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六章

第六章

    “各位好……”

    一个小女孩出现在屏幕里,清脆的声音透过电子屏从全国各处中传出——

    “还被封锁在上海市的大家,以及别的城市正在扩散病毒的人们,我是南宫小路。”各地的大屏幕中,这个小女孩说着。还在街头的人纷纷抬起头驻足,那些尚未感染的城市里人们还在无忧无虑地逛街,这时只是稍有疑惑地看着大屏幕,而那些已经危及的城市里,逃窜躲藏的幸存者和已经感染的人却是心惊胆战。

    全国所有电视塔线路全部故障,被这个影像霸占着,电视塔工作人员慌了神,他们不得不停下来一筹莫展地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女孩,在全国各地屏幕中说着话。

    “那个……”她顿了顿,轻咳一声,“听我说,这种病毒不是子虚乌有,它正在慢慢扩散,如果还在悠闲地过日子的人们最好提前躲在家里不要出去,一旦感染上病毒就会感到浑身难受,想要把自身的病毒释放出去,所以传染力会变得非常强,如果不注意的话,大面积沦陷是迟早的事……”

    “她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李崇旭看着大屏幕,喃喃着。

    身边的何娟也露出疑惑的表情:“是啊,为什么她能知道这种病毒具体的传染性?”

    李崇旭想到许英在电话里对他说的话,难道……不会是……

    南宫小路继续道:“还有已经感染的大家,千万不要绝望,你们看看,自己是不是已经发生了某种变化?”

    感染者听到她的话,纷纷抬起头。

    “是不是感觉自己力气变大了,听觉变得敏锐?”

    “真……真的!”感染者不由地叫出声,他们面面相觑,仔细一听,居然都能听见千里之外的人声,甚至能感觉到躲藏起来的幸存者位置。

    “你们的手,骨节也变得坚硬,指尖也变得锋利了吧。”

    他们抬起手,这才发现自己指尖又长又坚硬,有些人指甲上还残留着钢铁碎末,那分明是生生捅破了钢铁的证明。

    他们一阵惊呼,没想到自己什么时候连铁都能捅穿,难不成真的如她所说,自己已经发生了变化?

    “你们看,是不是觉得自己变得更强了?”

    “可是……可是,这样就跟怪物一样,会把别人吓跑的啊!”有人大喊道。

    “……怪物?吓跑?”

    南宫小路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这个表情让李崇旭等人一阵发寒。

    她轻声道:“现在的你们,随便挥一挥手就能碾死一个普通人类,难道你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吗?”

    她的声音中有着某种渗透人心的力量,一点一点地蔓延进听者心里。

    “物种进化的趋势就是越来越强,人类也要遵从这种规律,弱者就要被强者取代,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强大的人才是统治新的环境的领导者。”

    “对、对啊,她说的没错。”有人开口,“我们比普通人要强大了,为什么我们反而要担心他们的想法?”

    “是,是啊……我们才是作出选择的那一方,他们应该怕我们才对!”

    “说的没错……我们,我们才是新的统治者!”

    一呼百应,所有感染者纷纷响应起来,一时间,各地的感染者开始聚集在一起,对着大屏幕发出赞成的声音。

    这时,大屏幕中的女孩又开口:“各位,那些普通人类才是要被消灭的对象,新世纪的新人类才是重新统治这个世界的人,来吧,去把他们同化,让我们人类迈进一个崭新的时代。”

    “对,没错!我们要把他们变得和我们一样!”大街上发出一片震耳欲聋的喊声,像是一场革命的洗礼,浩浩荡荡地向四处进发。

    他们没有看到那个在屏幕后操纵着一切的女孩子,露出一个微笑。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简直就像失去理智的人群被蛊惑一样,被毫无根据的话语操控住。

    只有李崇旭和何娟看到了,那种超越年龄的不协调的笑容,在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脸上出现,一股凉意直窜上脊背。南宫小路……为什么会这么做?难道之前一直都是在伪装吗?就是为了等到这一刻的到来?

    可是她不是一个虚拟的人格实体化吗?还是说,这是rainle的指使……

    .

    远在郊外的一处僻静的房子,底下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实验场所。实验室内,有两个人正在紧张地做着什么,这两个人正是死里逃生的许巍和北原修。

    许巍正拿着一个装有金属环的手枪,正在仔细地调适着设备,这对他们来说是目前唯一可以打破这一切的武器,两人不敢有一丝马虎。

    但是太过于专注导致他们谁也没注意实验室的金属门什么时候被打开,一双鞋迈了进来。

    实验室各处放置的仪器发出“滴滴”声,掩盖了那几乎没有任何声响的脚步,当许巍不经意间抬头时才从反光镜中看见身后的人影,他一个激灵叫出声:“啊!”

    那是一个面容俊美的人,五官阴柔却棱角分明,让人难以分辨性别,那人开口是少年的声线:“你好,你是许巍博士吧?”

