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盛夏知华年 > 18.酒桌上的情义

18.酒桌上的情义

    兄弟有时候像是那么回事儿,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挺深厚的,在某些时刻却也不那么深刻。

    李幼斌跟黄毛是高中时候的同学。

    高中的李幼斌不跟这时候一样,特别顽劣,净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认识几个“哥们儿”,成天想着去当混子。

    记得上高中那会儿有一部日本电影在他们这些人当中特别流行,叫“热血高校”。也可能是受到了这部电影的熏陶或是怎么地,反正一帮人混在一起成天不干好事,就喝酒,喝完酒就打架闹事。

    说起这些还满满的是回忆。

    酒桌上是很少谈现在的,都谈一些往事。

    谈起往事就会谈起一些狐朋狗友啊什么的。

    来接李幼斌的是他高中的几个同学,都没考上大学,两个在复读,其余的都步入社会了。

    在社会混迹了几年也知道钱不好挣了,虽然发型没什么变化,但是谈起毕业后的经历,心态变化还是挺大的。

    蜀都饭庄是陇西特别有名气的一家饭馆。

    其实里边装修什么的跟大酒店没法比的,好在饭菜好吃,要价也合理,挺地道的一家店,店也挺大,两层楼。

    每次聚会都在这家吃,去的次数多了跟老板店员也都熟悉,去了别地儿倒感觉挺生疏。

    来的时候李幼斌第一个想起的是老大丁海强。

    丁海强大学也是在兰州,但是因为他读的那所艺校是在新区,离安宁特别远,就没怎么见过,也只有放假的时候有时间。

    丁海强是十号下午六点的票,到陇西差不多得八点半。

    李幼斌下车那会才是下午四点,也就没打算等丁海强了,跟接他的几个人去了蜀都饭庄。

    跟丁海强也是说好了,让他一下车就去蜀都饭庄找他们去。

    不知什么缘故,蜀都饭庄有些冷清。

    前台也换掉了。

    “您好,几位?”

    “五个,一会还来人。”

    “好的,这边请。”前台迎宾径直向二楼走。

    李幼斌他们也跟了上去。

    “你们老板不在吗?”

    “在后边呢。”

    “那麻烦你一会跟他说一声,就说有熟人来,想跟他碰两杯。”

    “好的先生。”小姐微笑点头,大概是听出来来人跟自己老板熟的缘故,礼仪也更加周到了。

    有些人是变化挺快的。

    老赵是李幼斌以前的同桌,这之前说过的,他今天也在接李幼斌的几个人里边,同来的还有经常一起玩的另一个同学小米。

    这俩人高考的时候没考上,就补习了,也没在文中,去了一中,毕竟陇西最好的还是一中嘛。

    去了那之后俩人变化也是挺大的,以前跟李幼斌一样,考试也就是个一百多分,发挥好一点能考二百多。

    今年听说开始学了,考的也挺好,都能上四百分了。

    “好好学,不错,咱哥几个里边没出过本科生,这可就看你俩的了。”

    酒店有个规律就是当客人点了酒之后是先上酒的,蜀都也这样。

    李幼斌打开一瓶给哥几个倒上。

    “没有没有没有,这能不能考上还两说呢。”

    可能是太久没见了,老赵也不像以前那么没皮没脸,开始谦虚。

    “哎,说什么丧气话,哥几个都看好你俩。”李幼斌摆摆手,从桌上端起酒杯,环顾一周,“咱敬老赵和小米一个,希望他俩明年能考上一个好大学。”

    “干!”

    虽说一帮人看起来像是混子,实际上也是有规矩有礼仪的。

    因为听说李幼斌他老大要来的缘故,包间最里边的一个位置是空出来的,为什么非要空最里边的是有讲究的。

    按照李幼斌他们家乡的说法,最尊者坐主位,所谓主位就是跟门正对的位置,也就是最里边的位置,而几个人里边李幼斌是最有威望的,这位置本该李幼斌来坐,但是因为一会丁海强要来,这位置就空下来了,免得一会换位子麻烦。

    丁海强是李幼斌的拜把子大哥,可以说高中三年都是他罩着李幼斌的,他坐在主位没人会说啥,何况在座的还都认识丁海强,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

    “哎,李哥,你不是喜欢喝白的吗?怎么这一年换口味了?”黄毛端起酒瓶开始逐一倒酒。

    “换什么呀,你们不都喝啤的嘛,我这入乡随俗,陪你们喝。”

    “你可别,哥几个里边你最大,你要想喝白的我们陪你喝。”

    “没事没事,以后也别说谁大谁大的了,现在不兴这套,现在都文明了,讲究人人平等,没什么大小之分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总不能跟你大哥不讲尊卑吧,那平等不了。”

    “你要这么说的话也有道理。”

    社会是讲人人平等的,平等也是相对的。

    “黄毛说你在工地打工?”

    “对,工地挺不错的,一天挺累,挺充实,挣钱也多,挺不错。”黄毛掏出跟烟递给李幼斌。。

    “是吧,懂事儿了,想起以前干的那些事儿,想起以前那些想法都觉着有些好笑。”李幼斌点上烟。

    他看出来黄毛确实是变化挺大,这些话他应该是发自内心的。

    吸了口烟,有些被呛到。

    李幼斌去学校之后就没抽烟,长时间没抽再次点着有些不习惯,但又不能不抽,这些朋友不像大学那些人成天玩心思,都老实,讲究烟酒不分家。

    “是挺好笑。”

    不大会儿,菜就逐一上来了。

    几人也饿了,动起筷子。

    门被推开,进来个穿西装的,乐呵呵的拿着一瓶五粮液进来了。

    “小李,我就知道是你小子,怎么来也不跟说一声啊?”

    来的正是蜀都的老板。

    老板人是挺和善的,跟李幼斌关系也好,经常一块儿喝酒,主要是这老板也喜欢喝白酒。

    “没有没有,刚回来,这不一回来就来找你了吗?”李幼斌赶紧站起来,笑嘻嘻的揽过老板的肩膀,送他坐到了旁边的座位上。

    “你小子呀,唉,你去兰州之后啊,这几个小子也不过来,有时候想喝点,也每个人陪着,可把我给急的,就盼着你回来呢。”

    听到这黄毛插上话了。

    “老付啊,你是知道,我们也都长大了,也是时候养活自己了,哪有时间喝酒啊。”

    “也对。”老付点点头,打开抱过来的一瓶五粮液,拿两个酒盅给他和李幼斌一人倒了一盅。

    不是不想给其他人喝,一般他俩喝起来了别人都是不掺和的,喝完啤酒喝白酒,陪不住嘛。

    朋友间的情义就像这酒盅里的五粮液,浓烈,一口下去嗓子火辣辣的。

  http://www.tangsanshu.com/shengxiazhihuanian/100499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