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七岁就人前显圣怎么办 > 第六章-京都震动

第六章-京都震动

    看着父亲与大师姐相谈甚欢,秦守觉得那个素未谋面的院长似乎和自己父亲关系不错,

    闲聊很快结束,慕妙音被迎入秦家中依礼拜见过了秦家老奶奶。

    客厅中,老奶奶坐于正中旁边是秦守父母和慕妙音交谈甚欢,至于秦守则是被自己娘亲抱着。

    对于他们的话题秦守不感兴趣,他现在盘算的是怎么把秦家的那枚一阶妖兽金甲蛇的血丹给弄到手,

    金甲蛇,一阶妖兽中的佼佼者,这种妖兽血丹作为开启混沌呼吸法的修炼最为适合不过...

    但是这枚血丹价值非凡,自己如果开口向父亲索要大概率不会给而且甚至还要被追问要拿血丹做何用,总不能说自己要修武吧?

    “让他们知道我有修武的念头,估计真的要被打断腿吧?”秦守心中嘀咕了起来,但该想的办法还是得要想。

    在一旁的秦家众人也是了解到秦守晋升至儒生的来龙去脉一个一个也是忍不住称叹惊奇,下午发生之事他们也有所耳闻但还真不知道这一切居然与秦守有关。

    “原来是下午的大雨是守儿的手段吗?”秦威哑然失笑,

    下午那一场大雨来得快去也得快,他还觉得这一场大雨不简单但如果是儒生的手段那就能解释得过去了。

    “我听府中下人说今日神文书院可是出了两位儒生,不知另外一位是?”

    秦老奶奶面露慈祥的神色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儿也是止不住的欣喜,

    秦家六代...终于出了一位正儿八经的读书人了!

    “是我。”

    慕妙音含笑道:“不过这一切也多亏了小师兄点拨,我才偶尔感悟。”

    秦家众人一脸茫然,这也跟守儿有关?

    “这...”

    秦威摸了摸后脑勺道:“这真的是我儿子吗?”

    “秦威,你...”

    张娴在旁边气得不行,这家伙是真的像晚上睡地板了。

    “开玩笑,开玩笑。”秦威立马回过神看着秦守竖起了大拇指一本正经地道:“不愧是我儿子!有你爹我当年的风范。”

    秦守:……

    咱们换个爹还来得及吗?

    “少贫嘴,你儿子可是七岁的儒生,你七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呢。”

    秦家老奶奶顿时就不乐意了,自己的孙儿才是真正的人中龙凤,大秦建国以来从未有过如此年轻的儒生。

    看见自己母亲发话,秦威顿时也是如同蔫了的茄子不敢再造次。

    慕妙音嘴角微微上扬,随后也是开口道:“其实我今日前来还有一件事,一个月之后朝廷会考开启,今年长乐县的三个名额神文书院占了两个,秦守届时会代表神文书院参加朝廷会考。”

    这句话落下原本轻松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就连秦威也是收起了嬉皮笑脸。

    “参加朝廷会考?”秦威沉声道:“我没记错的话还要前往京都吧?”

    “是的。”慕妙音点了点头,

    秦威与秦老奶奶相视一眼,紧随其后秦老奶奶开口道:“守儿不过才七岁,而此地距离京都数万里之遥远,恐怕不妥。”

    秦守暗叫不妙,果然...

    看了一眼慕妙音心中暗道,大师姐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每年的各地参加会考的学生都由官府亲自护送,秦老奶奶大可不必多虑,至于沿途也有我亲自照顾秦守,想必不会出太大问题。”

    慕妙音似乎也是早有准备,并没有轻易放弃这个念头。

    “此事不妥。”

    秦老奶奶却是摇了摇头道:“守儿是我秦家六代单传,他再聪慧也不过七岁孩童,这又怎么能让我放心让他前往万里之外的京都?”

    慕妙音不言,心中叹息道果然还是得要用小师兄教的办法吗?

