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七岁就人前显圣怎么办 > 第三十八章-配不配得上,我说了算。

第三十八章-配不配得上,我说了算。

    直至此时,

    秦守才是踏入杨家客厅当中,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杨武夫妇满脸问号就连陈家那位也是愣了一下,不是说好杨真抛绣球寻得夫婿吗?

    哪家的小孩?

    杨武忍不住往门口瞟了几眼以为还有其他人但却一无所获,门外只有李巍和周姑娘,这两人杨武都认识自然也知道不可能是自家女儿寻得的如意郎君。

    “爹,娘,他便是我的未来夫君。”

    杨真蹲下来跟秦守站在一块笑道:“我们是不是很般配?”

    众人:……

    就连秦守嘴角也是微微抽搐,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了一小步。

    谁要跟你这个十六岁的老阿姨般配,

    但凡要点脸都说不出这种话。

    “真儿,莫要胡闹,回闺房吧。”坐在杨武旁边的妇人也是连忙开口道,因为她感觉到自己丈夫要发火了。

    “我没有胡闹,娘,真的是他捡了我的绣球。”杨真硬气地道:“整个京都的人都看见了!”

    杨武怒拍桌子呵斥道:“简直就是胡闹,还嫌我杨家的脸面丢得不够多吗?”

    “来人,把小姐给我带回去,禁足半个月!”

    “我怎么就给杨家丢人了?”

    见状杨真顿时也不乐意,娇蛮脾气上来也是拦都拦不住。

    “我杨家百年前满门忠烈,如今已经沦落到需要跟他人联姻才能在京都立足吗?”

    “真儿,少说两句,下去吧。”

    杨夫人一看不由得更急了,这两父女的脾气都是倔得很,吵也就算了还当着这么多外人面前吵这传出去了可不就是成了天大的笑话吗?

    看见局面逐渐失控,秦守也是摇了摇头。

    往前走出一步向杨武作楫道:“晚辈秦守见过杨大人。”

    杨武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怒气平静下来,看了一眼秦守觉得这小孩倒是也好生有趣,在这种场合居然一点都不慌就不知道是哪家的少爷了。

    随后杨武面无表情地道:“你是哪家的小孩,我让人送你回...”

    但这话还没说完,杨武陡然愣住了。

    等等,他说他叫什么来着?

    秦守...这名字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片刻之后他似乎才是想起什么,露出一种古怪的眼神盯着他问道:“你叫秦守?”

    “是的。”

    “长乐县的秦守?”

    “晚辈的确是来自长乐县。”

    杨武:......

    长乐县,秦守。

    他终于知道眼前这孩童是谁了,近日在朝廷百官口中相传的文道天才秦守!

    七岁当众破境入儒生,第二日再次当众晋升二品儒生...

    人未至京都但却是连陛下都为之惊动的文道天才,据说陛下甚至破例让禁卫军不惜千里迢迢将他接送来京都。

    想到此杨武神色几经变化,当下也是变得有点不自在。

    普通人可能只是看到了他文道天才的名头,但京都这些老狐狸哪个不知道秦守除了代表是秦家之外,背后还站着当今圣上。

    大秦建国至今有哪个读书人未曾参加朝廷会考却已得到帝君器重的?

    唯独秦守一人。

    杨武苦笑连连,自己女儿怎么连这位都招惹来了。

    这下可如何是好?

    “你就是秦守?”

    此时陈家那位也是打量一眼秦守,他自然是知道秦守是何人,但那又如何?这京都可不是一个所谓的文道天才说了算的地方,

    他陈家是何等家境?

    官至兵部侍郎,难不成还要看一个所谓的文道天才脸色行事?

    “杨家若是寻得一位七岁的佳婿,恐怕也是一桩京都美谈。”

    对方言语之间充满阴阳怪气,当下让杨武都好生尴尬,毕竟杨家再怎么说在这京都也是有头有脸的...

    秦守瞥了他一眼也是平静道:“的确,总好比嫁给畜生不如之辈受尽人欺好上不少...”

    杨武神色顿变,这话说得也有道理。

    那陈昊是什么人,整个京都谁人不知?

    自己今日若是答应了陈家的提亲那可就真的是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

    “你说什么!?”

    对方勃然大怒,这是在骂陈昊猪狗不如等同把整个陈家都给骂进去了,谁给他这个胆子!?

