了提防对方发起进攻,不至于自己一方措手不及。

    如今的两国关系尚且良好,并未有什么地方不为和睦,驻扎的军队也是彼此略有往来。

    北风呼啸,张阳骑着白毛灵狮极速奔驰,身旁虎白亦跟他平行前进。

    不得不说六阶的妖兽确实强大,跟着自己似乎并未尽力,瞧他脸上的轻松之色就能看出。

    “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这样的实力呢?”

    张阳抬头仰望星辰,不到破天之境,终究不能算是强者。

    涅槃与破天,虽相隔一阶,但是力量却是天差地别,就跟五阶跟六阶的妖兽一样。

    一旦突破到破天之境,速度、力量、真气、灵识,都会发生质变,变得强大无比。

    “少爷!你怎么了?”

    虎白看到了张阳那忧愁的脸色,关切的问道。

    原本虎白与白狮一直称张阳为皇,张阳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命令他们叫自己少爷,以至于不必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没……我没事!”

    张阳暗囧,摇了摇头,目光再次坚定起来。

    有些事,不必刻意去想;有些事,也不必急着去做。

    只要自己变得足够强大,到了那一天,什么事都可以轻易的完成。

    “少爷,身后的那条杂鱼怎么处置?我们就快到珈蓝关了。”

    这时虎白忽然想到了身后的那条杂鱼,不由的出声询问。

    要是换做是他,绝对会毫不留情的将其击杀。

    不过他不明白为何少爷明明知道,却不动手解决呢?

    “不必管他,等到了珈蓝关再说。那条杂鱼翻不起什么风浪的。”

    张阳嘴角露出一丝弧度,对于身后的跟踪者一点也没有在意。

    从白凤城离开,他就发现了身后一直跟着一个身影,准确的说是两个,另外一个突然就离开了,张阳也就没多想。

    至于这个一直跟着自己的,应该就是那个白凤城内的“魔”吧。

    “凤凰楼吗?”张阳暗想。

    也就只有在那时候自己等人露过面,或许就是在那时盯上了自己等人吧。

    不过有一点他不明白,照先前的情况来看,他的目标应该是云灵才对,为何一直跟着自己,而不去追云灵呢?

    “莫非他转了性子?”张阳无耻的想着。

    想到这,他自己也被自己的想法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快到了呢,少爷,已经看到城墙了。”

    “嗯!”

    两人一兽非常默契,再也没有去提那个跟踪者,自顾自的向前奔去。

    而在他们身后,那名跟踪者仍旧不知所谓的紧追着,根本不知道前面的路有多危险。

    “该死的,才先天境界的小子怎么有那么快的速度。”

    “一定要追到他,这小子身上一定有不少的好东西,不然年纪轻轻怎么可能修炼到先天之境的。”

    神秘人一咬牙,拼了命的飞奔着,速度竟然再次提升,隐隐约约达到了白狮的速度。

    ——————————————

    “什么人?”

    珈蓝关外,守卫们突然见到两道身影出现,怒喝一声,以表示自己的存在。

    “风云城云家——张阳。”

    白狮身上,张阳简单的回答道,他虽然恨云家的众人,但却不恨云家这个家族,毕竟自己体内的鲜血还是流淌着云家的。

    “风云城云家?”

    其中一名守卫的皱眉,他倒是知道云家这个家族,在楚国也算是个大家族。

    不过一个大家族的子弟,过珈蓝关干吗?云家的生意似乎没有在赵国的呢。

    “难道是奸细?”

    守卫无限yy的想着。

    “对了,刚才可有一名老者和一名少女进入珈蓝关?”

    张阳这时想到了雷叔和云灵,按照移动的速度,他们应该已经进入了珈蓝关才对。

    “你说的可是一名叫云灵的小姑娘?”

    其中一名守卫的脸色很难看,仿佛吃了苍蝇一般。

    张阳一听,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这么说来云灵他们应该已经进入珈蓝关内了。

    可是看到守卫那比吃了苍蝇还难看的脸色,就知道事情绝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没错,他们现在在哪?”