    “但是关于此次参加会考的名单已由县知府千里传信至京都,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现在秦守的名字已经出现在京都的会考名单当中。”

    慕妙音故作为难地道:“秦守若不去的话就等于是违逆皇命…….”

    违逆皇命!

    这四个字落下让秦家众人都心神一沉,在大秦皇朝违逆皇命的下场便是诛九族!

    秦老奶奶脸色几经变换,盯着慕妙音似乎是在分析她这句话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她却瞧不出什么东西,

    片刻后才是叹息道:“难道不能找其他人代替吗?”

    慕妙音摇了摇头道:“那便是欺君之罪。”

    秦家众人:......

    “老爷,宴席已备好。”这时候秦小花走进来开口打破了僵局,秦威顿时开口道:“这事暂且不提,先吃饭吧。”

    慕妙音点了点头,心中大概是有了答案。

    小师兄不愧聪慧过人,短短两句话就彻底让秦家无法再拒绝他去参加朝廷会考,即便秦家再百般不愿但也不可能违逆皇命。

    席间秦家众人各怀心思地吃完饭,大家对此事都不再提,慕妙音在饭后也是离开了秦家。

    只不过此时在遥远的大秦京都,大秦皇朝的吏部侍郎刘长龄仍旧处理一些公文。

    “大人,时间不早了,夫人那边催促你回府。”外面的侍卫再次出言提醒,

    “告诉夫人半小时后我处理完公务就回去。”刘长龄头也不抬起开口道,朝廷会考即将开启,他这个礼部侍郎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将手中一份公文处理完毕,刘长龄继续拿起下一份公文,打开一看发现是下面递交上来的一份加急公文。

    “一份会考名单居然还标注加急?知白这个长乐县知府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刘长龄心中颇为不悦,这种小事自有其他吏部官员负责,若不是标注了加急这份公文根本不会出现在自己案桌上,

    随意地扫了一眼刚欲要合上的时候他眼角瞥到了一行小字。

    “秦守,七岁,与今日当众吟诗晋级儒生。”

    刘长龄动作顿时僵硬住,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七岁的儒生!?

    这怎么可能!

    当下刘长龄也是仔细阅读起来,上面记载着下午在长乐县发生的一切见闻,其中包括秦守那首诗词,还有与他人的比试造成的异象。

    “难怪...”

    看完之后刘长龄才是明白为什么这份公文会标注加急,倘若上面所说的一切属实的话这份公文甚至应该出现在陛下的面前!

    七岁的儒生!

    大秦皇朝建国以来未曾出现过的事情,这意味着他具备成为高品儒生的潜力!

    一位高品儒生对于任何一个皇朝而言都是不可替代的存在,七品以上的儒生还有着另外一个名字:镇国之柱!

    想到这里刘长龄立马站起来顾不得处理其他公文,直接对外面的侍卫道:“摆驾,进宫。”

    这件事必须要第一时间告知陛下,一位七岁的儒生想想都觉得疯狂。

    .......

    皇宫内灯火通明,金銮殿中数十名女性侍卫静立其中,在正中央的龙椅前还有着层层屏风挡着,

    一位身穿金色龙袍的女子坐在龙椅上低头审批奏折,她便是如今大秦的女帝。

    “陛下,礼部侍郎刘长龄求见,说是十万火急之事。”

    就在此时一名侍卫走进来通报,

    龙椅上的女帝微微抬起头,眼眸中掠过些许疑惑,当下也是道:“传。”

    片刻后,刘长龄进入金銮殿拜见女帝。

    “刘卿家,你有何事?”女帝的声音从屏风背后传来,

    “陛下,还请过目。”

    刘长龄递交上了那份加急公文开口道:“若非紧急之事老臣也不敢如此打扰。”

    侍卫将这份公文递到到女帝面前,她翻看了一眼直接目光死死地锁定着公文上面每一个字,生怕自己看漏眼。

    片刻之后,女帝放下公文抬起头问道:“此事当真?”

