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七日弈 > 第二天(1)

第二天(1)

    当透过窗帘间的缝隙照进房间的阳光形成完整的一束后,室内终于响起了一阵被褥间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夏天琅一副“难得一夜好眠”的餍足相。

    只可惜这幅惬意的表情在下一刻瞥见床头柜的闹钟后,便如镜子坠地后迅速裂开一般消失不见。

    而后便是响彻整个白方堡垒的一声惨叫“怎么这么晚了?!”,其中气十足,足以让莫诺马赫的勇士们坐下来思考他们有没有什么人嫁去过夏家,为夏天琅少爷无形中种下了一串声如洪钟的隐性基因。

    少爷本人猛地跳下床,踩着自己的回音,打开房间门,随后转身,敲响隔壁的房间门,“师兄!师兄!你回来了吗?师兄!师兄你要是在里面就说一声”。

    于是夏少爷又从莫诺马赫家的偏门亲戚摇身一变,成为了以捉奸敲门成功出圈的某知名言情剧中人物。

    然而他的叫唤对象却并不是剧中当时因为秘密被撞破心慌意乱的丈夫,而是自家患有起床低气压兼昨天在外面刚刚绞尽脑汁取了头血此时困得像狗只想好好睡觉的师兄。

    门被哐当打开,大概是幅度太大,开门的人一个没稳住,直直的扑到了夏天琅怀里。

    虽然林岑动作僵硬如行就将木的老人,而非狗血剧里面乳燕投林入怀的天真少女,并且胸口火辣辣的痛感在告诉自己这不过是自家师兄因为惯性导致的结果。

    可当夏天琅出于本能下意识的接住来者并且反应出这个人是谁后,整个人便从头到脚彻底地僵成了一根人棍。

    由于身高和角度的缘故,林岑的头此刻埋在他的胸膛里,看不清表情。

    为了宴会昨天特地去洗的头发刚好够到夏天琅的脸旁,那柔软却也有些扎人的触感令他不禁想起书里说的鲜美芳草,纯净芳香却又令人心猿意马。

    大概是太累的缘故,他的师兄从外面回来后直接脱了外衣,只穿着白色的里衣入睡,来不及整理领口的衣服敞的非常开,以至于只需随意一瞥就能入眼大片苍白的肌肤。

    阳光从没来得及拉上窗帘的窗户中肆意撒入,打在他们两个身上,远远看上去,好似上天在祝福一对紧紧相拥的新人。

    夏天琅非常的希望时间就此静止。

    可惜下一刻,现实就将空气中涌动的暧昧情愫驱赶地半分也无。

    林岑抬起头,难得的撕下了脸上处变不惊的标准配置,咬牙切齿的说,“我还活着,虽然刚刚某些人一嗓子叫唤吓得差点死了。”

    夏天琅因为话语里的杀气四溢下意识的一僵,“师兄。”

    “我不是你师兄,”尚还处于混沌状态的大脑几乎是不管不顾的把刚冒出头的想法脱口而出,“我没有只会像莫诺马赫家那样,嗓门大得和大脑缩水水平成正比的师弟。”

    此刻正进门凑巧听到这句话的正版莫诺马赫先生贡献了今天第一次怒吼,“喂!”

    正版果然是正版,刚才夏天琅的敲门仅仅只是把林岑先生的肉体脱离了床铺,彼得这么一叫唤一惊讶,直接让林岑的三魂五魄完美归位,比凉水浇头口服风油精还让人醒神。

    林岑迅速装填起了腹黑毒舌的盔甲和炮弹,一脸淡然的从夏天琅怀中脱身,然后朝着不远处彼得牌靶子,开枪突突,“早啊彼得先生,看您起的挺早。”

    不知是刚刚的画面刺激了哪根神经,靶子本人忽然灵光一闪,此生自己对于林岑先生杀伤力最大的话语就此脱口而出,“那可不是,起的不早也看不到这种画面啊。”

    夏天琅赶紧伸手紧紧拽住师兄,这次倒不是因为个人的绮丽小心思还没散,纯粹是为了世界和平,不出人命。

    伊丽莎白这次难得在这种千年难遇的奇景中丧失了理智,在智力方面空前降维到了自家未婚夫别无二致的水平,“这种情况在九大家族中也不是没有,实际上我上个月才刚刚参加了我堂舅舅......”

    夏天琅只恨没有三头六臂,否则还能空出手来给自己捂上脸,组织还需要你保卫界内呢朋友,这时就别突然展现情侣同款智商了好吗?!

