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七岁就人前显圣怎么办 > 第九章-打了小的又来老的

第九章-打了小的又来老的

    “王镇的父亲么..”

    秦守想了一下道:“无妨,我来会一下他。”

    这些人太客气了,这是排着队给自己送才气值吗?

    “小师兄,你年纪小切勿过度使用以字化形的能力。”慕妙音提醒他,不管怎么样秦守终究还只是七岁孩童,频繁透支自己的精神力这对他可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那王镇的父亲可不是一般人,四行书院的名师。

    自己曾听父亲闲聊过此人是四行书院为数不多有希望突破二品儒生的人,也就是说他现在应该是无限接近二品儒生门槛的存在。

    “大师姐多虑了,正好我读书有所感悟便与他印证一番。”

    秦守自信满满,这送上门的才气值可不能不要。

    慕妙音:……

    又有感悟?

    想到这里慕妙音都觉得不可思议,感悟?

    她不由得想起刚才小师兄那古怪的阅读习惯,居然将书籍反着过来阅读...

    莫非这才是小师兄异于常人的原因吗?

    秦守身后跟着猜疑重重的慕妙音回到了神文书院的门前,如同昨日一般门前聚集了两边书院的学生还有诸多看热闹的老百姓。

    昨日神文书院可谓是出尽风头,那神乎其技的以字化形让他们大开眼界。

    “整起来,整起来,再下一场大雨。”

    看到秦守出现人群中传来了一声汉子的吼声引来众人哄笑。

    秦守满脸黑线,合着你们把我当龙王给你们行云布雨呢?

    视线穿过人群落在了四行书院一行人的身上,秦守不由得挑了挑眉。

    四位儒生吗?

    除了昨日所见的徐之明还有另外三位儒生,其中一中年男子满脸阴沉地盯着自己,流露出很明显的敌意。

    王镇他爹?

    “你就是秦守?”

    那名中年男子缓缓开口道:“我是四行书院的王麟。”

    “名额之事已定,你们四行书院还不服么?”

    秦守面露疑惑的神色,四行书院这群人该不会还想要反悔吧?

    “今日我前来并非以四行书院之名。”王麟眯着眼道:“今日我是以王镇父亲的身份前来。”

    “然后呢?”

    秦守更为不解,

    “我王家乃书香门第世家,三代曾出五位儒生,我儿今年不过八岁已熟读百卷圣贤书。”

    “停停停...”秦守直接打断他的话道:“这跟我有啥关系?”

    “我儿王镇本有儒生之姿!”

    王麟咬牙切齿地道:“就是因为与你昨天比试,我儿如同入魔了一样发誓再也不读书了!”

    秦守:……

    不是吧,还真的被自己吓出阴影来了?

    神文书院这边的学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也能行?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昨日小师兄的行为给他们带来的冲击颇大就更别说是当事人王镇了,

    大家都是读书人,他们七岁的时候字都没认全秦守这已是儒生...

    “我今日前来倒是想要看看你这个七岁儒生到底有何了不得。”

    王麟的态度很直接,就是给自己儿子找场子的。

    “叮,触发任务人前显圣【四】:面对层出不穷的挑衅你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展现自己的才能!根据表现来获得不同的才气值奖励。”

    秦守心中窃喜,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王麟,你这般未免太欺人了。”

    这时候慕妙音站了出来厉声呵斥道:“你成为儒生多年甚至是有望突破二品儒生,今日却来欺负一名小辈?”

    “那又如何?”

    王麟态度极为蛮横不讲理,如果神文书院的院长还在的话那他多半是不敢如此造次。

    只不过很可惜...

    “你...”

    慕妙音气得不行但却偏偏没有办法,神文书院与四行书院不相同,四行书院有好几位儒生坐镇当名师,但神文书院之前只有她爹这位院长是二品儒生。

    现在她爹不在书院还真的没有人能够拿他有什么办法。

    “好一句又如何。”

    秦守此时淡然开口道:“原来不讲理才是四行书院的行事风格,今日我倒是领悟了。”

    这句话一出徐之明等几人脸色都有点挂不住,王麟冷笑道:“果然伶牙俐齿,不过我今日之事与四行书院无关。”

    他么穿着四行书院的袍服带着四行书院的人过来找事然后说自己所做之事与四行书院无关,看来自己老爹说得没有错,大多数读书人的性格都有点酸臭。

    “行了,别矫情。”秦守不以为然道:“你想怎么给你儿子找回场子?”

    “你我都是读书人自然便用读书人的方式来解决。”王麟开口道:“你昨日与我儿比试感悟,那今日我便与你比试这些。”

    “无耻!你枉为读书人!”慕妙音再次呵斥道,这王麟简直就是连最后脸皮都不要了!

    身为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晋级二品儒生的人居然与一个七岁孩童比拼感悟,这不是欺负人吗?

    王麟丝毫不为所动,只要能够让自己儿子重振心境那么自己当一回恶人又何妨?

    秦守偏过头看了王麟一眼随后视线在其他儒生身上扫视而过,心中则是敲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系统给的任务是根据表现来评级给予的才气值,也就是说自己造成的场面越大那么评价就越高,得到的才气值自然也更多。

    他觉得光是欺负王麟一个人还不够,要不...让他们一起上!?

    想到这里秦守顿时笑了起来,要么不装要么一鸣惊人。

    “我有个提议。”秦守开口道:“单纯的比试没意思,要不增点彩头?”

    “你想如何?”王麟皱了皱眉,

    秦守负手身后淡定道:“我赢了的话你使用的文笔便属于我。”

    “若是你输了呢?”

    “我向王镇道歉。”

    王麟眉头紧皱旋即也是点头道:“好,但你若是反悔呢?”

    再怎么说秦守只是七岁孩童总不能到时候自己还抓他去给自己儿子道歉吧?

    “今日比试,本官作证。”

    然而就在此时人群之中分开几位官差鱼贯走出,其中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人面带笑容地看着他们。

    不少人看到他的出现纷纷是连忙拱手鞠躬,就连慕妙音也是行礼道:“见过知府大人。”

    长乐县县知府,李知白。

  http://www.tangsanshu.com/qisuijiurenqianxianshengzenyaoban/195428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