    “啊,你……你是……”许巍吓了一跳,指着少年半天说不出完整的话。

    “怎么了?谁?”北原从另一边转过身,猛地看见来人,手中的金属圆环手枪“啪”一声掉在地上,他也愣住了。

    少年转过头看向北原:“你好,初次见面,你就是南一郎助手的后代北原博士吧。”

    “你是……rainle?”北原不确定地开口。

    “等等,我们怎么会是第一次见面?”北原突然抓住了这个违和点,紧张起来,“你到底是谁?”

    少年唇角划出一个弧度,手按在胸口:“我是rainle啊,你们口中那个初代的rainle。”

    ……外表完全没有区别,但是……“你不是rainle,之前的rainle和我见过面,就连你旁边的许巍也是认识的,你怎么可能会像第一次见面?”他问道。

    少年嘴边的笑意未去,那眼神就像看两个十几岁的后辈一般,让两人莫名其妙地捏紧手心。

    “原来你们之前见过面了啊……”他说,“这样的话也好,那我就直接说了。我的名字叫治世,遥知治世,我是山雄岭的儿子。”

    他有些沧桑地笑了笑:“这么来算,我还是活了很久的老人了呢,时过境迁,现在一切都变了,百年后的人类原来是这个打扮啊。”

    许巍完全呆住了,北原好歹蹦出一句话:“那……rainle呢?你用的他的身体吗?”

    治世奇怪地歪了歪头:“‘他’的身体?哈哈,你真幽默,一直以来这都是我的身体啊,rainle只是程序代码而已,它的作用就是为了保存这具躯体,直到我重新醒来。”

    北原惊呆了,他完全不知道还有这件事。“那……rainle他……”

    “rainle?你在说什么,从来都没有rainle这个人,都说了那只是一个程序而已,这个身体本来就是我的。”治世手指点了点下巴,带着一点疑惑,“奇怪啊,怎么感觉你有点失望的样子?”

    好一会儿,北原才勉强平复了自己心情,又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ainle难道不是山雄岭作为新世纪的人体试验品吗?为什么……你是山雄岭的孩子?”

    治世嘴角的笑容渐渐收拢,声音透着微微的凉意:“偏题了,这不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北原博士,我是来拜托你们帮我的。”

    “什么?”北原眼神戒备。

    “不要这么防备我嘛,我是站在正义的一方的。”治世急忙摆摆手澄清,“你们也都看见了目前外面的形势,所有人开始自相残杀,病毒大面积爆发,等到真正沦陷也只是时间问题,而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就是rainlechen代码病毒,它的总操控者是正在做人体实验的‘玲’组织,我们必须要在病毒进一步恶化之前销毁玲的实验总基地,只要扼杀源头,病毒才会得到控制。”

    “我又怎么相信你?”北原问。

    少年笑了,像是某种微妙的嘲笑,这让北原极不舒服,他忍不住冲少年道:“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我是听主谋之一的手下说的原话,百分百可信,要不你跟我出来,真相是什么你自己去辨认吧,北原博士?”他说着,转身走到门口,看着北原。

    难道外面有着什么跟自己有关的东西?北原看了看许巍,许巍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跟着少年走了出去。

    两人跟着走出了实验室,外面的房间里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面色冷淡,看不出情绪的少年,另一个人年龄稍大一些,她看见走出的两位博士,眼神有一瞬的闪避,看向别处。

    治世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仿佛在等着什么好戏,微微敛眸,似有似无地勾起嘴角。

    而那两人迟迟没有说话,倒是另一边的少女低低地噙齿:“老师……”她看向北原,北原眼神复杂地对望过去,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惊使他彻底呆住,眼珠钉死般一动不动。

    许巍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也能察觉到北原跟这个少女有着某种瓜葛,最后他选择沉默地在一旁观察形势。

    他注意到那个少女身边的男孩,他之前在警局是见过的,那个孩子是叫白明明吧,他不是失踪好久了吗?现在怎么和rainle扯上关系了?

    另一边,北原站在原地,眼中悲喜交加,胸口似是激动地上下起伏,但始终没有说话。少女抿着嘴,好一会儿她抬起头,眼神不再迷茫,开口道:“我就是那个代码的泄露者,是我将代码传给玲,组织那边立即启动数据恢复程序,才将原本死去的残块激活,病毒就得以传播人体。”

    北原定定地看着她,少女接着说完:“……组织的目的就是完成释放病毒这一任务,为此我五年前就待在老师的身边,就是为了这一刻。”

    “老师……”她看着北原的眼睛,情绪起伏,“其实我……”

    “伽美,为什么是你?”北原打断她的话,语调有些颤抖,但是在极力克制着。

    少女咬着牙,别过视线开口:“对,是我。”

    北原心中绷紧的弦在这一刻“啪”地断了,他踉跄地倒退一步,扶住身后的桌角,眼中不断交织变幻着,伽美忍下颤抖的音调,生硬地说:“我是‘玲’的手下,只是为了盗取资料才做了你的学生。”

    “伽美……”北原试图说什么,但伽美没有给他机会,接着道:“这么多年老师把我扶养大,实话说我很感激你,但其实这只是在我计划之内,你的一举一动我都在往上汇报,因为你一直没有完全破解代码的隐藏密码,所以组织才没有动你,直到rainle的出现,组织才决定放弃你这颗棋子,从rainle下手。”

    “……所以,你才借着重伤从我身边撤退?”北原木然道。

    “不这么做,我的离开就显得可疑了。”伽美错开北原的视线,看着别处说道。

    “不对,当时屋里还有两个人,要想不知不觉离开是不可能的……”突然间,北原舌头像被冻结似的,顿了好一会儿,他才艰难地张口,“啊,难道是……”

    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少女,而后者没有说话,低着头。

    “你为了封口,所以杀了她们母女?”治世这个时候打破沉默,在一旁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这样不痛不痒的语气却在许巍和北原两人心里激起千层浪。许巍脱口道:“真的是你?是你杀的?”

