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蚀迩 > 十六.书生

十六.书生

    穆泠是嫡出的小姐,她的母亲是镇国大将军的嫡出女儿,是当时的五女子之首,以舞乐闻名于世。

    出众的外貌和绝佳的才艺使她成为京城众多才子追捧的对象,其中甚至包括当时的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帝。

    而那时,穆泠的父亲只是一个空有才华而报国无门的可怜书生。

    也许是命运之神在做怪吧,这样的女子在只听过这个书生的一句诗便沉沦了,深陷泥潭,不能自拔。

    书生是有自己喜欢的人的,他和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可现实是残酷的,在青梅小的时候,因为生活的艰苦,她被她父母卖了,成了社会上最下贱的奴。

    奴是不能支配自己的人生的,包括婚姻。

    书生很喜欢青梅,就想着如果自己考中了,就去把她赎回来。

    可当时昏君当道,佞臣横行,要当官?可以,先给钱,给钱就让你当。

    当时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是靠钱堆起来的。

    可书生有钱吗?不,没有。

    他想着带青梅私奔,可在多次提出这个意见后,青梅都拒绝了。

    奴隶私逃,被抓回来是要定大罪的,如果是私奔,就连爱人也要一起死。更何况,她的父母岁数已经很大了,她怎么舍得为了爱情而抛弃生她养她的父母呢?

    书生很是苦恼,在一次又一次挫折中,他沮丧了,作了首震惊京城的诗,也让当时的于芝芳心暗许。

    后来,书生成婚了,是和于芝。

    前途的渺茫让他不敢拒绝这位天之骄女的追求。

    于芝的父亲虽然不同意,但到底扭不过自己的宝贝女儿,再加上书生也确实有才华,最后,他还是同意了。

    可成婚不过一月,穆有洪就纳了一个名为段雪梅的女子为妾。

    于芝蒙了。

    她以为他们两是真心相爱的,从未接触过世事的她一直以为两个人只有相爱才会在一起,没有人想娶自己不喜欢的人。

    可她不知道的是,诚然,没有一个人想娶自己不喜欢的人,但这世界上还有比爱情更令人心动的东西,那就是权利和金钱。

    书生是不在乎这些的,可当时的一切都在逼他在乎。

    原本他想要的只有娶段雪梅为妻,可后来,在他娶了于芝之后,大官直接向他走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他开始怀疑他以前的所有努力,开始享受那轻易得来的一切,甚至,开始恨于芝。

    所有的人,在看到他时,欣赏的从来就不是他的才华,而是一个叫云芝的女人。

    他知道,这是应该的,因为那个女人是天之骄女呀。

    可他是个人,他是有虚荣心的。

    一个说他得了现在的功名是因为一个女人也就罢了,但所有人都这样说的时候,他真的要疯了。

    凭什么,我当初二十多年的努力还比不上一个女人!

    之后,书生变了,变成了现在的穆丞相。

    丞相呀,正一品官员,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他做到了,可讽刺的是,这是因为他娶了一个名叫于芝的女人。

    于芝不明白,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他不喜欢她还要娶她?可如果他喜欢她,又为什么要娶别人。

    是她做错了什么吗?

    是的,她做错了,她太优秀了,这就是原罪。

    可于芝是不明白的,她从小就被教育三从四德,所以,在穆有洪娶了段雪梅后,她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也没问。

    可就是她这样的态度,再一次地激怒了穆有洪,在穆有洪心里,这个女人,不在乎他,她不爱他。

    在娶了于芝之后,他没有爱过她吗?

    答案是一定的,当然爱过。

    任谁看到这样完美的女子会不爱?

    可他舍弃不了他的青梅,他也爱着她。

    古代男人是可以三妻四妾的,所以穆有洪没有任何迟疑地就在稍稍做出点成绩的时候就把段雪梅娶回了家,甚至没有和于芝商量过。

    他在心底是有多希望那个京城追捧的对象可以到他的面前问他一问,哪怕只是问一下这人是谁都好。

    可是没有,整个夜晚,他都没有见到她。第二天早上,那个女人还特意画了妆来迎接段雪梅。

    他不知道的是,那个夜晚,一个女子在被褥里哭了几个小时,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已经红肿得不成样子了。

    她不想别人偷偷议论她,嘲笑她,甚至用着怜悯的眼神看着她,这个传统又好强的女人,平生第一次,画了浓妆。

    和不画妆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若说她未施粉黛是清水芙蓉,细细地品,慢慢地尝,便是芳香四溢。

    浓妆艳抹的她像极了一朵牡丹,惊艳四方!

    这一次,她不再因才艺而出名,而是因着一张脸动了整个穆府中人的心。

    可穆有洪又不高兴了,他以为她这样是想给段雪梅一个下马威。从此,他几乎就没怎么去过于芝的房间了。

    段雪梅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至少她明白,这世界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人,更没有永恒不变的爱情。

    而于芝,让她有了很大的危机感。

    她开始不留余力地去讨好穆有洪,在穆有洪的面前说于芝的坏话。

    后来,穆家掌家人成了段雪梅,于芝,这个正牌夫人,倒反像是妾一般。

    于芝死心了,她知道,这个男人,不爱自己,也从来没有爱过自己。

    她从不怀疑,若不是还有于府,她一定早被寻个理由休了。

    所幸这穆府还有一位对她很好的长辈,否则,她真不知道她该怎样在这穆府存活。

    可即使如此,她仍是日日夜夜哭泣,流泪对她而言成了一日三餐一样平凡。

    她病了,病得很严重,病得快死了。

    在病痛中,她终于等到了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人。

    他来了!

    病魔仿佛为这两个人搭起了一座桥,穆有洪在见到病怏怏的她,心上说不出的疼。

    这次的见面隔了多久?

    穆有洪想不起来了。

    两个人冰冷的心在眼神碰撞的那一瞬间就融化了,变得火热而炙烫。

    穆有洪开始重视起了这个妻子,妻子也因丈夫的陪伴开始日渐好转了起来,她又变回了单初的模样,那样开心,那样欢乐。

    只是当初无知的少女已不再无知,她知道,要留住丈夫的心,她需要做的已不再只是爱着了。

    她要变强。。

    可是,她的这一个信念,却毁了她。

  http://www.tangsanshu.com/shier/175808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