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世上最倒霉的天命之女 > 47.人死账销

47.人死账销

    梅依跟着自己的感觉前行,肩上的小东西玩自己吐的丝玩得不亦乐乎。透明的小爪爪上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团成一个球,搓手搓脚地顶在头顶,邀功似的给女孩看。

    勤俭持家的宝宝,应该获得奖赏。

    小东西兴奋地跳来跳去,全方面多角度给那个唯一的观众表现自己的努力成果。

    见对方的眼神看过来,立即用强壮的前肢举起透明丝球,左右摇摆,嘴角流下一滴可疑的液体。

    哧溜一下,又被那小家伙不好意思地吸了回去,闭着嘴仿似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梅依一边赶路,眼角余光看着欲盖弥彰的小蛛蛛,点点它的大脑袋,“贪吃鬼。”

    说着,毫不留情地夺走人家努力好久的成果,将这枚小球扔进嘴里,作势嚼了嚼。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东西被人私吞,小东西有点懵逼,但还是眼巴巴地等着主人给自己奖励。

    球没了就没了,只要吃饱了它能生出好多的。

    小嘴上下叭叭地开合,就等着鲜美的血肉入口,它要喝个痛快。

    谁知,那女孩却不再看它,完全忽视。

    小蛛蛛这才反应过来,吭哧一口咬上梅依的虎口,却不想这个奸诈狡猾的女人早有防备,在它起势的一瞬间,后退半步,一脚将它踢上云天。

    随后可恶的声音传来,“好好干活,找不到大美人,饿死你哟!”

    知道那女人说到就做得到,小东西委屈地撇撇嘴,摸着空空的肚腹,不情不愿地在空中追寻某人的踪迹。

    它稳稳降落在一处石门,后腿波拉几下身上的丝线,传递讯息。没力气了,要饱饱吃一顿才能好。

    小蛛蛛挂在石门上,一动不动。

    只有鲜红的心脏在砰砰跳动。

    梅依紧跟着过来,摸摸小东西的脑门,就是不肯让它如愿。

    自闭的蛛蛛。

    梅依还没贴到门上,就被里面溢出的古怪气味熏了一跟头。

    太臭了,这是什么多年没翻动的臭馊水桶打翻了,这臭味,一浪接一浪,简直能让人把几辈子吃过的东西都吐出来。

    梅依捂住自己格外灵敏的鼻子,喉头松动,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来。

    “呕。”

    梅依躲得几丈远,扶着凹凸不平的石壁干呕,战斗力瞬间打折。

    好容易控制住呕吐的欲望,猛然一抬头,却发现,不远处的草丛里,漏出一角红色。

    “你,干什么的?”梅依看他那副瑟缩的模样,理直气壮地质问。

    “我就是路过。”不久前还跃跃欲试统领村子的红衣中年,举着双手畏惧地从草丛里站起身,一步不敢动,也不敢抬头看。

    他就不该贪图那根哀杖,想着等里面没声了自己去捡便宜。他才不像那群目光短浅的傻瓜一样图贩伯家那些香肠腊肉,都多少年的老东西了,年龄比他们自己还大。

    他要的东西,作用可就多了去了。

    只是,没想到,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里面的人活不了,他的命可能也保不住。

    这个凶巴巴的女人,一看就是那里面人的同伙。

    “老实点,别让我动手!”梅依狠狠一甩鞭子,漂亮的鞭花打在空中,又像是打在对面男人的身上。

    他瑟缩一下,老实地跪地求饶:“老娘娘哎,您放过小的吧,我真的啥也不知道。”

    “这里的臭味怎么来的?”

    男子趴伏在地,眼睛转了装,“里面是火化的邪祟,气味有毒,您可离远些。”

    “邪祟?”梅依哼了一声,“火化?”

    “那你应该自己跳进去才是啊!”梅依猛然出手,鞭子像条蛇一样突然亮出獠牙。

    不妨对方扬起红尘怼向她的面颊,红雾散尽,面前已经了无人影。

    追也无处追。

    当务之急,救出舍青。

    但愿她还活着。

    梅依狠狠一划自己的掌心,鲜血涌出,小东西这会儿也不装死了。兴奋地跑过来,速度极快。

    啦啦啦。开饭啦!