    张阳运起龙元之力,大吼一声,震得十名守卫站立不稳,这算是最轻的,做威慑最好不过。

    要是张阳真运力,十名守卫早被活活震死了。

    “他……他们……”

    守卫们面面相觑,脸上惊恐万分,被眼前的少年的实力所震撼。

    单单一声怒吼竟然让自己等人站立不稳,太恐怖了。

    “快说!”

    张阳大怒,他现在更是心急如焚,看他们吞吞吐吐的模样,就知道云灵两人肯定出事了。

    “他们被赵国的珈蓝关总兵——白珲带走了。”

    其中的一名守卫被吓的跪了下来,大声呼喊着。

    “立刻带我去,不然我马上杀了你!”

    张阳来到守卫身前,一把长枪顶住了守卫的咽喉,深红的眼睛预示着他现在极为愤怒。

    杀气弥漫,惊得几名守卫脸色苍白,仿佛见了鬼怪。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有那么强大的杀气?”守卫们心中暗想。

    默默祈祷,这位少年杀神不要为难他们,不然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是,是!”

    被枪顶住的守卫脸色苍白无比,额上汗珠不断低落,惶恐到了极点。

    从枪头上传来的杀气与枪本身的锋芒,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谁都怕死,守卫自然也不例外。

    守卫战战赫赫的领着张阳朝着一处地区走去,那是赵国的驻地。

    “前面那顶最大的帐篷,就是白珲的住所了。”

    守卫颤抖的指着一个帐篷,哆嗦的不得了。

    “你最好不要骗我,否则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取你性命。”

    张阳扫了他一眼,立刻施展神虚步朝着那顶帐篷而去。

    身后的白狮和虎白也是威胁的望了眼守卫,齐齐跟了上去。

    “放,快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

    “放开我家小姐!”

    “砰”

    “噗”

    远远的,张阳就听到了云灵的呼叫声,话中带着哭腔,明显受到了委屈。

    张阳大怒,他如何不知道这些士兵的想法,常年驻扎在此,身心欲望有多强烈,换做谁都能想到。

    肯定是见到了云灵的美貌,心中的欲望燃烧了起来,想要发泄。

    “一定要赶上啊!”张阳急道。

    “哈哈!小丫头,你就从了老子吧,老子保证让你欲仙欲死哈!”

    “哈哈……”

    帐篷内传来一个粗狂的声响,还有一群士兵yd的声音。

    “你,你们不得好死,张阳哥哥不会放过你们的。”

    云灵哭着,身上的衣衫已被撕裂,露出玉般的肤色。

    “真是个极品啊!”

    猥琐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旁,雷叔倒在地上,生死不明,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总兵,竟然是千锤六重之境的武者,对上他,雷叔一点胜算都没有。

    “哈哈,你就不用大吼大叫了,乖乖从了老子。你那个口中直喊的张阳哥哥,是不会来救你的。”

    白珲无耻的大笑着。

    “是嘛?”

    白珲的笑声戛然而止,目瞪口呆的望着帐篷内突然出现的身影。

    目闪寒光,杀气漫天,这是一个少年应该拥有的吗?

    白珲心慌了,上过战场,杀过无数人的他,也有了害怕的一刻。

    即使自己,也没有这么强大的杀气,眼前的少年到底杀了多少人?

    “你是谁?你……你怎么进来的?”

    白珲颤抖着,未战心却已经慌了,注定他将失败。

    “我?你不是说我不会前来就她的吗?我现在来了,你能奈我何?”

    张阳大怒,举枪,一刺。

    “噗”

    鲜血飞流,人头一个接一个飞起,帐篷内的数十人瞬间被张阳杀的干干净净。

    他们都是普通士兵,根本不是武者,也经不起武者的残杀。

    白珲大怒,握起长剑刺向张阳。

    “哼,不知死活!”

