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破颜行动 > 第二十五章 问题严重了

第二十五章 问题严重了

    路栩羽这一招出其不意,也把廖宴和赵雨斌吓出一身白毛汗,没想到平时冷冷淡淡的一个小姑娘,审犯人时这么刚烈,简直判若两人。索性被她连蒙带吓,让刘永筑开了口,还招出了那天的犯罪过程,结局算是皆大欢喜。

    廖宴从审讯室出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今天晚上终于不用加班,可以回家好好睡一觉了。

    他经过洗手间时,看到路栩羽在洗手,本想等她洗完了出来跟她说两句话,没想到这丫头洗了十分钟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廖宴靠在门口,看着她白皙无暇的侧脸和这身打扮,忽然明白这丫头之前要准备一下的意思了。

    于薇薇遇害那天穿的,也是白色体恤,深色裤子。

    廖宴缓缓开口说:“你这么穿是故意让刘永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好让他在之后被逼问时,混淆你和被害人,产生心理错觉,最后被你吓破了胆,全盘托出。”

    路栩羽用余光扫了他一眼,没吭声。

    “真别说,你这装神弄鬼的演技还挺逼真,我和赵雨斌都被你那几句话,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你要是去当演员,绝对能拿个金鸡百花奖的提名。”

    廖宴讨人厌的劲儿又上来了,搓搓下巴,煞有介事地想了想,“最佳灵异故事片女主角!回头我跟章局提议,以后有卧底的工作,可以想着点你,充分发挥你这方面的特长。”

    路栩羽对天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刚要开口怼他,就看廖宴往她跟前凑了凑,小声地说:“我有件事特别好奇,你当时怎么想起说那些话的?竟然还把刘永筑吓得屁滚尿流?”

    路栩羽不以为然地说:“我只是随便说了几句电视剧里的台词,吓唬吓唬他,没想到他真中招了。这么怕鬼,还要杀人……”

    真是又愚蠢,又可恶!

    审讯之前,路栩羽提议让廖宴把警方没有刘永筑杀人证据的事,故意透露给他,先给他希望,以为自己判不了死刑,然后再诈他的供,让他彻底绝望。这虽然是一步险棋,但却让她险中获胜了。

    廖宴不禁感叹,平时一本正经的人,偶尔也会耍个小聪明,有点意思!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能抓住耗子的就是好猫。他没想到路栩羽刚一来刑侦队就成功协助破案,看来她还真是一只“招财猫”!

    廖宴再受不了这只“招财猫”没完没了地洗手,不耐烦地催道:“从我进来这会儿功夫,你都洗了四遍了,不怕把手洗秃噜皮?市局这个月水费要是超标了,肯定因为你!”

    路栩羽:“脏!”

    “不就是揪了一下刘永筑的头发嘛,至于的吗?又没让你碰尸体,法医要像你这样,天天什么都别干了,光洗手玩了。”

    “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别洗了,回去开会!”说完,廖宴转身走开了。

    路栩羽看看他离开的方向,终于不情愿地把水龙头关上了。

    不一样!每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罪犯,都让她感到肮脏无比。他们轻而易举夺走了别人的生命,即使最后得到了法律的审判,顶多只是挨一枪。而那些死去的人,在死的时候经历了什么痛苦?遭受了什么虐待?他们体验不到!而活着的人,还要永远承受着失去亲人和爱人的痛苦!凭什么!

    ----------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刑侦队全员再次聚在一起,已经过了快一个星期了。

    廖宴对这个案子做了简短的汇报,“关于夜跑女孩被害一案,犯罪嫌疑人已经全部招供,后面还需要走一些流程和手续,老黄和赵雨斌跟进一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死刑没跑了。这个案子比较特殊,前期找尸体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但都被大家克服了,而且这么快就破案,局里领导也挺高兴。在审讯刘永筑时,路栩羽功不可没,特此提出表扬,大家……”

    廖宴看到有人在会议室门口晃了一下,仔细一看是章局。章局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而是对他点了下头,转身走开了,廖宴领会领导的意思,跟了出去。

    廖宴:“章局,我刚还念叨领导,您就来找我了。这次案子破的这么快,社会舆论和受害人家属对我们滨市警方一片赞扬,领导不考虑考虑月底给大家发点奖金?”

    章局还是万年不变的冰块脸,面色深沉地瞅瞅廖宴,不答反问:“不发奖金就不破案了?”