    “咦,这位大人怎如此激动”

    秦守故作惊讶地道:“我只是打个比方...”

    “你...”

    对方脸色通红但又无法反驳,只能忍下心中怒火。

    读书人最招人恨的就是这种指桑骂魁的功夫可是能活活把人给气死!这个秦守不过七岁就如此等长大了怕不是更让人招恨。

    杨武沉吟,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着秦守也是发现了这个文道天才与寻常孩童不一般,看似七岁但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处事方式都如同成年人无异,

    恐怕自己不能以寻常孩童待之,

    “婚姻大事理当尊父母之命听媒妁之言。”陈家人冷声道:“这所谓的抛绣球招亲便是不孝之行为!”

    “我大秦律法上可是清清楚楚写着但凡大秦女子皆可通过抛绣球寻得满意心上人。”秦守慢条斯理地道:“律法等于朝廷,朝廷等于陛下,你的意思是陛下不孝?”

    此话一出,众人神色皆变。

    这个帽子扣得也太狠了吧!

    “我没有,别乱说!”陈家人当下怒喝道:“黄口小儿,休得血口喷人!”

    “没有就闭嘴。”秦守眯着眼盯着陈家人道:“捡到绣球的人是我,与你有何关系?”

    秦守这陡然发难让杨家等人微微变色,

    明明只是一个七岁孩童但他却面对这种场合却是丝毫不怯,实属难得。

    “杨小姐抛绣球让我得到此乃天意,你陈家却用所谓规矩来诬陷我不孝,此乃不仁。”

    “虽然我尚未考取功名,你陈家仗势欺人要断我姻缘,此乃不义。”

    “无视大秦律法,此乃不忠!”

    秦守眯似笑非笑地道:“所谓陈家便是如此不仁不义不忠之辈吗?”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秦守,这...这一个又一个罪名扣下来谁遭得住啊?

    关键这些话都是出自一个七岁孩童的手中...

    “你...”

    陈家人完全被气得想要吐血,读书人都是这般无诬赖他人的吗?

    “我什么我,这是我与杨家之事,何时轮到你一个外人插嘴?”秦守冷笑连连,

    “还是说陈家的人都是如此没有教养的?”

    众人:......

    “不愧是读书人...”

    李巍此时忍不住感叹,

    得罪武者最多就是被打一顿吃点皮肉之苦,若是得罪了读书人那可就真的是能憋屈到整个人都要疯掉...

    他现在真的害怕再这么下去,秦守走在京都的街道上都随时能被人套上麻袋揍一顿。

    “老夫懒得与你这种黄毛小儿诡辩!”陈家人也是气得拂袖立身,看了一眼杨武道:“杨大人,机会就摆在你面前,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杨武:......

    若是以前的杨家甚至不会惧怕兵部尚书就更别说陈家现在最多也不过是兵部侍郎,

    但今日份不同往日,光是一个兵部侍郎就能够把他们杨家拿捏都死死。

    如果今日不答应陈家的提亲,恐怕日后陈家那位当真成了兵部尚书的话,那对于整个杨家而言就更不好过了。

    他的这番言论蕴含的威胁之意让杨家不少人心中都浮现了些许怒气但又不好发作...

    “陈大人,替我多谢陈侍郎的好意。”杨武摆了摆手道:“送客。”

    陈家留下狠话拂袖冷哼离去。

    他相信杨武是一个聪明人,如果为了一个孩童而得罪未来的兵部尚书,那可就真的愚蠢至极!

    随着陈家人离去杨真也是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刚才这一幕落在她眼里让她内心有着一种很无力的感觉,尤其是见到自己的父亲面对陈家那般低姿态的时候内心更是如刀割。

    此时杨武的实现落在了秦守的身上,他沉吟片刻才是开口。

    “秦公子,关于小女抛绣球招亲一事...”

    杨武欲要说什么,但秦守却是率先开口打断他的话道:“杨大人该不会是想要反悔吧?”

    杨武:......

    “小女配不上秦公子。”

    杨武面带苦笑道,身为人父自然不愿意贬低自家女儿但也不能让十六岁的杨真与七岁的秦守成亲。

    “配不配得上,是我说了算。”

  http://www.tangsanshu.com/qisuijiurenqianxianshengzenyaoban/197052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