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蚀迩 > 八.含情

八.含情

    话说那日舞千秋得知了两位皇子来后,便亲自去迎接,警告了一通祁原锡后就走了,留下祁原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四哥……”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心慌。

    “五弟,你确定你最后能安全抽身?”祁原宸抿了口茶,说。

    “能!那是必须……”祁原锡信誓旦旦地起誓,却突然止了声,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才轻声道:“应该可以。”

    “……”你到底是有多怕舞千秋?

    “你若是实在喜欢那个含情我可以跟父皇……”

    “千万别,父皇会废了我的!”

    “……你知道还经常去找她?”

    “四哥,你别把我想得那么龌龊好不好,我和她真的没什么?”

    “嗯,只是睡几觉,也没什么。”祁原宸勾唇喜笑道。

    “四哥,你怎么知道的?不……不对。”祁原锡这时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解释道:“我和她那是盖棉被纯聊天。”

    “我差点就信了。”

    “……我现在是跳进紫韵河都洗不清了。”

    “你去呀,说不定就洗清了。”

    “……你不是以前那个爱我的四哥了。”

    “那……我把茶壶让给你。”祁原宸装作些许不舍地把茶壶推给了祁原锡。

    祁原锡提起茶壶,打算用茶来慰藉一下自己受伤的心,却无论如何也倒不出一滴。

    “四哥,空的!”

    “我不是说了把茶壶让给你吗?”

    “……”问祁原锡现在的心里阴影面积。

    我以前那个什么都让给我面冷心热的四哥去哪了?

    ……

    在喝完茶后,祁原宸也不多待,赶回了队伍。

    他可是要明天才能赶回来。

    祁原锡一脸郁闷地找含情,去见舞千秋在含情房里,当即就欲走,却被舞千秋叫住了。

    “来了还走什么?”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祁原宸听了,只得笑着转身,却见舞千秋正一脸冷漠地看着他,让他越来越觉得来了这里果然是个错误的决定。

    舞千秋倒也没为难他,嘱托了自家妹妹几句就走人了。

    祁原锡讪笑着目送她离开。

    “锡,你也别怪姐姐,她就是太关心我了,刀子嘴豆腐心的,这不还是让你进来了吗。”含情边笑着说边把祁原锡拉进了房里。

    “我知道,她是你姐姐,我怎么会怪她呢?”

    “锡,我问你件事。”含情纠结了很久,才终于说了出来。

    “你问。”

    “你打算娶我吗?”

    “这个嘛……我得想想。”

    “锡!”含情听了他的话,马上就急了。

    “好啦,不是跟你说了吗,父皇肯定不会允许你做我的正妃,我怎么能委屈了你呢?”

    “可……可你总是拒绝我。”

    “我只是想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在新婚。”

    “那好吧。你的这些理由本小姐勉勉强强地接受了。”

    含情微微抬头,眼中流光溢彩,美极了。

    “真美。”祁原锡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被蛊惑了。

    “你是说我还是我眼睛呢!”含情一向知道祁原锡喜欢自己的眼睛,当下也自然认为他说的是她的眼睛。

    其实含情并不喜欢祁原锡说很喜欢自己的眼睛,因为他这样总让她有一种自己得到他的喜欢全是因为她的眼睛。但无奈的是,祁原锡对她的眼睛从来不吝啬他的夸赞。

    含情在欣喜之余总会有种失落。

    他最喜欢的,不是她这个完整的人。

    “眼睛。”祁原锡脱口而出。

    含情不依了,质问道:“你是喜欢我还是我这双眼睛。”

    “小呆瓜,我自然喜欢拥有这双眼睛的人。”

    “是吗?”含情压下自己心下的那份失落,微微抬头笑道,“那你什么时候娶这双眼睛的主人。”

    “哟,小呆瓜恨嫁呢。”

    “谁恨嫁了,不跟你说话了。”

    “别呀,你不跟我说话我怎么办?”

    “你就在那呆着。”

    “那被憋坏了怎么办?”

    “那……你憋死算了。”

    “小呆瓜,我有点疼。”

    听到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含情还是紧张得不行,问道:“你哪疼了?”

    祁原锡抓住含情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上,说:“心。小呆瓜不理我了,我心好疼。”

    “你……你少不正经。”

    祁原锡少有地认真看着含情的眼睛,说:“真的,所以,出现在我眼前好吗?”

    “我……我不就在你眼前吗?”含情红着脸道。

    “我说的是时时刻刻。”

    “我……你……我去弹首琴给你听。”含情几乎是落荒而逃地跑了。

    祁原锡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

    ……

    祁原宸回到了马车,伪装成他的暗一恭敬地叫了声:“主子。”

    “可有什么异常?”

    “没有。”

    “下去吧。”

    “是。”

    见暗一消失后,祁原宸才有点烦躁地揉了揉额头。

    他万万没想到妄院竟也是天机阁的厂业,若是被父皇知晓了自己私自入了京城心中想必又会胡乱揣度一番。

    不过,从今天的情况看来,穆大小姐似乎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得穆相的喜爱,否则怎会随这种害名声的事传出去。

    总不该真的有意将她许给我吧。

    即使如此,也不必如此。

    看来,要得到穆相的支持,还得想想别的法子。

    祁原宸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好人,既然他的那个哥哥多次下死手,就不能怪他回去之后整他一整了。

    但是,第一波……究竟是谁的,总不该是什么江湖势力吧。

    “暗一。”祁原宸轻声唤道。

    转眼间,祁原宸面前便多了个身着黑衣的男子。

    “主子。”

    “帮我去查查那个舞千秋……还有含情。”

    “是。”暗一依旧跪着不动作。

    祁原宸闭了闭眼,又道:“杏斋,痴园。”

    “是。”暗一应了声,就下去了。

    “主子,有什么事吗?”马车外的齐离听车里传出些许声音,还以为是有事要吩咐他,便出声询问道。

    “没有。”祁原宸微微垂眸。

    齐离向来不多管些什么,今日出声询问想必也是因为被暗杀怕了吧。

    如果那也算暗杀的话。

    齐离虽说有些担心,却没多问些什么。。

    大不了,就拼了这条命。

  http://www.tangsanshu.com/shier/174466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