    又是一阵沉默过后,伽美猛地抬起头看着北原:“没错,是我杀的。”

    “那晓俊是无辜的了?”许巍问道。

    伽美点点头。许巍下意识在心里松了口气,但看到北原的样子,又沉默起来,北原现在肯定跟之前的我们是一个心情吧……

    “为什么要这么说?”北原几乎是带着某种迫切,好像这样能让他从麻木中重新活过来。

    但是伽美没有给他一点机会。“事到如今我没必要撒谎,反正我现在是个俘虏。”她干脆把眼睛闭上,不再言语。

    “这么说,你是故意让晓俊对你开枪的?”许巍又问。

    “可以这么说吧。”她说,“要杀了我报仇吗?那就快点吧。”

    许巍看向北原,最后这个决定权还是交给他,毕竟自己算是个局外人,他们两人的纠葛还是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北原只是最后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头去。伽美抿着嘴似乎欲言又止,视线随着北原一直移动着,但最后什么也没说。

    “这回你相信了吗?”一直看热闹般的治世似笑非笑地看着北原。

    深吸一口气,北原默默点了点头,问:“那么现在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我要你们拖住玲的动作,他们现在趁着病毒扩散的势头想借机建立自己的势力,如果放任不管的话我可以毫不夸张地保证,人类的末日就要来了。”治世说道,“你们应该不想看到那样的场景吧?”

    确实,随着病毒不断肆虐,甚至整个国家,不,整个世界迟早会沦为rainlechen代码的奴隶,人类将不复存在,地球所有国家将被感染者占领,这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类想看到的。

    但是这话从一个初代rainle嘴中说出,实在是怪异。

    “身为一个rainle,为什么要帮助人类?”北原问。

    治世平静地道:“我一开始也是人类啊。”

    “什么?”许巍和北原同时脱口。

    “我想帮助人类是因为我曾经也是人类,这个理由有什么不对吗?”他反问道。

    看来他不打算解释刚刚的话了,北原想。

    “那现在我就当你们答应我的请求了,二位博士?”他对两人道,“现在没有时间讨论我的事了,拯救世界才是主要任务,你们觉得呢?”

    “我知道了,告诉我玲的总基地吧。”许巍问旁边的少女,“你不可能不知道在哪。”

    少女看了一眼许巍,又看了看北原,眼中似有千万言语,但北原随即移开了视线,她闪过一瞬的落寞,最后语气虚弱地开口:“就在英国,伦敦。”

    “那么,我们的协议就达成了,让伽美带着你们离开这里吧,祝你们一切顺利。”治世笑着说道。

    “你呢?”北原问。

    治世和白明明对接了一下视线,看向北原:“我要留在这里,我有我的事没有做完。”

    北原刚想问什么事,但又咽了回去,心想他不想说的事问了未必也是实话,罢了,还是正事要紧。想着,他跟许巍互相点点头,许巍抓着伽美准备离开,而一直控制着伽美的那个少年这时说道:“等等,我跟你们一起去。”

    “你?”许巍转过头问他。少年没有理会他的讶异,说道:“我跟着你们也算是多了一份保险,对吗。”

    少年的语气冷漠如冰霜,这让许巍没来由地窜起凉意,他突然感觉这不是要求,而是威胁,他又偏头看见治世脸上那种捉摸不透的表情,顿时明确了一个想法。

    这是放在双方之间的一个天平啊,谁都可能毁约,谁都不敢真的信任对方。

    许巍吞咽一下口水,开口:“说的也是,我们一起走吧。”

    北原看了看白明明,最后点了点头。

    几人离开房子,屋里瞬间变得空旷冷清,治世慢慢走出房子,站在屋外望着郊区草地上随风舞动的草叶,上面流动着金色光芒,有些晃眼。他轻声喃昵:“现在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

    .

    许巍开着车,乘着日落的余晖驶向远处。路上,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后座上的少年:“你究竟为什么会跟他出现在一起,我感觉到,你应该不是原来的白明明了吧?”

    白明明开口:“这与你无关。”

    许巍碰了个钉子,耸耸肩不再说话。

    .

    他看着窗外倒退的草叶,目光沉淀。在最后一刻,他根据面具男的指使,拿着那把可以杀掉rainle的武器,在开枪射中他眉心后,并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画面,那个少年,不仅重新睁开双眼,更是像变了一个人。

    他看着白明明笑了:“我们做个交易吧。我知道你想毁掉rainle,可是rainle的源头真的是我吗?”

    ……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