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神级潜行者 > 第两百一十九章 光明正大的祸害

第两百一十九章 光明正大的祸害

    第两百一十九章光明正大的祸害

    “有本座的雷电本源,以及你那诡异的虚无本源,两大本源,你便可强行施展潜行术两次,而能够潜行的时间,便要看你小子的修为了,不过,以你如今的修为,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刺客。”

    “你在无尽星空,可有见过比较厉害的刺客,不如,将他们的大道传给我?”于洋顿时眼前一亮。

    “想得美,那等绝顶的人物,传承自然不会贸然传下,而且,一旦刺杀的传承流失,亦会派出大量的人手寻回,将获得传承的家伙斩尽杀绝。”

    “这么狠?”于洋愕然。

    “非但如此,一些宗门更是将其亲人朋友,只要有丝毫关系,甚至见过面的人全部屠弑一空,一个大势力的传承重要性,非是你现在可以领悟的。”

    于洋沉默了,正想要开口再求些什么,身后一道劲气袭来,下一刻,一把纤细的长剑剑尖已是抵住自己下意识转身回头的脖颈。

    “是你……”罗琼华显得格外的惊讶,显然,之前于洋在登龙门和天池中的表现,即便不是艳惊群雄,却也是冠盖年青一代的风采,没想到,如今自己竟然是失身于这个男人,委实让她有些惊讶,心中的恨意为之一堵。

    “的确,刚才形势紧急,我只得出手杀了虎啸云,然后,你就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于洋无奈地看着风采夺目的佳人,心中却是纳闷:怎么女人都喜欢玩儿这一招,春雨过后就持剑想要将自己的男人斩尽杀绝。

    “哼,当时我已经失去了意识,整个人都被丹药的药性控制,根本不能施展丝毫元气,你为何不打晕我?”看着于洋无辜的表情,罗琼华满是羞怒,什么叫自己主动,自己一个姑娘家,云英未嫁,更是一代天之骄女,委身给你,你还觉得委屈是吧。

    “我……我不能禽兽不如啊。”于洋尴尬一笑。

    “你就是一个禽兽,不折不扣的混蛋,竟然害了我的清白,今日,就先一剑宰了你,然后我再自杀。”罗琼华手腕一紧,剑尖已是在于洋脖颈上划出一条血痕。

    “且慢,我与你有恩,为何你还想着恩将仇报呢?”于洋立即惊呼制止道。

    “有恩,我云英未嫁之身,被你污了清白,这便是恩情?”罗琼华目光冷冽得可怕。

    “好,那我问你,若非我正好路过此地,见得你被虎啸云掳来,出手相救,你已是如何?”于洋面色冷静道。

    “哼”罗琼华冷哼一声不答。

    “而且,这丹药的厉害,相信你也知道,能够轻易迷失人的神智,而且,若是不能够发泄出来,毕竟被内火自焚而死,而且,又是姑娘你主动,我……”于洋迎着那恶狠狠的眼神,咬牙将后面全部道出。

    “我即便是此刻已经死了,亦是无怨无悔,你又何必毁我清白,让我留在这世上。”罗琼华目光复杂的挥手收回长剑,反手挽了一个剑花,便是斩向自己洁白无瑕的玉颈。

    “哧”锋利的剑刃割破入肉,一滴滴猩红的鲜血却是流淌在罗琼华的香肩上,顺着她的手臂留下。

    “哐当”长剑掉落到地,罗琼华看着于洋的目光已是有些呆滞,“你为什么要救我?”

    “你爹乃是落英剑宗宗主,若是你死了,后面被查出来是我逼得,我也难逃你落英剑宗无穷无尽的追杀。”于洋将染血的手收回长袖之下,微微皱眉,忍受着此刻的痛楚。

    “仅是如此吗?”罗琼华眯着眼,杀意再起。

    “占了你的便宜,自然不能轻易一走了之,我于洋是一个多情的人,但并非绝情,若是此刻走了,丢下香消玉殒的你,日后会成为我大道上的心魔。”于洋坦然道。

    “你喜欢我?”罗琼华泛着偌长的睫毛,美目直勾勾的看着于洋,眼珠一动不动。

    “姑娘无论是姿色身段,还是资质修为,都是上上之选,自然是喜欢,不过,我已是有了互许终身的人了。”于洋眼神故作落寞道。

    “你以为,我想要嫁给你?”罗琼华撇过头去。

    “那我走了?”于洋作势就要抬脚离去。

    “你敢?”罗琼华猛地转身,却是被于洋猛地抱在怀中。

    感受着那一双上下游动的手,罗琼华浑身一颤,以只有于洋和她可闻的声音喃呢道:“救出我的同门,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不及,荒族的人也不敢做得太过分,毕竟有两大势力的天骄弟子都在呢。”于洋坏笑着将她抗入洞中。

