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蚀迩 > 七.五女子

七.五女子

    穆雪打了个寒颤,被刚刚转过身的雪莲看见了。

    雪莲笑笑,便将一旁的白色的貂毛斗篷给穆雪套上了,笑说:“小姐日后若是觉着冷,吩咐我一声便是。”

    雪莲有些紧张,因为她自称“我”而非“奴”,若这被有心人听到了,一个不敬主的罪名便会直接压到她的头上。

    可也不知为何她又放松下来了。

    “哦,我知道了。反正现在也没人,你坐下来和我一起吃吧。”

    “我……小姐,这万万使不得的,若是被人看到……”

    “哎呀,会有谁看到呀。你看这么多菜,我也吃不完不是。”

    “可小姐,您只有一双筷子。”

    “……那好吧,你就坐下来陪我谈谈天吧。”

    “那……好吧。”雪莲迟疑了片刻,便坐了下来,“小姐想谈什么?”

    “刚刚的话题不是还没谈完吗?”

    “刚刚?哦,您是说毒娘子吗?”

    “对呀,为什么会没有人知道毒娘子叫什么名字。”

    “那是因为她是毒娘子呀。”雪莲双眼冒星星地说。

    “……”得,又是一个脑残粉。

    “这算什么理由。”

    “五女子五年一次更变。本来的五女子备选名单应该是叶家大小姐叶何清,妄院院主舞千秋,怜湘楼楼主含情,白发雪衣雪弄天,还有一个单本是空着的。”

    “哦?”原来那些该死的诗指的是这些人。不过,诗中有叶何清这三字吗?

    “紫韵河中娘子笑,就在大家不知道应该把这最后一个名额给谁时,她迎风而来,周身满是紫雾,所到之处,无一人例外,皆入了梦乡。第二天,一些祸害百姓的大官就无声无息地死了,连太医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那那个雪弄天呢?她不知道吗?”

    “雪女子并非每日都在京城,她时常会外出看病的。等雪女子赶回来时,他们都已经下葬了。更何况,雪女子也决不会帮那些人看诊的。”

    “是吗?所以说,你们选了个杀害朝廷命官的人当五女子?”

    “可朝廷并没有什么证据指认她,所以这种理由当然不算数。”

    “她是不是只露过一次脸?”

    “对呀。”

    “……”所以说,古代人是有多任性。还有,那毒娘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如果是事后做的也就算了,可如果是因为那雾,这人就太可怕了。

    不过……为什么古代的医术会比现代的还好!

    “小姐,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对了,除了这人,五女子的其他几位都分别是什么人?”

    “嗯……舞千秋是妄院的院主,擅舞,更擅茶。”

    “妄院?”

    “嗯,妄院可是‘痴心妄想’中的‘妄’,主茶。”

    “痴心妄想?”这古代人起名字还能再随意点吗?这穆泠喜欢以花作命也就算了,还弄出个痴心妄想出来。

    “这‘痴心妄想’分别指的痴园,杏斋,妄院还有怜湘楼。它们分别是酒楼,戏园,茶楼,青楼。”

    “等等,青楼这种东西居然也这么有名?”

    “怜湘楼虽说是青楼,却也不过就是一歌舞楼,里面的妓女是可以不侍客的。”

    “成成成,你接着说吧。”现在的古代人都是这样的吗?

    “痴心妄想四楼不受任何势力控制,妄院院主是舞千秋,怜湘楼则是含情。虽说五女子向来骄傲得紧,但这含情却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吧,舞千秋和含情是特别交好的一对姐妹。”

    “等等,你说五女子骄傲?那雪弄天呢,她一医者能有多骄傲?更何况了,不是还有一个没怎么露过面的毒娘子吗?”

    “小姐,五女子中最骄傲的便是雪弄天了。雪弄天年少成名,做事自也随性了些,整日便身着一袭白衣,三千白发无一物支撑,尽散而开。”

    “这……有什么。”这不是挺符合小说中高人的形象吗?

    “小姐,怎会没有什么。且先不说白一般只在丧亲祭拜时所穿,单是那白发尽散就足已令人鄙夷了。”

    “哈?”这都什么跟什么?穆雪表示自己强烈需要人来给自己普及一下常识。

    可惜雪莲并没有听到自家小姐的心声,她自顾自地道:“不仅如此,雪女子虽拥有一身医术,但她不轻易救人。她不治达官显贵,不治小病,心情不好谁来都不治。”

    “……”好,很任性。

    “不过她人还是挺好的,她有一次旅游顺便把当地的疫病给治好了,也是因为这一次她成了五女子之一。”

    “……”旅游?还顺便?好,这波很溜。

    “那那毒娘子呢?你们应该只见过她一次吧?”

    雪莲满脸崇拜道:“毒娘子一身黑衣,在京城手执一梦香随意走动,公然为民除害,来时无声,去时无痕,本就是这世间最自信,最傲慢的举动,又何需旁的来锦上添花。”

    “……”我竟无法反驳。

    “那……那个舞千秋呢?”

    “舞女子的傲慢在京城人尽皆知,她不畏权势,也不喜欢权利,一切都随心。相传曾经叶家大小姐一舞动京城,却在第二天,舞女子便跳了支舞来压她。舞女子以舞自傲,自看不得别人在舞之一道上压她一头。”

    “还真的……很骄傲。还有那个叶……叶家大小姐呢?她怎么样?”

    “小姐?”雪莲皱了皱眉,却还是说道:“叶大小姐以舞名震京城,但她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全才,赋有‘才女’之称。她长得也是极美,追求者遍京城。”

    “那这个叶大小姐也是个厉害的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我想都不敢想。果然,古代人在现代大多都是个神童。

    “小姐,你怎么光长别人志气了。”雪莲听穆雪夸叶何清,有些不高兴了。

    “嗯,我知道我也很厉害。”个鬼。

    “小姐!”

    “我知道你家毒娘子更厉害。”

    “小姐,您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雪莲羞道。

    “哈?”为什么你会害羞?不对不对,你什么意思呀?诶,这句话怎么听起来好像有点怪……

    “小姐,叶大小姐与大小姐向来不和,您怎能说她厉害呢?”

    “……”大小姐?谁呀??

    “你说的是……穆泠?”

  http://www.tangsanshu.com/shier/174466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