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七日弈 > 第一天(1)

第一天(1)

    提问:如果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象和入睡前完全不同,你会有什么反应?

    或许会大惊失色,或许会惴惴不安,或者干脆就开始催眠自己这是在做梦。

    但林岑却只是神色如常的起身,四处看看碰碰后,从嗓子里挤出一句不满的"切"。

    "我说棋局兄,”他煞有其事地开口,仿佛对方正现形倾听似的,“虽然现在地价是贵了点,但东西界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界内那么大,都快要不够他们打的了,您却妄图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塞进两界水火不容的建筑风格,这是不是有点太异想天开了。”

    这一逻辑在走出房门后看到长饭桌上自助餐呈现出‘中餐共西餐一处,刀叉与筷勺齐飞。’的画风时进一步加强,并最终导致他脱口而出一句,"啧,怎么是这些东西,无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无聊两字还没有出口,就是有人将刀叉碰在盘子上的刺耳声响。

    像是生怕觉得该举止不像挑衅似的,对方还冷笑着补上了一句,"哦,不好意思,手滑。"

    林岑疑惑,林岑什么都不知道,林岑表示自己根本没想挖苦他。

    何况以莫诺马赫家的智商他要真开腔挖苦他们绝对反应不过来。

    他这厢正思索着他这番话究竟是怎么触到了这位大爷的雷区,并没带一点火气,然而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落在旁人眼中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吃瓜群众纷纷‘知情识趣’地打着圆场:

    "你饿了吧,来吃早饭吧。我给你随便拿了点,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这是竭力夯实皇帝陛下第一重臣人设的夏天琅。

    "彼得!"这是敌方审时度势的贤惠对象伊丽莎白小姐。

    林岑一听到"来吃早饭"四个字,下意识地落座到夏天琅旁边,一声不吭的开始吃饭。

    他吃的很快也很专注,一度让夏天琅以为这是吃饱喝足好动手,直到前者因为食物摄入而逐渐找回智商后,才对着从龙有功的自己来了一句"谢了,你挑的都挺好吃的。"

    夏天琅:感情这是真饿了。

    然而理智回笼的林岑陛下已经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朝会,只见她用手中的筷子敲了敲一旁的杯子"行了。自我介绍一下,不才林岑,是这次棋局的【王】,不愿意的去跟棋局抗议,抗议不了的自己忍着。"

    彼得眼看着还想再摔一次叉子,被伊丽莎白眼疾手快的按住了。

    林岑瞟他一眼,"有些人看起来还是需要再复习一下规则,‘如果其中一方阵营的【国王】死亡,且另一方的【国王】存活,则该阵营无条件被判失败。’"

    "我看诸位都是天之骄子,光宗耀祖的想法大概比我这种人会强上许多,要是因为我的死,害得各位‘血洗大捷’的恢弘目标泡汤,那可就划不过来了。"

    "劝说的话就到这,下面是我对这次棋局的个人分析。"林岑说到这里时喝了一口咖啡,转头对夏天琅说"棋盘真的越来越不行了,提供的咖啡都这么差。"

    夏天琅尴尬得短咳一声,抱着团结一个是一个的心态,决定不跟他解释煮咖啡的其实是伊丽莎白,以免他师兄开局第一天就把西院同僚全得罪完。

    “这次的棋局并不简单......”

    彼得冷哼一声,“说得好像有哪次棋局是容易的。”

    林岑不以为杵,自顾自地站起身来走到一旁的茶几前开始挑起茶叶来,同时慢条斯理地接上刚才的话头,“棋局规则,附录第四条,黑营阵容从历年身死局中的优秀棋手中选择,除此之外还得符合以下三个条件:第一,综合实力应与当期白营在同一水平线。第二,与棋手本人同一家族或是三代内血缘关系者不予考虑。第三,与棋手关系情感过密者,如挚友恋人,不予考虑。”

    “八大家族在界内闻名多年,除了名声响亮外,许多招式,常用的武器甚至于不幸身死棋局的优秀棋手,大家都略知一二。可诸位看看我们阵营,”林岑眼光依次扫过众人,“夏家,寒家,莫诺马赫家,马尔伯勒家,都够凑齐一桌麻将了,对上来自八大家族黑营棋手概率直线下降。”

    他简直都可以料想到届时开局宴上对面一溜不显山不漏水的厉害人物,而他们这边一堆情况来路都明明白白摊在桌上的活靶子了。

    林岑:我就想问问现在退赛还来得及吗?

