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木叶之舞器大师 > 第四十三章 封印之书

第四十三章 封印之书

    第四十三章封印之书

    “那......就......看一看?”

    空有些迟疑的看向一名闪烁着善意的暗部忍者方向。

    与鸣人厮混多年,表面上看起来安分守己的空,也有着自己的一份野心,他想要力量,他想要能紧紧跟随在兄长身后的力量。

    “兄长啊,请让我看清你的背影,只是你的背影,绝不会打扰。”

    宇智波之夜被兄长拯救的那一幕,他不想再遇到。赌上性命为誓,在敌人出现在兄长的视线之前,他会让敌人像云层遇到狂风一般消失殆尽。

    尝试着接过鸣人手中的封印之书,感受着周围的善意依旧没有改变,空松了一口气,凝重的打开封印之书,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嘿嘿嘿......”

    鸣人搓了搓鼻子,看着已经沉迷在封印之书的空,笑的像是偷了腥的猫咪,在他眼里空已经是自己的同党了,抱着法不责众的想法,火影爷爷应该不会太责怪自己吧。

    “嗯嗯......”

    鸣人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在感叹自己真聪明的同时也走到了一旁,练习起自己还未学完的多重影分身之术。

    殊不知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早已在水晶球中看到了他们两人,点着头欣慰的笑了起来。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只是封印之书事关重大,就算他是火影,也不能随随便便送给人看。

    只能借着水木叛逃的机会,将封印之书上的一二忍术送给两个孩子,就当作是两人踏入忍者之路的礼物吧。

    而且猿飞日斩也想看看水木叛逃的背后是否有人在指示。

    已经多少年了,木叶不是没有叛忍,只是叛逃前想要窃取封印之书,当真是胆大妄为。

    如果只是水木个人的想法,那即便是猿飞日斩也不得不为他的大胆与野心而鼓掌,并表示欣赏。

    在火影的眼里,一个忍者平凡不可怕,平庸才可怕......

    密林之中,弦月已然高挂树梢,夜风阵阵,薄雾渐起。

    空也早已挑好适合自己的忍术学习了起来。

    禁术不多,仅仅二十七个,但却包罗万象且步骤复杂,许多禁术并不是依靠记下来就可以学会的,其中蕴含的知识量简直是天文数字。

    难怪鸣人只挑了一个多重影分身之术,后面的禁术按照鸣人的学渣属性,单独一个字他认识,但要把字连起来,鸣人是一句也看不懂。

    “互乘起爆符”

    将单张起爆符贴在敌人要害,以单张起爆符无限循环通灵出数以兆计的起爆符,引发无限连续爆炸。

    看着忍术的讲解,空发现这个禁术真是极其符合昌河家的风格,这让他想起了天天的一句话,不禁勾起了嘴角。

    “很抱歉,你的价值还不如我手中的卷轴,我真的很难记住你的名字。”

    在水晶球中发现空选择了这个禁术的三代火影也不禁莞尔。

    “果然,真不愧是昌河家的孩子啊,呵呵呵......”

    这个术之所以是禁术,一则是威力绝强,稍有不慎,大范围的连续爆炸甚至会将施术者卷入,直到起爆符用完才会停止。堪称最昂贵的自杀鞭尸之术。

    二则是起爆符并不便宜,且作为战略物资,大量购买对于普通忍者来说显然是不可能的。忍术开发者千手扉间,当时作为二代火影,自然是百无禁忌。

    当然,作为火影一脉的隐形嫡系以及火之国最大的军火商,这些问题对昌河家来说好像并不是问题。

    不过,猿飞日斩还是低估了空的学霸属性,空在翻看的过程中悄然强行记下了另一个禁术。

    “里四象封印术。”

    不知不觉间时间流转,月亮已落到树梢之下。

    鸣人在一旁满腔热血的呼喝声也渐渐停了下来,空也早已合上了封印之书,靠在树下闭着眼,巩固着今晚所记下的内容。

    感觉已经完全将两个禁术记熟的空,睁开眼睛微笑的站了起来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鸣人,我们快把封印之书还回去吧。”

    说着便把手中硕大的卷轴递给了一旁的鸣人。

    “嘿嘿,不用我们去还,我跟水木老师已经约好了,他过来把封印之书取走之后,我就可以通过考试,正式成为忍者啦!”

    鸣人兴奋的话语中满是期待,经过白天水木的鼓励与安慰,这让他对水木好感大增。

    对于向来不受村民待见,却依然保持着热情,渴望获得认同的鸣人来说,水木对他的认同弥足珍贵,即便鸣人感到偷取封印之书似乎有些不对劲,但他依旧选择了相信水木。

    “水木老师?”

    空皱起眉头,正欲向鸣人问个明白时,感应中一股善意急速奔来,空侧身一看,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原来伊鲁卡老师此时也找到了他们。

    “果然,空还是早我一步找到了鸣人。”

    远远看到二人与封印之书都还安全,海野伊鲁卡松了一口气,只希望赶紧将这件事解决,以弥补鸣人犯下的过错。

    “喂,鸣人......”