    廖宴:“不发奖金也行,那就批点经费,大家出去吃一顿。”

    一般在领导有要发火的苗头时,大家都会选择乖乖闭嘴,不去触霉头,而廖宴这个没心没肺的泼猴,在章局面前从来没有这种眼色,还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章局脸一绷,低声呵斥道:“你就知道吃!这案子虽然破了,但怎么破的你心里没数?我们警察破案是讲求事实证据的,不是连蒙带唬,装神弄鬼!这次算你们侥幸把案子破了,要是破不了呢?犯人就不定罪了?还有脸找我要奖金?你就是这么带新人的?这几年警察白干了?今天回去给我写检查,明天一早放我桌上,敢晚一步,你这个月的奖金就别想要了!”

    章局走了半天,廖宴还愣在原地没缓过劲来。他本来以为领导过来时表扬他们的,没想到劈头盖脸把他臭骂一顿,还说他没把新人带好,走了歪门邪道。这都是哪跟哪啊!

    老东西又犯更年期了,越来越教条!案子破了不就完了,较什么真!我就不信他以前破案没用过歪门邪道!

    廖宴平复了一下糟糕的心情,重新回到会议室,看到大家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说:“没事!领导过来问问情况,我们说到哪了?”

    赵雨斌提醒:“说到特此表扬路栩羽。”

    廖宴:“……”

    小兔崽子!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刚因为她挨了批评,还得写检查!

    “没事了,散会吧!”

    大家看廖宴脸色不善,都老老实实回去干活了。

    廖宴耷拉着脸回到座位上,赵雨斌不声不响地飘了过来,“老大……”

    廖宴被他吓了一跳,没好气地问:“干嘛?”

    赵雨斌小声在廖宴耳边说:“刚才我们都听见了。”

    廖宴一挑眉,看看他,“所以呢?你是自告奋勇要替我写检查吗?”

    赵雨斌拍拍胸口,大方地说:“没问题!今天晚上我值班,我替你写!”

    事情不是写检查这么简单。

    廖宴没弄清楚章局发火的真正原因,不敢找人代劳,万一再激怒了领导,连累了兄弟们就得不偿失了。

    他若有所思地看向路栩羽,心里有了主意。

    廖宴拍拍赵雨斌肩膀,和颜悦色地说:“不用了,这次我自己写,你回去忙吧。”

    廖宴百年不遇一次对赵雨斌这么客气,他惊恐得像遭了雷劈。

    廖宴一皱眉,“这是什么表情?”

    赵狐狸眼珠一转,心里有了鬼主意,“老大,一会儿我给你发个小视频,你晚上写检查时可以参考一下。”

    “你还有这种视频?”

    廖宴看他一脸坏笑,就知道没好事。不一会儿,收到一条赵雨斌的微信,打开一看,差点被这小兔崽子气晕过去!

    是路栩羽在公园飞起一脚踢在他脸上的视频!

    廖魔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活腻歪的赵狐狸,故意扯着嗓门喊道:“对了,赵雨斌,忘了告诉你了,今年再相亲别去红谷公园了,找尸体时,湖里的芦苇和荷叶都被连根拔了,七八月份不会再有两米多高的芦苇荡和满湖的荷花了,换个地方吧!”

    廖魔头堂而皇之地把这个秘密广而告之,他手底下那几只单身狗都不是吃素的,迅速捕捉到了他话里的重点——“再相亲”!

    瞬间掀起了千层浪……

    “赵雨斌,你小子敢瞒着大伙偷偷相亲!”

    “请客!必须得请客!”

    廖宴看热闹不嫌事大,还不忘煽风点火,“这问题严重了,不是一顿早点能解决了的!”

    赵雨斌被廖魔头无情地出卖,看势头不对,拔腿就溜,被大家手疾眼快地捉了回来,堵在墙角狠狠“蹂躏”,无论他说什么好话都不管用,最后答应周末请大家吃烧烤,才勉强得以脱身。

    路栩羽和秦晓舟就像是穿错了时空,冷眼旁观他们这些无聊的嬉戏打闹。

    路栩羽被他们吵得实在受不了,看了一眼时间,谢天谢地终于可以下班了,她收拾好东西,默默地从他们旁边经过。刚走到门口,就被廖宴一嗓子喊住:“路栩羽,等一下!”

  http://www.tangsanshu.com/poyanxingdong/161457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