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你若挂了,便是晴天 > 178章 揭开层层迷雾

178章 揭开层层迷雾

    那个栈桥之夜,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害怕,慢慢跟我讲清楚。小治的面色,忽而温和下来,鼓励地望着夏雪。

    夏雪的眼神,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惊疑不定地望着小治。今夜的小治,喜怒无常,暴戾残虐,将夏雪摆布于股掌之间。夏雪的神智,变得混乱不清,难以辨别小治的情绪。

    夏雪的眼角,扫过小治手中黑亮的鞭柄,目光中仍旧充满强烈的恐惧。她不敢轻易开口,不知道哪句话该说,哪句话不应该说?此刻的夏雪,虽然心中愤愤不平,可是嘴上却不再敢冒然触犯小治。

    小治看懂了夏雪的眼神,冷眼问道,你也有怕我的那一天?你可是高高在上的雪姨啊!曾几何时,会变得这般乖巧听话?除了在夜里喵喵地惨叫,连最起码的反抗都忘记了!

    夏雪屈辱地把脸扭在一边,听到小治充满讥讽的嘲笑声。小治忽然收敛笑容,面无表情地扔掉手中的皮鞭,将战战兢兢的夏雪紧紧搂在怀里,一并倒向床头。

    夏雪陡然一惊,眼泪扑簌簌地流出来。她动也不动,放弃所有的挣扎,就连逃跑的念头都不会再有。只是,她等了很久,也没见小治有什么举动。

    夏雪难以置信地望向小治。小治的脸色恢复如常,平静得如同刚从沉睡中苏醒的婴孩儿。他起身拎起被子的一角,轻轻盖在夏雪的身上,侧身搂过夏雪,然后点燃一支烟,沉默地不断吸着。

    小治抽完这根烟,一手搂着夏雪,一手反枕在脑后。沉思良久,小治语气郑重地说道,雪,我心里始终都是最维护你的,从不允许任何人说你半个不字。但是有些事情,你要让我明白真相,不能将我也蒙在鼓里。

    夏雪见小治言语恳切,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内心的委屈一下子被触动。她哇的一声,哭倒在小治怀里。半天抽噎不止,几度甚至顺不过气来。

    小治!栈桥那晚的事情,真不能怪我。确实是晴子一心想要害我,没想到却弄巧成拙。晴子处心积虑,几次三番制造假象,挑拨卜世人的情妇。让那个女人认为,卜世人之所以不肯娶她,都是因为我的存在。没想到,卜世人的情妇胸大无脑,真的上了晴子的当,对我怀恨在心!夏雪本不愿意再去重复过去的事情。可是今夜,却不得不去再度回忆起沉重的往事。

    小治认真地聆听着,面色冷峻严肃。雪,你说这儿,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有次晚上,你和卜世人在1986酒吧谈事情,我过去接你回家。那时,小清已经开始在那个酒吧打工。她见到我们后,跟我们坐在一起,谈起了她去世的姐姐。

    夏雪点了点头,说道。小清,虽然岁数小,但是头脑却比她姐姐聪明多了。她那个姐姐,除了漂亮的外表,大脑基本不在线上。不但对人生没有个长远的规划,为人处世也是糊涂得可怕。她跟了卜世人那么多年,一心想要成为正宫,可是到死都没能完成心愿。

    小治一想到那个女人,心里就充满不屑,就连说话也不愿多多提起。他说,让我们言归正传吧。记得那次,小清主动告诉我们,警察找她调查关于她姐姐自杀案件的经过。她话里话外的意思,我当时听得很明白,说是晴子在恶意挑拨她姐姐去仇恨你。然后,在那个深夜的栈桥上,便上演了那不可思议的一幕。

    夏雪说,是的,晴子的目的的确达到了!要不然,那个女人怎么会在夜里偷偷跟踪我,神不知鬼不觉地上了栈桥呢?只可惜,被那个女人用凶器攻击的人,并不是我本人,而是另外一个外型跟我神似的女人!

    小治燃起一支烟,深锁着眉头说道。那个愚蠢的女人,真的以为那夜击杀的人就是你,心里惶恐不安。偏偏她击杀了那人之后,准备夺路而逃的时候,又恰巧被栈桥的拾荒女看到。据说,后来那个拾荒女还去找过那个女人,要挟她敲诈她。

    夏雪低声说道,这些是小清亲眼看到的。她说,有一次,她姐姐和晴子在酒吧聊天的时候,那个诡异的拾荒女闯进酒吧,缠着她姐姐要钱,迟迟不肯离去。后来,幸亏晴子替她姐姐解了围,好像给了那个拾荒女不少钱。

    小治皱着眉,紧紧盯着夏雪。夏雪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小清说,那个拾荒女并没有放过她姐姐。有天上午,她和姐姐刚出家门,就被那个拾荒女一路跟踪纠缠。究竟是怎么个情形,我现在也记不真切了。

