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七岁就人前显圣怎么办 > 第十章-不是瞧不起你,而是瞧不起你们

第十章-不是瞧不起你,而是瞧不起你们

    李知白不过三十岁左右,眉宇间的书生气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为年轻。

    “见过知府大人。”

    即便是王麟等人也是不得不放下架子行礼,他们是儒生但李知白同样也是儒生且还有官职加身。

    “无须多礼,本官来当见证人你们可曾还有意见?”

    “无。”

    王麟等人相视一眼虽然疑惑,但李知白如此开口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李知白视线在秦守身上刻意停留了片刻,眸子掠过些许疑惑

    “真是怪了,他的精神力比寻常儒生要强不少。”李知白心中暗道,

    而与此同时秦守似乎心有所应抬头与李知白四目对视,他露出了一个无邪的笑容。

    李知白心中更是诧异,这...他居然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自己在对他探查?

    不可能,一个刚刚晋升的儒生怎么可能有如此敏锐的感知力?

    大概是巧合?

    摇了摇头李知白没有继续深思下去,他倒是想要看看秦守今日倒是还能有什么亮眼的表现。

    昨日两家书院比试的时候他并不在县城当中,等他回来的时候听到的是属下的汇报已经是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汇报给朝廷。

    今日王麟等人刚走出书院其实他就已经知晓即将发生什么事但他没有阻拦,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缘故,

    他想要亲眼看一下秦守的过人之处,而且他的出现也不会让事态变得失控,再怎么说秦守乃是大秦皇朝建国以来第一位七岁儒生。

    秦守此时也是将视线移开,李知白在探查他,他也在探查李知白。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位知府大人恐怕是二品儒生...

    “我念你是小辈便不占便宜,你可以出任意题目。”

    王麟挥了挥衣袖平静地道,毕竟知府大人就在身边他倒也不好过于猖獗。

    “三十多了还是一品儒生也不容易,我不想欺负你。”

    秦守笑眯眯地道:“题目你出吧,免得别人说我不懂尊老爱幼。”

    这句话说出来差点让王麟忍不住撸起袖子想要揍一顿他,就连慕妙音也是忍不住扶着额头,自己这小师兄...

    她现在有点担心哪天小师兄走在路上被人套上麻袋打一顿了,这嘴...实在是太损了!

    “他这一点倒完全是不像他爹...”

    倒是李知白则是嘴角微微翘起,这秦守虽然才七岁但思维敏捷,尤其是这张嘴倒也能说会道,就是有点欠揍。

    幸亏自己已经是二品儒生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

    王麟深吸一口气旋即也是冷声道:“那如你所愿!”

    “等等,就你一个?”秦守歪着头视线落在了神文书院的其他三位儒生身上疑惑地道:“你们一起出题吧。”

    众人:......

    四行书院的这几名儒生当场气得满脸通红,堂堂一品儒生竟然被一个黄毛小儿如此瞧不起!

    就连李知白也是挑了挑眉,这秦守比自己想象之中的还要自傲...

    不过也对,作为七岁的儒生秦守有狂的资本。

    慕妙音当场石化,自己的小师弟怎么如此自信...

    “秦守,你瞧不起我?”

    王麟咬牙切齿,

    谁还不是个一品儒生呢,有你这么瞧不起人的吗?

    “我不是瞧不起你。”

    秦守停顿片刻视线扫视过其他几个人平静地道:“我是瞧不起你们所有人。”

    这句话落下全场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徐之明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老子招谁惹谁了?

    过来看戏怎么也就被人瞧不起了?

    其他两名儒生也是想要撸起袖子直接揍一顿秦守算了,这嘴巴...太狠了!

    李知白嘴角微微抽搐,他想收回自己说的话,这秦守这已经不是自傲了,简直就是可以用猖狂来形容!

    一个人指着四位儒生的鼻子说,你们都是垃圾这种事哪怕是他也做不出来,

    他甚至开始怀疑秦威到底是不是秦守的亲生父亲,这两父子的性格怎么就天差地别。

    “别告诉我你们是来看戏的”秦守摆了摆手道:“既然都是四行书院的那就有一个算一个,你们各自出一道题我来回答。”

    既然要玩那就玩更加刺激的!

    反正小场面也是装逼大场面也是装逼,为什么不直接来个大场面?

    这样自己得到的才气值就会是更多!

    “竖子休得猖獗,今日我便让你知道什么叫一山更比一山高!”四行书院的另外一名儒生也实在忍不住了,

    自从成为儒生数十载从未受过如此侮辱,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这是你自取其辱!”