    他暗叹一口气,看向对面已经反应过来的四个家世显赫的活靶子,接着分析道:“所以,我希望诸位在今晚开局宴两方棋手正式见面前,尽可能的多搜集诺如纸条,以便尽早获得【升变】机会,弥补我方情报太过明确的缺陷。”

    靶子们:???

    您听听这是人说的话?

    规则这个东西,有些好比高压线,令行禁止,不得违背。有些则好比鸡肋,大家都知道有这个存在,但却都并不当回事。而有关棋局中有关诺如纸条的条例,则属于后者。

    “好一番真知灼见,”彼得第一个鼓了掌,语调阴阳怪气,找茬刁难的目的一望即知,旁边的伊丽莎白绝望地捂起脸,“诺如纸条从来都是随机分布,一般人入局撞上一张出来都能吹上一年,更遑论凑齐七张【升变】,那不如请您大显神通一回,让我们见识见识。”

    他话音未落,林岑的手刚好伸到最后一个茶叶罐中,只听见一声短促的号声,随后便是低沉的系统男声提示音“恭喜白方成功获得【诺如的纸条】一张。”

    彼得:打脸来得太快好似龙卷风。

    林岑手中拿着一张看起来有些年代的小纸片,后者此刻正不要命的散发着光芒,生怕捡到的棋手不知道它的重要性“啊?不好意思,您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能再说一次吗?”

    夏天琅赶忙救场,“哦,他刚刚说,这纸条上的有点亮,晃着眼睛了。”

    彼得犹自不死心地反驳,“这只是凑巧,大家都可以作证,你刚才只是想找茶叶而已。”

    “这不是凑巧,我确实可以肯定,有一张【诺如的纸条】就放在那里。”林岑看了神情各异的众人一眼,缓缓祭出大招,“我师父告诉我的,还有谁质疑的吗?”

    房内怀疑气氛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然,除了这处的纸条之外,他还跟我说了其他的。”林岑见没人再出言反驳,便接着往下讲道,“大家都知道,【棋局】中的地点是选在了诸位最为熟悉的学院中,但或许你们不知道的是,如果从空中俯瞰,整个学院的总体会呈现一个长方形,而这个长方形的长宽比,刚好就是八比五。”

    “八比五?【开局仪式】上出现的那个棋盘?”一个声音横将插了进来,是一直坐在角落的凛。

    “没错,现在请各位想象一下,将那幅棋盘不断放大直至与整个学院一样大时,将两者重合,棋盘上的每一格格子所框定的范围中,都必然有且只有一张【诺如的纸条】。”

    “说的这么复杂,你的意思不还是把学院里里外外的每个角落的仔仔细细的搜一遍吗?”彼得不耐烦地出声打断道,“【诺如的纸条】隐藏在棋盘中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的事情,学院即棋盘也是我们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找遍整个学院就能找到诺如的纸条’这种显而易见的结论还需要你来重复一次?”

    “不对,”凛出声反驳,“林岑刚刚说的是‘每一个格子都必定且只有一张纸条’。”

    “没错,”林岑快步走到起居室的桌前,那里正摆着一副装饰用的“5x8”的西洋棋盘,“也就是说,一张‘诺如的纸条’的获得,同时也代表着一定区域内搜寻范围的排除。”

    他拿着棋盘走回到餐桌前放下,掏出口袋中的纸条,将它放置在其中一格里“比如说这张字条如果是在这个区域被发现的,那么它所位于的这个区域我们就可以不再搜寻。”

    “听起来很好,可是实际操作又是另一回事了。”伊丽莎白以手点了点桌面,发出‘笃笃’的声响,“学校平面可以从图书馆找到,结合棋盘也可以大致得出相关的范围,但要搜寻的范围还是很大。我们只有七天时间,又要应付黑营的人,这样地毯式的搜寻,恐怕来不及。”

    “别急,理解了这一点就好办了,”林岑拿着棋盘走回会客厅后,就势坐在一旁的安乐椅上,“规则上说纸条的位置是随机的,但它没有说的却是,这个随机的位置被限定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比如‘双方堡垒内茶几上的其中一个罐子内’,只要各位掌握了这些位置,‘升变’便是手到擒来,但是在此之前.......”

    “在此之前,你得先问问我们,这笔交易,我们是做,还是不做。”凛冷冷接腔。

  http://www.tangsanshu.com/qiriyi/151740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