    林岑愣了几秒,平生第一次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戕害同阵营者会受到什么惩罚,然后竭力按下内心的杀意,继续开口反击,“起的这么早,怕是听到了棋局通报了吧。”

    彼得尚还沉浸在我居然能把林岑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喜悦中,想也不想便喜气洋洋地开口,“哦,那是当然,听得清清楚楚......”。

    而后脑子终于反应过来对方在指什么,原本喜形于色的脸整张沉了下来。

    林岑却从那张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的脸中得到了莫大的安慰,得意地挑了挑眉:“听清楚了就好,有准备总比没准备好,毕竟契约定下后无法取消,真要用上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回答他的则是对方忍无可忍的摔门声。

    伊丽莎白踌躇半晌,还是向着林岑开口:“林岑先生......”

    林岑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只能说我尽力。”

    大门再次被关上的同时似乎带走了林岑身上的所有游刃有余尖牙利嘴的好斗属性,转眼间又变成了那个一身‘没头脑不高兴’煞气的低血压大魔王。

    魔鬼之间不讲手足之情,所以大魔王抬起一根手指,将夏天琅的满腹疑惑用微微施力的指腹如数封回唇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夏天琅牌大脑就此当机。

    “我现在不想回答任何问题,所以收回那副欲言又止的白痴神情,仔细听我说接下来说的话。”

    “午饭时间来叫醒我,在此期间,根据你手中的线索,把你知道的【诺如纸条】全部找到。再去帮我搞一身行动方便的衣服,然后去老狐狸的房间,把他书柜顶的那个十万年没开过封的木盒子拿下来,带着这些东西滚回来。懂了吗?”

    说完这句话,也没等对方回答,他嘭地把门再次大力关上,徒留满脸红晕满头问号的夏天琅少爷在风中凌乱。

    十万年没打开的木盒子落了不少灰,很显然从放置在那个位置的那一刻起就不在被其主人动用,甚至很久没有得到过擦拭,而与它那不受待见的冷宫地位相反的,却是它拂去尘埃后露出的上好乌木的纹理色泽,以及打开后,那一整套开封即用的白瓷茶具以及封在鎏银小锡罐内的茶丸。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将茶壶提起,手腕倾斜平移,滚烫的热水在空中划出一道轨迹而后注入并排放着的三个茶杯中,分毫未撒。过了一阵后,另一只同样修长却明显不是同一人的手出现,试图将排成一排的水杯稍作挪动,却在碰到的那一刻被杯壁的高温烫的缩回了手。

    林岑一把拍开自家师弟被烫到的手,“一会还要冲茶,这样方便。”

    而后引来小师弟一本正经的反驳,“这样不好,看起来像祭祀的。”

    “封建迷信要不得啊夏少爷。”林岑不以为然,拿起钳子打开小罐“以及人快到了,有什么白痴问题可以赶紧问了,免得给对方留下不好印象,继而拉低对整个沈班的智商评价。”

    夏天琅犹豫片刻,最终挑起一个较为温和的开头,“所以你昨天真的首杀成功了?”

    “是啊,”林岑将茶丸夹起放入壶中,转身四顾周遭风景,“说起来就在这附近,虽说尸体已经被棋局打包整个送回黑营你看不到之外,但是相关痕迹依照规则还是在的,你要是想去看的话我现在就给你指个路。”

    “不用不用,我不怀疑师兄你的能力,”夏天琅连忙表起忠心,而后小心翼翼地带偏话题,“不过师兄你都这么厉害了,想必王车易位这个权利应该不会动用了。”

    “那我可不敢保证,棋局凶险,发生什么都不足为奇。”林岑不为所动,“还是那句话,愿赌服输,我不打算跟他玩什么‘只是想说服你,赌局什么的闹着玩’而已啦的中二游戏,我没那么好心也没那么天真。”

    夏天琅被他这一通油盐不进的回复打得没了劝说的动力,只能在心中暗自祈祷一切顺利,一边艰难地把话题转出词穷的沼泽,“你杀的是谁?”

    谁知林岑对话终结的能力简直如影随形,“你猜。”

    “首先不会是杰塞,苏菲和我实力差不多,要战胜她一个人很难有把握,你不会去贸然尝试,只会悄悄躲远。而这也是波尔加德面对你时的手段,所以也不是她。只剩下南昭和芬里尔,我实在猜不出只能说他们机会对等。”夏天琅硬着头皮勉强分析了一通。

    林岑不置可否,将茶丸投入壶中,回他一句,“等茶好了,你就知道答案了。”

    林岑的预测一向很准,等到执壶倒茶时,一道人影缓缓靠近。

    将最后一杯茶倒完,林岑看向来人,“请坐吧,‘择取莲花中蕊略绽者,以指拨开,入茶满其中,经一宿,摘之取茶,如此三次,锡罐满注,扎口收藏。’,东院水榭的荷花被尽数拔起前,家师曾依此法制作过一罐茶叶,却并不饮用,反而束之高阁。”

    “现在想来,那可能是留给你的,前辈。”

    “或者我该叫你.......南昭师叔?”

  http://www.tangsanshu.com/qiriyi/154478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