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蚀迩 > 十七.太子

十七.太子

    段雪梅一直都知道,在穆府里住着的那个女人的厉害,她一直害怕着,害怕着自己从小爱到大的这个男人会爱上别的女人,尤其是在这个男人变得越来越优秀之后。

    她和于芝这种从小到大无忧无虑的孩子不一样,她被她父母卖了,她知道他们是有苦衷的,当时的条件实在是容不得他们再养一个女儿。

    但她怨他们吗?当然,哪怕他们生养了她。

    从那两个人为了养一个儿子而把她卖了之后,她的心便成了石头,而穆有洪是她心中的唯一柔软。

    在穆有洪提出私奔的时候她多想大声说一句,我愿意!

    可是她怕……

    她永远都不及于芝单纯,她在那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东西。

    洪哥寒窗苦读了数十年,他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抱负和理想。

    段雪梅再自信,也绝对不会相信他——这个读了数十年书的人,真的是在为自己读书。

    怎么可能?

    她一直都知道,穆有洪有着很高远的理想。

    所以她怕,她怕他会后悔。她知道哪怕不用躲一辈子,穆有洪也注定和仕途无缘。

    她更怕的是她自己后悔。

    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了,长久浸染在一个名为富贵的大染缸里,那张洁白的纸上早就印刻下了无穷的灰白和漆黑。

    她的心黑了!

    穆有洪喜欢段雪梅的什么?是她坚强的品质和对父母的孝心。

    那是他一辈子的亮光。

    可这些,早就没了。

    段雪梅不得不去假装,假装自己很孝敬父母,假装自己很坚强,几乎无时无刻她不在表现着自己的善良。

    可实际上,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了。

    她想找人倾述,她想把自己的悲苦全部如水般倒给穆有洪。

    可她不行。

    所以她怕,她怕自己有一天装不下去了,她怕今后的她都要过提心吊胆的日子。

    是以,她拒绝了,以要赡养父母的原因。

    这只是一个谎言,穆有洪却信了,而且特别感动。

    穆有洪是发过誓的,此生此世,只喜欢她一人。

    可现在,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如此猝不及防。

    段雪梅从没有想过,她怎么多年的苦心筹谋,还不及那一面,那仅仅的一场病……

    每天夜里,她盼着,盼着那个人的身影,饭菜被一遍又一遍的热好,直到丫鬟来说了一句:“老爷他去夫人房中了。”那泪水的大坝才溃然倒塌。

    她知道,要想留住自己心爱的人,只有和那个女人斗,最好把她斗死,这样她才能永远翻不了身!

    这府里有人哭,自然有人笑。

    于芝出来没有这么幸福过,给心爱的人洗手作羹汤,在心爱的人面前跳舞,为他弹一首曲子,和他一起笑,陪他一起苦恼……

    她曾经梦幻的一切都在此刻得到了实现。

    这是她爱的人,他也爱着她!

    京城发现了,曾经不怎么出门的于芝经常去参加宴会之类的,貌美无比的她再一次成了众人的焦点。

    而此刻的太子祁焕黎在再一次见到她之后,心中的火花霎时点亮。

    这个他曾经爱着人儿,她还和以前一样,单纯美丽,她的笑容是这世间最美好的事,她还会笑着叫她“黎哥哥”。

    这是她的专属称呼。

    但就如这个称呼一样,她永远只是把他当作哥哥。

    而他,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可他什么都不能和她说,因为一切都晚了。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主动去镇灾,留她一人在京,他恨自己当时的软弱,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去求婚,才会让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占了先机。

    于芝是不懂这些的,在早些时候,祁焕黎就娶了妻,她那时候心中有说不出的感觉,可现在,她只想真心地祝福他。

    她的哥哥,这个她从小一直崇拜到到大的人,和自己一样,找到了自己爱的人。

    黎哥哥这般完美的人,喜欢的人定是比我好千倍万倍吧。

    可祁焕黎喜欢他的太子妃吗?当然不。

    但是政治的一切都在逼他娶她。

    而且,他最喜欢的人,已经不属于他了……

    可我还会对你好,若你受了一点委屈,便是我最大的过错。

    段雪梅在知道了于芝和当今太子青梅竹马后,便计从心起。

    她太明白清白对于女人的重要性,更清楚男人心里的那点虚荣心。

    她开始散布祁焕黎和于芝的青梅竹马的感情,开始让穆府里的人讨论这些。

    直到,它们都传进了穆有洪的耳朵里。

    穆有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绝不相信如于芝那般纯净的人会出轨,他想去问问于芝,可他不敢,更不行。

    于芝对这件事毫不知情,而穆有洪想要的却是她主动的解释。

    一天,两天……

    穆有洪告诉自己,她可能并不知道这件事,又或者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可怀疑的种子埋下了,只要稍微有点东西的滋润,它就会迅速生长,变成参天的大树。

    而段雪梅,担任的无疑是“春雨”的角色。

    府里的谣言在穆有洪知道后就瞬间消失了,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就连外界都毫不知情。

    可怜的于芝不知道,她不知道为什么穆有洪又突然离开了,留了下了她一个人在房中。

    后来,她才知道,他去了伊露院。

    她在被窝里痛哭着,她不知道这段感情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她思索着,却从未想过,是因为她和她的黎哥哥接触太过了。

    后来,宴会的请帖发来了,她不想去,但还是去了。

    她迫不及待地想向她亲爱的黎哥哥诉说着她所有的苦楚。

    祁焕黎在看到她哭泣的那一刻整颗心都是揪着的。

    在他听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他愤怒了,这个可恶的人,在娶了于芝之后居然不好好珍惜。

    从此,他无论做什么,都在和穆有洪唱反调,这让穆有洪心烦的同时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后来,于芝明白了前因后果,去找穆有洪解释,但穆有洪却不听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有了别人的提示后,祁焕黎对她的每一次温柔,都成了她最美好的回忆。

    她想她一定是发烧了,否则怎么会一想到黎哥哥就脸红。

    这世界好像到处都是他的身影一般,无处不在,包括于芝的心上。

    她开始不为丈夫的离开而痛哭,也不为房间的清冷而落漠。

    她知道,她爱上了别人,爱上了她的黎哥哥。。

    她为什么会喜欢穆有洪?是了,因为那首诗,因为那首诗透露的无限思念,当初的她,又何尝不在思念着她的黎哥哥……

  http://www.tangsanshu.com/shier/175916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