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神医狂后:腹黑魔尊你放肆 > 第30章 修炼被扰,北宸怀疑

第30章 修炼被扰,北宸怀疑

    雁冰一脸木然“我还不知道小姐会医术呢,你瞧瞧她身上,受伤才一个多月,她身上那些疤痕全都不见了,连杨御医开的药都没用,全是她自己配的,我还想知道她什么时候学的医术呢!”

    雁冰说起这个也是无语至极,这些日子,自家小姐时不时地让她跑到外面买一些药材,买回来后就自己蹲在屋子里捣鼓,几乎没有一日例外,简直比她这个医女都要沉迷药材,无法自拔。

    “对了,还有医术。”雁雪瞪圆了眼睛“还有那天的轻功,你记不记得,祭天的那日,那火烧的那么厉害,小姐就像一个女神一样从烈火中飞了起来,她当时可是被绑在木架上的,我一直都没去想,今日细细想来,那些绳索怎么断的,还有,小姐都不会玄力,是怎么飞那么高的?”

    这些日子一直沉浸在自家小姐死里逃生的兴奋中,没来得及细想,今日一想,很多被不自觉的忽视的细节都浮现在脑海中,雁雪愕然道:“难道说,祭天那日,真的有天神出现,救了小姐,还让小姐获得了之前没有的保命技能?”

    中人面面相觑,显然,都觉得雁雪这个说法很荒诞,可是,雁冰又弱弱的看向北宸,甚至是新来的使君,青黛和白术“除了这个,你们还能有别的解释吗,我和雁雪跟着小姐九年,从她五岁到十四岁,真的从来都没见过小姐练剑,也没见过她摆弄药材,所有的这些,全都是这些日子里无师自通的。”

    北宸趁机打探蓝镜的情报“她没有跟你们解释过吗?”

    “没有。”雁雪和雁冰齐齐摇头,雁冰道:“小姐从来不曾解释过,但也从不曾隐瞒过,就像今日,她如果不想让我们知道她会剑法的话,完全可以隐瞒的,没有人会知道。”

    “就是。”雁雪重重的点头“所以,不管小姐还会什么东西,她只要是小姐,我就还是小姐的丫鬟,其他的,都不重要,而且小姐一下子会这么多东西,就能保护自己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哈哈……”

    雁冰闻言,也是笑着点头“没错,技多不压身嘛,小姐学会这些东西,总归是利大于弊的,我们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就是帮了小姐最大的忙了。”

    蓝镜身边最亲近的两个丫鬟就这样自我安慰,化解了对蓝镜所有的怀疑和担心,北宸虽然心有疑惑,却也是觉得蓝镜能有这样两个处处为她着想的丫鬟,真是幸运极了。

    压下心头各种疑惑,雁雪和雁冰一行人各司其职,在明镜阁里悠闲度日,只是,谁也没想到,蓝镜说要去修炼,竟然就在屋里整整待了七天,锦绣坊做好的衣服都送来了,她还没出来。

    雁雪顶着硕大的夏日艳阳捧着衣服站在院子里,忧心忡忡道:“小姐不会有事吧,这都七天了,还有三天,宫宴就到了,万一宫宴的时候她还不出来,宫里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

    “我去看看。”北宸也有点安耐不住了,蓝镜修炼的第一天,他也溜了出去,到第二天晚上才回来,那时候他才知道,蓝镜竟然整整一天一夜没出门,本以为再等等就可以了,谁知一等就又是六天。

    他话说完,也不管雁雪雁冰答应与否,直接撞门而入。

    推开门,就见蓝镜坐在那里,均匀的呼吸,吐纳,一如六天前,没有任何的不同。

    北宸狐疑的靠近了她,才发现蓝镜周围竟然汇聚了一层浓厚的真气,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保护壳将其护在中间,自己才靠近,就感受到了一股推拒的力量。

    心下好奇,北宸试着继续靠近,那平稳的真气保护壳忽然炸裂开来,推的他狠狠后退几步,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而蓝镜也“噗”的吐出一口鲜血,直直的从床上栽了下来。

    从未见过如此现象,北宸吓了一跳,顾不得平息自己略显紊乱的气息,几步跑到床边将蓝镜扶起来,顺口喊了一句“雁冰,进来!”

    雁冰也听见了屋里的动静,闻声,立即撞门而入,看到蓝镜的情况,吓得声音都变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会这样?”