    咕咚咕咚,小东西的进食声肯定没那么大。但是,梅依心疼自己,在她的脑海中,这只小蛛蛛就是在大口喝血大口吃肉,那叫一个痛快。

    没一会儿,吃饱喝足的蛛蛛满意的翻了个身,爪子巴拉巴拉那慢慢愈合的伤口,还有一点意犹未尽,懒洋洋地趴在梅依的掌心磨牙。

    梅依的脸色有点苍白,像个督促长工耕地的土地主似的将小蛛蛛扔到石门上,“吃饱了赶紧干活儿,不然有上顿没下顿!”

    小东西牵着蛛丝在空中打个转,顺着门上诡异的花纹四处游走,啪的一声,机关松动。

    但却触发了门上的符咒,小蛛蛛悬空挂在那里,想要女人过来帮忙。

    但看主人面如菜色,只好撇撇嘴,不舍地从口中匀出一点血液。用自己的腿作为笔在门上细细描画。

    直到最后一笔,舔舔自己的小爪,符咒血光大盛,砰的破开。

    石门也轰隆隆地升起,梅依也一蹦三尺高,用丝巾重重蒙蔽自己的呼吸系统。

    要死了,呕。

    拎着回来邀功的某生物远离自己的鼻腔。

    这回,她真是遭了大罪了。

    待烟雾稍微散去,四周的味道还是格外感人。

    梅依的眼睛都被熏得发红了,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涌,眼尾红红的看着格外可怜。

    里面的情形也展现在她面前。

    红景天面对她的方向定定地半蹲着,身体被舍青的后背挡着,梅依一时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她强忍着不适往前几步,这才看清,男子的心口位置被红色的木棒洞穿,脸上常挂的浅笑也僵在那里。

    他僵硬地歪头,看着梅依突然震惊的眼眸,嘴角勾起,“呐,好不甘心。”

    又强支着身体,胸口的木棒又蓦地深入几分,两人几乎脸碰着脸,对女子说:“不愧是我看上的。”

    身体沉沉砸在地上,那支插在他胸口的木棒也应声碎成粉末,红色的小纸条在空中飞舞,渐渐像是失去了生命力一样,缓缓落在舍青的身上。

    梅依没有上前查看,她知道,这个位置,死透了。

    “发生什么事了?”她选择询问这里唯一的活人。

    许久,舍青转过身体。

    梅依蹲下来看她,却是两行泪蜿蜒而下。

    看美人落泪,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梅依抱住舍青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没事了,没事了,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忘了就好。”

    舍青脖子都是僵硬的,呆愣愣地回道:“是我杀的。”

    “嗯。”

    “我说,他是被我亲手捅死的。”

    “我知道。”

    “你不怕吗?”舍青坐直了身体,眼神抗拒接触面前的人。

    梅依将她拉起来,整理一下她散落的鬓发,说:“死得好。”

    “啊?”

    “你忘了,他是我的债主,人死账销,对我来说再好不过。”梅依俏皮的勾一下她优越的鼻尖,“做的好,大美人儿。”

    舍青惊讶地看着她,慢慢的脸色不再那么难看。

    “这就对了,这里太难闻了,我们这就走吧!”说着捏着鼻子拉着舍青的手腕就要快步离开。

    “等等。”舍青推着梅依往前走,要她在远处等一会儿。

    石门又落下,贩伯一手一脚被吊在空中,眼神惊恐地盯着自己的肚子,另一只手奇怪地塞进自己的喉咙,几乎直直伸进胃里。

    舍青点燃了他身下的火堆,火光中,她的脸上仿佛浮现出另一张绝色的面容,手指半握,月牙下粉嘟嘟的,“还是红的好看。”

  http://www.tangsanshu.com/shishangzuidaomeidetianmingzhinv/169241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