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七岁就人前显圣怎么办 > 第二十九章-杀机隐现

第二十九章-杀机隐现

    狮鹫的飞行速度极快,在短短两天时间便跨越了数千公里的路程,

    秦守也是借机游览了大秦皇朝的山水,期间灵慧倒也尽心为秦守不少解惑。

    关于京都,关于百年之前的秦家等等...

    不过关于那位女帝的任何事情,灵慧却是只字不言这倒是让秦守有点纳闷。

    在狮鹫不懈的飞行下,一行人于第二天的傍晚时分抵达了通州。

    通州的地位颇为特殊,位于大秦皇朝疆域的正中心因此也成了大秦皇朝的交通中枢,

    虽然汇聚了天南地北的三教九流但此地也是有着重军把守,当六头狮鹫出现在通州上方的时候引起了无数人的瞩目。

    毕竟在大秦皇朝当中老百姓都知道狮鹫是皇室的象征,也就是说今天通州要迎来了不得的大人物,就连通州太守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也是放下手中公务赶往官驿一探究竟。

    灵慧等人操纵着狮鹫降临在了官驿,秦守被灵慧抱着从狮鹫身上轻身一跃下来对着前来的驿站官员道:“现在把驿站所有闲杂人等驱散直至我们离去。”

    “这位大人,恐怕有点不太妥。”

    驿站的官员苦笑不已,心里则是暗暗叫苦,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镇东王的儿子来了这里也就算了,还来了一群疑似皇室嫡亲的大人物...

    通州官驿虽然每日都招待不少朝廷官员以及其家属,但还真没有经历过如同今天这般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大人物。

    灵慧似乎很是不满意对方的回答,但她也不多做解释拿出了一枚金色的令牌冷声道:“现在呢?”

    金色令牌上烙印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狮鹫,背面则是一个“秦”字。

    看见这枚金色令牌的时候驿站的官员当下直接跪下头也不敢抬起头道:“谨遵圣意。”

    驿站的官员虽然职位不高但却很清楚这枚金色令牌所代表的意义,这枚金牌是大秦女帝的信物。

    见金牌者如见君,忤逆这块令牌等于是抗旨行事。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驿站官员,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

    “尽快。”

    对方小心翼翼地退下开始安排官驿的一些其他人离开,虽然官驿当中住着有不少都是自己一个小小的驿站官员得罪不起的,可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陛下啊!

    “灵慧姐,不至于如此吧?”

    秦守也是哑然失笑,这里已经是大秦皇朝的中部,想必不太会出现其他意外。

    “出门在外,凡事都得多留个心眼。”

    灵慧也是抚摸着秦守的脑袋笑道:“不要以为这里远离边境就不会有危险,我等奉命行事将你安全带回京都,要是出了差错可是要掉脑袋的。”

    秦守:……

    行吧,既然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就在他们等待的过程之中,官驿内传来了些许比较大的动静,似乎是有人不满被请离去。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敢让我离开你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爹可是镇东王!!!你们这群狗奴才是不是想死,连本公子也敢往外赶?”

    “放开我,我倒是要看看京都是谁这么大口气还敢让我镇东王从这滚出去!”

    数息后一个锦衣公子便是提着剑怒气冲冲地往这边走,身后等一众禁卫军也是下意识地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刀柄上,似乎只需要灵慧一个手势,他们可不管什么王不王什么的,

    禁卫军代表的是女帝,在大秦皇朝没有人能够凌驾在女帝之上。

    对方来至秦守等人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并未曾从灵慧等人,

    在他眼里一个一个都是普通武者的装扮当下以为他们是朝廷派出来执行公务的普通官员当下也是不屑地开口道:“你们好大的官威风啊,连我镇东王之子也要赶出去?”

    “世子殿下,如有冒犯还请见谅,不过吾等公务在身也希望世子殿下配合一二。”

    灵慧并未发作而是不卑不亢地道,镇东王在朝廷当中地位不低。

    总不能一照面就撕破脸皮,到时候这件事传到女帝耳边,碍于皇亲宗室的面子上问罪起来自己也占不了便宜。

    “你知道我是谁?”对方指着自己冷笑连连,

    “当然,镇东王张星河之子张宇恒世子殿下。”

    灵慧神色不变,

    “还知道我是世子殿下?”张宇恒怒极而笑道:“知道了还让我出去?你们是不是想死?”

    “世子殿下,吾等奉命执行公务,请配合。”

    灵慧依旧是不卑不亢道:“世子殿下,请。”

    张宇恒顿时勃然大怒,不知道自己身份也就算了在知道自己是镇东王之子还让他离开?

