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盛夏知华年 > 9.话唠

9.话唠

    沉默的人,用行动证明存在的意义。健谈的人,用语言描述万物的色彩。

    李幼斌是挺会说话的,就是不大会听话。

    虽说这次a级考试他向陆朝玲借了耳机,但好像没什么大作用,从他看到试卷的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

    整张试卷下来基本上没几个汉字,他除了能看懂“听力部分”、“笔试部分”和填姓名部分的几个字之外其他的一概看不懂,他就觉得这个试卷设计很有问题,为什么连题目都是英文的?

    第一部分是听力,李幼斌按照老师的指导调整好了耳机。

    这都是没有意义的,一遍下来他根本不知道耳机里边说了个啥,从题目开始他就没听懂,甚至于人家已经看到第三题的时候他还在第一题徘徊。

    出来的时候李幼斌已经大概能猜到结果了。

    “考试的教室气候适宜,监考老师态度友好,我很满意,表示明年还会再来。”

    见到陆朝玲的时候李幼斌是这样说的。

    陆朝玲当然是不屑一顾的嘲讽他几句。

    李幼斌是答应了要请陆朝玲吃饭的,他没忘,陆朝玲记得更清楚,一出来就问他什么时候请她吃饭。

    “上次不是请了吗?”李幼斌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他指的是礼拜五晚上带她吃小面的事。

    “那不算,你打算一顿面就打发了我呀,不可能!”

    “那你想吃啥?”

    “边走边看吧。”

    “好的,大哥。”

    李幼斌心里边早就乐开了花,谁不希望跟女孩子多接触的?尤其是跟已经看上眼的女孩子就更不能放过了。

    离兰职最近的景区就是仁寿山了,其次是植物园。

    两人打算先去仁寿山,玩累了再去植物园坐会。

    冬天的仁寿山没什么好玩的,没有绿水青山。遍地的落叶,人工湖也早已结了厚厚的一层冰。

    坐在湖边的石头上谈理想是李幼斌最乐得干的事儿了。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李幼斌看向陆朝玲。

    “我能有什么打算,我学的是会计,但是我更想当个老师,我打算过几天去考教师资格证。”陆朝玲手撑着地面,视线扫过结冰的湖面,轻轻摇动双腿。

    “老师的话还不错,就是待遇有点低。”

    “对哦,我这资历也只能当个小学老师,怕是以后连自己都养不起了。”

    “我养你啊。”李幼斌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

    “嗯?”陆朝玲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直到你结婚的那天。”

    “哈哈,好啊。”

    这全是他对她的一种承诺吧,他是想告诉她,如果她以后没有喜欢的男孩子,那他会一直等着他。

    李幼斌其实很想跟陆朝玲表白的,但是他不清楚陆朝玲是怎么想的,他还是怕,他怕陆朝玲会像曾经的程舒涵一样将他伤的彻底。

    有些伤痛即便是愈合了,也会在很长是时间里留下疤痕,不小心触碰到了还是会感觉到疼痛。

    陆朝玲可能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吧。

    过去的早就过去了,也没必要一直回忆,人总是要面向未来的。

    李幼斌抠地面上小坑里边的石子。

    他说:“我们老师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什么话?”陆朝玲转过头。

    “如果你每天都在一个人耳边说话,每天围在她身边,她就会慢慢习惯有你的日子。”

    “你们老师真是,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就觉得她说的很对,所以我决定天天围着你转,这样你以后就离不开我了。”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陆朝玲有些慌乱。

    “总之我迟早会让你爱上我的。”

    “可能吗?”

    “有什么不可能。”

    “这辈子你就做梦吧你。”

    “那就下辈子咯。”

    陆朝玲其实心里很清楚李幼斌对她有想法,她也很清楚他第一次见面就对她不怀好意。

    李幼斌是无所谓她怎么想的,他觉得只要他足够努力,付出的足够多,把时间都花在陆朝玲身上,他总会打动她的。

    显然李幼斌以前的伤疤虽然留下了痕迹,但已经不疼了,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大概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吧。

    虽说没心没肺,对人好的时候还是很彻底的。

    陆朝玲虽然平时表现的很外放,实际上她在其他人眼中是一个很沉默很安静的女孩子,而如果她和李幼斌隔着有一段距离的话也确实很文静。

    跟李幼斌走的近了想安静是很难的,不光是陆朝玲,很多人都这么觉得。

    李幼斌就是一个话唠,几分钟不说话能憋死。

    他很喜欢用自己的方式跟别人交流,而且他一直自以为很幽默,其实在别人眼中他是很烦人的,只不过别人不说,他自己也就不知道,他以为别人也觉得他很幽默。

    陆朝玲是个口直心快的人,一般李幼斌话一多她直接上手,一个嘴巴子呼过去能说的话全憋回去了。这也正是李幼斌跟陆朝玲一起的时候废话少的原因。

    时间久了,他也就习惯了,打皮实了,废话又多了,陆朝玲也懒得打他了,开始听他说废话。

    “I like you but just like yoh,知道啥意思吗?”李幼斌眉飞色舞的向陆朝玲炫耀他新学的一句英语。

    “我喜欢你并且仅仅喜欢你?”

    “没文化,你就不能说的讲究一点吗?”

    “什么呀?”

    “纵然相思入骨,纵然万劫不复,我依然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李幼斌挑起眉头很深情地说完了这句话。

    “无聊。”陆朝玲丝毫不为所动。

    在某一个时刻,李幼斌其实觉得陆朝玲是有心事的,不单单像是被男孩子伤过那么简单。

    她有时候会发呆,跟李幼斌在一起的时候会发呆,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也会发呆。

    他甚至好多次看到陆朝玲独自一人愁眉苦脸的坐在操场的长椅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李幼斌从没有上前询问,他很清楚,他如果一走近,她马上会换一副表情跟他讲话。

    他其实很想跟她共同分担她的忧愁,但她紧锁心扉,不让他有丝毫机会溜进她的心房。

    离开仁寿山的时候李幼斌送给陆朝玲一颗石子儿,是他在仁寿山的石头地面抠的,他觉得挺好看就抠出来了。

  http://www.tangsanshu.com/shengxiazhihuanian/100499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