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蚀迩 > 二.礼教

二.礼教

    穆雪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想起昨天的对话,皱了皱眉。

    她甩了甩头,把所有疑惑全部抛到脑后。

    那人一看就身份不俗,想明白了也什么都改变不了,不如想想自己的事。

    如今看来,我应该是穿越了。

    而我穿的这人是穆家的三小姐,今年十三岁,五年前因被陷害推了自己亲娘下河导致其被淹死而被父亲给骂了顿,然后送到这来了。

    要说起来,他这父亲好像有一二三……包括他那已逝的夫人和自己的娘,足足有六个老婆,还不包括那些通房丫鬟和后来的。

    我的天呀!

    穆雪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被毁了。

    她一个崇尚科学的大好青年结果发现原来这世界上还有魂穿这种鬼东西。不过这也就算了,这,还穿到了一个,一个封建王朝。

    一想到自己未来的丈夫可能会成为一个超级大种马,她就完全忍受不了。

    再加上,以后还要跪拜,还要行礼,还要学规矩还要学琴棋书画,女工……

    “天啊,老天爷,你杀了我吧。”

    “轰隆。”这时,门外突然晴天霹雳,把穆雪吓了一跳。

    “那……那个,我开玩笑的。开……开个玩笑……呵呵……”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呀?”这谁呀?

    “三小姐,来人了。”

    “什么?”三小姐?记忆里这里哪个人叫过原身“三小姐”。

    “穆府……穆府来人了,你快点过去。”

    “你说什么?穆府?”

    “是呀,要接你回去,人在大厅等着呢。衣服给你放门口了,我去招待他们了。”

    “……”穆府?原身这辈子最想的就是回穆府吧哪知刚刚自杀,人就可以回去了,真是造话弄人。

    可关键是:我并不想回去呀。

    怎么办怎么办,这老天爷怎么就……这么英明神武呢?啧,唉,还是先去吧,要是把那些人惹急了,我可没好果子吃。

    只不过,他们这么折腾原主……我才不会听他们摆布呢!

    想着,她就下了床,走去开门。可一开门她就反悔了。

    这……这也太冷了吧,原主到底是怎么熬过去的?这天气,算了,还是把这衣服穿上吧。

    本来呢,按原本的剧情,她是准备穿件比较单薄的衣服过去的,以显示她这些年被虐待的事实。

    但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我还是乖点吧,万一被作死了就不太好了。

    穆雪慢吞吞地将衣服穿上,等又有人来催才不情不愿地下了床。

    虽然已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真到了外面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穆雪很想快点走,但无奈古时女子不能大踏步走,便也只能这样慢吞吞的了。

    好在衣服厚实,倒也不会冷得令人无法忍受。

    她被一丫头领进了一宽大的院落中,便由着另一身着绿衣的丫头给领进了大厅。

    原主印象里是没有这人的,想必是京城来的吧。

    穆雪低着头,走了进去,微微抬头,见案上坐着一个身着深紫色衣裳,年龄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的一威严女子,倒也未行礼。

    那人一看就是个丫鬟,而自己可是小姐。

    那人似乎对穆雪很是不满,却也未表露出来,只是皱了皱眉头,微微抬起头,居高临下地看着穆雪,道:“你就是三小姐,穆雪?”

    “是,不知您是……”

    “不过是一小小奴仆罢了,不劳三小姐挂心,‘您’这一词更是担待不起。你唤我声紫荆便好。”

    “……”呵呵,说得好听,还不是在那上面坐得好好的。

    “奴此次来此有三个目的。这一呢,是教三小姐礼,这二呢,是让三小姐知晓京城中的形势,三,才是接三小姐回去。”

    意思就是,你如果学不会规矩,就别想回去了。

    “……我知晓了,今后必定会好生学好规矩。只是不知,是何人教我?”

    “三小姐,今后便由奴来教小姐礼仪。”

    “好,我知晓了。”

    “三小姐,您对奴可有何不满?”紫荆坐在案上,有些傲慢地道。

    “并无。”我想杀了你算吗?

    穆雪自觉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表现得已经够卑微了,却见那紫荆拍案而起,怒道:“您一小姐,如今却被我占了位子,竟会连一些不满都无,当真是上不了台面!”

    随后就见紫荆优雅从容地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咻”的一下便跪了下来。

    “你……你干什么?”穆雪表示她有些被吓到了。

    “擅自坐在高堂之上,见到主子不行礼,且未让坐,辱骂主子,以上犯下,当属恶仆行为。按家法应当杖责五十,发买出去。降五等处罚,当自罚二十掌。”

    紫荆说完,便对着自己的脸毫不留情地打了下去,声音在房中回荡,萦绕在穆雪的耳边,大得让穆雪心惊。

    “你……你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打自己?为什么……

    紫荆并不理她,只是在她打完了二十掌后,将自己打得流了血,才微微抬起头来,却在穆雪看来仍然低着头。

    紫荆缓缓开口道:“大小姐说过了,礼不可废,既到了这里也得遵守礼数。但奴此次来次是为了教三小姐礼法,便所有惩罚皆降五等。事前未告知三小姐,还请三小姐恕罪。”

    “大小姐?穆泠?”

    “请三小姐慎言。”

    “我连她名字都说不得?”

    “按礼法,算是不敬长辈,当关入柴房,反省一日。但大小姐说了,三小姐常年在外,便算了。”

    “她最多算是姐姐,当是同辈吧。”

    “回三小姐,夫人不在,嫡长姐为母。”

    “你先起来。”穆雪无语了片刻,才发现紫荆还跪着,便道。

    “谢三小姐。”

    “我今天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是,雪莲,好好照顾三小姐。”

    “是。”一道清丽的声音响起。

    穆雪顺着声音望去,却见一个身着粉衣,身段气质完全不像奴仆的俏丫头正微微弯腰站着。

    “这是……”

    “三小姐,奴唤雪莲,今后便由奴来伺候小姐。”

    “那行,走吧。”

    爱美之心人人有之,穆雪看着雪莲,心里便生出了股好感,但却也没太过。

    她现在只想做两件事,一是确定一个东西,二是补个好觉。

  http://www.tangsanshu.com/shier/174466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