    “长乐县的知府是我的学生,他应该不会愚蠢到欺君。”刘长龄低头道,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女帝细细品味着这首诗词,愈发觉得这首诗词的不简单,这真的是一名七岁孩童的感悟?

    “陛下,此人七岁便成儒生,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刘长龄低头道:“但是长乐县所在位置是我国南部边境交界,那边充斥着不少邻国探子,我怕......”

    话不言尽,但女帝也是明白他的意思。

    “长乐县,秦守...”

    女帝玉指敲动着桌子,她想到了一个在京都消失百年的世家,这是巧合还是...

    “灵慧。”

    女帝沉吟数秒旋即开口,金銮殿中的一名女侍卫应声道:“臣在。”

    “率领十名禁卫军即日出发前往长乐县护送秦守进京。”

    ......

    远在京都皇宫所发生的之事秦守自然是无从知晓,但今晚对于秦家而言是一个不眠之夜。

    送走了慕妙音之后,秦老奶奶与秦威夫妇重新在客厅商议着什么,至于秦守也是以不困为理由在旁边坐着。

    “母亲大人,守儿真的要去京都吗?”

    秦威忧心忡忡,原本还以为秦守成为儒生是一件喜事但现在看来并非是好消息。

    “名单已上报朝廷,不去就是违逆皇命。”

    秦家老奶奶叹息道:“知府那边的效率竟然如此之高?”

    秦威乃是捕快,对于县知府的一些工作流程颇为清楚。

    仔细想了一下道:“会考乃是大事,知府大人早些日子就一直催促两家书院尽快提交名单,想必下午名单提交过去的时候知府大人也会第一时间上报朝廷。”

    秦老奶奶摇了摇头自嘲一笑道:“秦家百年之前远离京都为的就是不再卷入朝廷纷争,但谁能想到百年之后终究还是避免不了。”

    秦威想了一下道:“只要拿不到好名次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守儿。”

    秦老奶奶白了一眼自家儿子道:“你是不是练武把脑子给练坏了,大秦建国以来就没有人可以在七岁成为儒生!这种情况下守儿一旦进入京都就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焦点,到时候他的背景就会被轻而易举地查出来。”

    秦威讪笑道:“怎么说也是百年之前的纷争了,当初那批人老的老,死的死,谁没事还惦记着我们秦家?”

    “秦家祖上在京都的地位远非你们所能想象,”

    秦家老奶奶回想起了一些往事片刻继续道:“当初秦家厌倦了这些斗争才是举家迁移从繁华的京都迁移至边境小城都没有斩断这些麻烦,一旦守儿再踏入京都那就意味着秦家重新回归。”

    “而且七岁的儒生...这意味着什么?”

    秦家老奶奶沉声道:“不出意外的话只需要数十年的时间守儿就可以成为高品儒生!”

    “如果真的能够成为高品儒生也就无所谓了,但是让别人知道他来自秦家,恐怕会无数人不愿意再次看到秦家崛起。”

    老奶奶的这一番话让秦威父母都是不知所措,反而是秦守在旁边一边听着一边腹诽,老子参加朝廷会考为的就是人前显圣!

    什么党派纷争,什么麻烦都跟自己没关系。

    脑海闪过一个念头,秦守突然他想到如何让秦家把那枚金甲蛇妖丹给自己的办法了!

    “奶奶,我想索要一样东西。”

    秦家老奶奶抬起头看着秦守也是笑道:“好好好,好孙儿想要什么奶奶都给你。”

    “我记得秦家有一枚金甲蛇的血丹,我想将其送给院长。”

    秦守眨着大眼睛,一脸的天真无邪。

    院长啊院长啊,虽然咱们素未谋面但这时候就能够彰显出你的作用了!

  http://www.tangsanshu.com/qisuijiurenqianxianshengzenyaoban/195428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