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神州古情 > 第四百零二章 女奴昂贵

第四百零二章 女奴昂贵

        婴宁让夫回看好坐骑,领着发海、天真、有银,跟着这个门卫进了前院,穿过中院,来到了后院。

    除了房间小院,后院看着有一千多平米的空地,此时站满了人。

    门卫带着四人来到两个正在说话的人面前,对其中一个蓝袍人道:“来了大客户,要约见三家主事,小的带他们先来见过大人。”

    这人早已注意了门卫身后几人,其中一个小女孩,形象正是尽早刚刚听说的大金主装扮,主要是那只螃蟹和大金鼻环太炸眼了。

    这人不敢怠慢,对正在说话的人道:“请稍待!”来到了婴宁等人面前,拱手道:“齐国将军府鲍安有礼了。”

    发海拱手道:“燕国博学师府发海回礼了。”

    鲍安道:“几位到此,可是要采办南方奴?”

    发海道:“我们确要采办奴隶,只是要采办哪些奴隶,还需姐姐做主。”说完看向了婴宁。

    婴宁道:“这院中所站,可是你口中的南方奴?”

    鲍安道:“正是!这批奴隶是昨日刚刚从吴国运来的。”

    这时先前和鲍安说话的那人走了过来,对婴宁拱手道:“吴国将军府李玉见过小姐。”

    婴宁听到李玉两字,很是耳熟,略略思想,想起了抄书之时,偷听博学师府小姐闺房谈话,听到过此人,问道:“我曾听说有个吴国大商李玉,是吴国行令姬江的亲友,可是大人?”

    李玉道:“正是鄙人,小姐可是在何处听到鄙人小名?”

    婴宁道:“我是在本府听说大人大名的。”

    李玉道:“原来如此,想是于宏李封回话博学师大人,小姐也在场了。”

    婴宁转了转眼珠,说道:“既然在此偶遇大人,还请大人告知详细情况。”心说:“我只是偷听,许多事情不明,如今遇到你,正好问个究竟。”

    李玉道:“一个月前,我受于宏李封相托,带着他们前去将军府,拜见孙将军,提要徐虎。孙将军喊来了徐虎,问他何时回返燕国,与家妹团聚?徐虎说吴国距离徐国楚国都是不远,便于亲友交流,若是他也到了燕国,这边亲友再要往来,却是不易。因此徐虎要于宏李封回报家妹,他就留在将军府效力了,要家妹不必挂念。”

    婴宁道:“原来如此。”

    李玉道:“找寻殉职吴兵斥候之事,已经有些眉目,小姐回去可回报博学师大人不必着急。”

    婴宁道:“哦。”然后问道:“这院中的奴隶可都是你带来的?”

    李玉道:“正是。我府和齐国将军府长年互通奴隶贸易,这次要交易一百二十五名奴隶。”

    婴宁道:“既然如此,待你们交接完了再说。”

    这时走来了三名家丁装扮的青壮。

    三名青壮来到鲍安面前,说道:“回禀大人:这些奴隶已全部造册登记,核对完毕,共有男奴五十八名,女奴六十七名。其中十二岁以下的男孩十三名,十二岁以下的女孩二十九名。”说着递上了核对名册。

    鲍安接过名册,说道:“先去安顿了他们。”

    三个家丁应了诺,去安顿这些刚刚接收的奴隶了。

    鲍安收好名册皮卷,说道:“不知各位到此,要收购多少奴隶?”心说:“要约见三家主事,难道我这里的奴隶还不够吗?”

    婴宁道:“我只要女奴,收个二百人吧。”

    鲍安一听,心说:“乖乖地,果然是大主顾,难道这博学师府也要开青楼赚钱?”嘴上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处,各位随我到屋中说话。”说完对前来传话的门卫道:“你去叫了另两家主事,一起来此。”

    门卫应了诺去了,鲍安领着五人来到中院,进了一间青砖瓦房。

    进了房中坐定,丫鬟们开始端茶送水。安顿之后,鲍安道:“诸位果然都是豪客,这两百名女奴,可是不少的消费啊。”

    婴宁道:“请大人报价。”

    鲍安道:“奴隶价钱相差甚大,不知小姐想要什么的女奴?”

    婴宁听问,不由一愣,问道:“难道奴隶不是一个价吗?”

    鲍安道:“看来小姐不曾买过奴隶,我便乘另两位主事未到这段时间,向小姐说明。”

    婴宁道:“有劳了。”说着翻手取出一颗黄金,放在了鲍安面前。

    李玉和鲍安看得莫名其妙:“这颗金子从哪里拿出来的?”

    鲍安拿起金子,却是不看,两只眼睛只是瞅着婴宁的那只手。

    婴宁见此,说道:“还请大人说说奴隶报价。”心中却是一凛:“以后再取钱得和天真一样,用个障眼法了。”

    鲍安道:“奴隶报价,不论男女,以技艺多的,最是昂贵,其次便是年龄,壮年的要贵些。”

    婴宁道:“我只要年龄十五左右的青年女奴,是何报价?”

    鲍安道:“十五左右的青年女奴,也要看品相技艺而论,报价也是不同。”

    婴宁道:“请详细说明。”

    鲍安道:“若是花容月貌的青年女奴,再有舞乐之技,会放到交易市场竞拍,到时便是一个卖上十万刀币,也是可能。”

    婴宁道:“我要花容月貌的女奴作甚,舞乐之技到是可以。”

    鲍安道:“既然如此,便是品貌普通,会舞乐之技的,也算有一技之长,最少要一万刀币。”

    婴宁道:“好是麻烦。既然如此,你也不要说什么一技之长,竞拍不竞拍了,只管把十五左右的青年女子,给我们凑够二百名就可。”

    鲍安道:“小姐不知,若是只要十五左右的青年女奴,短时间内,我们三家也难凑够。”

    婴宁道:“你这里有多少?”

    鲍安道:“我这里最多有五十个。”

    婴宁道:“那全要了,你尽管造册标价便是。”

    鲍安道:“那可不便宜啊?”

    婴宁道:“不便宜是多少?”

    鲍安道:“我这里有几个识文断字,舞乐双全的南方女奴,原本是他国贵族出生,脾性桀骜,虽然相貌一般,但每个最少也要五万刀币。”

    婴宁道:“知道了,便是六十个都是五万刀币一个,不也才三百万刀币吗?换成金子,也就是区区三百两,你尽管造册登记便是。”

  http://www.tangsanshu.com/shenzhouguqing/52834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