    “别……别碰我,还疼着呢……,你个混蛋。”

    一夜过后的清晨,密林之中除却野草花木的清新气味,还有着不少血腥味,显然,昨日的拼杀过后,这密林之中,那些处于最下层的天骄,已是被淘汰出局了。

    “腿软吗?”于洋背着一道倩影行走在密林之中,他的脚步很快,闪烁着紫色的电光,身形穿梭在风中,眨眼间便可射出近百丈远。

    “闭嘴”罗琼华羞怒的瞪了一眼他,一闭眼,便是昨夜的疯狂场景,她难以置信,平日里如同大家闺秀一般,只会沉迷苦修剑道的她,竟然能够那么放肆。

    “给我讲讲你们落英剑宗吧,免得到时候我上门提亲,被你落英剑宗的天骄给踩死。”于洋干笑一声道。

    “哼,我落英剑宗,即便是在大荒域诸多顶尖一流势力之中亦可排入前列,偌大的大荒域,一流势力中剑修的宗门,就只有绝剑宗和我落英剑宗,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于洋默然,我若是知道,还用问你吗?

    “剑道传承不比其他修行,必须得挑选身怀剑骨、悟性、心性皆属上上之乘的弟子收入门下,而蜕变修炼剑气、领悟剑意的感悟之地,更是宗门秘地,自远古到如今,也只有我们两家剑修宗门保存了下来,宗门内剑道感悟比较完整,更是有着两宗至宝。”

    “一则绝剑宗的解剑峰,上山解剑,下山悟剑。”

    “二则,便是我落英剑宗的剑林,每一位落英剑宗陨落的先辈,都会将他随身的佩剑种入剑林之中,待有缘之人寻得,重振荣威。”

    于洋心神向往,若是自己能够道解剑峰悟剑,再到剑林斩获一柄真正的剑道神兵,那该是何等好事。

    “我落英剑宗元皇境之下,我的修为和战力排到第十七,你若是能够连败在我之上的十六位同门,即便是我爹和宗门的那些老古董们,也不会再为难你。”

    “你如今,已是有了封侯级巅峰的战力,在你之上,莫非这十六人,都是封王级的战力?”于洋惊愕道。

    “据说,刚刚从外面历练归来的三师兄曾在半年前越境斩杀一名准皇境强者。”罗琼华眯着眼笑道。

    “……”于洋张了张嘴,一切无言尽皆消散在奔行的风中。

    “不过,若是元宸宗能够重新回到一流势力序列,而你,能够成为元宸宗的宗子,便可拥有向我求亲的资格哦。”

    “宗子?谈何容易。”于洋并不认为自己如今的修为和战力便可称霸元宸宗,要知道,在他之上,还有着一些隐修不出的真传弟子,任意出来一个,只怕也是有着封侯级的战力,只不过,这些处于元宸宗最为核心的隐秘,他如今还没有资格接触。

    “否则,你我之间的事,只能就此作罢。”

    “那好,你隔三差五和我约个地方见一面,以泄相思之苦。”于洋回头笑着看了她一眼道。

    “把我放下来吧,若是让旁人看到,不好。”罗琼华沉默片刻后道。

    “东西可以放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可以放下,但是,今天我想任性一次。”于洋紧了紧搂着挺翘处的双手,让罗琼华软弱无力的娇躯靠在自己的后背上,小脸晕红的说不出口来。

    “女人啊,就该静静的站在男人的背后。”

    “无论是机缘巧合,还是上天注定,我没有反抗的那一刻,便已是注定了,你今后便是我的女人,只有我才能光明正大的祸害你。”

    罗琼华面色不悦,说得像是你自己很无辜的样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若是元王境不足以登门求亲,那便等元皇境,亦或者,待我成为一方巨擎。”

    “那我都老了,而且,若是我要去竞争老爹的位置,不可能没有道侣的。”罗琼华神色落寞道。

    “年青一代,除却我之外,没有人能够配得上你。”于洋自傲道。

    “待你横扫大荒域所有年青一代王者再说,而且,圣地传人未出,你以为,你就能够横扫一切吗?”罗琼华继续泼着冷水。

    “喏,算上此刻被我俘虏的你,已经是第三个了。”于洋心中默默的数着,血战王、虎啸云、罗琼华。

    “那先把龙战风给我杀了。”

    “诶,好嘞。”于洋立即点头应下。

    “谦虚低调一些,你会死啊。”

    “咦,这话好熟悉?”于洋双眉一皱,好久没能听过这样熟悉的话。

    “对了,让你互许终身的家伙出来打一架,老娘被他男人占了便宜去,就教教他怎么管教好自己的男人。”罗琼华秀梅一颦,显然是误解了,如同骄傲的凤凰一般从他背上抬起头来,说出一番放于洋目瞪口呆的话来。

  http://www.tangsanshu.com/shenjiqianxingzhe/57619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