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夙夜谣 > 35.莫名其妙的婚约!

35.莫名其妙的婚约!

    “啊——”

    从自己的惊呼中醒来,夜瑶的脑袋在石柱上磕的生疼。

    天边弦月依旧,显然时辰尚早。

    孟戌安也安稳的靠在石柱另一边。

    刚想去唤他,他却睁开了双眼。

    夜瑶平生第一次见到如此复杂的眼神,惊恐、痛苦、解脱……,全部藏在他深邃的眼眸中。

    孟戌安凝视着她,“夜瑶——”,声音有些沙哑。

    话还没说出口,便听到内殿传来一阵咳嗽声。

    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吵醒了陛下,夜瑶赶忙捂住嘴,跟孟戌安指了指内殿。

    孟戌安不动声色,仔细打量了一番周围。确定暗处什么也没藏,这里也的确不是梦境,才起身上前推开殿门。

    夜瑶沉了口气,揉着酸痛的脖子,准备换个姿势继续守着。

    孟戌安却回头说:“你随我进去。”

    夜瑶一听方才警醒,确实应该随他进去的,否则万一出点事,自己不好交待,他也无法解释。

    她小心跟上,进殿以后随手关紧扇门。

    这一次,他们每一步都走的无比小心,探了几次才放心向前。

    ……

    为了进药方便,依着明帝的习惯,内殿的角落里留了一盏纱灯。

    借着朦朦胧胧的烛光,两人轻手轻脚地走进内殿。

    刚一进玄关,却见明帝正坐靠在卧榻上,正警觉地望着他们来的方向。

    一眼望见是自己儿子,明帝即刻神色大变,待看清与他一道的仅是一名医女,顿时又放下心来。

    身为帝王,竟也到了要防备孩子的时候。

    忽然间,人到垂暮的感慨涌上心头。

    孟戌安,他的儿子,父子二人已有月余未见了。

    这孩子自小失去母亲,没有坚实的母族作为靠山,将门苏氏曾经的门生故吏亦避之唯恐不及,所受的心酸苦楚又怎是一个普通孩子能承受的。

    “安——儿——”他喊了一声。

    孟戌安扑腾跪下,“父皇,安否?”

    夜瑶随之跪在一旁的宫灯下。

    希望他们父子能好好说话,最好孟戌安能得偿所愿。反正她和雪离天亮就要跑路了,也不在乎需不需要向太子交代。

    仔细审视过二人,明帝虚咳了两声,摆摆手道:“无碍——”

    “你为何深夜来此,还暗地潜入?”他的脸色看不出喜怒。

    虽然是父子,首先更是君臣,五皇子夜闯寝宫实乃大不敬。

    此事,可大可小。

    眼前这两人,倒是很值得玩味。

    医女归属尚膳监,向来是皇后掌握,能入宫来的都是经过太子、皇后和内侍监共同挑选的,至少是他们信得过的人。

    然而,若不是五皇子和她关系非同一般,量她也不敢冒死带他进殿。

    “父皇恕罪!”

    孟戌安伏拜下身,“因为,白日里……阻拦的人太多。儿臣是您的儿子,却见不得自己的父亲。实在担心您的病情,才趁夜色来问声安。”

    明帝一抬眼,“你想要什么?”

    知子莫若父,五皇子因为母亲和外祖家的事,一直与皇后、太子不睦,太子监国他和三皇子一派极力反对。皇后不让他来觐见,他却偏悄悄来……所求定然与朝堂之事有关。

    “儿臣……”

    孟戌安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他摆手打断。

    “你——”

    明帝指向夜瑶。

    “奴婢是尚膳监的医女。陛下有何吩咐?”夜瑶低眉顺眼回道。

    明帝捋了捋长须,“朕认得你。这么多医女里,唯有你送来的药……最不苦。”

    “回陛下,奴婢在汤药里加了橙花蜜,有润燥之效。”

    夜瑶心中一阵窃喜,得到陛下赞赏,这回要发了。说不准能得到重金赏赐,从鬼刀那偷偷买点“功德”回来。

    果然,努力的人,上天不亏待!

    “咳——咳咳——”

    明帝又是一阵咳嗽。

    他指着孟戌安道:“小丫头,你可知道,带他进殿是要杀头的。”

    夜瑶点点头又赶紧摇头。

    听说按大夏律例,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明帝偏过头,笑道:“安儿,难得有人真心待你。你可喜欢这小医女,朕把她赐给你如何?”

    夜瑶一听,脑中嗡得一响。

    她只是接了个活,怎么就变成个货了,能被送来送去的。

    “谢父皇——”

    孟戌安想也不想,直挺挺地再次拜下。

    夜瑶大惊失色,“陛——”

    话还没说出口,便被孟戌安回身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压了回去。

    闭嘴——

    他的以口型说。

    夜瑶瞪大了眼睛,这是几个意思?都这个态度了,要说他喜欢自己,是不是太假、太勉强了!难道因为太子找他们来捉妖的事?!

    “小医女,你叫什么?”明帝问。

    “小瑶。”孟戌安抢白道。

    明帝蹙起眉头,“连个正经姓氏都没有吗?你读过书没有?四书、五经又学了多少?”

    “奴婢是个孤女,出身乡野,大字都不识得几个,更别说念书了。学识那可是……一丁点儿都没有啊!”夜瑶赶忙回话。

    不知道陛下抽的什么风,也不知道孟戌安安的什么心,但她身份低微又没学识修养是明摆着的,这样总该安全了吧。

    不对啊!

    孟戌安怎么听着听着还笑了呢?

    那个,陛下也暗露喜色……

    气氛好像有点诡异?

    “好——,女子无才便是德!很好!”

    明帝忽然来了精神,闭目思索片刻,便指着她说:“从今日起,你就是国师吕归一的养女了。”

    这么随便的吗?!

    夜瑶差点惊呼出声。

    就因为没念过书,就把她改送给国师了?!

    明帝的指尖在榻边叩了叩,指向儿子道:“安儿,你准备一下。半个后,上国师府迎娶你的王妃。”

    王妃?!

    忽然又变了?!

    陛下的思维好跳跃!

    可是,这么奇怪的决定,孟戌安似乎觉得理所当然的样子。

    他随手扯过愣神的夜瑶,拉着她一起拜下。

    “谢父皇隆恩——”他气定神闲道。

    夜瑶胸中气血翻腾,却不能发作。

    那么大一个把柄在他手上,一个不好得把玄真道长他们都给连累进来。

    真真的敢怒不敢言!

    明帝舒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安儿,你与你母后、皇长兄不睦,虽不全怪你,但君臣之礼……还需谨守。大婚以后,去了封地,就别再回来了。希望你能明白朕的苦心。还有,好好待这孩子。”

    孟戌安扫了夜瑶一眼,“儿臣……会的。”

    似乎没想到他会满口答应,明帝神色颇有意外之喜,点头道:“很好——,你要的东西,朕会赐给她做嫁妆。”

    (互相珍视,拒绝盗版。)

  http://www.tangsanshu.com/suyeyao/102595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