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破颜行动 > 第二十六章 道歉

第二十六章 道歉

    路栩羽面无表情地回头望着廖宴,不知道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廖宴朝她走过来,一脸真诚地说:“我今天限号,能搭你的车吗?”

    路栩羽一怔,对他突然的一本正经有点不知所措,木然地点点头。

    廖宴又对她露出了一个一本正经地笑。

    路栩羽心里的红灯立刻亮了起来,这人有点不对劲,绝不是想搭车这么简单!

    介于上周那次不愉快的对话,两个人上车之后都心照不宣地保持着安静祥和的气氛。

    路栩羽若无其事地开着车,脑子里却止不住的胡思乱想,看廖宴老老实实地坐在旁边不吭声,也许真的是她想多了,他只是顺便搭个车,没有别的企图。

    “你不问我去哪吗?”

    廖宴冷不丁开口,吓了陆栩羽一激灵,“你去哪?”

    廖宴看着她故作镇定的侧脸,缓缓开口:“我想跟你聊聊,可以吗?”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路栩羽微微一皱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马上给他答复,而是在心里反复斟酌后,才开口:“可以。”

    廖宴不明白,他只是想跟她聊个天,她却如临大敌似的磨叽半天,这丫头心事太重!

    被廖宴误会成心事太重的路栩羽,隐隐预感到他可能会问什么,反正她不想告诉他的,他别想打听出来。

    廖宴:“你找个地方,我请你吃个饭,我们边吃边聊。”

    他刚才本想在车上说,但看路栩羽警惕的样子,又想起上次不愉快的经历,便想到吃饭聊,或许能让她放下戒心,坦诚相待。

    路栩羽正好看到前面有个麦当劳,便开了过去。

    请姑娘吃麦当劳?这也太跌份儿了!最差也得吃个披萨吧。

    廖宴连忙说:“你别给我省钱!只要不吃满汉全席,我能请得起你!”

    “我想吃巨无霸。”

    路栩羽确实没跟他客气,她很久很久没吃这口了,还挺想念的,趁这个机会过个嘴瘾。

    廖宴记得自己上次跟姑娘吃麦当劳,还是上高中的时候,而且也不是带着一个姑娘,而是男男女女一大帮人,时隔多年,再次来到这里,已经物是人非了。

    他端着托盘坐到路栩羽对面,自嘲地笑了笑,“我实在吃不惯巨无霸里面的酸黄瓜。”

    路栩羽看到廖宴买的辣腿堡,“我刚开始也吃不惯,后来就喜欢上了。”

    “为什么忽然想吃这个?不会真的是给我省钱吧?”拿起他的辣腿堡,咬了一口。

    “我以前……很胖,喜欢吃这种垃圾食品,后来决定减肥就不再碰了,我已经好几年没吃过了。”

    廖宴惊讶地看着她,想象不到眼前这个身材苗条的姑娘,以前竟是个一百五十多斤的肉墩。

    “为什么要下那么大决心减肥?”这个问题当初路栩羽已经回答过了,但廖宴还是忍不住想问。

    路栩羽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为了考警学院。”

    “还有呢?”廖宴不信只有这么一个原因,而且显然不是真正的原因。

    路栩羽低垂着双眼,表情略微有点不自然,廖宴耐心地等待她的回答,或者是沉默。

    “为了一个人。”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廖宴看到她眼里竟掠过一丝伤感,便试探性地问:“暗恋的男孩?想等瘦下来向他表白?”

    “我暗恋的人?”路栩羽莫名其妙地看他,眼里的伤感已经无影无踪了,露出个不屑的笑,说:“估计还没出生了。”

    廖宴:“……”

    这丫头就不能好好聊个天,跟他有仇似的!

    既然她不愿意放下戒心,恐怕只能是他先抛出橄榄枝了。

    廖宴边吃边说:“我爸以前是交警,他不想让我入他这行,想让我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找个朝九晚五的工作,不像他似的,加起班没个点。而我当初一心想当警察,但又没你这么大毅力,学习又不好,高考时连警学院的边都没沾上,最后上了警校。毕业之后在基层摸爬滚打干了一年,后来被朋友拉了一把,进了市局。”

    路栩羽没想到廖宴竟然说起了自己的经历,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也没搭茬,静静地等他后面的话。

    “进市局之后也是个打杂的毛头小子,那时候的我,按梁队的话说,就跟个腼腆的大姑娘似的,做什么事都一本正经的,不像现在这样。”说着,连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他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混世魔王。

    “为什么变了?”路栩羽好奇地问。

    “因为一个案子,我失去了最好的搭档,自己的命也差点丢了,那件事彻底改变了我,从那开始,我就变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路栩羽看到廖宴嘴角一直挂着笑,但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有的只有悲伤和酸楚。

    他说的,她都懂。

    他经历的,她也百倍的经历过。

    路栩羽心里的伤感翻滚而出,她尽量把呼吸放缓,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蹦出来。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现在她的心情被他搞得一团糟,只想马上离开。

    路栩羽不安地低头看了眼时间,随便找了个借口:“我还有点事,我想先走了。”

    路栩羽刚要站起来,就被廖宴拉住,“你怕什么?我只是在说我的经历,并没有让你等价交换。”

    路栩羽僵在座位上,愣愣地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太过了。

    廖宴看着她反常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有时候人们像刺猬一样炸起身上的刺,并不是想伤害别人,而是想保护自己。你害怕我知道的那件事,除非你心甘情愿想告诉我,否则你放心,我不会逼问你。”

    廖宴接着说:“五一之前,章局把你的简历拿给我看时,我曾强烈的拒绝过,并不是对你本人有什么意见,而是我对女警有一些想法,认为她们不适合做刑警,有时候还会拖后腿。你是学技侦的,大可以舒舒服服坐在办公室里研究技术,但你却选择来我们刑侦队,跟大家一起熬了好几天寻找证据,又为了让犯罪嫌疑人开口,想出那些办法……我忽然发现我以前的想法都是错的。”

    “那天我看到于薇薇的照片时,忽然想到了你。”说着,他低头笑了一下,“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同为同龄人,一个无辜的女孩被杀,而另一个女孩却选择当警察,为民除害。这些与你的家庭条件,你的名表,限量版跑鞋和甲壳虫车都无关,让我感动的是,即便你拥有了这样别人没有的东西,却还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警察这份事业。所以,我要为我以前对你的偏见和说过的那些话,向你个道歉。”

    路栩羽楞楞地看着他,表情像遭了雷劈,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但对上廖宴真诚的眼神时,又忽然被他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http://www.tangsanshu.com/poyanxingdong/161457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