    张阳冷笑,百炼之下无敌,这就是张阳现在的实力。

    就算是千锤巅峰境界的武者,也要做好失败的命运,更何况白珲这个才千锤六重的武者。

    “噗”

    白珲倒飞出去,咳出一口鲜血。

    “不可能,你小小年纪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实力?”

    白珲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被一名少年打败,甚至性命不保。

    “谁规定年纪小,就不能拥有强大的实力了?”

    张阳大笑,举枪再次一刺。

    “噗”

    白珲被一枪刺穿胸膛,钉死在帐篷内。

    “好了,别哭了。没事了。”

    张阳来到云灵身旁,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了云灵的身上。

    “呜呜……”

    云灵不停的哭着,差一点,就差一点,自己就要被糟蹋了。

    如此年幼,却要经受这么多的挫折,张阳望着她,深深的感到了愧疚。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而起啊。

    “以后一定要保护好她。”张阳暗想。

    “少爷,你没事吧?”

    虎白关切的问道,望着帐篷内的景象,担忧无比。

    “我没事,你背起雷叔,我们即刻离开。”

    “是!”

    张阳抱起云灵,虎白跟随在后,快速的离开了。

    张阳知道,今日之事,必将引起两国的交战,一个总兵的死亡,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赵国若是知晓是自己所为,必将要求楚国将自己交出去,到时候又肯定连累到云家。

    但是他不后悔,谁若是胆敢伤害他身边之人,就只有死路一条,就算天皇老子也是一样。

    星空璀璨,明月如玉,如此美丽的夜晚,却被一群驻扎珈蓝关的士兵所打破。

    珈蓝关以北的一块空地上,那是属于赵国驻军的领地,此刻却是嘈杂震天。

    他们的总兵――白珲,被杀了。

    帐篷内,血色漫天,残碎的尸体遍地都是,白珲被钉在帅旗上,胸口的大洞流淌着鲜红的血液。

    一枪毙命!

    这是士兵们总结出的结论。

    总兵被杀,而且被钉死在自己国家的帅旗上,这简直就是侮辱赵国,侮辱在场的每一个人。

    身为赵国子民,他们自然热爱自己的国家,但却不敢做鲁莽之事。

    他们只是士兵,只是普通人,在他们的眼中,白珲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要杀他们易如反掌。

    而现在,却被人一枪钉死在自己的帐篷内,就算再白痴,也能够想到敌人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

    “这事必须马上报告陛下!”

    “对,必须立刻上报,为白珲蒋军报仇!”

    “没错,白珲蒋军不能白死,杀死蒋军的人,是在侮辱我们赵国!”

    ……

    一时间,怨声起伏,每一个士兵都囔囔着要杀张阳,以报羞国之仇。

    张阳自己也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而引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杀死一个国家的总兵,罪过顶多是死罪,但却有商量的余地,只要拿出能够令对方心动的物品,死罪都能够变成无罪。

    国与国之间,都很清楚这条规例。

    但有一条却除外,就是杀死任何一人都可以,但不能折断对方国家的帅旗,或是在帅旗上动什么手脚。

    一旦做了,不死不休!

    这样的例子很多,但结果却往往是一个国家消失,两国之间,必会消亡一个。

    “我立刻快马加鞭,赶回赵国皇宫,觐见陛下,你们继续留守此地,不要动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让他保持原状。”

    “知道了,副蒋军。”

    圆月之夜,一匹快马穿过条条阻道,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

    “少爷,我们现在去哪?”

    珈蓝关外,虎白重新变回了妖兽形态,托着雷叔与张阳并行。

    “玄天宗!”

    张阳仰望星空,眉心处的“天”字若隐若现,显得焦躁不安。

    但出奇的是,这个现象虎白却未曾发现,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

    “喔!”