    这摆明就是没有把他这个世子殿下放在眼内!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守好奇地看了一眼灵慧,心中在嘀咕灵慧这是在给这位世子殿下挖坑呢...

    其实一开始灵慧直接把那块代表身份的金牌拿出来,这位蠢得有点可爱的世子殿下大概率会认怂。

    毕竟不管你爹是什么王不王的,再牛逼还能不把女帝放在眼里?

    但灵慧并没有这么做,大概可以推断得出一个结论。

    这位镇东王跟女帝不太对付的样子...

    再联想到之前陈龙跟自己说过,朝廷当中是存在派系之分其中便是有极为反对女帝继位的派系,难道那位镇东王便是隶属这个派系?

    而在秦守思索着问题的时候,这位世子殿下也是变本加厉更甚至吹了一下口哨,便是有着十几名亲卫涌进来围住了他们。

    “我今日若是不走呢?”

    张宇恒面露讥笑的神色道:“难不成你们还能把我给杀了不成?”

    “世子殿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

    灵慧也是故作低叹一声道:“如果镇东王在这绝对不会允许世子殿下如此胡来。”

    “你们算什么狗东西,竟敢直呼我父亲名……”

    张宇恒勃然大怒,然而下一刻灵慧手中便是多出了一枚金牌。

    “禁卫军行事,无关人士等一概回避。”

    灵慧看着张宇恒平静地道:“先斩后奏,皇权特许,世子殿下不会不知道吧?”

    当下张宇恒整个人都呆若木鸡,死死地盯着灵慧手中的金牌,口中没说完的话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该死的,这群人居然是宫中的禁卫军!

    而也就是代表他们是在给女帝办事,而自己这般行为落在他人眼里毫无疑问是大不敬!

    就凭现在自己所做的一切,对方真的把自己给杀了也不会有半点罪责。

    先斩后奏皇权特许,这就是御赐金牌的作用。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秦守很努力地憋着笑意,最终还是忍不住笑出声...

    这个什么世子殿下可真的是蠢得让人觉得可怜,他也不想想没有点东西哪个官员敢直接要肃清官驿?

    该不会真的忘记了现在大秦皇朝当家做主的可是那位女帝呐,

    莫要说你一个世子哪怕你爹镇东王来了也不敢忤逆皇命,起码明面是不敢的。

    “咳咳,秦守,莫要失了礼仪。”

    灵慧轻咳几声,大概也是知道聪慧的秦守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意图。

    秦守耸了耸肩膀也只能是继续忍着笑意,而此时那位世子殿下也只能是面对金牌跪下,恨不得在地上找条裂缝钻进去。

    不过就在此时秦守心有所应地抬起头,视线在世子殿下身后那群仆从身上扫视而过。

    “是错觉吗?”

    秦守面不改色心中却是生出了疑惑,就在刚才他察觉到了一缕气息锁定了自己,但是待得自己有所察觉的时候对方又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终灵慧也是没有继续难为这位世子殿下,毕竟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对方再怎么说也是镇东王的儿子...

    她自当不会真的先斩后奏,只不过是小小地捉弄了一下他便是让世子殿下离开。

    “灵慧姐姐,你这样可不太厚道。”

    秦守看着灰溜溜离去的张宇恒背影也是笑道,

    “他在京都便是仗着世子的名头做了不少丧尽天良之事,奈何他爹是镇东王。”

    灵慧摇了摇头道:“我今日也不过略施惩戒罢了。”

    秦守笑而不语也是没有点破灵慧的谎言,这只不过是灵慧的说辞罢了,

    归根到底大概还是因为镇东王与女帝的之间存在着不少矛盾,因此她想要趁机出口气而已。

    女人呐,果然一个一个坏得很呢。

    “灵慧姐,京都当中出了陛下还有其他人知道我要去京都?”秦守旋即认真地问道,

    “想知道的都能知道。”灵慧回答含糊其辞,

    “这样啊,看来有人不太愿意我去到京都呢。”秦守摇了摇头,旋即也是将自己的察觉到的事情说出来。

    “刚才那群人最强不过二品武者,如果他们当中有人探查你的气息也绝对瞒不过我等。”灵慧沉吟片刻觉得很是疑惑。

    “那可能是我多虑了吧。”

    “你先行休息吧,这件事交给我去查一下。”灵慧并没有大意,当下对于他们而言护送秦守顺利抵达京都是一切重中之重!

    没有什么比秦守的安全更为重要,哪怕只是一丝怀疑也必须要再三探查清楚。

  http://www.tangsanshu.com/qisuijiurenqianxianshengzenyaoban/196371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