    小治将抽剩的烟蒂狠狠掐灭,伸出双臂将夏雪紧紧环在胸前。夏雪忽地痛呼出声,疼!小治。身躯随即贴向小治,躲避着小治双手的触摸。

    小治眸色深沉,不动神色地注视着夏雪,淡淡地说了一句,忍着!你在我手里受罪受罚,又不是第一遭,我心里有数。待会儿,等你跟我说清楚,我就把你送到医院去,这样我也省心了,不用再派专人看护着你。

    夏雪委屈得只想哭,可是又不想让小治觉得自己矫情,忍住眼泪不出声。

    小治有些困倦了,问道,那夜在栈桥上被卜世人情妇击杀的那个女人,你也认识吗?或者说,那个拾荒女和那个与你神似的女人,都是你叫来设的局?雪,你在我面前必须诚实。我薛治,不喜欢对我说谎的女人!

    夏雪连连点头,一张笑脸含羞带泪。她加着小心,细声说道,那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人,是我大学时候的同学,毕业后就跟随父母定居国外。

    但是她那次出现在栈桥上,并非我们蓄意设局。而是,她那次回国谈生意,白天跟朋友在海边玩的时候,碰巧听到了晴子跟那个拾荒女之间的交易。晴子跟那个拾荒女的谈话中,提到了我的名字,这才引起了她的注意。

    后来,晴子离开之后,那位跟我神似的同学,给了那个拾荒女双倍于晴子付出的价格。于是,那个拾荒女对那位同学,合盘端出晴子的计谋。

    晴子最想害的人是我,卜世人的情妇,只不过是晴子摆布利用的一个小小的棋子。晴子先是想方设法,激怒卜世人的情妇,让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去置我于死地。我消失了,晴子就可以彻底拥有你,这是晴子害我的最终起因。夏雪说完,目光深幽地看向小治。

    晴子的谋略,很是令我佩服。夏雪极为客观地叹服着晴子。就算卜世人的情妇没有害死我,那么晴子还有最后一道棋。那就是,利用卜世人情妇的妹妹小清,去报复我加害我。只可惜,小清早就认清了晴子的阴谋。

    夏雪沉默了很久,才吐出一口气,继续说着。小治,你对那个阴惨的栈桥之夜,一定充满好奇吧?其实,真相一点都不复杂。那位与我长相神似的女同学,确定晴子想要设计的人是我之后,她决定代替我出现在栈桥上。

    她那夜,戴了比头盔还要坚硬的特制头套,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走在雾气浓重的栈桥上。

    卜世人的情妇,那夜看我从酒吧独自出来,就偷偷地在后面跟踪我,丧心病狂地想要灭了我。她做梦都不会想到,被她紧紧跟踪的人不是我。

    所以,当卜世人的情妇狠心击杀那个女人之后,毫不怀疑地认为被她杀掉的女人是我。可是令她魂不附体的事情发生了,数日后,她竟然见到了毫发无损的我。这个打击,对她来说是即可怕又沉重。她就是再傻,此刻也会明白,她那夜在栈桥上杀错了人!

    她后来,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告诉给了晴子,晴子心中其实也是极为恐惧的,可是她却处处表现得不露声色。晴子后来,曾经偷偷地去盘问过拾荒女,那夜倒在栈桥上的被害者,是不是确定已死?

    那位拾荒女的回答,令晴子的身心几乎坠入到可怕的地狱。她告诉晴子,她那晚亲眼看到有个女人将人活活打倒在地,被打倒的那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多半是死过去了。可是等到天快亮时,拾荒女再度去栈桥察看的时候,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小治问夏雪,那么今晚去医院找晴子的那两个女人,就是曾经在栈桥上拾荒的女人和你那位大学时的同学吧?夏雪点了点头。

    小治黯然说道,那两个女人的出现,彻底击溃了晴子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那个拾荒女,一进病房,就向晴子要钱,故意提及往事。后来,拾荒女走了,那位长相与你神似的高贵女子,又走进晴子的病房。她不知对晴子使了什么魔法,她一离开,晴子就立刻神经崩溃!

    小治说到这里,停止了话语,目光生冷地瞄着夏雪的眼睛。虽是什么话没有说,却充满了深深的威胁意味。小治逼视着夏雪,眸色渐渐带有杀气,等待着夏雪开口说话。

    夏雪的眼神变得胆怯酸软,想要逃避装作一无所知,可是却被小治充满诘问的目光逼迫得无路可逃。

    夏雪的身体,禁不住颤栗不止。她眼泪汪汪地说道,小治,我若说出来,求你一定饶了我!我事先让那个女同学,跟晴子提起她母亲的死因·、、、、、、

    

  http://www.tangsanshu.com/niruogualebianshiqingtian/57610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