    另外一名儒生也是挥袖冷声道:“那我便满足你!”

    “你太过于狂妄了,昨日晋升一品儒生今日便是想要力压我们?”

    徐之明深吸一口气冷声道:“神文学院不教你什么叫尊重,那我们四行书院来教!”

    “你也配?”

    秦守打了个哈欠道:“想好出什么题了吗?”

    真的是浪费时间呐,再不让自己装逼天都要黑了!

    短短三两句话就彻底惹怒四行书院所有人,一个一个看向秦守的眼神都恨不得生吞了他。

    相反神文书院这边的学生则是面露担忧的神色,小师兄这怎么能同时应付四个一品儒生的比试呢?

    王麟等几人相视一眼顿时心中也是下定了主意,今天必然要让秦守难堪!

    昨天当众晋升儒生的秦守可谓是风光一时无两,今日就要他为自己的自大付出代价!

    “我的题目是农民耕作。”

    王麟率先来了个下马威,所选择的题目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昨日徐之明为什么比不过秦守?

    那就是因为徐之明出的题太简答了!

    今天他的题目是农耕,

    与这类相关的文章与诗词本来就偏少,更何况以他七岁的年龄想要领略其中意义那可就真的难上加难了!

    闻言李知白皱了皱眉头摇头,这题目很刁钻...

    王麟这是想要彻底把秦守逼入绝境吗?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王麟,脑海之中已经是开始想着待会如何善后了。

    “你们的题目也一起出了吧。”

    秦守负手身后自信地开口道,言行举止之间没有把王麟出的题目放在眼内。

    懒得一个一个回答索性直接一次性解决,这样才具备震撼性!

    “我的题目是游子远行。”

    徐之明紧随给出了自己的题目,这自然也是经过他深思熟虑才给出的题目。

    秦守不过方七岁怕不是连长乐县都没有离开过,他懂什么叫游子?

    神文书院等一众学生都是眉头紧皱,连他们一时半会都想不到如何应付,就更别说只有七岁的小师兄了,这些题目太具备针对性了!

    “既然之明出的题目是游子远行,那我的题目便是游子归乡!”

    第二位儒生也冷笑连连,在这一刻他们都达成了一种默契,那就是怎么刁钻怎么来!

    不得不承认的是七岁的儒生终究还是有他的过人之处,但不管怎么样他还只是一名七岁的孩童。

    再妖孽又能妖孽到什么程度?

    他们三人所出的题目全部都是一个七岁孩童无法理解的东西,不管是农民耕作还是游子远行甚至是游子归乡,这些东西是秦守能够明白的?

    就算他看过类似的圣贤书籍但他自身难以理解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有很深刻的感悟!

    可以说这三道题目是专门为了刁难秦守而出的,哪怕是他们自己也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可哪怕再不好也要比秦守的强。

    这就足够了!

    李知白此时也是摇了摇头,秦守终究还是过于自傲让四行书院的人找到了弱点,这三道题对于他来说可能不难但对于一个七岁孩童来说无疑是难于登天!

    这一场比试,未开始秦守就已经是处于必败的处境了啊。

    “这样也许是好事...”李知白心里已经在琢磨待会怎么收场了,在他看来今天秦守遭遇一些挫折倒也是好事。

    大秦建国以来天才无数如同过江之鲫,但是最终能够史书留名的又有几个?

    秦守作为大秦第一位七岁的儒生有着足够自信的资本,但有时候天才也是需要些许磨砺。

    他希望今日之事能够好好打磨一下秦守的性子,毕竟...是有点狂得没边了。

    三个一品儒生已出三道题,

    秦守视线落在最后一位儒生身上淡然道:“你呢,能不能爽快点。”

    众人:……

    他们是真的不知道秦守此时此刻是怎么还能如此自信的,他就真的一点都害怕的吗?

    最后一位儒生更是气不过,前面三道题都不满足你是吧?

    好,那我就给你来点更难的!

    “我大秦皇朝的军人为保家卫国立下过汗马功劳,我的题目便是军人与家国。”

    他慢悠悠地开口道,这道题目更为刁钻!

    七岁的孩童怎么能理解军人与家国情怀这种东西,说不定连打仗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就更别谈有所感悟了!

    “就这?”

    秦守歪着头看了一眼他们四个人也是叹息一声。

    还以为能折腾出多大幺蛾子,弄了大半天就这水平。

    “说实话,我对你们很失望。”秦守很是认真地道:“下次,如果还有下次的话记得再难一点。”

  http://www.tangsanshu.com/qisuijiurenqianxianshengzenyaoban/195428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