    虎白也是轻轻的应了一声,他明显感觉到张阳不愿多说,也就识趣的没有多问。

    此刻的张阳已是乱作一团,对封天榜的警示惶恐不安。

    究竟会是什么能够威胁到自己?亦或是自己身边的人。

    “天”字预警,张阳深信不疑。

    “也许就是赵国的麻烦吧。”

    张阳细想之后,也就只有这个最为麻烦,也是对自己最有威胁的。

    赵国的底蕴,不会如此简单的。

    但他不后悔,杀了就是杀了,敢伤害自己身边的人,不管是谁,都只有死路一条。

    “嗯?!”

    张阳惊疑,“天”字消失了,意味着危险已经解除了,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什么都没干,怎么就解除危机了呢?

    想不通,张阳也就没有刻意去想了。

    几人抓紧时间赶路,一路疾驰,穿过重重险阻,来到了断平山脉。

    ――――――――――――――――

    断平山脉,又被成为断岳山脉,原因就在于它的山峰极为出奇,没有所谓的峰,山顶就是一个偌大的圆形。

    仿似被人一刀削平了山峰。

    “少爷,我们来到断平山脉了,现在该怎么办?”

    雷叔发问,断平山脉的危险程度是大陆上最为恐怖的一处地域之一。

    山脉内没有妖兽,也没有人类,却有一种极为特殊的生物,大陆上的人们称他们为――灵。

    灵是一种奇特的生物,形态各异,人形、兽形……只要是说的出的物体,它都有。

    在上古时期,这个地方就被列为禁地,不可进入,即使是超级强者进入,也是九死一生。

    据传说,在断平山脉内,曾有一名神王陨落,因其历史太过久远,以无从考证。

    后人们将信将疑,但无例外的将其列为了禁地,有传说便有依据,也说明了他的危险程度。

    张阳众人便要穿过这片山脉,前往荆州的寒轩城,这是必经之路,没有其它的选择。

    “少爷,确定要走吗?”

    雷叔再次一问,一旦步入,便无法再回头,只有不断前进。

    生或死,两者其一。

    “走!”

    张阳一狠,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时间不等人,穿过断平山脉,玄天宗就在眼前了。

    “我们陪少爷走上一遭,老白我倒想看看,这断平山脉,是否传说中的那么可怕!”

    虎白在一旁大声吼道,张阳既然要走,自己就要跟着,保护好他。

    自己可以死,但是张阳却不能死,他代表着妖兽的未来,绝不能死。

    “走!”

    张阳当先入内,浓浓的雾气遮挡了视线,可见度也极速下降,无法忘清前方的道路。

    众人一路速行,开始进入断平山脉的中心。

    “喵……”

    这时,一只小猫咪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发出脆脆的声响。

    云灵一见,幼小的爱心立刻显露出来,就要上前拥抱它。

    “危险!”

    张阳大惊,根本没有想到云灵会突然向前。

    “喵……”

    小猫咪瞬间凶相毕露,扑向云灵,两颗尖牙突现,朝向云灵的颈部咬去。

    这时张阳已经来不及救援了。

    “砰”

    说时迟那时快,虎白见状尾巴一扫,将云灵扫到了一颗树木上,避过了此次的危机。

    虽然受了些小伤,但好歹没有性命危险。

    要是被这不知名的猫咪咬到,张阳不敢想象云灵会是什么下场。

    “血族?!”

    张阳一愣,望着尖牙显露的猫咪,惊疑不已。

    在他的记忆深处,有一个张阳的世界中就存在这种生物。

    尖牙,尖耳,靠吸血为生,那个世界中的人称呼他们为血族。

    “莫非所谓的灵就是血族?”

    张阳不由想到,这个想法很有可能是真的。

    要真是血族就好办了,张阳有的是手段对付他。

    血族最怕的就是光线、雷电,还有就是特殊的血液,就比如张阳体内的血液,就是非常的特殊。

    属于极其强大的血脉之力。

    血族虽然以血为食,但它们的身躯却承受不住极强血脉之力的冲击,很容易灰飞烟灭。

    “你们退后!”

