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蚀迩 > 二十一.黑白

二十一.黑白

    话说那时两个看门的小哥在听到那首诗后着实震惊了一把,等穆雪两人进去后,其中一人马上拿着自己抄录的那一份离开了。

    在无人注意下,他悄然走上了五楼。

    五楼的陈设和一楼完全不同,若说摘星楼一楼是个极尽奢华的酒楼的话,那五楼就像极了一座花园。

    而在花园的上空,阳光毫无阻拦地照了进来。

    旁人是不知道的,在夜晚时,摘星楼的上空会完全封闭起来,而摘星楼便是一处星空。

    雨天摘星楼同样是封闭的,但那紧闭的天花板仅仅只是一块玻璃而已。

    大多数人都知道摘星楼是有五楼的,但如何升楼却是不为人知的。

    但仍有少数人知道,凡在科举考试中得了前三,都有三次机会进入摘星楼二楼。

    而三楼,只有作了一首令楼主都为之倾倒的作品,书法也好,字画也罢,都可获得永久进入三楼的机会。

    至于四楼,到现在为止,不过只有皇帝和摘星楼楼主进过。

    而五楼,则是摘星楼楼主和天机阁阁主的专属地盘。

    谁也不知道摘星楼楼主是何方神圣,当然,除了天机阁阁主。

    而摘星楼楼主也是除了皇帝外唯一一个知道天机阁阁主的真实身份的人。

    而谁都不知道,在摘星楼的五楼,除了楼主,还要一个小不点。

    穆季看见看门大哥来了,惊喜道:“可是李大哥又来了?”

    看门人见怪不怪地看了眼兴奋的穆季,恭敬道:“不是。”

    穆季在听到否定答案后,热情立马就息了,撇撇嘴道:“那你上来干什么?”语闭,就往下看去,继续欣赏自己那二姐的“绝代风华”。

    正在浇花的穆泠听了来人的话,也知道这诗该由她看,她哈了口气,拿起旁边的手巾擦了擦手,才说:“拿来吧。”

    看门人见穆泠伸手,便恭敬地递给了穆泠,连抬头都不敢,还没等穆泠说,他就恭敬地退下了。

    一打开手上的卷轴,穆泠就愣住了。

    穆季自然也察觉到了自家大姐的变化,也不管下面如何了,凑到穆泠身边问道:“怎么?好吗?”

    穆泠回过神来,把诗递给了穆季,说:“倒也不是不好,只不过……和你喜欢的那人的诗像的可不是一点两点。”

    穆季皱了皱眉,说:“肯定是这个人抄袭,李白大哥才不屑干这种事呢!”

    “抄袭?你仔细看看署名。”

    穆季听这么一说,马上看向了署名,不可置信地惊道:“二姐?”

    “对呀,这是你二姐写的诗。你二姐刚刚回来,而李公子作出这首诗的事我可没往外宣扬。那么,你二姐是怎么知道这首诗的?”

    “大姐,你看,二姐正在念李大哥写的《静夜思》!”

    穆泠漫不经心地往下一瞥,笑道:“这倒是有意思了。一个人不让我往外说他作的诗,而另一个却大张旗鼓地……抄袭?这样看来,哪个是原著可真不一定了。对了,貌似那个李白今天也来了。走,去会会他。”

    穆季一听要见李白,完全顾不上反驳自家大姐了,笑着就要往下跑,却被穆泠一把抓住了。

    “大姐,你干嘛?”

    穆泠扶额,无奈道:“你一碰到他就智商为零了?你这样冲下去不是告诉所以人我就是摘星楼楼主了?”

    “……好像也是,不过,有那么夸张吗?”

    “……”

    ……

    穆泠和穆季随意装扮了一番,就下了三楼。

    李白从来是不变的装束,一袭黑色的斗篷和黑色的面具是他的专属。

    穆泠到的时候,李白正安祥地坐着,哪怕听到了楼下的那位女子的诗,眼中的神情却是依旧毫无波澜。

    李白瞥了眼穆泠,眼中才终于出现一丝笑意。

    他看着穆泠,笑道:“不知楼主前来何事?”

    “台下的风景好看吗?”穆泠缓缓走到李白旁,坐了下来。而激动的穆季在此刻却安静地站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

    “楼主认为呢?”

    “新人辈出。”

    “所以……旧人该让位了?”

    “怎么?李公子就成旧人了?这是……老了?”

    “老是肯定会老的,但也仅限人罢了。”

    “李公子倒是自信得很。”

    “诗好,人自然会自信起来。”

    “说的也是。明日,商阁会出十本李先生的诗集,不知李先生是何想法?”

    “想法倒是没有,只是劳烦楼主为鄙人正名了。”

    “客气客气。从李公子的诗看,李公子也是个有志之士,不知可想到朝廷上玩玩?”

    “鄙人倒是想的很,只是云游四海惯了,再大的志气也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实在是不想被困在那方寸之地了,怕是要拂了楼主的美意了。”

    “既然如此,那我先告辞了,留步。”

    “楼主慢走。”

    ……

    穆雪看有人想与自己斗诗,本不想理他的,但实在被扰得没办法了,才随口念出一首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诗一出,全场震惊,直呼:“妙呀妙呀!”

    来人叫叶何茨,听到这么一首诗有些惊为天人,又瞧见此人如此容颜,心忍不住就砰砰直跳。

    他有理有节地说:“姑娘这首诗当真是妙呀,此诗一出,当真足以碾压在场的所有人了!”

    穆雪抿了抿唇,道:“你可知道李鈺的《沽钓名》?”

    “这……自然知晓。那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可当真是绝了。”

    “是吗?”原来还真有这么个人,还以为是那看门大哥胡说的呢!

    “是呀!当时那句诗可是震惊了整个京城,皇上都亲自召见他呢!”

    “嗯。”穆雪随口应着。看来以后要多看点诗了,省得又弄出抄袭这种事。

    叶何茨也是很尴尬的,作为叶府的大少爷,谁不奉承他?今天他主动去跟人谈天,而这人却给他甩脸子,这让他有些下不来台了。

    不过,这样才好玩嘛!

    “敢问姑娘芳名。”

    “穆……”穆雪下意识就想回答,却被马上反应过来的雪莲打断了。

    “休得无礼!我家小姐的名讳也是你能知道的?”

    “这……是小生无礼了。”刚刚好像听到了个“穆”字。穆家小姐我大概都见过,确实没这人呀。难不成是穆泠?若真是穆泠,那那“京城第一美人”的成分可不是一般的大。

    虽然她是挺好看的,但……比起自家妹妹还是差了点。

    于是,叶何茨便这样认定了穆雪是穆泠,想起了自家妹妹和穆泠的恩怨,倒也不好继续攀谈下去了。

    穆雪看见一直烦着自己的人居然走了,心下有些奇怪,但到底没有管那么多,专心地和雪莲一起吃饭。。

    而斗诗大会也快进入了序幕。

  http://www.tangsanshu.com/shier/176901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