    “先别说那么多了,出去,守好门,别让人打扰。”

    “哦,好。”雁冰立即退了出去,在她心里,北宸竟然是国师特地留给蓝镜的护卫,那在这种时候,听北宸的话是绝没错的。

    而雁冰也绝没有想到,就是她这绝对的信任,错过了蓝镜最重要的成长一幕。

    北宸打发了雁冰守门后,弯腰将蓝镜抱起来放回床榻,执起蓝镜手腕为其把脉,果然内息紊乱又虚弱。

    北宸心知蓝镜现在的情况,多少与自己的强行打扰脱不了干系,便想着全心全意的救人。

    就在他手放在蓝镜胸口,准备为其平息的时候,蓝镜却睁开了眼睛,轻咳两声,蓝镜锐利的眼神盯着北宸“方才是你打断了我修炼?”

    北宸尴尬的收回手“你已经七天没出门了,雁雪和雁冰不放心,让我来看看你,没想到打扰到你修炼了。”

    蓝镜也知道,北宸不会闲的没事专门跑到给自己捣乱,便也不苛责他,只淡淡道:“扶我起来。”

    北宸闻言,连忙将人扶起来“你又要自己疗伤了?”

    “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蓝镜嘴角的血迹尚未擦干,一边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那天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若说我的剑法,医术,还有轻功,格斗术都是在祭天的时候被雷劈出来的,你信吗?”

    “别开玩笑了,先疗伤。”北宸对蓝镜的话不置可否,严肃道:“修炼被强行中断不是开玩笑的,严重的话会走火入魔的,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蓝镜坐直了身子“你在那边坐着吧,我自己来。”

    北宸闻言,没有固执己见,走过去坐了下来。

    蓝镜盘腿而坐,捏了一个莲花指,嘴里嘀嘀咕咕念了几句,随即,北宸就惊愕的看到蓝镜周身的气息肉眼可见的速度平稳了下来,紧接着,蓝镜因为方才受伤而变得苍白的脸色也迅速恢复了红润。

    蓝镜睁开眼睛,笑看着北宸“怎么样,被吓到了吗?”

    北宸不答反问“你是精灵族?”

    蓝镜瞪眼“那是什么鬼?”

    北宸摇头“六族之内,只有精灵族才会有如此强大的自愈能力。”

    “那你可高估我了,我还真不是什么精灵,说起来我倒是好奇精灵长什么样子呢,是不是真的像故事里说的那样,所有的精灵心里只有真善美。”

    蓝镜起身,走到北宸身边,将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笑看着他。

    北宸愕然道:“你,当真才开始修炼玄力?”

    “不然你以为呢?”蓝镜收回自己的手“我开始学玄力的时候,一切都是你教我的,我的体内有没有玄力,你难道不知道?”

    北宸默然,的确,蓝镜一开始修炼玄力的时候,是他领她入的门,可就在刚才,蓝镜将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的时候,北宸却感受到了一股浑厚的真气,虽然说不上什么绝世高手,却也不是蓝镜这种修炼玄力不足一个月的人该有的力量。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北宸自认不是一个好奇心爆棚的人,可是自从和蓝镜相识以来,他心里几乎每天都被问号塞满,不问个清楚,就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我还想知道呢!”

    蓝镜自嘲道:“我似乎有点明白我爹为何不让我修炼玄力了,如果是出于这个原因,我想,我能理解他。

    “蓝青风一生历经坎坷,见多识广,如果不是事情脱离了他的控制,也绝不会让你放弃修炼旋玄力的,他不让你修炼,应该就是觉得你若强行修炼,会遇到危险。”

    北宸冷静的看着蓝镜“如今你已然发现自己易于常人之处了,还要修炼吗?”

    “当然要。”蓝镜理所当然道:“宁为神祗一日,不做蝼蚁百年,我注定是要走出蓝诏国的,如若不修炼玄力,往后游走大路,当如何自处?”

    北宸默然,如果是别人,他还可以说有护卫能保护你,可眼前之人是蓝镜,北宸的直觉告诉他看着对谁都眉开眼笑,一脸亲切的冷静,实际上,谁都不相信,如此这般,她又怎么可能将自己的性命交付于他人之手。

    “蓝青风为保护你,十几年如一日的隐瞒,把你宠成了一个废物,如今你却将身上所有的技能一一暴露于人前,尤其是这么大的弱点,暴露在我的眼前,你难道就不怕有朝一日,我从此处着手,要了你的命吗?”

    “你大可以试试。”蓝镜冰冷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北宸,眉宇间全是让人惊惧的寒意。

    北宸却突然笑了“不管你为什么将这个秘密暴露在我的眼前,就凭你如此胆大妄为,这个秘密我帮你守了!”

    “那就多谢了!”蓝镜笑笑,迅速而又自然的收敛了一身的利刺。

  http://www.tangsanshu.com/shenyikuanghoufuheimozunnifangsi/102441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