    张阳指挥,一把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地级七品――天雷剑。

    雷属性仙剑,配合雷属性功法,威力更上一层楼。

    “天地万物,雷霆借法,奔雷咒!”

    “轰轰”

    随着张阳的话音落下,天空瞬间黑云密布,电闪雷鸣。

    半米粗的雷电瞬息而下,击在血族灵猫的身上。

    “喵……”

    灵猫发出一声惨叫,瞬间化为飞灰,从世间消失。

    “呼呼”

    张阳大口喘气,没想到奔雷咒消耗的龙元之力那么大。

    早知道就不用了,有雷符在,到时候遇到血族,就朝他一扔。

    “拿着,到时候遇到灵,朝它一扔就行了。”

    张阳非常爽快的扔了一把雷符给众人,这货戒指里多的是,正愁用不完呢。

    众人继续朝内走去,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呢?

    期待下章。

    张阳众人继续朝内前进,一路上不时的会有各式的血族袭击,皆被符咒击杀,灰飞烟灭。

    山脉深处,一处清澈的清泉涌现,散发着点点星芒,璀璨耀眼。

    “甘甜可口,这泉水味道不错!”

    众人来到此处,纷纷驻留饮水,清澈甘爽的泉水令众人回味无穷。

    “确实不错,好久没有饮过这么甘甜的泉水了。”

    虎白感慨,它自幼生长在密林内,饮过的水源不计其数,却没有一处比的上这里的。

    而且这泉水中含有精纯的灵气,对于修行,益处极大。

    “灵源吗?”

    张阳仔细端望,总觉得这处泉眼有些异常,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灵源是一种灵气,只不过它是液体,另一个是气态,而且更为精纯。

    灵源是不含任何一丝杂质的,可谓说是精华。

    “也不对,就算是灵源,也不该如此纯净,令人找不到一丝的瑕疵。”

    “太精纯了,可以说是完美!”

    张阳不断摇头,紧皱的眉头丝毫没有放松,一直苦思不已。

    “少爷,你觉得此泉有问题吗?”

    虎白见状,不由的问道,从刚才开始,张阳就在那里自言自语,令人担心。

    “没……没有!”

    张阳一时语结,从沉思中清醒了过来,不管是什么,总之对自己有好处就是了。

    再次望着泉水,张阳有一股将其搬走的冲动。

    不过随即便摇了摇头,这太不现实了,这泉水天然形成,根本不可能被搬运。

    “啵……”

    “啵啵……”

    这时,异变突起,原本平静的泉水开始冒泡,白色的雾气随之出现,开始飘散各处。

    “断平山脉的白雾是它形成的?!”

    张阳震惊不已,起初他还以为断平山脉的白雾是天然形成的,没想到会是一处毫不起眼的清泉。

    这个结果令人大跌眼镜,也是众人无法想象的。

    “嗯?!”

    张阳轻咦,清泉的中心开始发光,似乎有什么东西。

    水面依旧在不停的冒泡,仿佛被煮沸了的水,却感觉不到一丝热的温度,可谓是一处奇异。

    突然,封天榜躁动不安,在张阳的眉心处闪烁不定,仿似要破体而出,对白色光芒产生了莫名的联系。

    张阳也是惊奇不已,泉水已是够古怪的了,没想到封天榜竟然会与之有联系,诧异无比。

    “嗖”

    泉水中心,白光冲天而起,直冲云霄,仿似要划破九天。

    高空中,白光停了下来,散发着光芒,张阳众人奇异的望着它。

    慢慢的,白光开始下降,停留在了泉水的上空,明灭不定,与封天榜相呼应着。

    这时张阳闭上了双目,开始冥思,这并非他的本意,而是封天榜对他传达了一个信息。

    炼化这团白光,对自己的修为有非常巨大的好处。

    “用九龙耀金焰!”

