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神州古情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炼丹师

第四百八十六章 炼丹师

    婴宁道:“大人见闻广博,必是已经知道了我家小姐不少事情,不知大人还想听什么?”

    韩贤子道:“我只知博学师大人武力卓绝,胆识过人,身具仙学,却是不知博学师大人,如何习得如此秘学,如何待人接物。”

    婴宁道:“我家小姐师门绝密,便是我也知道的不多。待人接物,更是谨从自然,方得海纳百川,万民效力。”

    韩贤子道:“我亦听闻博学师大人,曾荐燕王,解放奴隶不得,不知后来如何了?”

    婴宁道:“我家小姐已经给予本部奴隶自由,并从其中提拔家丁,教学众农文字算数。我家小姐受令西出东荒,开发西北,稳定边陲,现今当是已在筹备宣教边民,绝了抢亲恶俗。”

    韩贤子道:“若说算数,我家倒是秉承了上古绝学,经过数代整理,编纂了《数经》。如今既知博学师宏愿,老夫也愿助上一臂之力,将这《数经》公诸于世。”

    韩贤子将本家算学公诸出世,美名大传。其子韩起时任晋国正卿,也是秉承老父心愿,大力普及本家算学,后人因此封封二人谥号为韩献子,韩宣子,纪念两人功德。

    婴宁几个在韩府做客,尹齐和本家三个家丁,带着博喜家丁押运的车队,领取定制的军备,一日匆匆而过。

    次日婴宁等人告辞了韩贤子,带着韩府拓印的《数经》,离开了韩府,回到了车马店。

    尹齐已经整好了队伍,只待出发。

    婴宁远远地看过车队辎重,宣布回程,大队开始向新郑缓缓而动。

    到达新郑,众人汇合,歇息一晚,继续向着邯郸行进。

    一路无话,这日众人回到了邯郸。

    婴宁带着大队,在车马店安顿下来,自己跟着尹齐,来到了尹府。

    尹府来了一位新客,正是吴国观风子。

    吴国观风子那日听了龙女之言,与太子筹谋一番后,带着太子的密令,向周王请假,终于离开了王宫。

    观风子身负太子密令,一路记下所见所闻,采集所需,且行且停,一日前来到了邯郸。

    到了邯郸,观风子照例先去拜访同门,来到了妙慈庵。

    观风子到了妙慈庵,不想遇到了袁天罡。

    袁天罡和妙鹤学习呼吸吐纳之法,已得真传。

    这日袁天罡正和妙鹤聊着同门旧事,听说是吴国观风子前来拜访,一同起身,出门迎接观风子。

    三人见面,互相通报了各自信息,袁天罡道:“师弟既然是从皇宫而来,必定不知蓟城清风子通报的消息。”

    观风子道:“不知蓟城掌观又有何事通报?”

    袁天罡道:“如今我们正在找寻鲁部后裔,师弟常常游走于各国,也请留意鲁部消息。”

    观风子道:“鲁国便有我观一脉,既要找寻鲁部后裔,何不由鲁国清风观出力?”

    袁天罡知道这个师弟沉迷于药石冶炼之术,说道:“鲁国掌观我已告知,如今正在蓟城清风观,准备随我前往关外,拜见我家家主。只是师弟不知,这鲁部后裔已然失踪日久,多国都曾派出大官查找,不得其门,所以我们才要通告本门同脉,合众人之力,一起查探消息。”

    观风子道:“道兄所言,鲁部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为何此时又要大张旗鼓,找寻鲁部?”

    袁天罡看看外面天色,日头已然西落,说道:“这说来可就话长了,师弟且随我先回去,容我慢慢讲来。”

    观风子道:“如此叨扰师兄了。”

    观风子和袁天罡在妙慈庵用过餐饭,一起回到了尹府。

    回到尹府,袁天罡刚照例先去拜会尹辉,报个平安。

    尹辉眼见跟着袁天罡的观风子形容邋遢,但是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知道观风子也是个异人。

    待观风子安顿了脚力毛驴,尹辉跟着袁天罡和观风子,一起来到了袁天罡借宿的客房。

    观风子进了房中,先是摘下随身包袱,接着取下腰间的双钩,放到了一起。

    尹辉还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兵器:手握处是戟形护手,弯弯的月牙前是尖尖的矛头,握柄后也是个尖尖的矛头,看着虽不锋利,也是不善。顺着握柄向上三尺左右,开始弯下勾来,这勾头却是三个手指般的小爪,便如鹰爪一般。

    尹辉道:“道长的兵器如此奇特,可是好用?”

    观风子道:“好用的紧,两个矛头可以穿石,鹰爪弯钩可以刨出草药硝石,便是遇到猛兽,持着这般利器,也能全身而退。”

    观风子道:“我这师弟常年在外,用此勾采掘所需草药硝石,早玩得娴熟非常了。”

    尹辉道:“原来道长是炼丹师,如此不知道长随身有何药物,若是适用,我也买下一些备用。”

    观风子道:“本有许多止血活络的药物,只是都用完了,如今只有些解毒的药丸,其他药丸却是还没来得及配制。”

    尹辉道:“解毒药丸也可,还请道长卖我一些。”

    观风子闻言,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递向尹辉,说道:“南方多蛇,我这药可解蛇毒,只要在被蛇咬一刻内食下,便无性命之忧。”

    尹辉接过小铜瓶,打开塞子闻了闻,说道:“只能解蛇毒吗?”

    观风子道:“被其他毒物咬了,吃下这药丸倒是也可减轻毒状。”

    尹辉伸手入怀,掏出一两银子,说道:“还请道长收下,这药我要了。”

    观风子道:“施主既然需要,尽管拿去使用,我怎好收这么多钱财?”

    尹辉道:“道长既如此说,还请道长在小处住下,炼制些止血活络的药物。”心想:“道长不喜钱财,我便为道长做身新衣。”

    观风子道:“多谢施主容留。”

    尹辉暗中比较观风子和自己的身材,心中记下,告辞了两人,回家叫夫人做新道袍去了。

    待尹辉去了,袁天罡取出一个小布包,递向了观风子,说道:“这是关外的止血药物,很是好用,你且备着使用。”

    观风子打开小布包看了看,是白黄色的粉末,都干透了,问道:“这是什么草药?”

    袁天罡道:“这是马粪泡,只有关外才有,止血甚是好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http://www.tangsanshu.com/shenzhouguqing/52835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