    向空点了点头,气极的海野伊鲁卡快步奔到鸣人面前,想狠狠给鸣人一个当头爆栗,可正当他举起手来时,却发现鸣人在竟朝他笑了起来。

    “嘿嘿嘿......”

    鸣人的笑声让海野伊鲁卡有些愕然,鸣人看向他的目光如同刚得到新玩具的孩子,在向自己得意的炫耀。

    “伊鲁卡老师,没想到你能这么快就发现我们了,明明才学到一个忍术,不过!学会这个忍术我就可以毕业了吧!老师!嘿嘿嘿。”

    咧嘴大笑的鸣人话语中虽然有些嫌弃海野伊鲁卡来得太早,但神情上,却满是想被海野伊鲁卡看到成功的期待感。

    “看起来鸣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偷了何等重要的东西,到底是谁跟他讲出有关封印之书的消息的?”

    海野伊鲁卡虽然是忍校老师,但身为中忍的直觉告诉他鸣人很可能被人利用了。

    “鸣人,是谁......”

    突然,一阵密集的破空声骤然袭向空与鸣人,情急之下海野伊鲁卡只来得及用力推开空,只身挡在了鸣人身前......

    “风遁......”

    早已感知到恶意袭来,准备好风遁的空却被海野伊鲁卡这一推打了个措手不及,懵然倒地,被迫中断了手中的忍术。

    “快跑......鸣人、空、快跑!”

    铁雨袭过,海野伊鲁卡浑身鲜血的倒在了鸣人面前声嘶力竭的低喝着。

    与鸣人感情深厚的海野伊鲁卡此时已经不在乎封印之书了,他只想让鸣人安全的回到村子中。

    “伊鲁卡老师......为什么......”

    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鸣人一时间惊骇不已,树梢上突然出现的水木,让鸣人内心的一丝怀疑被彻底证实,自己确实被利用了。

    但让鸣人更加震撼的是,海野伊鲁卡不仅仅是简单的认同自己,更是如至亲般愿意付出生命保护他。

    确实像空曾经对他说的那样,无需羡慕自己和炎炎,因为伊鲁卡老师也如同兄父一般爱着鸣人。

    无视伊鲁卡老师的低喝声,空迅速来到海野伊鲁卡身边,用止血粉和医疗绷带给海野伊鲁卡包扎起了伤口。

    “幸好,没有致命伤......”

    伊鲁卡老师是一名真正值得尊敬的前辈,有些心疼老师的空抬头看向还在发呆的鸣人恨声说道:

    “鸣人,你这个笨蛋,想明白就赶紧清醒过来!伊鲁卡老师需要去医院!”

    “哼哼哼,去医院?我看就没有必要了吧。鸣人,快把封印之书交给我......”

    树梢上,水木得意的笑了起来,在他眼里唯一可以阻拦他的海野伊鲁卡已经重伤倒地,剩下俩个小鬼还不是任他宰割。

    “呃......鸣人,不要交给他,快跑......和空快跑......”

    浑身疼痛的海野伊鲁卡强打起精神,无力的想推开空的双手,低呼着打断了水木的得意。

    “啊......我知道......”

    鸣人低垂着眼眸声音有些颤抖的回应着空,将封印之书放在了空的身旁,向着水木走了过去。

    “笨蛋......不要去啊......快跑啊......”

    海野伊鲁卡忍着浑身的疼痛,想要挣扎的站起来阻止鸣人的脚步,还没被空彻底绑好的绷带下,血迹再次住不住的渗了出来。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空的手中涌现,死死的按住了他的肩膀,使他动弹不得,海野伊鲁卡瞪大眼睛吃惊的看向了空。

    “伊鲁卡老师......请相信我们,即将成为忍者的我们也长大了啊,这些年来,辛苦您了.......”

    这时鸣人的声音也紧随空安慰的话语,传到了海野伊鲁卡的耳边。

    “绝对不会原谅,伤害伊鲁卡老师......”

    鸣人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去,咬紧牙关,声音有些颤抖。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要失去伊鲁卡老师了。

    “杀了你!绝对要杀了你!”

    “怎么?鸣人,难道你要给伊鲁卡报仇吗?哈哈哈哈哈。”

    水木看着眼前低着头浑身颤抖的鸣人,不可遏制的笑了起来。

    “别让人笑掉大牙了,小鬼!你的真实身份,伊鲁卡敢对你说吗!”

    水木轻佻的低下头看向海野伊鲁卡,接着嘲笑道:

    “你可是杀害伊鲁卡父母的凶手啊,你说是吧,伊鲁卡!哈哈哈哈!”

    “住嘴......混蛋......”

    海野伊鲁卡惊骇的大喊道,他害怕鸣人知道真相以后彻底疏远逃离他,甚至憎恨起整个村子。

    “哈哈哈,就让我来告诉你吧,九......”

    “九尾是吧......”

    鸣人低沉的声音响起,使得水木张狂至极的笑声戛然而止。

    海野伊鲁卡和水木惊诧的看向鸣人。

  http://www.tangsanshu.com/muxiezhiwuqidashi/144406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