    灵魂深处,有一道声音不断提示着张阳该如何去做。

    张阳对这个声音深信不疑,开始调动体内的九龙耀金焰。

    “呼”

    一团金色的龙形火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散发着阵阵金光。

    “鸣……”

    白色光芒似乎遇到了恐怖的事情,发出一阵阵的清鸣,好像一个受惊的孩子。

    “九龙耀金焰?!”

    白虎与白狮同时震惊,面面相觑。

    “绝对不会有错了,他就是我们的皇,绝对错不了!”

    “没错,之前或许我还不敢肯定,但是现在,我敢百分百肯定,他就是我们妖兽的至尊――九爪金龙皇者!”

    九龙耀金焰,异火榜第一,这种火焰自上古时期便流传下来,但自古至今却无人遇见过。

    平时的它跟普通的火焰没什么区别,但只有九爪金龙,才能使其觉醒,成为龙形火焰。

    毫无疑问,张阳拥有了九龙耀金焰,那么他的灵魂肯定是九爪金龙,这点不必质疑。

    皇者,妖兽终于迎来了他们的希望!他们的至尊,屈辱的日子即将结束,妖兽必将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呜呜……”

    白色光团开始暗淡,九龙耀金焰包围了它,正逐渐将其炼化。

    一道道精纯的灵气涌入张阳的体内,迅速转化成金色的龙元之力。

    “吼……”

    九爪金龙一声大吼,眼神犀利,腾空飞舞,开始吸收灵气。

    身躯再次膨胀,张阳感觉到自己正在不断变强,体内的龙元之力充斥着全身经脉。

    “轰”

    “轰”

    “……”

    响声接连不断,但外面的人却都没有听到,张阳不断的突破瓶颈,境界不断的往上提升。

    先天六重……

    先天七重……

    ……

    先天九重巅峰……

    此刻,白色光团尚有三分之一,张阳一咬牙,全速炼化,打算一击冲破千锤之境。

    “快,快了!”

    张阳不断的为自己加油,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修为已经到了临界点,只要再一努力,就可以突破,进入千锤之境了。

    “轰”

    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天而降,击中张阳。

    “少爷!”

    “张阳哥哥!”

    众人见状,全部大惊,闪电毫无征兆的击中张阳,令他们担心不已。

    只有张阳知道,这并不是意外,而是突破千锤时的一道考验。

    渡劫!

    这个词汇一直出现在张阳的脑内,所有的张阳都经历过这样的一道关卡。

    在紫薇大陆上,渡劫一词只是传说,因为从未有人达到过神皇之境,从神王到神皇,必须经过天劫的洗礼,才能破茧成蝶,鱼跃成龙。

    而张阳,在没有到达神皇,却经历天劫,这种例子古来未有。

    天赋遭天所妒,唯有这个解释!

    今后的张阳,每突破一个小境界,必将受到天劫的光顾,对他狂轰猛炸。

    但这也并非全是坏处,好处还是大大存在的,经过天劫的重重洗礼,张阳的肉身将达到相当恐怖的地步。

    白色光团还有一些,张阳毫不客气的再次吸收,此次突破千锤之境,对他来说是喜事一桩。

    接下来的修为提升就容易多了,千锤与百炼两境,锻炼的无非就是肉身与筋脉。

    而这两样,自己都已经完成,接下来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罢了。

    “轰”

    最终,张阳的修为止步在了千锤二重天之境,彻底稳固了下来。

    “恭喜少爷!”

    虎白与白狮上前恭贺,张阳的实力越强,对他们的越有好处,他们巴不得张阳不断提升呢。

    而雷叔此刻已经傻了,他见过天才,一年左右提升个一两个小境界的有很多,但没有一个有张阳这么变态。

    一突破就一个大境界突破,古来谁有?

    况且他才八岁,八岁的千锤?说出去都没人信!

    就算他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该有这种境界,更别说他修炼了才区区的一个月。

    雷叔崩溃了,觉得此前见过的所谓天才全部都是废物、垃圾,根本不配天才这个词汇。

    (本章完)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http://www.tangsanshu.com/taiguwudidi/106319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